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9章 铁血少年


        皇甫八骏虽然骄横,那也是世家子弟,从皇甫发高试水推被华澜庭弹飞,他们就知道这帮人不是软柿子。

        虽说在随后的两轮攻击中,他们并未用出全力,但华澜庭等人坐着就挡了下来,显见也没有动真格的。

        皇甫家自有绝艺,哥八个更是配合惯了的。老大皇甫旦高看似没动,实际上已通知仆从出去报信求援了,而他自己暗中发动了障眼潜行之术,坐在座位上的他换成了假体傀儡,真身则在兄弟们佯攻的同时,借着桌椅树木和夜色的掩护,悄咪咪贴地转移到了华澜庭的脚下,发出了狠毒一击。

        奈何他们的运气不好。

        万象门弟子自己的感觉不明显,但经过这些年在门中名师指导下的苦修,他们的修为早已超越同龄人不少,不但华澜庭的灵识觉察到了皇甫旦高的异动,精擅机关阵道的林弦惊也发现了其行踪。

        刀气刚起,就听噼里啪啦一阵响动,光芒和尘烟过后,刀光泯灭,随后华澜庭一个窝心脚,身上数道血痕的皇甫旦高就被狼狈地踹了出来。

        林弦惊布下的几道机关术候个正着,破坏了皇甫旦高的暗袭。

        这时候牛轲廉正在说道:“那些山泉水就不是摆着卖的,而是给客人们看的,这叫心理暗示和陪衬销售法。”

        “海棠凉茶是有药用价值,但说到底也就是种茶饮。你要是知道配方,自己购买原料在家里调制的话,在店里买一杯的钱能做出十几杯来。”

        “店家旨在传递一个信息:从尘封山深处运来的带有些许灵气的山泉水都售价不菲,那我家由数十味药材和泉水精制而成的秘方凉茶的价格高些就不离谱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的主观感受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对比。就像女孩子们逛街,更愿意拉着姿色不如自己的同伴同行,其中含义是一个道理。”

        “总之,店家多设置几个选项的目的,就是让你忽略其他可能,从中挑你认为性价比最高,但其实是卖家想推给你的选择,这是惯用的销售陷阱。”

        商晨曦完全不理会在旁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皇甫八兄弟,接着问道:“你们还观察到了什么现象?说出来听听。”

        这回是诸葛昀开了口:“我注意到在这两家里,相对而言,多宝家对于花了钱的客人更加热情,点头哈腰,有问必答,还主动推销其他东西,而吉记的店伙儿也不是说冷淡,可看上去真的不是特别主动热情。”

        何大一摇摇头:“我觉得吉记挺好,我就不喜欢过度服务和促销,那会让我不太舒服,想买什么我自己有数,东西再好,明里暗里逼我买,我反而越不买。”

        牛轲廉说:“看人下菜碟儿吧。有经验的伙计通过察言观色和一两句话的搭讪,就能分辨出来客人的性格和喜好,然后再决定采取什么态度和方法来成交。”

        商晨曦说:“这是经营理念和买卖文化的不同,各有利弊。客人第一和销量至上形成的或讨好谄媚或咄咄逼人的狼性销售是有用的,平等尊重、平起平坐带来的自然增长、长期客户则会显得更加人性化一些。”

        “只是狼性文化不要变成狼狗文化就好——要求伙计完成销量时象狼,迎合客人时象狗;要求伙计对待老板象狗一样忠诚护主,老板对待伙计却象狼一样苛刻计较。狼一面狗一面的,伙计早晚会人性分裂的。”

        安静了片刻,华澜庭又说道:“我觉得多宝家的伙计,或者说他们的接待处理上有些问题,这是我喝茶时看到的。”

        “当时有个人要了十瓶凉茶要带走,然后就优哉游哉地和同伴闲聊等待,于是伙计们都忙着制作这十杯,可后面的那个客人很着急,付了钱后就不停地催自己那一杯。”

