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51章 情深不寿


        此话刚一出口,华澜庭的全身汗毛霍地炸起,只觉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自厅堂二楼的拐角处锁定了自己!

        随后就是一声低沉的闷响,整座楼都似乎微微摇了一摇,响声似乎远在天边,又如同近在眼前。

        华澜庭的头脑里嗡地一下,周围一切都模糊起来,他只能直勾勾盯着前上方。

        几乎在闷响发出的同时,华澜庭瞳孔中映射出一只巨大的弩箭!

        弩箭足有一丈多长,有成人大腿般粗细,颜色黝黑无光,毫无端倪地闪现出来后,骤然加速,直奔自己而来。

        被那股渗人的气息锁定之后,华澜庭立即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剩下思维还能如常。

        情深不寿弩!

        听说过没见过,传说中的暴烈级杀器!

        据说此弩的形成源于世俗界中攻城或守城时所用的巨型弩箭。这种巨弩或装在攻城车上,或者固定在城墙之上,依靠机括之力驱动,在低武的世俗界中威力巨大,缺陷是准头不足和覆盖的范围不广。

        在仙洲里,自从情深不寿弩被设计制作出来后,就一直是大门大派中不可缺少的战略性武备,如果哪个中小门派能够在护山大阵中列装一二枚,就足以震慑周边,吹嘘自傲很久了。

        此物不但结构复杂、材料难得、而且只有高阶修真者和炼器大能方可合作炼制,既耗资费时,成功率还不高,其攻击覆盖面仍旧不广,但准头极佳、威力奇大,在大规模攻防战中是定点清除敌方高端战力的利器。

        情深不寿的意思就是——一旦被锁定后,似情根深种般难以摆脱,中者非死即伤,性命断绝,寿不久矣。

        自在万象门中虽有数量不详的储备,但据师长所言,这东西门中也难以量产。任何时候只要市面上有货,马上就会成为各大家族和门派不计代价哄抢争夺的目标。

        情深不寿弩可由大能者独立操控,亦可以由多人合作激发,分为固定式和移动式两种。另外,在发展过程中,也形成了威力不同的多个类型。

        根据华澜庭所学,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体积最小的便携式袖珍型。即便如此,修为普通的还丹境修士中者立毙,温养境高手或可抵御,但也难以全身而退。

        华澜庭脑海中闪过这些念头,心中哀嚎,自己何德何能,他还只是个连炼己的四象阴阳境还没突破的人,这是哪方势力这么大材小用铺张浪费?有没有搞错?

        他此时连一根小指头都动弹不得。

        不但是他,圆桌周围的林弦惊等人尽管不是目标,这支情深不寿弩也被人为压制住了灵力扩散,刻意只针对华澜庭一人,就是这样,万象门弟子们还是被弩箭若有若无散发出的煞气影响,感觉如坠冰窟,升腾起透心的凉意,而体内灵力运转粘稠缓慢,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动作。

        林弦惊心中大急,却无法可想。

        今天这个局应该是一早就布下了的,并且事先经过非常巧妙和大费周章的布置与安排。

        否则的话,情深不寿弩这等通常在大规模攻防中才会用到的杀器,是不可能轻易避得过商晨曦,尤其是抱剑伯这样的高手的探察的。

        而且,不管在场人中有多少是知情的参与者,上午的这场婚典举办的一切正常,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来。

        这也就是林弦惊修习天机预测术小有所成,让他在司仪喊出礼成两字的一刻觉察到异常,从而心生感应,立即掐算起来。

        实际上,这两个字确实是启动杀局、发射弩箭的信号,是由司仪根据现场情况,来决定发动的时机与攻击的对象。

        但是,时间上还是来不及了,林弦惊如今的功力根本不能短时间内推算出杀机所在,更不用说破局的方法了。

        电光石火,说时迟,那时快,万象门弟子此际全部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情深不寿弩呼啸而至。

