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26章 萌生死志


        转过天来的清晨,华澜庭早早来到山门前等候。

        第二个到的是那名天罡殿弟子。从许恒川口中,华澜庭已经得知其名曹家澍。

        华澜庭上前见过,曹家澍点点头,神情既不冷淡,也不热情。

        华澜庭知道能够入选天罡殿和雷罚殿的上一代弟子都有两把刷子,而天罡殿作为门派内部执法组织,更是被弟子们所敬畏,所以他也并没在意。

        没过多时,许恒川来了,见人已经到齐,他取出一物往空中一抛,此物见风即长,化为一只不大不小的舟船,中间有面动力帆,看着能乘坐五六个人的样子。

        华澜庭听说过这种飞行法器,还是第一次见到实物。

        三人登上小舟,小舟离地而起飞上半空后,升起了防护罩隔绝空中的气流,然后逐渐加速飞离了山门。

        看见华澜庭很是好奇,许恒川微笑说到:“这宝贝叫冲风舟,门中的数量也不是非常多,速度不算快,也爬不了太高,而且每过半个时辰就要落地充能不少时间,不然的话这家伙吃灵石太多,不过对于我们这些还不能独立御风飞行的修士来说,也是很不错的代步工具了。”

        “蒋家在**百里之外,是距离门中最远的一个附属家族了,要不也用不上冲风舟。”

        “说起这蒋家,从时间上看,是归附门里最晚的一个修真宗族,有数百人的规模,族中老祖有接近脱胎境的修为,还有几个温养境炼己境的高手,在仙洲里勉强说得上是个中型家族。”

        “此行我们的任务是询问取证,有必要的话就把主要涉案人员带回门中接受质询,蒋功屏的事我看和他们多多少少都脱不了干系。”

        “蒋家附近的山脉中倒是有不少资源,他们自恃对门派贡献不小就翘尾巴了。想当年,有南部大派对他们宣战,他们托庇于我们才得以保全,没想到这么不安生。”

        一路上,除了降落充能休息的时间,许恒川和曹家澍大多在舟内打坐吐纳,只华澜庭由于是第一次在空中飞行,免不了东瞧西望,观看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仙洲景致。

        刚出山门是大片广袤的群山万峰和浓密的森林与蜿蜒的河流,再往南出了梦笔生花山的范围后,景色一改,时而是荒凉静寂的莽荒丛林,时而是人烟错落的村镇田舍,还有大湖湿地以及丘陵沟壑间或分布。

        期间,华澜庭在低空中数次感受到了让他惊悚的异常强大的生物的气息扫过。

        或者是因为有许恒川坐镇,或者是因为冲风舟上有自在万象门的标记,并没有生物对他们发起攻击,有几只巨大的飞行灵兽也是见到他们就远远避开了。

        就这样飞飞停停,到了下午天光略淡的时分,已经接近了蒋家的地域。

        这里的地貌又和之前迥然不同,到处山峰耸峙,坡度时缓时急,有的利似尖刺破空,有的形如石柱插地,有的状若海浪连绵,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泛出不同色泽的光彩。

        华澜庭在慨叹造物主之神奇的同时,脑海中油然浮起记不清在哪里读过的一代雄主气魄庞大想象瑰丽的一首十六字令:

        山,

        快马加鞭未下鞍。

        惊回首,

        离天三尺三。

        山,

        倒海翻江卷巨澜。

        奔腾急,

        万马战犹酣。

        山,

        刺破青天锷未残。

        天欲堕,

        赖以柱其间。

        很快,许恒川操控舟船按下云头,贴着密林上空飞行。

        又飞了良久,许恒川面现诧异之色,自语道:“此地为什么如此安静,按说经过的几处矿区应该有人在开采啊?莫非有什么变故?”

        压下心头疑问,许恒川加速赶往蒋氏家族所在地蒋家堡。

        没一会儿,他们降落在蒋家堡大门前。

        蒋家堡不是依山势而建,而是在山坳里挨着山脚的平地上的一大片宅院群落。

        此时天色渐暗,蒋家大门口和前面的空场上空无一人,只正门上八盏气死风灯在微风中摇曳,加上落地前看到的宅院里也是暗黑一片,里外里透着股子压抑中还带着些诡异的气氛。

        华澜庭在心里暗自戒备,曹家澍上前拍打门环叫门。

        敲了没几下就有人开门出来,看装束是两名普通看门弟子,三人见有人应门,心头疑虑稍减。

        两人询问他们的身份和来由,曹家澍报了名号后,两名弟子的表现也符合常例,恭谨中带着吃惊,其中一人飞奔进去通报。

        这次却是等了很长时间,期间曹家澍问为什么堡里堡外如此冷清,留下的那名蒋家弟子答说族中近日一直在集中所有族人演练一门阵法,所以显得清净,再具体的情况他还没有资格了解。

        就在许恒川等的快要不耐烦的时候,终于有人出来了,人还未到,笑声已到:“我道是谁,原来是许执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告罪告罪。”

