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0章 一条咸鱼


        陈履安目光一闪,饶有兴致地问:“怎么讲?”

        华澜庭心有余悸地说:“说不太清,总之就是经历多次的那种突然间就头晕目眩、手足无力、虚弱不堪的感觉。很可怕,明明灵力没有丧失,但人一下子被抽干一样……”

        陈履安说:“这就对了。要知道,从微观讲,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小宇宙,身上的器官肌肉血管约等于星云星座,大小细胞就是日月星辰,充斥其中的我道门称之为炁,先天为炁,后天为气。”

        “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何为生死?气聚为生,气散为死,天下通于一气,人说白了就是一团聚合的气。”

        “那么是什么支撑着气呢?得神者生,失神者死。这神如何,对你还太遥远,可这气你必须要明了。”

        “天地间不止有五行之气,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气。掌控演化的越多,才能对自己、对宇宙体会更深,才能逐渐参悟到什么是神识,才能做到——神气活现。”

        “气由各种复杂的元素构成,但基础的最重要,除了常见的五行之气,还有其他。你这个阶段,仍然不能摆脱对食物的依赖,所以说,我们吃什么,本质上也是吃的食物的气。其中一种,就是盐之气。”

        “这盐之气,少了不行,多了不行,没有更加不行。你之所以会晕菜,就是盐之气被术法剥离。道理是很简单,做到并不容易。”

        “人体在短时间内快速失却盐份,就会脑部水肿、意识混乱、呼吸衰竭、头晕昏迷,胡话连篇。”

        华澜庭连连点头:“确实可怕,临敌之际突然用出,足可左右胜负之势。不过,对方灵力未失,且容易补充恢复,也有缺陷。”

        陈履安嘿嘿一笑,啧啧说道:“那是你功力不到。换作老夫对你施展,当可一息之内尽数抽空,举手之际,你小子瞬间倒毙,身体短时间内一切如常,死因都不容易查出来。此法杀人于无形无迹,毁人于不知不觉,还嫌不够阴损歹毒?”

        华澜庭听得眼睛都亮了:“长老可肯传我这手?”

        陈履安说:“你不过是三山伴月境登封期,又损了根基,现下独立是使不出来的,必须以术法借助外力,这个送给你好了。”

        陈履安手一招,只见云水青山瓶底部光芒流转,无极双鱼阵中,金亮和暗灰之色闪动,随即一条金光灿然、摇头摆尾、灵动非常的锦鲤凭空飞出。

        华澜庭伸手欲接。

        不料陈履安尴尬地痰嗽一声:“不好意思,错了,失误失误,不是这只,是这条,那只锦鲤不是给你预备的。”

        锦鲤回归,这次是一条巴掌大的干瘪带鱼被甩了出来,死鱼眼凸瞪着,全身毫无生气,颜色暗淡,偶尔鱼鳍有气无力地挥动,自行往身上撒着什么。

        明显是一条腌制咸鱼。

        陈履安说道:“就是它了,此法名为咸鱼带盐**,心法口诀会传你,怎么用自己去琢磨吧。”

        华澜庭接过咸鱼放到手上闻了闻,掂量掂量,还手动帮它翻了个身,依依不舍地看了看那条光鲜的**锦鲤,无声地叹了口气。

        陈履安又说:“咸带鱼以后再练,当务之急是医好你的伤势和修复生机。伤势有门中灵药不难医治,生机你需要汲取天地至纯灵气补充,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你能补多少是多少。”

        言毕,鱼长老再度单手指天,周遭似有水声潺潺响起,山色变得一片空濛,天幕如被一股沛然大力扯动拉下,天上之斜月迅速变圆并低垂放大。

        在他的示意下,华澜庭盘膝端坐,自在无极功使出,全力吸收月华。

        连续周天搬运三十六次之后,华澜庭觉得体内充盈饱满,吸收的速度骤降,陈履安也开始慢慢减力准备收法。

        华澜庭此刻神清目明,心知机会难得,心下一动,有意继续尝试。

        他双目似闭非闭,进入假寐状态,暗中以蛰龙睡丹功激发出了紫微星斗观天决,但见天光云影猛地一暗后回复,而星光则是一明一灭晃动起来。

        陈履安也是小吃一惊,放回了明月,却主动继续发力拉低了星空。

        华澜庭好像又回到了之前如在温泉中浸泡的时分,皮肤随着缓慢的呼吸有节奏地轻轻律动,无数肉眼无可见的星光被吸引到身上。

        如此过了有小半个时辰,华澜庭但觉通体舒泰,飘飘欲飞,冥冥中感到一层壁障近在眼前,似乎有了突破三山伴月境造极期,直通四象阴阳镜升堂期的契机。

        不知不觉中,他站起身来,闭眼走入山间小径,此时天色转入昏暗,四周黑黝黝的,虽然一物不见,他反倒能感到一切无须遮眼,内心极其清净。

        耳边传来陈履安的长吟:

        练得身形似鹤形,

        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悦,

        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句里,陈履安用上了无上真炁,震得飘浮的云水青山瓶嗡嗡作响。

        最后一个瓶字吐出炸响后,只见云开雾散,已经退走的那一轮明月朗然出现,明光大盛。

        华澜庭只觉周身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毫窍无不雀跃。

        一时间,他心中的内明与四周的外明忽的融成一片,不觉睁眼大啸数声,啸声山谷回荡,经久不息,全身气势一拔再拔,就要破关!

        而陈履安偏偏忽然一指捺下,点在他头顶百会之上。

        华澜庭一阵晕眩,胸中难过之极,眼前发黑,他突破之势被强行阻住,身子摇晃了三下方才稳住,调息半晌,突出一口浊气问道:“长老,您,这是何意?”

        陈履安说道:“你重伤初愈,不宜连续快速突破,加之月华为反射日光后的阴属性精炁,虽可补你生机,但仍需你体内阳性之真炁调和,否则日后还要花大力气炼化。”

        “我没有想到你竟有汲取星光之能,今天能到此地步已是不错,不要燥进,留待机缘再行提升更好。”

        陈履安注视华澜庭片刻:“老夫任务已经完成,华小子不赖,天资悟性和体质耐性俱佳,心态也稳,就是老夫有一事不满。”

        华澜庭:“何事?”

        陈履安答道:“你虽不是我这一支的嫡传,但总算受了老夫的恩惠。老夫秉性狂傲,你的性子沉稳有余,却是少了些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傲气,白玉微瑕啊。”

        华澜庭愕然苦笑:“前辈,个性天成,不可强求。另外,我虽恬淡,该有的霸气还是多少有些的。再说我目下功力低微,现阶段不过是井底之蛙,待我成长起来,应该自会长出王霸之气吧。”

        陈履安斜眼瞅了瞅华澜庭:“这样吧,老夫难得出行一次,不喜留有遗憾。本门向来允文允武,你若是能七步之内成诗一首,叫老夫满意的话,我这瓶中大阵内各色闲鱼多得很,可以自作主张送一尾锦鲤给你那小女友,附带一道术法,你看如何?你那女票好像叫风清隽是吧?”

        华澜庭闻言,自然是喜出望外,马上打蛇随棍上。他的修为和陈履安比自然算不上什么,但文采一道未必就差了。

        当下点头答应。

        信步四望,山中正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静谧景致,时有蛙鸣声声。

        缓行七步,华澜庭驻足,酝酿几息,三山伴月境造极期的修为鼓荡,胸中豪气顿生,口中吟唱:

        独坐池塘如虎踞,

        绿杨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

        哪个虫儿,

        敢作声!

        陈履安大声叫好:“好!”

        “好是好,癞蛤蟆吼出了王八之气。却只是,春来你不先开口,叫,叫春么……”

        华澜庭险些一口老血喷出三尺丈外。

        陈履安上前一步,一掌拍在华澜庭后背,华澜庭随之真的喷出一口黑紫之血。

        陈履安一笑:“这下行了,适才阻你突破让你气冲全身,加上这口黑血,你体内伤势淤积的暗伤算是好了泰半。”

        “罢了,老人家我不会让你白受罪,另外这首诗气势非凡,我很满意,再额外馈赠你一式佛门功夫吧。此招叫作金刚狮子头,乃密宗大手印绝技,练成之后,刚猛无俦,降魔除妖,最是管用。”

        华澜庭久未进食,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听了这话,不由咽了口口水。

        只见陈履安双手结印,两尾指并排竖起,其余八指以一种复杂的姿势勾结虬联在一起,状若雄狮昂首,一道晦涩难明的法决传入华澜庭脑海中。

        手印既成,并未发动,四周空间就已隐隐震荡,有风雷音爆之声噼啪作响。

        “小庭子,你道种深厚,亦与我佛有缘。”

        “人生最好之境界——道为心,佛为骨,儒为表,以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成就仁者无敌。”

        “但是也不要忘记,人体是个系统,佛道儒之外还有墨法兵家等林林总总,每家学说中还有诸多派别,相互之间还有融合借鉴,而且所有的传承和表述又存在官方定义和民间版本。”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海盐、井盐、竹盐都是盐,盐吃多了,也会齁着。”

        “想自己为自己代盐,那就熬成一锅汤吧,慢慢炖着,兼收并蓄。”

        “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老夫,去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