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38章 事不过三


        林弦惊等人越走越慢,步履维艰。

        其实众人轮番休息,只派一人驱动冰寒冷凝冻人珠无疑是很好的安排。

        大环境虽然热浪滚滚,但灵气还算充裕,加上三丈范围内颇为凉爽,所以并不是灵力不足导致的行动迟缓。

        问题在于体力。

        但令人奇怪的是,尽管珠子带来了水分,大家不再口渴,但就是身体软弱无力、头晕眼花,按说以他们的功底应该还不至于如此。

        又行数里,随着体力的持续衰退,珠子释放的冰寒之气的覆盖范围越来越小,体力最差的宋霏霏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就连吞服丹药也无济于事。

        不得已再次原地停下,风清隽这时突然强撑着开口说道:

        “我明白了,不是饥饿和缺水的原因,是缺盐份,炎热带走了太多我们身体里的盐份,缺盐人就会没劲儿。”

        这一程里,他们并没有被允许携带食物补充,只好依靠衣服上出汗凝结的少许盐份结晶维持。

        在利用完毕后,大家都无法可想、束手无策,而前路仍然是遍野黄沙不见尽头。

        最终,当他们无力控制珠子,高温又再侵袭而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如面条般软瘫在地,眼冒金星,再也坚持不住,相继陷入了昏迷,其中风清隽心念此行关系到华澜庭,硬是靠着顽强的精神意志撑到最后一个倒下。

        陈履安虚空凝立,看看半空中微微浮沉的华澜庭,又朝着第三道身影和孟濠濮所在的方向点点头,随后手中现出一个金银双色的圆盘,掐诀一指,自语道:“去吧,每人所见所感不同,看看你小子能有什么好玩的际遇。”

        圆盘放大,发出双色毫光,将华澜庭罩在其中。

        华澜庭再度从恶梦中醒来,只觉头痛欲裂,浑浑噩噩,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前面的一块石头上有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

        男的长得膀阔腰圆五大三粗,女的生得艳若桃李玲珑有致,正在尖叫着呼喊挣扎。

        虽然此时浑身酸软意识混乱,华澜庭本能地觉得既见不平应该制止,脱口大喝一声:

        “畜生,放开那个禽兽!”

        话一出口,方觉得不对。

        还没来得及改口,那两人一惊之下翻身而起,男的张口便骂:“小畜生,你骂谁?”

        女的也一脸不豫之色:“你敢说老娘是禽兽?”

        华澜庭哭笑不得,话是说错了,事儿可没办错,他定定神对那男的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个混蛋意图不轨,还有脸还嘴?”

        那大汉狞笑,女的却接口道:“多管闲事的小毛孩,我们夫妻野外办事,要你多言!”

        华澜庭瞠目结舌,结结巴巴问道:“可,可你明显是反抗不从的啊?”

        “那是角色扮演,闺中情趣,你懂什么。狗拿耗子,坏我好事,看打!”

        女子不由分说,和那大汉两人腾身而起,两道术法之光已然袭向华澜庭。

        华澜庭苦笑,想要躲闪却是指挥不动自己的身体,眼见两道光芒穿过,只觉左边身子酸软、右边身子酥麻,不由脸色煞白、冷汗淋漓,摇摇欲坠,心中暗叫冤枉,又是昏了过去。

        悠悠醒转之后,华澜庭好像又回到了刚才的场景,只不过那对男女的形貌服色有所不同,情势还是一般。

        男子双目赤红,状若猛虎,正在猛力撕扯着女子的衣衫,女子似是口不能言,只不断扭动身躯闪避。

        犹豫一二,华澜庭这次没有莽撞从事,观察了片刻,确定事情不正常,这才箭步窜上,一掌拍向那那汉子的后背,同时喝到:“住手!”

        那大汉混若不闻,仍未停手,反而是那女子一把推开大汉,翻掌相迎,嘴里叫道:“怎么又是你小子?”

        华澜庭心下诧异,生怕这女子还是如上回一样功力高强,不敢怠慢,掌势不停,和那女子双掌相交,哪想此女大叫一声,口吐鲜血,竟是倒地而亡。

        华澜庭一时不知所措,旁边那大汉叫道:“你竟然杀了她!我也活不了了,拿命来!”

        华澜庭脚下倒踩七星,连退数丈,喊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这凶徒,行此恶事,还敢如此叫嚣!”

        大汉说道:“你才是凶徒!我是受害人。这个妖女贱人趁我不备,给我下了无欢不合散,必须与之欢好才能化解,不然爆体而亡。你如今打杀了她,就是间接害我性命,接招吧!”

        华澜庭还待分说解释,身上已是又中了和之前一样的术法之光,双眼一黑,眼前金星乱冒,很快不省人事。

        再次回过神来,华澜庭脑中如一团浆糊,比前两次还要昏沉迷糊。

        依稀彷佛间,不远处又是一对男女滚作一团,只那男子似是高鼻深目、金发碧眼,与仙洲人之相貌大为迥异。

        华澜庭此刻神智完全不在状态,自忖智商掉线,加上前两次的经历模模糊糊在脑中闪现,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尽管听得那名女子声嘶力竭地大声呼救,却逡巡不敢上前,但又不忍心就此离去。

        就在他内心挣扎纠结之时,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高亢急切,显见是力弱再也抵挡不住,两人就要坦呈相见。

        华澜庭心底深处一丝残留的清明和长久形成的正念猛然激起,再也顾不得多想,他强自振作,抖衣上前,舌绽春雷喝了一声:“事不过三,你们还有完没完!”