        同样突兀地,一把弯弯曲曲的蛇形宝剑,从华澜庭的身侧肩上蓦然探出,抵在了弩箭头部尖端之上,两相碰撞,没有一丝声息发出。

        华澜庭眼神斜瞟,剑锷上刻着两个字:逝水。

        大家目光扫过,原来是寸步不离商晨曦左右的抱剑伯出手,瞬息闪到华澜庭身后出剑。

        抱剑伯双眼圆睁,身上衣衫无风自动,一圈圈浅淡但可见的涟漪自他脚下升起,源源不绝注入到剑身之内。

        抱剑伯也是为难。

        若是他独自一人在旷野之中遇到此物,大可闪躲,或者挥剑击飞或就地击爆,虽谈不上轻而易举,但也不算特别困难的事情。

        可这时大厅中坐满了人,且不说华澜庭、艾晴柔等人近在咫尺,此刻敌我还不分明,击飞了伤到旁人也是不妥,所以只能费些时间和气力去化解。

        抱剑伯挡下了弩箭,华澜庭等人马上压力大减,对身体的掌控开始缓缓回归。

        华澜庭和林弦惊对视一眼后,同时看向了商晨曦的方向。

        两人几乎同时想到,华澜庭还值不当别人为他费尽如此心机来设局狙杀,他们这批人里只有商晨曦一人有这个价值。

        商二少的修为还不到顶级层次,但未来的潜力和权柄以及影响力蔚为可观。

        当看到抱剑伯被迫出手并滞留下后,他们就更加肯定了这是敌人简单却有效的调虎离山之计,迫使抱剑伯离开了商晨曦的身边,那么,下一步的目标必然是商二爷。

        不出所料,两息过后,大厅里的人们意识到出大事了,纷纷向外奔逃,混乱时候,又是一支情深不寿弩箭从楼上激射而出,目标直指商晨曦。

        华澜庭他们被弩箭的气息和威压影响到的身体还没恢复到可以行动的程度,就算能动,他们也解不了商晨曦的围。

        商晨曦此时和抱剑伯交换了一个眼神,抱剑伯没有弃弩去救商晨曦。

        商晨曦眼皮一沉,左手大拇指微抬立起,拨动了一下,套在上面的一枚绿汪汪的冰种翡翠大扳指就转圈飞了起来,三圈过后已经变大了数倍,迎上弩箭套了过去。

        扳指继续旋转向前,所过之处,粗大的弩箭寸寸碎成齑粉,而扳指也化作飞灰消散。

        商家确然财大气粗,这小小扳指的贵重必然还在弩箭之上,眨眼工夫,两件价值不菲的宝物就烟消云散了。

        这个危机刚一解除,适才做鸟兽散,或逃跑,或躲避弩箭爆炸的人群中,立即就有数批人马返身杀回。

        目标,商晨曦和抱剑伯。

        华澜庭等人看得分明。

        首先是宇文世家长老,宇文课代表三人并排冲向商晨曦,宇文家家主宇文伯庸紧随在他们身后也掩杀上来。

        接着是唐家唐无畏、唐无殇和唐无恙三兄弟自侧面以术法放出三头灵力幻化而成的恶犬疾攻而来。

        而汤陆离则带领两名家族长老直奔抱剑伯,他是看出了便宜,意在趁抱剑伯抵御弩箭时将其一举击杀。

        商晨曦从座位上站起,双手外翻,储物袋内飞出六颗青色的莲子,化作六片蒲扇大的莲叶,立即从中吹出六股强风,风起于青萍之末!灵力暴风逼退了宇文和唐家的六名长老。

        六名长老刚退,后面的宇文伯庸横身就撞了上来。

        商晨曦抽出一根杆棒,迎头以雪夜折竹手中一式杀招打在宇文伯庸身上,宇文伯庸仗着炼体之修的强横肉身硬捱一记,停了一停后,一掌击出,就和商晨曦战在一处。

        六名被迫退的长老调整了下被狂风吹得虚浮的气血后,又再一起攻上,七人围攻商晨曦。

        这一边,抱剑伯见汤家三人攻上,爆喝一声,全身袍服鼓荡,同时,蛇形逝水剑剑身光芒大作,波光流转,情深不寿弩箭身出现了龟裂的迹象,而汤家两名长老的兵器在碰到抱剑伯的衣袍后,立即就向后跌了出去。

