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3章 现场示范


        翌日,华澜庭起床洗漱,收拾停当,按时来到天罡殿外接受特训。

        等了一会儿人员到齐,他却发现并不是之前所说的他们八个人。他和林弦惊、易流年、诸葛昀与文茵都在,其他三女没有出现,换成了人高马大的女弟子刀琼丝和矮小瘦弱多时不见的当日大比决赛中的对手何大一。

        这两人都不陌生,一问之下,他俩也是昨晚临时接到通知,并不知道内情。

        这时天罡殿大门开启,走出一人,是个老妪,道袍素颜,身量比刀琼丝还要高大魁梧,满头银丝,看上去年岁是不小了,样貌很是普通,甚至略微有些丑陋,但偏偏脸上没有什么皱纹,尤其一双眼睛,明亮清澈犹如少女,目光柔和中带着笑意,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华澜庭心里暗叹一声,有句话说得好:一个人老了以后,最好的状态就是,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拿来描述此妪再恰当不过。

        老媪环顾七人,说道:“早上好啊,婆婆我是天罡殿教导团首席客座教习王金莲,负责你们这次的集训。”

        易流年昨晚宿醉后还没有完全醒酒,这会儿子有点儿晕晕乎乎,加上看到七人中只有他和文茵这一对聚齐,搞得他很是欢喜,一门心思都放在文茵身上,听了王金莲的话后,鬼使神差地顺嘴答应道:

        “哦,潘教习您好,我是易流年。”

        其他六人立马都把到了嘴边的问候语咽了回去,一起瞪视易流年,文茵索性踢了他一脚,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王金莲也愣了一下,却没见她动怒,只是微微笑着,对易流年说:“小易是吧,好说好说,你这自我介绍别致的很呢,令人印象深刻。那个,潘婶我,嗯,记住你了。”

        易流年也反应过来了,缩了下脖子。

        清晨的阳光下并不寒冷,在王金莲温和的注视下,他却莫名地感到后脊骨梁连着脖梗子有些发凉。

        王金莲没再理会他,说道:“由于一些原因,门里临时调整了人员配置,其他的人会组成一个预备候补队单独成行,你们七人会是这次参赛的主力。”

        扫视一圈,她又说:“名字不用介绍了,我都知道。个个都是俊男美女啊,只刀琼丝和我一样生得高头大马的,以我的经验,是不是经常有男弟子在你面前自惭形秽啊?”

        刀琼丝吸取了易流年的教训,老老实实地答道:“您老说得是,是常有矮个男弟子主动和我攀谈,但大多是问我这么高这么壮,是不是吃的很多。”

        王金莲又笑了:“先传授你一个经验,以后再有人问,就告诉他:你这么矮这么小,怎么不去卖炊饼。”

        七人莞尔。

        王金莲继续轻声慢语温柔说道:“特训为期三天,我接受的任务是榨出你们的潜力,打磨你们的配合,把单打、双打以及混合团战能力,对了,差点儿忘了,还有挨打抗击打能力,都提升一个档次。等下的训练中不要留手,务必全力以赴。”

        “听说你们中有人见过了蜜獾平头哥,那么这次我们特训的口号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老太婆,潘婶我,只想整死各位,或者,把各位整死。”

        这下是大家都感到了浸人的寒意袭来。

        三天之后,众人都明白了为什么出发日期被安排在了七天之后,因为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下不了地了,全部卧床,服了丹药也不管大用。

        训练中,他们从里到外都被王金莲或用肉掌或用灵力拍了无数次。王金莲修为的特点无他,就是快准狠三个字,疾如鬼魅,准如尺量,狠如锤凿。

        到了最后,大家都被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只有依靠相互间武技和术法的配合和补位才能减少挨打的次数,这才基本满足了特训的要求,被人抬回了各自的住处。

