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54章 尘封山上


        商晨曦继续说道:“在海棠城里设局害我,和商家素有不睦的屠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梨花会,当然是重大嫌疑,但是这种明显的关联,到底是栽赃陷害,还是贼喊捉贼,现在却也不好妄下定论。”

        艾晴柔道:“此事需要提前谋算,二少的行程必然是早就泄露了出去。”

        商晨曦说:“选择在这里和我交易的朋友我是信得过的,但他的人或者我们的人里必定有谁走漏了风声。”

        艾晴柔又说:“得亏带上了万象门这些弟子,成了一支奇兵,不然要想脱困,免不了还要费一番周折。”

        商晨曦笑了:“有惊无险罢了,你们年轻人需要更多的磨练才能成长起来。”

        艾晴柔问道:“您的意思是就算没有他们,也会有人来破阵解救咱们?”

        商晨曦答:“除了抱剑伯和戴老剑客,父亲还安排了谁暗中保护咱们,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起码万象门是不会轻易让这些宝贝疙瘩弟子们陨落的。”

        “刚才范梨花既然是来解释的,完全可以不带那么多手下,而且他们后面还有第二梯队跟随,这是做了两手准备,说不拢的话,两下里就可能打起来。”

        “之所以退却,一是没搞清状况之前,我还不打算现在就翻脸,二是我们身边多了尘封山的兵马,三是有大能者隐在附近震慑,范梨花这才有所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小艾,你发消息传命下去,让这一带我们的人立即着手开始调查取证,同时盯住梨花会和四大世家人员的动向,并向家里和万象门通报事情的经过。”

        艾晴柔问:“要不要安排人手追杀宇文和汤、唐三家?”

        商晨曦说:“暂时不用,盯紧去向就行。他们只是帮凶,不足为患,而且已经付了利息,且容他们再苟延残喘一阵,每天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和折磨里,比一刀杀了更让他们难受。”

        “还有,以后行程的沿途路上加强接应,再让家里紧急调派些人手和装备过来,我感觉此行不会一帆风顺。”

        “哎呀,心疼我的青萍之风和护心甲啊,这笔账要着落在谁头上算呢?恢恢天网行动,是不是,该提速了呢……”

        一路无话,他们在傍晚时分抵达了尘封山。

        因为秦山隐急于用苍头犀角散疗伤,而华澜庭等人也需要在脱力透支和路上颠簸后先休息一下,所以大家说好晚上再会晤。

        戌时三刻,尘封山山寨大殿里大排宴宴,为商晨曦一行人接风洗尘。

        秦山隐因药物对症,此刻一改黄脸病容,红光满面,神采奕奕。

        他虽按照年龄排在第五把交椅,却是尘封山实际上的话事人,众人觥筹交错一番后,他引着商晨曦诸人来到小客厅里叙话。

        再次感谢之后,秦山隐说尘封山三当家擅长医道,问是不是需要他给华澜庭等人瞧一瞧伤势。

        素袍剑客戴西归说不用,华澜庭几人强使秘法侥幸成功,灵力透支严重,需要较长时间休养,要想缩短恢复的时间尽快上路,就要多味上等灵药辅助,但是他们随身携带的不多,问秦山隐能否提供一些。

        秦山隐问明所需后大手一挥,三当家随后取过来大批灵药供戴西归挑选。

        戴喜归检视之后喜出望外,这批药物不但数量充足,质量也是上佳,他还意外发现了治疗胡如远之子胡飒沓伤势的药物。

        秦山隐说道:“为了治疗我的伤势,山里这些年大肆收购各种灵药,虽对我用处不大,也着实耗光了家底,但储备倒是十分可观,需要的请尽管取用。”

        闻弦歌而知雅意,商晨曦侵淫商道,见秦山隐一路而来表现的异常热情大方,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当下笑着说道:

        “五当家客气了,如今修为尽复,必可带领尘封山在沉寂多年后再度雄起。大家在小青阳镇和海棠城里两度相逢,实在是有缘,有什么需要我商家添柴加火的,尽管直言无妨。”

        秦山隐大喜:“秦某这里先行谢过。要说事情吗,还真是有两件有求于二少,一件小事,一件大事,请予斟酌。”

        “先说小事。我有一个徒弟,自小随他父母在尘封山山林里打猎为生,父母不幸被野兽所害之后,我看他可怜就收为弟子。此子名叫岳光寒,天生灵觉特殊,对于危险的感知特别的敏锐,就是体质弱了些,并不适合我刚猛的功法。”

        “我在席间听说万象门弟子是去参加仙洲青年弟子大赛的,我要主持山里俗务,不能分身,所以想让七弟关群陪他随你们一行去开开眼界见见世面,也寻找些机缘。”

        “尘封山庙小,没有能力组队前往,本来是参加不了大赛,而如我这样已经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了,于是想着让小辈们多多历练,将来也好为山里撑住门面。他不需要上场,只求随行观摩就好。”

        商晨曦沉吟道:“这个可以有。但是丑话要说在前面,你也看到了,越是庙大越是事多,加入是没问题,然风险自担,我不能确保他的安全。”

        秦山隐朗声大笑:“我辈修士,自当如此,雏鹰就是要经历风雨。说句心里话,要是一支平庸打酱油的队伍,我还不会有此要求呢。”

        商晨曦说:“那好,此事说定,下一件大事是什么?”