        只汤陆离修为颇高,一双肉掌压迫而下,抱剑伯的袍服上显出两处凹陷。抱剑伯急于先摧毁威胁最大的弩箭,似乎分不出太多的功力对付汤陆离,两人僵持在一起。

        这时,坐在抱剑伯和汤陆离身前的华澜庭率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见形势紧迫,他想也没想,右手挥出,在蒋家堡一战中得到的金丝铁线悍然发动,第一次用于实战。

        汤陆离也是大意了,浑没有把小辈华澜庭放在眼里,全部精力用于和抱剑伯的对抗。

        其实,要不是抱剑伯不得不在不影响到其他人的情况下完美地毁掉弩箭,难度比直接打爆或击飞大了数倍,汤陆离并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金银光华闪过,汤陆离一声惨叫,两只手掌竟然离体掉落,被金丝铁线无声无息地切了下来。

        华澜庭自己也是下了一跳,没想到金丝铁线锋锐如斯,这威力还超出了他的预估。

        抱剑伯没了汤陆离的干扰,又见商晨曦那里应对七人十分吃力,再次吐气扬声,情深不寿弩箭终于全部解体,碎片散落下来。

        抱剑伯略一停顿,右手逝水剑猛然向后划出,汤家两名上来救护汤陆离的长老身上血光迸现,受伤倒地。

        紧接着,抱剑伯左手一扬,又一把宝剑出现在手中,剑名试水。

        试水剑剑尖连抖,三道凛然的剑气带着啸声发了出去,直接破开了商晨曦那里唐家三人的护体灵力,再伤三人!

        不过抱剑伯也一时气竭,气息骤降,收了双剑立在原地运功调息。

        直到此时,圆桌边围坐的林弦惊六人和艾晴柔与葛倦勤也都能够行动了,可宇文小五秀中的宇文宫商角徵四人,包括新郎宇文羽和新娘冉碧落,领着宇文家的弟子围了上来,两方人马形成了混战。

        商晨曦独斗宇文家四名高手,雪夜折竹手棒法上下翻飞,功力比华澜庭上次见他时更有提升,宇文课、宇文代和宇文表在青萍之风下受了伤,所以商晨曦暂时还能撑住。

        问题是,对手并不止这些布置。

        大厅里的宾客是早已跑的差不多了,留下的人里面,其中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梨花会信字堂堂主马蓝台也加入了战团。

        趁着商晨曦的杆棒被宇文家四人的兵器和肉掌压住的一个时机,马蓝台突然暴起,御剑飞行,中宫直进,手中掐诀,数十柄小剑幻化而出,合成一把大剑,刺向商晨曦的心窝。

        商晨曦匆忙退却,胸口毫光亮起,慕倥偬送他的加强版回影壁护心镜启动,重影层层交叠闪烁,将灵力大剑绞灭,商晨曦则是气息萎靡,一口鲜血喷出。

        宇文四老和马蓝台合力继续急攻。

        这时,只听一声剑鸣之音从楼上响起,直入众人心扉,大家眼睛一花,一个素袍老者从天而降,剑气如云,片片落下,凌厉程度不在抱剑伯刚才那一剑之下。

        “哈哈,就知道姓商的身边不会只有一名高手随行,出来就好,试试我的曲终人散离人剑吧。”

        说话之人乃是在婚礼上少言寡语、不显山露水的宇文家的亲家、新娘冉碧落的父亲,司仪介绍时曾言其人是海棠城外的一名散修高手,名姓没说,只说其道号为曲终散人。

        曲终散人挺身而出,手中一把缠绕着黑气、发出阵阵鬼哭狼嚎之音的古剑,接下了暗中保护商晨曦的商家素袍老者的攻势。

        此时此刻,华澜庭等人遇阻,抱剑伯尚在恢复,素袍老者被拦下,宇文四老和马蓝台一拥而上,围追吐血受伤的商晨曦。

        商晨曦就快退到了墙角,而本来空无一物的墙角之处一阵灵力波动,一个虚幻是身影浮现出来,逐渐凝实,随后一只八棱紫金锤奔着商晨曦的后脑就砸了下来。

        锤未到,荡起的威压就已经限制住了商晨曦移动的脚步。

        观此人面目,正是在婚庆大典上发出袭杀信号后,就不见踪影的司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