        七天后的清晨,华澜庭把收到的门里赐下和其他师长特地给他的各种灵宝灵药和装备一一收拾好,随后大家又集合在一处,等待和商晨曦汇合出发。

        行前,大赛的带队负责人短暂地过来和他们见了一见面。此人是天罡殿第一副殿主,老者名叫卢端烧,一头红发,满面红光,中气充沛,说话的音量甚大,震得众人都不得不运起灵力护住双耳,而让华澜庭没想到的是四师兄舒轮台也到场了。

        卢端烧没有过多言语,只说此行没有想象的简单,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困难,但也告慰大家不必多想,只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就好。另外就是在到达赛地之前,他和舒轮台只会暗中随行但轻易不会露面,让他们一切听从商晨曦的安排。

        卢端烧走后,舒轮台留下来转告了一句云轶奇给华澜庭的话,意思是仙洲首富商家的势力盘根错节,让他们在行程中尽量和商晨曦搞好关系多亲多近,顺便也多学些商业上的事情。

        没多久,他们就在山门外等到了商家的车队。

        商晨曦还是一如既往地豪爽,一见面就给了七人每人三颗改良版的闪光雷焱珠作为见面礼。

        华澜庭几人和商晨曦算是老相识了,他们在商队中还见到了另一个熟人,正是在雾岚山脉中遇到过的竹廉帮和碧轲寨的幕后首脑牛轲廉。这人因其商业天份,后来被商晨曦收入帐下,这次他在商晨曦身边帮着张罗,看来是已经成为了心腹。

        还有一名值得注意的是个老者,商晨曦称呼他为抱剑伯,看样子应该是负责贴身保护商家二公子的高手。此翁随侍商晨曦身侧不离左右,双目半开半阖,似闭非睁,并不理会旁人。

        商家的车队十分气派,大车足有二十几辆,伙计数十人。启程后,除了华澜庭、林弦惊、易流年和诸葛昀四人受邀和商晨曦、牛轲廉及抱剑伯同乘一辆豪华马车外,其他三人都给安排了单独的车驾。

        商队迤逦前行,出了梦笔生花山后就提了速度,拉车的都是精选的灵兽,坐在车中完全感受不到颠簸,车厢中美酒果品应有尽有。

        路上,商晨曦和牛轲廉都是谈锋甚健,和四人谈天说地。按照他的说法,行程并不紧张,到目的地之前会有几个买卖要洽商,其他时间尽可游山玩水。

        天擦黑的时候,车队进了一个名叫小青阳的镇子,在打尖住店车队安顿好后,商晨曦就带上七人去了街面上。

        镇子不大不小,还算繁华,众人随意找了个临街的小酒楼进去吃饭。

        席间,华澜庭记起云轶奇的嘱咐,寻了个话头,开口问道:“商二爷,我看这间酒楼临街又把角,地理位置不错,按说生意应该不差,为什么来的客人不是很多?”

        商晨曦说:“问得好,上次在雾岚山,我好像给你们启了个蒙,这回这个问题让老牛来回答,再给你们几个小子上上一课。”

        牛轲廉擦擦嘴,扭了扭肥胖的身子,左右看了看,未说先笑,标准的商人做派:“位置确是极好的,生意不好,除了这镇子规模的外因以外,多半是经营不善了。”

        酒店的老板这时正好过来续茶,人看着就是个老实人,听见了这话也没生气,反而陪着笑脸问道:“客官说得在理,本来敝店生意是很红火的,可自打家父过世,交到我手里后,小人头脑拙笨,以致每况愈下,不知您老可有经验教我?”

        牛轲廉笑道:“看你老实,我就提点你几句。我来问你,你那墙角筐里放的是什么?”

        老板转头一看,回道:“唉,这不是生意不好吗,我就从乡下亲戚那里进了不少水果贩卖,想着开个财源,但是销路一般,几个筐里装的都是剩下来的开始发烂的果子,过了今晚只好扔掉了。”

        牛轲廉问华澜庭:“依着你,这些烂水果要怎么处理才能不浪费?”