        男女两人惊觉,异族男子抬头,那女子趁机爬起来慌忙跑向华澜庭,边跑边喊着:“少侠救命!”

        说着就躲到了华澜庭身后。

        异族男子嘴里叽哩哇啦,华澜庭愣是一句也没听懂,就听到最后一句像是在说:“好呕得啊悠。”

        身后女子颤声说:“多谢少侠,这人是我新结识的外族朋友,没想到在荒野中游玩时起了歹心,对我意图不轨,多亏遇到你,否则妾身贞操难保。”

        华澜庭皱眉道:“他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完全不懂。”

        女子道:“他的语言我倒是略懂,可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你像好是怎么的意思,呕得通译过来是老,啊和是一个意思,悠是你,连起来的话,好呕得啊悠就是在问——怎么老是你?”

        华澜庭心里同样纳闷怎么老是你们。

        他见那人怒气冲冲,显然是被打扰了好事非常愤怒,当下小心戒备。

        果不其然,异族男子随即抽出一柄样式古怪的带护手的长剑当胸刺来。

        华澜庭护住身后女子,拧身闪开,刚要取兵刃还击,猛觉背后女子一声娇笑,身子就是一软,瘫倒在地。

        耳边听得女子笑道:“还是大哥你的主意好,果然仗义每多屠狗辈,百无一用是书生,咱们略施小计,此子终是忍耐不住要英雄救美,这比动刀动枪拿下他省事好玩多了。”

        华澜庭恨声道:“你们到底是人是鬼?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几次三番这么对我?这里离我师门不远,我劝你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马上放开我。”

        女子阴阴说道:“小兄弟,你不是道门弟子吗,说什么成佛不成佛的?”

        “要知道,好人成佛需要渡过九九八十一难,可坏人只需要放下屠刀就行,那为什么不做个坏人呢?反正一念反转就可以翻身成佛。”

        “再说了,人比鬼可怕厉害多了?为什么要怕鬼,害你的从来全是人!怕鬼真是太幼稚了,妾身我就是让你看看可怕的是人心!”

        没容得华澜庭仔细思考,他再一次陷入昏迷。

        这一次的昏迷显得格外漫长,他极力想要想明白佛道人鬼的分野,然而思维缓慢意识飘忽不能深入去想,只觉身体在不断地下沉,正在一点点坠入黑不见底的深渊,头顶上的光亮越来越渺茫。

        虽似深渊,越往下,越温暖,越下堕,越舒服。

        就在思绪要停滞沉迷放飞自我之时,忽听得远远有人在一声声呼唤他的名字。

        声音如泣如诉,缓慢哽咽。

        虽熹微渺渺,然情意内蕴,质如琼壶敲月,残歌叩夜。

        那是风清隽的声音。

        华澜庭心神颤动,好似醉后午夜梦回乍醒,陡然睁眼。

        周遭仍然是漆黑一片,伸双手不见十指。

        陈履安的声音突兀出现:“你小子又醒了,这表现着实是可圈可点。”

        “什么人?”华澜庭惊问,这次醒来后头脑清明,不再混沌不堪。

        “呵呵,你刚才不是说离师门不远吗?我乃你师门长辈,姓名就算了,你可以叫我鱼长老。”

        华澜庭有了先前的经历,当然对此不敢轻信,又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在哪里?等你出去了自然知道。你和那个叫什么蒋功子的力斗重伤濒死,总还记得吧?”

        听到提到了蒋功子,华澜庭虽然还是将信将疑半信半疑,总是多了几分信任,当下恭声说道:“不知前辈在此有何指教?”

        陈履安说:“这个嘛,我也是闭关修炼得好好的,临时被人拉来,咱爷俩儿不如先唠唠嗑,你有什么问题可以请教我老人家。”

        华澜庭正要提问,陈履安却又止住他说:“那个什么,类似坏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这种小问题就不要问了,你幻境中遇到的不解留待你以后自己去体悟领会,本长老最擅长最喜欢探讨高大上形而上的大问题。”

        华澜庭眨眨眼,小心翼翼地问:“请问鱼长老,所谓的大问题会不会太过深奥了?晩辈的层次水平可能还理解不了。”

        陈履安笑骂:“臭小子,话说得贼拉漂亮,好像你自己多谦逊似的。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儿花花肠子?你言外之意就是大问题太过玄虚、空洞不实呗?”

        “其实不然。”

        “人向瓶子里装东西的时候,如果先扔进去的是石头砂砾,那么装满了以后还可往里面倒细沙泥土。”

        “但是,如果先填进去的是细沙泥土,那就很难再塞进石头砂砾了。”

        “同理,人生与修行也是一样,要讲究个先后次序,不能乱。”

        “你应该先装大的东西,例如价值观、方向、理想、观念、人格等,然后再装入相对细小的东西,比如技能、方法、工具、步骤、习惯等等。”

        “次第搞反了,涉及境界层次的东西就很难再装进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