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24章 青云直上


        罗思雨问霍徽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霍徽晓答道:“有人施法干扰我的测算,我判断不出该走哪条路了。”

        顾辰枫说:“谁这么大本事?同辈里还有你搞不掂的?”

        霍徽晓看了一眼华澜庭:“有一个,这厮也出自玄戈峰营造处。”

        华澜庭恍然:“那必是林弦惊无疑了。”

        霍徽晓点头:“就是这家伙了,他天资不错,基础也好,好像还和我们瑶光峰首座有旧,一来就被收在座下,没多久就蒙首座传授大衍天机诀了。”

        顾辰枫说:“这么牛?晓晓你真的就不如他了?”

        霍徽晓面无表情地说:“我们斗过几次,确实是我败多胜少,不过我有一门神通尚未开发完整,以后嘛,哼哼,还不好说。”

        袁更问:“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走哪条路?”

        霍徽晓答:“八个对手里面,三支战队已经不构成威胁了,有两支被我们设计火并,估计一战之后也无力争雄了,剩下三队,林弦惊他们总会遭遇一队,接下来就看我们和林弦惊的战队谁会碰上最后那一支。”

        “那只战队实力弱也就罢了,不然就是场苦战,谁先碰上谁的实力受损,最后冲顶的时候就没什么胜算了。”

        田净沙说:“我还剩少量回气丹药,不如你服下再和林弦惊较量,争取找出最佳路径。”

        霍徽晓摇摇头:“修为和能力都略输半分,强求无益。我们圈子里有句话:情不敢太深,恐大梦一场。卦不可算尽,恐天道无常。这里,现在,都还不是拼尽全力的时候。我和他,来日方长。”

        贾小纯问:“既然这样,你就说走哪条路吧。”

        霍徽晓一摊手:“随便,当下的天机如此,走哪条路都会错,之后的天机莫测,选哪条道都不错。”

        贾小纯灵机一动:“我看不如咱们兵分两路,这样错也不离谱,对也总有份。”

        霍徽晓率先向左走去,华澜庭等人跟上,甩下一句话:“好主意,你去右边吧,千山雪寂寞,小纯影独行。”

        贾小纯挠挠头,哎哎了两声紧跑着追上去,喊道:“等等我,我一个人害怕。”

        果不其然,在这条路上,他们碰到了另一支整编的战队,其中还有诸葛昀在内。

        尽管凭借着整体实力,华澜庭七人最后险险击败了对方,但七人人人带伤,罗思雨和田净沙的伤势还不轻。

        自带的伤药和袁更、田净沙的丹药储备几乎见底儿后,众人才勉强恢复了一些战斗力。

        但是由于进山以来连续作战的疲惫,伤药虽能治愈表面伤势和补充损耗,可实际战力已经下降的很厉害了,持续作战能力更是低迷。

        短暂休息片刻,大家继续赶向万春亭方向,终于来到了可以看见亭子的峰顶之下。

        通往万春亭是一条笔直向上长长的石阶山道,山道上已经有人在缓缓上行,二人在前,一段距离后,还有五人,正是林弦惊所在的战队,他们在速度上已落后对手。

        观察了一会儿,袁更说道:“山道上有灵压,强度还不弱,他们前进的颇为艰难,而且应该是不象第一关那样可以取巧了,只能靠修为化解。我们怎么办?”

        霍徽晓说:“我不知你们,这关我想放弃了。”

        贾小纯说:“怎么能这样?我辈修士逆天而行,不是说爱拼才会赢吗?他们领先的不多,我们不是一点儿机会没有吧。”

        田净沙也附和道:“都走到这里了,放弃太可惜了,我不是不能输,可认输不认怂啊,总要争一争对自己有个交待吧。”

        霍徽晓耸耸肩:“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可以短期认怂,对现状低头,但放长了看,我从不也决不认输,失败了也要昂着头。”

        说着向上努努嘴又说:“认清形势下的服软并不羞耻,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小女子也可进可退的。”

        “你们看,本来我还指望他们的水平参差不齐,平均实力不是那么的强,这样我们还可以一争,起码拉上几个垫背的,让一二名的差距不要太大。”

        “但你们仔细看看他们的人员组成,认不全也能有几个熟脸吧,都是各峰能排在前列的弟子。”

        “完好状态下的正面交锋,胜负还在五五之数,现在我们的情况根本拼不过,不如省省力气。”

        大家仔细观察一番,的确如霍徽晓所言,七名队员皆是实力强横之辈。

        顾辰枫指指上面说:“前面和林弦惊一起打头的那名女弟子叫刀琼丝,是玉衡峰里的一朵奇葩。不是说人怪,她人挺好的,就是好武成痴,峰里只她一个坚决不肯选择任一峰辅修,执意留在玉衡峰专修功法,掌峰师太也没拗过她,但一口刀上的术法武技着实了得,反正能甩我两条街。”

        众人默然,袁更开口道:“那怎么着?就这么决定放弃了?看着他们登顶?咱们只要团队第二的奖励了?”

