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23章 战而胜之


        休息一阵过后,有声音响彻四野:“截止目前,共有九支战队在各自的线路上闯关到达第四座亭子。

        “此后,山顶终点万春亭只有一座,先进入者胜,你们的对手就是其他团队,休息一个时辰后出发。”

        众人合计了一下,决定先调整恢复到最佳状态。

        又鉴于上一关里暴露出来的配合不够默契熟练的问题,他们利用最后的一些时间进行了短暂的沟通,设计出来几套简单的阵型和应急方案。

        最后的一段山路不但盘旋曲折,而且没隔多远就会出现岔路,估计有的支路很可能是通向其它方向或山下的。

        另外,山道两旁延伸进去十几丈后变得树高林密,灵压也起状不定,令人难以抄近道穿行。

        大家全都按照霍徽晓选择的风险最小的上山路线行进,她有时依靠感觉做出判断,有时需要施法进行算度。

        一路前行,走走停停,他们先后在两个路口狭路相逢碰到了两支战队。

        应该是霍徽晓的天机术发挥了作用,这两支队伍在闯过前四个亭子的过程中都被打残了,严重减员,分别只剩下了三个人和四个人。

        在看到他们人员齐整的情况后,两支队伍都明智地选择了避让退却,让出道路后就转到其他岔路上去了。

        轻松甩掉两个对手,七人加快速度疾行数里,霍徽晓突然停住,闭目默立片刻,笑着对华澜庭和袁更说:

        “有人察觉到我们了,以天机术意念传音要求错开上行,等过了半程到靠近万春亭的区域再斗,以免现在强强开战,被其他战队捡了便宜。”

        袁更和华澜庭同时呵呵一笑,袁更说道:“把富览亭前向我们约战的那一拨人说的坐标告诉他们,让这两只战队做上一场,最好能拼个两败俱伤。”

        霍徽晓点点头:“这样的话,九支队伍已经做掉四支了,再往后都是强队,迟早会相遇,免不了有恶战,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吧。”

        七人抖擞精神,展开身法上行,随着温度渐低,半空中竟飘起了零星的雪花,越下越大,山路也愈发崎岖不平起来。

        终于,在雪花如席漫天挥洒之中,他们在一个四岔路口遭遇了一支满编的也是五男两女配置的战队。

        双方在风雪中停住,没人出声叫战,各自脚下移动排好阵形后,几乎同时发一声喊,向对方冲去。

        华澜庭和袁更一左一右冲锋在前,随后是田净沙在后呼应两人,倒三角的后面是贾小纯自由游走,准备利用远程袭击提供火力增援,罗思雨和顾辰枫则护住霍徽晓拖后。

        对方排了个三角形的突击阵形,一人突前,两名女弟子跟随,后面四人一字排开压上。

        即将接战的时候,一枚灵力弹呼啸着穿过华澜庭、袁更和田净沙之间的空隙,迎头打向对方头前第一人,这是贾小纯率先开火进行试探。

        对方冲在最前的是一名壮硕魁梧的男弟子,他虽然没见过灵力弹,但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相与的物事,把手一张,一面生有尖利倒刺的盾牌出现,挡在他身前。

        此盾材质不俗,呈现半透明状,可以不影响使用者前观的视线。

        灵力弹撞上盾牌后炸开,鸣响的同时爆出一团灵力激荡的光影。

        趁着壮硕弟子停顿抵挡的工夫,华澜庭和袁更两人骤然加速,交叉换位,分别斜向越过此人,插向其身后。

        而田净沙也纵身上前,擎出水火囚龙棒,照着持盾弟子力劈而下。

        华澜庭插进对方阵形中,龙头索抖得笔直坚硬,刺向一名女弟子,同时脚下不停,意图绕过她继续前行。

        这名女弟子生的偏矮微胖,动作却麻利,她似乎看穿了华澜庭的想法,闪身避过龙头索并从侧面向华澜庭撞了过来。

        华澜庭被唬了一跳,一个小巧的晃身后再度加速,女弟子也随之提速,如影随形贴了上来,玉衡峰弟子的速度真是普遍要高出男弟子一截。

        华澜庭不得以,单手发了一个掌心雷迫开对手,正要接着奔向对方后排,猛觉身后另一侧风声有异,不及回头,随手一掌拍出,灵力激起地面上的积雪,形成一个深坑,却是打了个空,一物继续扑向自己左肩。