        许恒川一看,来人认识,曾有过一面之缘,是蒋家当代家主蒋甯的弟弟蒋畬,是蒋家的二老祖。

        蒋畲将三人迎了进去,带往中庭会客大厅,沿路上已经亮起了灯火,蒋畬状甚热情,途中不断和许恒川叙旧套着近乎。

        到了客堂,分宾主落坐,蒋畬着人上了茶,华澜庭却从火烛油烟和霭霭茶香中捕捉到了一丝淡淡的奇怪味道。

        许恒川首先问到:“贵家主可在?我从门中专程赶来,实是有要事相询。”

        蒋畬打个哈哈答到:“在在,家兄并未外出,只是许执事来的不巧,他近日正在带领族人完善一门祖传的护堡阵法,现在正处在关键时刻,所以未能亲自出来招待贵客,他让我代为致歉。”

        “不过,许执事也不必着急,明日午时家兄即可出关,所以还请三位在堡里小住一晚,有什么事再行商议不迟。”

        许恒川略一皱眉,说道:“事情不小,也很急迫,怕动用紧急传音阵法说不清楚,不然我也不必亲自走上这一趟了,蒋兄你看是不是请你们家主临时出来谈一谈。”

        蒋畬面显难色,搓手说道:“不是我们蒋家不给上宗面子,实在是阵法此际离不了家兄的主持,否则前功尽弃,还请许执事体谅一二,左右也就是一天不到的事,您看可好?”

        许恒川沉吟一下,见话说到这个份上,总不好再强行要求,无奈点头。

        蒋畬见他同意了,马上笑着起身招呼手下人,就要带他们去用晚饭。

        华澜庭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说蒋家里外透着诡异,这个蒋畬看似热情,但言辞闪烁,话语中有推诿之意,更象是急于把他们安顿下来。

        或许真是蒋家正在忙于演练完善阵法的紧要时期?可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又从何而来?

        虽有疑惑,华澜庭见主事的许恒川不再坚持,也就缄口不言,随着大家站了起来向外走去,看来这位许执事本身不是强势的性格,也不愿意拿出主宗门派的架子压人。

        正想着,还没走出客厅的许恒川忽然停住了脚步,对着蒋畬说:“蒋兄,天刚擦黑,吃饭还早,本执事是第一次来到你蒋家堡,不如先带我们参观一下如何。”说着就要迈步向后堂走去。

        蒋畬连忙伸手拦住:“许执事请留步,这天虽没黑却也是暗了,不适合游览,还是等明天吧。明天,明天午后,我禀明家兄一定让他亲自陪同您在堡里和山里转上一大圈,我们这千山地貌还是很有特色和看头的。”

        许恒川看看蒋畬拦在身前的手,点头淡淡说道:“也好。另外,老蒋啊,我怎么闻着这院子里有股淡淡的沉香味道呢?”

        蒋畬一怔,脸色微变,旋即陪笑说道:“啊,是,是的,是这样,家兄素来喜好香道,所以从南方采买了不少沉香木,还移植了好几棵沉香树呢,明天下午一并观赏,一并观赏,哈哈。”

        这回却是许恒川脸色微变,他缓缓转身向门口走去,一手搭向蒋畬的肩头,嘴里说着:“好说,好说。”

        手快要扣到蒋畬肩窝的时候,后堂猛地窜出一人,手一扬,一个白骨骷髅头幻化而出,同时骷髅头空洞的眼眶中喷出两道白色火焰射向许恒川。

        来人并对蒋畬大喊道:“你个蠢货,露馅了,第二方案,一起动手!”

        蒋畬不明白自己哪里哪句话露了马脚,但也反应过来是被看出了破绽,许恒川那肩头一抓是要制住他,好在被骷髅头火焰阻住了。

        其实,连华澜庭都感到了异常,还闻出了异味,身为雷罚殿资深执事,出身开阳峰的许恒川又怎么会毫无察觉,他更是从极淡的香气中辨识出了微弱的血腥气。

        他要求参观和问蒋畬的话就是在试探,异味里含有少许沉香特有的气味是不假,但不通此道的蒋畬哪里知道沉香树、沉香木和沉香在行家眼里并不可以划等号,很严格地讲甚至可说是差别极大,更不用提所谓的沉香树根本不会在这个地区自然生长。

        其中必有诈,蒋家必有变!

        所以他才不动声色地想偷袭蒋畬,手里先有个人质再相机行事。

        不料此举也被人识破,看此人术**力比自己只高不低,人又完全面生,肯定不是蒋家族人,而蒋畲的修为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再稍一往深里分析,许恒川心下一沉,眼中一黯,胸中已是有了决断。

        没有闪躲,许恒川纵声长啸,双脚在地面猛力一跺,双手陡然左右一分。

        以他身体为界,一侧的平地飞起一面赤红色的火墙,散发出高温烈焰,空气似乎都被灼烧的波动起来,随即化作大片火海,火舌翻卷如涛,罩向蒋畬,并挡住了骷髅头及白色火焰。

        他身体另一侧,也是掀起一片火浪,奇异的是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度,甚至还带着点儿冷意。

        这片火浪同样汹涌澎湃,一下子卷起华澜庭和曹家澍,远远抛向门外。

        同时,许恒川急促的传音声在曹家澍耳边响起:

        “蒋家勾结外人叛变!我掩护你们,带澜庭速逃,通知门中火速平叛,迟则明日午时生变。”

        “记住,不计代价,逃不出去,必死无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