        “第三个客人是个大妈,脾气更加火爆,粗声大嗓地质问伙计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需要等那么长时间,并要求退钱不买了,为此还和伙计吵了起来。”

        “这样一来,后面进来的客人也不干了,纷纷嚷着让伙计分出人手先为散客做茶,店里一时人声鼎沸、乱作一团,过了好久才平息下去。负责收钱那个伙计本来一脸笑容,后来一直是黑着脸招呼客人的。”

        商晨曦一听来了兴趣:“嗯,这个例子有意思,很典型。依我看,起码涉及到目标设定、资源分配、时间管理、流程设计、顾客服务,乃至人员雇佣等等方面。老牛,考考你,你给孩子们分析分析。”

        牛轲廉正要说话,打外面走进来三个大汉,其中一人喊道:“是谁?你们几个告诉老子,是哪个王八羔子在满嘴喷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公然诋毁我们皇甫家的生意!”

        原来是皇甫家的援兵到了。

        这三人是“皇甫八骏屠“上一辈的人物,人称“皇甫八大将”里的皇甫中、皇甫发和皇甫白,他们一收到消息赶了过来。

        皇甫发高走上前去,对着商晨曦他们指指点点说道:“五叔,就是这帮外来人,为首那个汉子出言不逊,说我们皇甫家没有眼光、经营不善,教出来的伙计象野狼野狗一般不堪。”

        皇甫中眼神一眯,竟不搭话,飞身而起,双手一张,射出两道灵气,化作手掌模样,扇向商晨曦的脸颊。

        商晨曦皱皱眉头,看着华澜庭说:“有人要打脸。小华,看你们的了,今儿个谁骂过本少,通通给我掌嘴!”

        华澜庭七人出发之前经过王金莲三天的紧急集训,相互之间初步形成了一套通过传音和眼神、手势等密语暗号配合作战的体系,此时得了指令,华澜庭起身一跺脚,右手五指打出一个手势。

        林弦惊和易流年两人马上站起来扑了出去,一人对付皇甫中的一只灵力手掌,击散了灵力后,又分别缠上了他的两只手臂。

        华澜庭也随后跃了起来,左手拍向皇甫中的右脸。

        皇甫中双臂发力,却没能一下子挣开林弦惊和易流年两人的纠缠,暗吃一惊的同时,华澜庭灵力内蕴的一掌就要到了脸前。

        好个皇甫中,身子一摇,脖子一晃,脑袋居然缩进脖腔不见。

        华澜庭一掌打空。

        然而,这一掌的目标并不是皇甫中,其掌力瞬间探出,同样一个灵力巴掌就抽在了后面的皇甫发高的脸上,皇甫发高原地打了三个转圈,嘴角溢血。

        皇甫中以障眼秘法躲过去后,双腿全力踢出,迫开了林弦惊和易流年。

        可等他的脑袋又再显出,华澜庭准备好的右掌抡圆了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结结实实抽在了他的左脸上。

        清脆的响声过后,皇甫中脸上出现五条血痕,半边牙齿和血飞了出来。

        他身后的皇甫家众人都看得呆了。

        愣了一下后,皇甫发和皇甫白哇呀怪叫一声,取出兵器就要冲上来。

        “住手!”门外传来一声呼喝,一名黑衣老者闪了进来,拦住了两人,来人灰发灰眉,面白无须。

        “三爷爷。”皇甫家子弟齐声叫道。

        老者没理他们,径直快步到了商晨曦面前,一躬到地:“敢问阁下可是商二少?”

