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2章 金丝铁线


        林弦惊等八人皆伤,在由慕倥偬出面简单告知了此行的实际情况后,放假一天各回各峰修养。

        华澜庭重伤痊愈,功力更有增长,自觉不必休息,只在房中打坐了一个上午就来到天玑峰求见峰主师父云轶奇,看到四师兄舒轮台也在。

        他此时已经知道是云轶奇亲自出马将他带回门中,先行躬身谢过。

        云轶奇目光扫过华澜庭,淡然一笑说道:“不必多礼,你此番因祸得福,连带你那帮师兄弟和师妹们也有幸得以进入万象新天泉走上一遭,虽然碍于修为不能长留,却也是个个受益匪浅各有提升,不枉你九死一生一回。”

        华澜庭问道:“师父,下一步我要如何修炼,还请指点。”

        云轶奇想了一下说道:“为师之前教你那些继续修炼就好,我的能力和经验自然是希望弟子们可以传承下去,但是如果只是全盘接受,学到头来也不过和为师的修为相当。轮台,你把你的目标告诉华师弟。”

        舒轮台回道:“远了不好说,身为弟子,我想起码在可见的未来要能超越师父您吧。”

        云轶奇点头:“澜庭,听到没有,你也要有这样的志向,尊师重道就要将我一脉发扬光大。不然,苦学死炼反而一代不如一代的话,你叫为师情何以堪?你的其他三个师兄限于资质,将来成就未必能在我之上,守成是有余,但天玑峰的荣光还要靠你们两个接续和发展。”

        “学习前人经验的目的是最终要抛掉这些经验,好的师父不仅要教你如何成功,更要告诉你师父的局限和遗憾,给你超越的信心。”

        “为师的经验可以让你少走弯路,但是一味的沿袭只会限制和束缚你们的想象力。你要打破对既有经验和规则的迷恋,向源头去学习,敢于探索最本质和不变的东西。”

        “什么东西是最原始和不变的?在我道门看来,道法自然,不外乎宇宙万物、天地环境,不外乎人心人性,以及时空与永生。”

        “比如说,在世俗界的古武世界里,最开始的东西不是哪个师父教的,是人们向动物学来的,是古人长期观察虎豹猴蛇等等在大自然中攻击和保护自己的手段演化而成的。”

        “再比如,小孩子学习语言,并不懂什么修辞文法、逻辑规则,只要给个环境天天说,自然会不假思索张口就来。”

        ”保我天玑峰屹立不倒,有其他那些个师兄弟就够了,我对你们两个的期望是创新和创造,达致更高的成就和境界。”

        “今天的话就这些,你随后去洞明峰吧。对了,还有好消息和坏消息要知会你,你要先听哪个啊?”

        华澜庭心说云轶奇和云袖春到底是父女,两人告知消息的问法都一个模子,他答道:“我在俗世界随老师云游的时候,老师曾告诉过我快乐痛苦四原则。”

        “一次捡十五两银子和先捡十两再捡五两,哪个更好?一次丢十五两银子和先丢十两后丢五两,哪个更容易接受?经验表明,大多数人会选分开捡十五两,一次性丢十五两。这个现象的意思是:

        若干个好消息要分开发布,若干个坏消息要一起发布。一个大的坏消息和一个小的好消息,最好分别公布,而一个大的好消息和一个小的坏消息应该一起公布。”

        云轶奇笑道:“很好,你倒教训起为师来了,不过我喜欢,做人做事上我们可以互为师友。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就是一件事而已。”

        “你也早就知道了,过些日子有个仙洲东部门派菁英弟子大赛,这里面还是有些说道的,具体让带队师长告诉你们吧。门中已经决定你们这次的八人加上几个弟子组队出征。”

        “另外,距离开赛还早,本来不必急着走,但正好商家商晨曦一拨人要到比赛地行商,于是安排你们提前和他一起出发,一路上也好增加些阅历。”

        “再有,虽然过些天就成行,最近还是会组织你们参加一次针对性的地狱式突击集训,强度会有些大,要做好心理准备。”

        见华澜庭脸色发苦,云轶奇又说:“好消息是,鉴于你在这次蒋家叛乱中优异顽强的表现,灵宝丹药什么的怎么也要奖励奖励,你自己想好提出来。”

        从天玑峰出来,华澜庭一边想着大赛和奖励的事情,一边沿路来到了洞明峰见风火伦和晁天阙。

        风火伦见到华澜庭很是高兴,拍着他的肩膀说:“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华仔表现不错,很给老师争脸。别的先不着急,我听说这次事件中你的如意索什么的随身武备尽数被毁,你还要参加大赛,老师别的不行,添置几样好装备还是可以的。说吧,有什么需求和想法?”

        华澜庭一听来了精神:“整体上需要什么弟子还要斟酌一下,说到兵器,我正好有事请教。”他边说边取出一团物事。

        “我上午整理时在身上发现此物,这肯定不是我的,我猜最有可能是我在蒋家血战中遇到的一个女子留给我的,情况是这样的……”

        风火伦一把抢过去仔细审视了一番后,打断他说道:“你的艳遇我不感兴趣,这可是个好东西稀罕物啊,有说明用法吗?”

        华澜庭说:“有是有,可是我按照方法滴血认主后就自行消散了。这玩意儿是一团丝线,材质不明,和我被毁去的龙头蝎尾如意索有些类似,可长可短,可刚可柔,我试了试,足可削金断玉。您为什么说它是好东西?”