        “我也算看出来了,罗思雨和顾辰枫唯霍徽晓你马首是瞻,七人占了三票,再有一票就决定了吧。”

        霍徽晓这时忽然秀目一弯笑了,说道:“都别那么颓嘛,我说的是团体第一放弃了,可没说就这么瞪眼旁观啊。整体输就输了,但不捣捣乱,不整点儿妖蛾子出来,那不是本姑娘的风格啊!”

        田净沙问:“什么意思,我们还能怎么办?你快说,不然可就来不及追上去了。”

        “不急不急。”霍徽晓慢条斯理地说:“这最后一处阵法我探查过了,灵力总量是有数的,他们在前面开路会消耗阵法灵力,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有利,等他们到了中线先。”

        “不过,我这个建议需要全员同意才好,否则就算了。”

        看见大家都眼巴巴看着她,霍徽晓不再卖关子,说道:“简单的很嘛,团队第一拿不到,我们可以争个人第一啊。”

        “我们现在的战力十不足五,硬拼的话估计全都进不了万春亭,但如果集中资源武装一人,其他人拼尽全力为他掩护配合,虽然难免落败,但有个个人第一总是聊胜于我,没有空手而归,还能顺便恶心恶心林弦惊他们。”

        大家听明白了,纷纷把头转向华澜庭。

        华澜庭:“我?这任务太艰巨了吧。”

        袁更率先举手:“我同意。”

        贾小纯说:“我没意见,能者多劳。”

        田净沙:“我看行,我们七个里面你修为最高,我看得出来还未尽全力。”

        罗思雨:“可以,好风凭借力,我们送你上青云。”

        顾辰枫笑道:“不蒸馒头争口气,姐看好你噢。”

        最后霍徽晓说:“那就这么定了,但是奖励可要分给大家哟,不能独吞。来,袁更领我们来议一议战术吧。”

        不一会儿,众人准备停当,林弦惊等人也接近中点了,大家发力向上冲去。

        威压强度在可接受范围内,众人一鼓作气冲上半腰,袁更和田净沙组成的双箭头接近对方五人时,身后贾小纯剩余的灵力弹已全部倾泻而出,连续的爆炸气浪掀飞了两名弟子。

        袁更和田净沙各自对上一人,灵力毫不顾惜地输出,缠上并压制住对方。

        接着罗思雨和顾辰枫就找上了那两名闪避灵力弹攻击波的弟子,激斗在一处。

        霍徽晓则是趁贾小纯鏖战对方第五人的时候出手偷袭,直接动用黄金杵将之打晕,自己也脱力坐倒,由贾小纯护住她脱离战斗,回到山道下。

        华澜庭完全没有理会几处搏斗,从后直插而上,他已服用了田净沙手头最后一枚强力回气丹,此刻风驰电掣般越过战团,逼近前方林弦惊两人。

        林弦惊和刀琼丝自然发现了后面的变故,也看到了华澜庭只身追来,两人于是加速上行。

        林弦惊当然晓得华澜庭的本事在他之上,但也不认为他能突破自己和刀琼丝联手的防线。

        他让刀琼丝先行一步,自己挺大盾回身阻拦华澜庭。

        兄弟相见,份外眼熟,华澜庭知道自己必须快刀斩乱麻,也不说话,隔着还有十丈远就以龙头索发动五行清炁雷法。

        林弦惊以盾相迎,接的虽然有些吃力,但也让他觉到了华澜庭的灵力攻击爆烈非常,可略显虚浮,明显不在全盛状态。

        这让原打算以擅长的防守拖住华澜庭的他信心大增,微微一笑,林弦惊改为双手持盾,运功数息,猛然将鸢形燕尾盾用力平压而下,砸在石阶上。

        只见一股无形的淡黄色灵力波动涌出,贴着山道漫延,所过之处,青石块块碎裂,如被暴力犁动地龙翻卷一般,数处地面也纷纷爆开,石屑尘土飞溅,夹杂在厚重的灵压中腾起滚滚烟尘。

        这是林弦惊近期修到小成的一手新的术法,配合上他刚才在石阶上布下的几处机关埋伏,他有信心就算是对方七人齐至,也能让其手忙脚乱,受阻一时。

        烟尘过后,却是不见了华澜庭的身影!