        这次他看清楚了,是一只长不过一尺半的小老虎,通体雪白,连眼睛都是银色的,萌萌的十分可爱,可刚才在空中扭闪避过掌击的轻巧和两只前爪肉垫下崩出的利爪并不招人爱。

        灵兽雪虎!这女子是招摇峰弟子。

        微胖女弟子和小雪虎各占一边拌住了华澜庭。

        另一头,袁更两手钩笔齐出击向另一名使剑的高挑女弟子,杀招迭出,想着快速破防后好杀向后方。

        本来护手钩专克刀剑类兵器,他的判官笔法也十分犀利,哪知高挑女弟子身法灵活,一手坤凰出岫剑游若娇龙,使得风雪不透,攻守兼备,灵力也不弱于他,硬是没被退半步。

        再说田净沙的囚龙棒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在对手的盾牌上,盾牌只是微微向后一挫,田净沙倒是被震退了两步,这名壮硕弟子不但膂力不小,盾牌也是件品阶不低的灵器。

        三人的快攻都一时受阻,没能实现他们最初的战术意图。

        按照设想,他们计划由华澜庭和袁更先以速度突破进去,搅乱打散对方的三角阵型,然后由贾小纯远程压制住一角,而罗思雨三人趁乱跟上,力争在短时间内形成局部以多打少局面,如果能干趴下两三人,哪怕是一个人,后面也就好打了。

        现在三人都没能迅速推进,反而是对方后排四人瞅准机会,一起启动,向他们的后队扑了上来。

        华澜庭见状心里有些捉急,他并没有放弃战术初衷,阻拦四名弟子是不可能的,看见其中一名弟子绕过他向前冲去,华澜庭灵力大放,双手抱圆,一圈一带。

        前些日子里,他在云轶奇的特训中经常被以多打一,甚至还有面对四人六人围攻的时候,苦头没少吃,受伤更是常事,但罪不白受,抗击打能力和招式衔接之术大有长劲,更是对借力打力之法有了更进一步的体会。

        如今,有心无意勾连手虽然还说不上炉火纯青,威力已和初学时不可同日而语。

        突然使出的简单的一个圈带,就让矮胖女弟子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儿和小雪虎撞在了一起,一人一虎的攻击都是被华澜庭带歪了方向。

        华澜庭借机飞出龙头索,搭向那名跃起的男弟子的小腿,索未到,劲疾的灵力已经笼罩过去。

        那名弟子也是好手,灵识察觉到有人偷袭,空中拧身反击,一拳打散灵力并击偏了龙头索,但自己也掉落下来。

        华澜庭以一敌三,不落下风,甚至还取得了少许优势,但两名弟子随即改变战术,和雪虎一起只缠斗防守,一时间也无漏洞和败象。

        出击的另外三名男弟子中的两人出手就是术法攻击,三山伴月境弟子已经能够以灵力初步幻化成形以增气势,并借此淬炼自己的术法特质。

        一人凌空凝炼发出一柄三丈长的水属性灵力长矛飞向罗思雨,一人打出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直奔顾辰枫。

        罗顾两人摧毁了长矛火龙,和两名弟子分别激战在一起。

        初入三山伴月境的弟子虽然有了不弱的灵力修为和术法幻化之能,但从驾驭程度和攻击威力上看仍然不足,也不能和武技有效结合,所以他们目前多还是习惯于近身攻击。

        对方的另一人年纪稍长,实力也是七人当中最强的,他看出来霍徽晓修为普通,更可能是团队中不可缺少的天机术士,当下没有去看贾小纯,而是中宫直进,扑击霍徽晓。

        其他人都在缠战,贾小纯只好放弃远程优势,取出一杆皂缨枪,挺身上前和霍徽晓双战对手。

        顾辰枫的对手是名道装弟子,长的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一身功夫也以强硬为主,出招迅捷,灵力刚猛无俦,很快占到了上风,却冷不防被顾辰枫暗中放出的流光萤在小腿上叮了几口。

        本来并无大碍,就是轻微的麻痒,但此人性格粗鲁,脾气暴躁,顺嘴就来了一句:“我靠,草你妹啊。”

        顾辰枫并未在意,对手心浮气躁更容易有机可乘。

        没想到旁边战团里的罗思雨却不干了,舍了自己的对手奔过来说:“你丫嘴里放干净点,骂谁呢!”

