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5章 胡氏父子


        庞狻一惊,好在身手了得,仍能及时晃身闪开,嘴里叫道:“老三,你疯了吗?这是唱的哪一出!”

        老三充耳不闻,双目变作赤红,喉咙里发出嘶哑怪异的声音,一口单刀连环三式继续砍向庞狻。

        庞狻身后一名汉子惊叫:“邪灵附体!采体香童出马仙!他是修冥者!大家小心,不要看他的眼睛。大哥你挡住老三,其他人近身围攻姓胡的!”

        一行人随即兵分两路,其中五人上前包围住了胡如远,另有一人奔向了清秀跛腿少年。

        看见这边打了起来,院子里一下子乱了套,呼啦啦有一多半人起身四散逃出了咏月茶楼,但仍有小半人端坐不动。

        仙洲里的修士众多,相互之间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厮杀是常有的事,走脱的多是当地的普通民众,留下的都是对此司空见惯的修真者,其中有的是自持艺高冷眼旁观并不在意,还有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转过头来呐喊助威。

        那清秀少年虽然腿脚不便,身法倒是灵活,手中一柄荧光灿然的尖头短棍上下翻飞,和奔向他的汉子周旋在一起。

        他爹胡如远手中同样一柄短棍,修为不弱,舞动起来筑起一面面一尺大小的光墙,对手的兵器或术法砸在上面激起阵阵灵力涟漪。

        他同时应付五人围攻显得有些吃力,但一时也没有露出大的破绽,只是被攻得紧,那手邪灵附体的法术没能再使出来。

        楼上的牛轲廉见故友遭袭遇险有些着急,在向商晨曦示意后,纵身跃过二楼的栏杆,就要上去帮忙助阵。

        商晨曦对华澜庭和林弦惊说道:“你们两个过去帮帮老牛。”华澜庭和林弦惊听后,随之也跃下到了院子里。

        牛轲廉在做生意上精明的很,可修为上却已经及不上他们这些玄门大家出身的弟子。

        三人刚落下地面,场上的形势突然就发生了变化。

        原来庞狻已经在短时间内拍晕了发了失心疯似的的老三,赶过来加入了战团。他的修为比同伙要高出一大截,这一参与进来,胡如远可就有些吃不住劲了,短棍带起的灵力光墙开始稀薄起来。

        庞狻见围观的人不少,恐时间长了久战有变,喊了一声:“老二,速战速决!”

        说完疾攻三招,然后一摆手,他的几个手下心领神会,同他一起猛然矮身后退。

        这时,那名刚才喊出邪灵附体的汉子本来一直拖在众人身后,明显不是攻击的主力,完全不引人注意。此际,在和几人同时退身的同时,借着同伴的掩护和拉出的空档,这人暗中一甩手,抛出了一条绳索状的物事。

        此索疾如闪电,快若惊鸿,并且无视胡如远的光墙防护,瞬间突破打到了胡如远的颈间,绳头左右一分,呈环状围住了胡如远的脖子一套一收。

        下暗手的人名叫庞猊,乃是庞狻的亲弟弟,他才是狻猊帮第一高手。他的索状法宝名为森罗追魂索,不但速度快,而且善于破防,庞猊用来偷袭暗算割人头颅,鲜有失手。

        此物出现的突兀诡异,不论是胡如远本人还是牛轲廉、华澜庭三人眼看都是不及自救和救援,俱都惊叫失声。

        就在胡如远闭目待死的当口,从二层楼上尖啸着飞过来一物,准确地打在索头化作的环套上,碎片溅得四下里飞射,但追魂索也被弹开,飞回了庞猊手中。

        千钧一发之际,胡如远避过了身首异处的下场。

        众人这才看清来物是一只茶杯。

        紧接着,从楼上窗户里跟出了一名大汉。此人身形壮若铁塔,凤目蚕眉,容貌威武不怒自威,颌下三绺长髯,唯脸色蜡黄、面如金纸,夹杂着些不自然的潮红。

        落到两拨人马中间,来人咳嗽一声,森然道:“诸位,打架可以,都请给我到外面去打。咏月楼内,严禁杀人!”

        庞猊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森罗追魂索有多大威力他心知肚明,来人既然可以以一只茶杯击回此索,还让他受了不大不小的暗伤,虽说他刚才并没有出尽全力,而那茶杯也受力碎开,但这大汉也不是他愿意轻易招惹的人物。

        连句场面话也没撂下,庞猊微一拱手,脚步踉跄了一下,转身就朝门口走去,庞狻几人忙不迭地跟上。

        大汉见庞猊识趣没有继续纠缠,也不为己甚,转身走向胡如远,正要开口,猛听得有刺耳的厉啸声音大作。

        一支暗黑色的灵力长箭自二楼蓦然飞出,目标并不是威武大汉,而是正要走出门口的庞猊!

        大汉是从商晨曦他们左首的包间出去的,这支箭发自他们右侧的房间。

        刺杀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正是庞猊出手却受惊又受伤意欲退走,并且背对院子的时候,而此时大汉也是正转身往里走。

        长箭瞬息及背,庞猊在猝不及防之下显出了过人的反应力,强行拧腰转身,一翻手,森罗追魂索套住了箭身,再一发力,长箭裂开。

        一股黑烟冒了出来!

        庞猊见状,屏住呼吸,一口磅礴的真气喷出,吹散了黑烟。

        可就在他驱散黑烟,气息一滞的间隙,猛然睁大双眼、脸色剧变,脱口叫道:“鬼门十三针!”