        心道不好,这才记起华澜庭有宝物灵狐尾可以隐身,但在这遍布灵压的山道上也不可能不受波及啊?

        必然隐在某处!

        林弦惊双手掐决施法,在眼皮上一抹,闭上双眼,脑海中浮现出面前的一幅虚影画面。

        没人!

        猛然一个转身,画面中露出华澜庭凌空飞行的模糊影像,不及细想他为什么能飞,看到他已越过刀琼丝,林弦惊惊叫一声:“刀琼丝小心!人在你前面空中,范围型无差别攻击!”

        刀琼丝是名大骨架、个高肩宽但面目秀丽的女子,她在一路闯关中已对林弦惊建立起了信任,听到提醒后停身,挥刀舞动如风。

        她手中刀乃是合扇板门大刀,刀身如门板宽大,刀柄和刀身一样长,各占一半,很是吓人。

        刀琼丝不辅修其他诸峰功法,一身修为技艺全在灵力和大刀上体现。

        她修习的术法和刀法合一,叫做唠叨刀。

        名称怪了些,特点一如其名,一旦发出,如人唠叨,其势看似不重,实则杀伤力极强,并且话痨一样连绵延续密不透风很少停歇,让对手避无可避不胜其烦。

        刀琼丝舞刀如轮,各种劈击笼罩了身前半圆内的范围,刀芒朵朵飞出,形状不大但破空声刺耳,密集交错,这手“桃花朵朵开”很是适合群战。

        早在山道下,霍徽晓就把飞行蒲团借给了华澜庭,并教了他基本御使口诀,结合灵狐尾,他这才能够从空中隐身飘行,一举突破两人防守。

        但如此绵密强劲的唠叨刀芒实在无法尽数闪开,一旦落地反击就失了飞行隐身的优势和先手,肯定会被缠住。

        华澜庭当机立断,以后背硬受三记刀芒,借势以更快的速度飞向前方。

        不是他毫无在意,他也为此受了伤,但大家合力武装他时,贾小纯把自己精炼的一块护心灵甲给了他。

        华澜庭胸前有空天青烟玉守护,就把灵甲放在了身后,正好救了急派上用场。

        林弦惊和刀琼丝见华澜庭没有落地现身,一前一后急忙追了上来。

        距离山顶亭子并没有多远了,两人看不到华澜庭,只好拼命向前冲,以求尽量早些抢进万春亭。

        哪知刚到亭子之前,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出现,两人迎面撞了上去,双双象被墙壁弹回一样倒飞落地,气血一阵翻涌。

        站起身来,轰隆隆几声闷响,灵力威压消失,阵法失效关闭了。

        原来,华澜庭的修为比他们强上一个小层级,感知更为敏锐细腻,他本可以先行进入,却发觉前方亭子外围灵力发生异动,压力陡增。

        于是他多了个心眼,没有直接踏入,而是悄然停步,任由林刀二人从身旁穿过。

        待两人被阵法关闭前波动形成的壁障弹回,华澜庭抢身而上,左手掌心雷,右手龙头索分袭两人,而身子不停,向亭子里面窜去。

        林弦惊出掌抵御被震开,刀琼丝更为彪悍,唠叨刀刀身数颤,竟然缠住了龙头索。

        华澜庭发力,两人的灵力在刀身索身上激起剧烈的涟漪光影,一下居然扯之不动。

        华澜庭在心里叫声好,不能被她拦在门口,蹭蹭却进不去,他突然松手,弃了龙头索,以清泉石上流身法闪电般抢先扑进万春亭。

        山道下传来贾小纯等人的欢呼声。

        他们六人护华澜庭上去后,耗尽灵力又阻挡了一会儿就撒下来了,再打下去很可能都会被传送出山。

        刀琼丝拿着龙头索恨恨一跺脚,林弦惊也是苦笑。

        他们七人全部可以进亭,只这个人头名却是被华澜庭虎口拔牙,生生抢了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