        粗豪弟子有些莫名其妙,回道:“关你什么事?横插一杠子。”

        “怎么不关我事?她是我表妹,你再说一句试试。”罗思雨边说边一挥手,馋馋冲出直扑对方面门。

        粗豪弟子怪叫一声,缩头躲过,和罗思雨战作一团,而顾辰枫早已接过罗思雨的对手。

        此时,十四个人分作六处厮杀。

        华澜庭一对三犹自立于不败之地,袁更和对手势均力敌,田净沙处在下风,但他基本功极为扎实,韧劲十足,对方的盾牌只能暂时压制住他。

        大部分六十代弟子的修为相差不是很大,罗思雨等四人一时间也都不能奈何对方。

        只贾小纯和霍徽晓很是吃力,对方赤手空拳但功力深厚,招式朴实却破绽极少,贾小纯靠着霍徽晓在外围的袭扰助攻还是连连后退,看来坚持不了太久。

        他们由于没有做到先声夺人,被对方分割缠战,胜负仍未可知,局面稍显被动,怕就怕贾霍二人先于对方崩盘。

        对方七人见局势略优,采取了稳扎稳打的策略,并未躁动急攻。

        哪知这倒中了华澜庭等人的下怀,他们的应变计划里就有应对的预案。

        率先发动的是罗思雨,只见他突然放出的馋馋故技重施,鼓起腹部对着粗豪道装弟子发出一声鸣叫,无形的音波冲击的对方愣怔失神了一息,罗思雨上前,一掌印在胸膛上将他放倒于地。

        与此同时,顾辰枫以一堆流光萤吸引了对手注意力后,一只个头极小的流光萤却从另一边悄无声息地贴上了那名弟子的耳后,然后他就象醉酒一样踉跄了几步倒地昏迷了。

        这一只乃是流光萤中的萤后,体形最小不易被发现,麻醉性却是最强,是顾辰枫的杀手锏之一。

        两人发动奇袭的同时,岌岌可危的贾小纯听到了霍徽晓的传音,装作不支让开了中路,对手不疑有他,抢进几步来到霍徽晓面前就要擒拿。

        眼前忽地金光闪烁,一支巨大的黄金杵凭空出现,搂头盖脸砸将下来,他急忙以双手架住,不想这杵沉重异常,竟砸得他双臂酸麻气血翻涌。

        霍徽晓修炼天机术影响了修为的提升,她自知战力平平,于是在她师父的指点下苦练了三式密不示人的招术,黄金杵即是其中之一,其他两式有损真元道基,属于万分危急时刻保命绝技。

        黄金杵是请人专门打制的,本身奇重,可以被她以天机密法通过意念驱使,做到虚空出现发出重击,以她现有功力连发三击已是极限,可见厉害,缺点是只能在本人三尺范围内施用。

        一击过后,黄金杵自行翻转调个,尾部自对手交叉的双臂下钻出,飞捣前胸。

        对手亏得功力已经接近入室期,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边退边挡,卸掉了大部分杵身的重击和灵力的冲击,但也面色发紧身体晃动,灵力运转滞了一滞。

        就在此时,刚才闪出来到外围的贾小纯的灵力弹可就到了他的后背。

        硬受一击,灵力波纹剧烈晃动,受的伤势还算不上很重,仍有再战之能,但体内消耗直线上升,令他的战力大打折扣。

        霍徽晓没有发出第三击,收回了黄金杵,罗思雨和顾辰枫已经又护在她身前。

        另半场里,馋馋的鸣叫就如同信号。

        田净沙抽空服用了一枚副作用较小但可短暂提升半成修为的丹药后,以囚龙棒发出一轮疾风暴雨似的反击,逼迫的对手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袁更在打斗期间,判官笔勾点挡托的时候就不断释放出含有毒力的微小丹珠,漫天大雪为他提供了掩护,从而布下了一个袖珍毒阵,毒珠一直凝而不散,引而不发。

        等蝉鸣一起,袁更接挡几招后突然后撤,远处贾小纯已是一炮轰了过来,引爆了毒阵,加上这枚灵力弹中含有毒力,女弟子很快浑身瘫软,丧失了战斗力。

        华澜庭这边也是简单,先以“脱袍让位”拉出迷惑残影,再以“黄狗撒尿”踹飞了雪虎,趁女弟子察看灵兽伤势的时候,以分心二用之法轻伤了那名男弟子。

        至此,胜负已无悬念,华澜庭一方的突然爆发打了采取持久战法的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举奠定胜势。

        此战并非生死搏杀,再坚持下去没有意义,对方认负退下山去,自有门中人员救护伤员。

        大家消耗都非常大,但赢了毕竟兴奋,只有霍徽晓望着前面的岔路眉头深锁,忧色,写在脸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