        风火伦:“废话,老师我都没见过不认识的东西,自然是好东西啦。”

        旁边的风火伦插言到:“我去,说了半天您也不知道啊。那这么说,我只当不认识您了。”

        “你什么意思?”风火伦正研究着丝线,顺口问道。

        “我必须不认识没见过您,所以您是个好东西啊。”晁天阙笑嘻嘻答道。

        风火伦笑骂一声,对华澜庭说:“老师虽然没见过,不过我记得曾经听我的师祖偶然提过一次,和你这东西有些相像,是一种从其他大陆上少见的矿石中提炼出的精华,制成品名为——金丝铁线,等级极高,堪称世间锋锐无匹。”

        “你小子倒是机灵,先行认主了,此等宝物有灵性,我就不能用了,不然献给老师多好。”

        “你那如意索没了就没了,也不用再打制了。要知道,人们并不是害怕失去,而是害怕失去以后没有好的替代,这个宝物比之强上百倍。”

        “来来来,我们三个研究下它的功效,据说可不止锋利一个特点,但我估计现在你的修为还不能驾驭更多的用法。”

        师徒三人试验琢磨了一个下午。

        傍晚时分,华澜庭心满意足地下了洞明峰,去找林弦惊等人。

        原来他们早已说好,要在晚上趁着有假聚在一起畅饮一番,庆祝华澜庭劫后余生与大家别后重逢。

        屋里,华澜庭、林弦惊、易流年和诸葛昀四人正在聊着大赛的事儿,坐等风清隽四女。

        却听林弦惊话锋一转,对易流年说:“流年,你看我和诸葛多好,不象你和澜庭有了喜欢的人,出去参加个比赛还多了重牵绊,平日里也没了自由,你说是不是?”

        易流年叹口气:“谁说不是呢,有个人管我确实不如往常自在了。”

        华澜庭心里暗笑,以他如今三山伴月境巅峰的修为,早已察觉四女快到了门口,林弦惊这是给易流年挖坑呢。

        易流年摇摇头,继续说下去:“话又说回来,哥是那么俗的人吗?你说有了媳妇儿后就不自由了?那是你们,我要是和我们家文茵在一起了,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想洗碗就洗碗,想洗衣服就洗衣服,想拖地就拖地。我还就真告诉你,她想拦都拦不住我!”

        华澜庭哈哈大笑,看来经过万象新天泉一行,大家的功力都有提升,易流年这是也感知到了四女的到来,并没有掉到林弦惊挖的坑里。

        林弦惊也笑了:“幼稚。”

        这时风清隽四女已经推门进了屋。

        易流年哼了一声,对着文茵谄媚地说:“成熟是给陌生人看的,傻叉是给小伙伴们看的,而幼稚是给喜欢的人看的,我说得对吧。哥是多么桀骜不驯的一个人,却愿为你沦陷得人仰马翻。”

        文茵啐了一口:“小嘴越来越甜了。你说得对,别理弦惊,他就是故意气你,我才不会上当的,再说我从来就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易流年打蛇随棍上:“别介,就喜欢你无理取闹。找个老婆如果不会无理取闹,做事理性成熟,那和娶了哥们儿有什么区别?我早就不和小林子置气了,生气就好像自己喝毒药而指望别人痛苦,咱懂。“

        闹了一会儿,华澜庭又叫来了晁天阙,九人在外面找了个地方喝了起来。

        很快,在大家有意的劝酒下,易流年最先抵受不住,拒绝再喝,大着舌头说:“打住,我说我不行就是不行,不要说我行,不要鼓励我,我没有承让,我就是真的不行了。”

        见几人还要灌他,易流年大叫一声:“今儿个高兴,酒意正好,到此为止,让兄弟我演一套醉八仙给大家助兴!”

        跳将出来,只见易流年摆个架式,前跌后仰,左摇右晃,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确然深得醉拳其中三味,嘴里呼喝道:

        “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钧,铁拐李旋膝拳肘醉还真,汉钟离跌步抱坛窝心顶,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蓝采和单体敬酒拦腰破,韩湘子情惋激胸醉吹箫,曹国舅仙人敬酒锁喉扣,何仙姑弹腰献酒醉荡步……”

        众人也都喝得血脉贲张,纷纷拿起筷子敲起了碗碟。

        华澜庭借着酒劲张口唱道:

        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

        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付之一笑。

        我一下低,我一下高,摇摇晃晃不肯倒,

        酒里乾坤,我最知道。

        林弦惊接上:

        江湖中闯名号,从来不用刀,我不用刀。

        千斤的重担,我一肩挑,我一肩挑。

        不喊冤也不求饶,

        对情谊我肯弯腰,

        醉中仙,好汉一条。

        诸葛昀继续:

        莫说狂,狂人心存厚道。

        莫笑痴,因痴心难找。

        莫怕醉,醉过海阔天高。

        且狂且痴且醉,趁年少,在今朝。

        宋霏霏蹦到易流年身前:

        干了吧!

        站稳脚步你放轻松,

        酒过三巡你别偷溜,

        棒打老虎鸡吃虫,

        鸡吃了虫它变成龙!

        看我脸红脖子也粗,心里明白——我是英雄!

        晁天阙和宋霏霏对上划拳:“三星照、四喜财、五魁首呀、六六六……”

        最后众人合唱:醉中八仙妙,饮中八仙摇。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门道不门道,只有天知道。

        自在不自在,修了才知道。

        道门证大道,方为成仙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