        见商晨曦微微点头,老者又是一揖,陪笑说道:“”皇甫家三长老皇甫巡拜见二少。”

        说罢,回身一抖袍袖,劲风拂出,不管是八骏还是三将,都仰天跌倒,爬不起来。

        皇甫巡转头对商晨曦说:“来迟来迟,惶恐惶恐,还请二少恕罪,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子有眼不识金镶玉,无意中冲撞了二少,实在是太放肆了,我必回禀家主,重重责罚。”

        皇甫巡在家中负责外务,为人圆滑,又年老成精,他其实一直就跟在皇甫中发白三人的后面伺机行事。

        如果对方是软柿子,那就任由三将随意捏,如果万一踢到的是块铁板,他也有余地来打圆场。

        小辈们不认识商晨曦,他虽然也没见过,但身为家族三号人物,怎么会没有仙洲和商界内重要势力及人物的详细资料?加上已收到商家车队进城的消息,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不需要任何犹豫,立即出面服软,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商家不论财力还是后面的武力,都是仙洲内数得上号的庞然大物,和皇甫世家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别说是他,就是家主皇甫布谷亲临,除非有极特殊的原由,也不敢,更不会为这样的事得罪商家。

        商晨曦打了个酒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皇甫长老言重了,商二就是个富十一代罢了,私下里聊天说错了话,您家这几位小哥说我满嘴喷粪,哭着喊着要撕嘴打脸的,要不是这些个孩子们年轻气盛护着我,我当时也就受了就完了,您说是不是啊?”

        皇甫巡的脸色由白转红又变回白,汗都要下来了,吭哧半天,才强笑着说:“二少,不,二爷,您这么说可就折煞小老儿了。”

        “我,啊,嗯,哈哈,商家果然英才辈出,这些位少年英豪俱是龙章凤姿般的天骄,回头我马上差人,啊不,亲自挑选并奉上我皇甫家精制的上等灵器宝器,当个见面礼,您看如何?。”

        “二爷您大人有大量,那些混蛋小子已被我打的下不了床了,能不能允我先带他们回去,明早再携礼登门请罪?”

        商晨曦耸耸肩:“随便啊,无所谓,我没关系。不过说明一下哈,这些小家伙儿可不是我商家的人,人家是自在万象门参加那什么东部菁英大赛的队伍,队名就叫……叫什么来着?是了,天边飘来五个字——铁血,少年团。”

        皇甫巡听得一激灵。

        商家再怎么说还是做生意的,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首富之子又怎么真的会因为和小辈的几句口角而大动干戈,这事其实不难铲平。

        可自在万象门就有所不同了,别看几千年的门派史在仙洲不算特别长,行事也一直比较温和,架不住实力发展迅猛,近日更是听说举手之间血洗灭绝了南域反叛的蒋家,风格突然硬朗起来。

        皇甫家是比蒋家强大很多,海棠城也不在万象门势力范围之内,弟子间的械斗也非大事,但是不怕贱偷就怕贼惦记,起了龌龊就产生了隐患,海棠城距离梦笔生花山的距离实在不能算远。

        想到这里,皇甫巡仰天打个哈哈:“原来是这样,多谢二爷提醒。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改天,改天定让皇甫兄弟们做东,给万象门诸位少侠赔罪压惊。年轻人火气大,也去得快,一来二去说不定就成为朋友呢。”

        “二爷,我就不多打搅了,今天的事皇甫家有错失礼再先,请您海涵,诚意后补,我等先行告退。”

        再一揖之后,皇甫巡着手下抬了八骏三将退了个干净。

        商晨曦招招手说:“不用理会这些宵小,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易流年问道:“等等,我怎么不知道铁血少年团这个名称?”

        商晨曦奇道:“咦,没人告诉你们吗?老慕和我说的啊?”

        易流年:“我觉得,叫铁血除奸队更好。再说了,我们都二十哴当岁了,哥已经不做少年很久了。”

        商晨曦失笑:“好歹也上山修炼十几年了,即便按照仙洲普通民众近百的平均寿数,你们要是再小几岁,正经得叫大龄儿童团。”

        易流年挠挠头:“说得也是哈,挺好挺好。小荷才露尖尖角,自古英雄出少年,没毛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