        灵力长箭引人注意和黑烟遮掩的同时,尾随其后的是一支缝衣针般细小、颜色若有若无的暗器。

        此针消无声息地高速抵近,还未刺入身体,庞猊胸口就已被一缕阴寒的气息击中,全身动弹不得。

        庞猊气色死灰,知道这次在劫难逃了,万没想到他暗中追击胡如远,却有黄雀在后,要置他于死地。

        一看到鬼门十三夺命针,他立刻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可这时只能饮恨当场。

        刚想到这里,近在眼前的的短针忽然悬空停止不动,原来是针尾被人以手指夹住。

        手指的主人正是先前击伤他的大汉。

        大汉没来得及截住灵力长箭,却及时赶到夹住了夺命针尾,这等于救了庞猊一命。

        庞猊死里逃生还在发呆,大汉反手一甩,夺命针直飞上二楼的包间,嘴里喝到:“出来吧。我已说过此地不能杀人,当五爷我的话是放屁吗!”

        大汉应该是动了怒下了重手,夺命针被掷进包间后轰然炸开,然而力道控制的极好,并没有波及隔壁的商晨曦等人。

        包间内的人异常机警,看到袭杀庞猊失败,在灵力爆开之前,已有两道灰色身影窜了出来,丝毫没有停留恋战的意思,分作两个方向急速奔逃。

        大汉冷哼一声:“想走?怎么也得留下点儿记号吧。”随即纵身如大鸟一样飞起,选了一人追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包间里称呼他为五哥的那个同伴也闪身追向另一人。

        院子里留下的众人这时才开始议论起来,刚才兔起鹘落的局势看得大家十分过瘾,都在纷纷猜测讨论出手几人的修为、功法和出身来历。

        牛轲廉为人圆滑但也足够谨慎老到,局面未明未定之前,他知道还不宜上前和多年未见的旧友相认,于是拉了华澜庭和林弦惊坐到一处空位上观望。

        惊魂初定的胡如远父子聚到一起低声商议,那大汉于他们有恩,现在就离开似乎不太妥当,可庞猊此时还在院子里,尽管身上有伤,他们已是不惧,但爷俩儿同样也奈何不了这八人联手。

        快速说了几句后,胡氏父子决定先行离开险地,等到以后再回来谢恩并寻机报仇。

        胡氏父子耳语的工夫,庞猊心里也是念头电转。

        大汉以茶杯击回追魂索让他受的伤不算重,只是个警告之意,而鬼门十三夺命针万幸并未入体,那阴寒之气虽厉害,但驻留时间很短,他现在已经运气化开。

        如今他的实力没有大损,所忌惮的那大汉也暂时不在,他自己背后的靠山又是实力雄厚,加上他一向乖张狠辣的性子,庞猊决心行险一搏。

        胡如远走之前朝庞猊这边恨恨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庞猊杀意大盛的眼神,心道不好,拉起他儿子就要跑路。

        庞猊既已决定,行事丝毫不拖泥带水,扬手就祭出了森罗追魂索。

        胡如远这次有了防备,但这件灵宝实在是强,庞猊又是全力出手,威力比之前更大,他眼看还是不能避开。

        幸亏牛轲廉三人一直在旁边小心戒备,见庞猊出人意料地再次发难,急忙上前救助。

        华澜庭和林弦惊两人各发一道灵力,堪堪抵住索圈的收缩割颈之力,牛轲廉则是抢过去一把拉出了胡如远。

        华林二人收手,索圈合拢又再化作索头,被庞猊收了回去。

        庞猊一天之内两次出手无功,心下大怒,正要发出第三击,却见院子里忽拉拉站起好几个人,都是被他大胆又无耻的行径激怒,要抱打不平的旁观修士。

        众怒难犯,庞猊又担心那大汉随时会回来,他当机立断,挥手带同伙转身就走。

        刚踏出门口,后面有人喊道:“狻猊帮畜牲,洗干净脖子乖乖等小爷日后找你们报仇!”

        庞猊边走边回头,一看是胡如远之子,那个跛脚少年正在跳着脚叫骂,鼻子里冷哼一声,他不欲和毛头小子纠缠,就要加快步伐赶紧离去。

        不料,只是这回首一瞥,对少年不屑一顾的他就着了道儿。

        这跛足少年名为胡飒沓,是胡如远的独子,生出来之后就不良于行,被胡如远寄养在山中亲戚家里,他很少出门,旁人多不知道胡如远有这么个孩子。

        胡如远对这个儿子十分宠爱,他虽常年在外闯荡,却经常暗自潜回看望,胡飒沓性子孤僻倔强,唯与父亲感情深厚。

        胡飒沓天生残疾,但在修炼上继承了他爹的禀赋,特别是于修冥一道上极有悟性,论功力自然还弱,可术法操控水平已隐隐然超越了胡如远。

        今天,眼见父亲二次经历了生死危机,自己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年郎的内心是极其憋屈悲愤的。

        此刻眼见仇敌大摇大摆从容退去,胡飒沓血往上涌,顾不得父亲传功时的嘱咐,在以言语激得庞猊回头后,强行催动了胡如远都没掌握而他也并未完全练通的一种中级冥修密法。

        庞猊中招后,只觉脊背一阵发凉,身体如负千斤重物,回看的脖子居然转不回来了。

        他明白中了术法暗算,冷汗刷地就下来了,急忙运功相抗,好在没有其他异状,奇怪的感觉也马上就消失了。

        再不敢耽搁,庞猊一行人急匆匆逃出了小青阳镇。

        这一边,胡飒沓怪异地一笑,心满意足,身体却软软瘫了下来,晕倒在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