        秦山隐没有言语,从怀中取出一物,放到手心,问道:“敢问二少,可识得此物为何?”

        商晨曦接过来仔细把玩观察。这是一块矿石,他先是眉头一皱,随后又是一惊,接着一喜,继而又是面现疑色。

        他招手叫过来戴西归:“戴老,您来掌掌眼,我还真是不怎么能完全肯定。”

        戴西归拿过去看了看,又掂了掂,看着秦山隐说:“这是样品吧,我能不能试一下?”

        秦山隐说:“但试无妨。”

        戴西归抛起石头,众人只见寒光一闪,根本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出剑和收剑的,矿石已经分为两半落到地上。

        只有戴西归心里清楚,他虽以八分力道把石头一剑一分为二,但他这把趁手的元器宝剑的剑刃上已经有了一个细小的缺口。

        顾不上心疼,戴西归对商晨曦说:“确定无疑了,正是稀有的矿物,铼石。此物密度极大,燃点极高,同时还具有延展性,是炼制上品兵器法宝的绝佳材料。”

        商晨曦喜动颜色,目光一闪,紧盯秦山隐:“五当家,你拿出来给我们看,不会是只有这一块吧?”

        秦山隐还在震惊于戴西归的剑术和检验之法,听到商晨曦发问,这才说:“不亏是商家,我可是费尽了工夫才找专人鉴定出来,并且只开采到了很少的一点儿样品。”

        “不错,就是铼。当然不只这一块,而是,一个矿脉!”

        听到肯定的答复,饶是商晨曦也终于变色动容。

        秦山隐继续说道:“一年多前吧,有天雷降下,劈开了尘封山深处一处山脊,我们才得以从断面下偶然发现了这处矿脉。”

        “惭愧的很,山里没有人识得是什么。我拿着碎片暗中找了很多专业人士,最后只有一人鉴定出是铼。兹事体大,山里对此一直秘而不宣,直到今天遇到二少,我才肯也才敢取出。”

        旁边的牛轲廉双眼冒光,说道:“那你就做对了,此矿石极其稀少,历来是修真门派必争之物,零散出产还好,要真的是一个矿脉,其价值简直难以估量。”

        商晨曦一拍桌子:“老秦,你现在就带我们去看看。确定是矿脉的话,一应保护、勘探、开采、提炼和出售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和我商家合作,是断然不会让尘封山吃亏的。”

        秦山隐也笑了:“正合我意,君子怀璧其罪,有商家合作,自然高枕无忧。走,我即刻带你们去。”

        他们马上起身赶往后山。

        此时虽然天色已黑,但暗中视物对于这些高手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走进一处山坳,这里并没有重兵把守,只有少数暗哨在隐蔽处游弋巡守。

        秦山隐说:“这些人并不知道内情,我明白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

        进到里面,尘封山六当家迎了过来,冲大家点头示意。

        秦山隐问:“老柳头呢?人在哪里?”

        六当家说:“老柳在这里待了大半年了,前几天说是要回家探视,我准了他七日之期。”

        秦山隐点点头,对商晨曦说:“老柳就是我说的矿石行家,帮了我们大忙,我们都是外行,鉴定和勘测全靠他一人。老六,等他回来留住他,待商家全面接手之后,给予重酬,再放他走。”

        一行人来到山脉深处,果然看到高处有一小块山体在夜色之中泛着亮光。

        商晨曦拍拍戴西归,戴西归单手掐诀一指,道了一声:“疾!”

        一道剑光应声飞出,游龙般盘旋而上,凌空御剑术!

        宝剑在山峰上上下下数个不同的位置飞舞,不时切削下来大片的山石,下面都露出了亮光。

        接下来,宝剑又在戴西归的御使下潜入了地面之下。

        过了一会儿,商晨曦说道:“够了,可以了,大面积的勘查让其他人来做吧。”

        戴西归又再让宝剑切下乱石,掩盖住了各处的断面,这才收手。

        回到主峰上,商晨曦、牛轲廉和秦山隐三人密谈了一些合作的细节。

        其后几天,华澜庭等人都在抓紧时间恢复修为。到了第六天头上,商家商队辞别了秦山隐上路,继续他们的行程。

        车队之中,多了关群和秦山隐的弟子岳光寒,而伤势痊愈的胡飒沓和其父胡如远在没了海棠城的麻烦后,决定先回家一趟安顿好胡飒沓的母亲,然后再赶往比赛地和他们相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