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22章 亦真亦幻


        霍徽晓说的后三个字是:“杀了我。”

        华澜庭一呆,背后四人的攻击又到了。

        他不敢再硬抗,也不忍在情况不明的状态下再伤害霍徽晓,一个纵身前冲躲开。

        袁更迅速发号施令:“田师兄,麻烦你去救治霍师妹,顾师妹去看护罗师兄,小纯和我对付华澜庭,这小子是疯了还是中了邪了?”

        华澜庭面对两人未动,吞下一枚自己的丹药,暗自调息修复刚才的伤势,一边思索着刚才霍徽晓的话,判断眼前形势。

        面前几人看上去确实都是血肉之躯,连呼吸的气息都感受的很真实,看不出虚幻的迹象。

        正在紧张思索,贾小纯突然跳了过来,转身背对华澜庭,朝着袁更喊道:“且住,我看其中必有蹊跷,澜庭怎么会对自己人动手?”

        袁更一摆手中一钩一笔:“他打伤罗思雨、戕害霍徽晓都是亲眼所见,不管怎么样,先拿下再说,不能任其胡作非为。”

        贾小纯说:“不行,先问清楚再说,澜庭和我同在洞明峰,我必须维护他。”

        华澜庭走上一步,拍了拍贾小纯的肩膀,一边绕到他身前一边说:“兄弟,谢了。你先为我护法,等我制住了袁更再和你们解释。”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贾小纯问。

        “放心,我那会儿自己同时面对罗思雨和顾辰枫的联手,都能打伤一个,相信我。”

        华澜庭随口答道。

        贾小纯也顺口回道:“少来,吹牛,明明是你失手先伤了小罗,小顾才出现的。”

        “……”

        蓦地,三人同时大喊一声,贾小纯双掌推出,掌缘雷光缭绕,近距离从后偷袭华澜庭后心,而袁更的判官笔和护手钩同时疾刺华澜庭前心。

        华澜庭牢记霍徽晓说过两次的不要相信自己人的话语,但他一时又不能确定真伪。

        若说是个幻阵的话,这阵法伪装的真真假假难以分辨,让他下不去手主动“杀”个自己人来试验破阵。

        于是他决定先以言辞试探,要是没用的话,就以武力分头制服所有人,实在做不到或找不出破绽再孤注一掷。

        贾小纯的主动站队力挺并没让他放松警惕,反而起了疑心。

        这阵法也果然没有设置的天衣无缝,贾小纯那时候并不在场,如何知道罗顾两人不是联手对付他呢?

        此贾小纯不是彼贾小纯,起码不会是真实的贾小纯。

        贾袁二人也马上反应过来应对有误,立时前后夹击,对他痛下杀手。

        华澜庭已有准备,他集中精神长吸一口气,身形似晃非晃,双脚并没有离地,只待两人的攻击灵力及体,他先以已经修炼有成的紧皮功承受并卸力,等两人手掌和兵刃都快要碰到他的前心后背,难以变招的时候才发动。

        这一式是他最近一段时间琢磨修习过的几种轻身功法研究出的三招之一,借了个通俗的名字叫脱袍让位,身子晃动之际连缩带转加上滚动几乎一气呵成,于间不容发之间就闪了出去。

        有了三山伴月境入室期灵力修为的支撑,这一式形同鬼魅,如同瞬移,不但在原地留下残影,还拉出几道虚影向外遁去。

        贾小纯和袁更只觉眼前一花,华澜庭身影一分为几横向闪出,而他们就要撞到一起,袁更的钩和笔、贾小纯的雷霆双撞掌各自招呼向对方要害,眼看要会师成同归于尽的画面。

        两个人又是同时呐喊一声,急迫间袁更收力,贾小纯则以双手拍上了一钩一笔,这才险而又险地止住了自相残杀之势,缓一口气对望一眼,二人同时转身,向华澜庭残影遁逃的一侧就要追去。

        不料华澜庭研究出的是连环三杀招,脱袍让位去势疾劲,灵力幻化出的数个残影给人以他逃窜的错觉,实际上他的本体仍隐在其中,并未远离。

        此刻他矮身半转,双手按地,右腿无声无息踢出,不带丝毫灵力破空风声,却劲力雄浑,正是是与不是纠缠腿法中另一近身绝招黄狗撒尿。

        这一腿胜在神出鬼没,阴毒狠辣,防不胜防,而且灵力内蕴,碎石裂金,目标可以是腿骨、下阴或小腹。

        华澜庭既已确定此为幻阵,人非真人,出手下脚不再容情,右脚直奔贾小纯的丹田气海而去。

        袁更和贾小纯都被脱袍让位障眼法骗过,两人又刚惊险避开自残,转头欲追之时,华澜庭的腿已经踹进了贾小纯小腹,以高出一筹的灵力修为和近身蓄势一击破开了他的护体灵力。

        丹田被毁,贾小纯叫都没有叫出来就倒在了地上。

        华澜庭抽身疾退,连续受伤加上连使两大绝招,他已没有余力对袁更发出第三招了,但也不必要了,按霍徽晓所说,主动击杀受到迷幻的一人应该是破了此阵的。

        果然,华澜庭只感到神思一阵恍惚,周围景物万花筒一般旋转,几息后,七人已在辑芳亭之前。

        没有人真正受伤,就是目光都有些呆滞,等回过神来,七人进到辑芳亭内的木栏上坐定。

        霍徽晓主动为大家解惑道:“没有什么傀儡,就是一座幻阵,之前我远观时也是被骗了。”