        华澜庭走过查看了一下,答道:“几乎都有霉烂,肯定是卖不出价了,最多是降价打折,兴许有人会成筐买回去喂喂牲畜什么的。”

        牛轲廉摇摇头,让华澜庭取过一些,又让老板拿来一把小刀,他一双胖如鼓槌的手指极其灵活,三下两下就把一堆烂果子去皮切成了块儿,然后摆弄了个造型,做成了一个漂亮的水果拼盘,对着老板说道:

        “要想揽客呢,你就废物利用,把果盘作为一个饭后赠品讨好吸引客人。要想变现呢,你就按照成本价翻上个五倍十倍的,象我们这样在客户或朋友跟前要面子的行路客商或有钱人,也不会在乎这些小钱,你说是不是啊?”

        老板喜动颜色,连声称好。

        牛轲廉又指了指店外一个摊子问:“那姑娘在你门口卖东西,和你有关系吧?”

        老板答:“回您的话,那是小女。我和儿子负责酒楼,拙荆在后院做些衣物针线加工活儿,由女儿在摊子上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贴补下家用。”

        牛轲廉接着问道:“你那围巾披肩是怎么卖的?”

        老板:“价值太低,都用不上下品灵石计价,一条开价也就我们普通人家用的散碎次品灵石三块。”

        牛轲廉有心卖弄,他让大家看着,他和老板下楼出门,站到了摊子前面。

        一会儿功夫,老牛先是让过了一些行人,拦下了一群衣着相对光鲜的青年男女,问为首之人:“小伙子,眼见天气渐凉,要不要提前给漂亮女伴添一条手工精制的上等毛绒披肩啊?暖身是次要的,关键是暖心呢。”

        小伙子还没说话,她的女伴已经轻抿嘴唇娇笑着看向他。

        那青年脸一红,问说:“怎么卖啊?大叔。”

        “不贵不贵,三十块下品灵石一件,附赠纯丝围巾一条。”

        “我去,您老怎么不去抢?这也太离谱了吧!”

        牛轲廉:“哎呀,小伙子,漫天要价,着地还钱,你这么英俊潇洒,难道还不会砍价吗?来来来,你就不能问问我三块灵石卖不卖?“

        “那……三……不,一块下品灵石卖不卖?”

        “反正要收摊回家了,卖卖卖!小伙子,你和你朋友们拢共要几条?十条以上我再给你们打个八折。”

        回到楼上,老板笑得合不拢嘴。可不是嘛,这一笔买卖就顶他女儿平常三两个月的进项。

        商晨曦对华澜庭等人说道:“如何?”

        易流年说:“开眼界了,牛哥太牛了,这脑子得多灵,我是个直男,真没这些花花肠子。”

        商晨曦转而正色道:“老牛是有天份不假,但这些本事也是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老牛,你给小子们讲讲你年轻时的经历和受过的苦。”

        牛轲廉点点头说:“东家说的不错。我年轻时为了生存,着实干过不少行当。有几年我专门买卖风水灵气墓地,为此,我跑遍了周围十里八村几乎每户人家,还上过不少修真门派去推销过。”

        “我在做了一年后总结过:我一共求见了二千三百五十八个人,其中一千一百零五个人肯听我讲,有三百一十个表示了进一步了解的兴趣,其中又有一百二十个人会和我去现场看,八十二人会认真考虑,五十九人动心,会找我洽谈具体问题,三十八个决定要买,而最终成交了二十四笔生意。”

        “我从中得到佣金四千一百灵石,扣除各种成本后,实赚三千灵石。所以那时我得出结论:每求见一个潜在目标客人,就能让我赚到一个多灵石。”

        商晨曦说道:“听见了吗?商人是利益心重,他们为赚钱而来,为利润而生,但他们肯为赚钱而努力,为利益去付出。这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晚饭。”

        “老板,结账。”

        “十九块灵石,你们七人的记账。老牛,回头找万象门慕倥偬要,算你的出场费和课时费。”

        “记住,要分我一半。”

        “还有,披肩收入要抽佣至少三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