        “牌楼上的字写的是——金自矿出,玉从石生,非幻无以求真。这阵法等级可不低,没想到门中肯拿出来给我们历练用。”

        “入阵的每一个人遇到的情况应该类似,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被同行之人误会冤枉从而产生争执,形成窝里斗,这里面只有当事人自己的神智是完全清醒的,其他人都是被阵法控制的幻象。”

        “如果你实力不足,或是应对不当、逃脱不力,被其他受到幻象影响的同伴们击杀或生擒,你就算输了。”

        “如果你受到幻象影响,控制不住情绪,不管是主动自保还是被动求生,愤而杀害同门,也算你输了。”

        “只有在识破幻象清醒状态下的主动出手击杀同伴才能破阵。开始要你心软,不能忍心伤害同行伙伴,后来你要心狠,敢于辣手击杀同门。”

        贾小纯问道:“阵法怎么知道我具体的想法状态?”

        霍徽晓笑笑:“这就是高等级阵法的厉害之处了,阵灵能探知并影响和控制你的魂识。”

        “这还是压制了强度的结果,全力开启的话,我们这个层级,进来就直接变成傻子了。”

        “但这种低强度被控制的很是精微巧妙,我们的魂识并不是全部丧失,全部被接管,有时多有时少,偶尔还恢复正常。”

        “一方面,每个人的行为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真假难辨,时而符合你的性格作派,时而又很反常,让人如坠五里雾中,疑神疑鬼,判断发生错乱。”

        “另一方面,天道有缺,凡事总会留有马脚破绽和一线生机,就看接受考验者有没有机缘、悟性和能力去意识到和识破了,要是个必死之局就没意思了。”

        “一支战队有人失败不怕,只要能有一人破阵就全体过关了。这次多亏了澜庭师兄,我因为灭杀鬼魂消耗过大,虽然识破却无力破局,算是失败了,其他人也差不多。”

        华澜庭说:“我那也是靠你抓住机会的提醒,不然也难说最后会怎么样,这幻象真的是太逼真了,受伤都模拟的那么真实,没几分运气巧合很难闯过去。”

        “还有个笨办法就是耗。”霍徽晓说:“高阶阵法维持消耗很大,这次弟子又这么多,耗到时限还没结果应该也能过关。”

        贾小纯幽怨地看了华澜庭一眼说:“华兄,我可还依稀仿佛记得你那绝户一脚,现在丹田还在隐隐作痛呢。”

        华澜庭哈哈一笑:“我也是心有余悸啊,我要是真把思雨的馋馋干掉了,他怕不是要找我拼命。刚看到这小家伙飞出去玩了,我才确认咱们已经出了阵法,之前一切都是意识被操控形成的假象。”

        罗思雨笑着说:“馋馋记仇的很,上次它跟亭子顶结怨了,这不又飞上去找辑芳亭的顶子干架去了。”

        众人聊完,各自在亭子内打坐恢复,等待随后去闯通往万春亭的最后一大关。

        华澜庭因为在幻阵里差点儿把馋馋击杀,心存欠疚,此时分出一缕灵识到了亭子顶上。

        馋馋真的是记仇,正在左一下右一下地撞击着圆顶,发出沉闷的声响,自己玩的不亦乐乎。

        华澜庭放下心来,沉入功法运转之中。

        自在无极功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华澜庭神完气足,收功睁眼一看,其他人还在静坐之中,四周悄然无声。

        华澜庭有些奇怪头顶上没了馋馋对亭子顶的撞击声,小家伙是玩腻了玩累了吧,他随意地探出灵识察看。

        一看之下,猛然脸色大变!

        馋馋还在,正在一下下地往返撞击,但没有声音发出,因为,它每次冲击都是直接穿过了圆顶!

        圆顶只剩下虚影,而没了实体!

        华澜庭灵识往下一扫,大半个亭子都已成虚影,只下部一小部分还是实体,并且正在消融当中!

        幻境!

        华澜庭起身大喊:“危险!大家都起来,退出亭子去!”

        没等六人完全清醒过来,华澜庭右手飞快地取出龙头索挥出,卷起旁边的霍徽晓和顾辰枫的腰肢,左手一把拉起袁更,吼道:

        “你抓住田净沙。”边说边飞身带着几人跃出亭子。

        袁更还不明所以,但他反应机敏,下意识地一手捞起田净沙。

        华澜庭带着四人跃起,半空中不忘回头对着贾小纯喝道:“带着罗思雨,弹筒飞索!”

        贾小纯一向机灵,也不询问,左手拉起罗思雨,右手连动,灵力弹筒上肩,一道飞索向外向上射出,直插入亭子旁边一株古树树干之内,随后两人牵引而起。

        刚飞出亭子,辑芳亭已全部幻化,底部出现一个黑黝黝的大洞。

        再晚片刻,大家都免不了摔落下去。

        大家惊魂未定,面面相觑,又是眼前模糊景物变换,这次才真正现身在辑芳亭内。

        原来,之前那个仍然是幻阵中虚假的幻象,众人差一点儿就着了道儿被传送出局。

        听华澜庭说了缘由,霍徽晓一跺脚,恨声说道:“好阴险的阵法设计,怪我大意了。”

        贾小纯踩踩地,又敲敲亭柱问:“这次没问题了吧?”

        霍徽晓说:“我查过了,这里是真的辑芳亭,好个非幻无以求真。多亏了馋馋和澜庭,要不然等阵法关闭幻象消失,我们还不能发现,那就全军覆没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