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21章 真假虚实


        大家做过刚才那一场,消耗不小,状态都比较差,本打算稍事休息,面前林子边缘处凭空冒出了一座牌楼,和刚上峰时穿过的那个一模一样。

        袁更说:“看来没时间恢复了,田师兄说的傀儡既然那么厉害,咱们一定不要分开,避免被个个击破。”

        华澜庭运足目力,牌楼上有一行字迹,但有光晕遮掩模模糊糊,除了第一个字好像是个金字,其他的实在难以辨认。

        他正要询问别人,从牌楼里猛然传过来一股巨大的吸力,众人竭力抗拒却抵受不住,脚下不由自主地向前滑去。

        随着吸力的迅速增大,七人身不由己离地飞起,翻滚着被卷向牌楼里。

        事发突然,去势又急,华澜庭耳边只听到霍徽晓断断续续的声音:“不对,这是……小心……提防……自己……”

        还没明白过来,眼前一花,再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身在密林之中,四周寂静无声,小伙伴们已不见踪迹,显然七人已被分隔开来。

        轻轻踏出一步,脚下是湿滑的枯枝败叶的踩踏声,上方间或有阳光刺破浓密的枝叶照射下来。

        搞不清这里是不是他们看到的那片密林,灵识扫视一圈,没有人迹,但华澜庭就是莫名有种被盯视的感觉。

        取出龙头索,他辨别下方向,缓缓向印象里辑芳亭的方位走去。

        地面上的腐叶很厚,象是刚下过雨,华澜庭在泥泞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小会儿,心下有些不耐这蜗牛样的速度,脚下悠着劲儿轻微发力,腾身就要跃起。

        脚尖还没离地,只听哗啦一声响,从前方地底下窜出来一只庞然大物,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华澜庭。

        怪物攻击的时机和距离把握的恰到好处,华澜庭要是起身前跃,就会和怪物撞个满怀正着。

        但华澜庭一直在提防着那股被盯视的感觉可能带来的危险,这次他是做势欲扑,意在诱敌,根本就没向后蹬踏,反而及时后退几丈,避过了怪物凶狠的扑杀。

        饶是如此,仍觉得恶风扑面,鼻端腥臭异常,身上也被怪物从地下冲出带起的泥水溅到,竟然有火辣辣的刺痛感。

        这家伙很厉害啊!

        闪目观瞧,怪物其状如虎,体形巨大,毛长足有二尺,沾着泥水杂乱地贴在身上,脸部竟和人脸有几分相似,四肢如虎足,躯干外露处长有鳞片,嘴边突出来两支野猪般的獠牙,尾长过丈,正匍匐于地,铜铃似的双眼放出晶莹的毫光,呲牙看着华澜庭。

        这是……梼杌!

        华澜庭记起来了,这是一种不多见的凶兽,别名傲狠,性直桀骜,好战善战,这只看体形还未成年。

        刚想到这里,梼杌一个纵身又扑了过来,华澜庭斜向跳起,手中龙头索缭绕着灵力光芒狠狠抽击下去。

        梼杌也不躲闪,任由龙头索加身,一声闷响过后,梼杌只是一顿,鳞片爆出数点火花,随后就若无其事地再度扑上。

        华澜庭展开速度,右手龙头索或抽或刺,左手使五行清炁雷法,身形飘忽时远时近,十次有八次都能命中梼杌。

        梼杌的速度并不太慢,吃亏在体形目标大,它只以两只前爪护住头脸,华澜庭的龙头索基本被无视,清炁雷气倒是可以在鳞甲上留下焦痕,让它有些忌惮,但也不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凭着一身铜皮铁骨,梼杌和华澜庭缠斗良久,直打得这块区域一片狼藉,它身上虽皮毛多处受损,鳞片也有了碎裂,就是不肯停歇退却。

        而每当华澜庭有心加速逃离,梼杌的四足下就会荡起黄色光晕,让它的速度提升一截,总能追上华澜庭的步伐。

        华澜庭颇为无奈,凶兽体力充沛,自己一路闯关过来,后力已有不继迹象,这梼杌果然如传闻中所说,是一根筋不死不休的好斗不退性子。

        正在想辙,不远处有人叫喊:“华师弟稍安勿躁,待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听声音,是罗思雨。

        华澜庭心中一喜,打起精神,灵力周天运转,腹中丹华之光闪耀,运气于臂,想着利用龙头索的放大功效打出一记加强版雷炁,和罗思雨围攻梼杌。

        梼杌此时低声吼叫几声,似乎在侧耳倾听回应什么,又急速抖了几抖身上长毛,四足下闪光,低空跃起半人高,扑向华澜庭。

        来的好。华澜庭有了帮手,不再节省灵力,沉腰坐马,掌心催动龙头索吐出一道粗大的雷属性灵力,隐隐发出雷鸣之音,想着尝试正面阻挡掀飞对手,为罗思雨创造机会。

        出乎华澜庭意料的是,梼杌扑击之势是假,它在半空中猛地一停一沉,全身就迅速遁入土中,钻地不见,刚才那么激烈的打斗中都没见它用过这手!

        不好!

        梼杌消失后,一道疾光带着鸣叫朝华澜庭笔直飞来。

        是赤目鸣夏蝉!

        原来是罗思雨从远处赶来,见华澜庭遇险,放出了馋馋从后夹击梼杌,没想到梼杌突然下落沉地。

        这下华澜庭措手不及,馋馋显见也收势不住。

        来势太快,华澜庭只来得及双手圈抱,以有心无意勾连手的缠丝劲护在胸前,结果馋馋一头撞上,马上就掉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不动了,生死不知。

        华澜庭顾不上查看,大叫一声:“小心!闪开!”

        他的五行清炁雷光业已发出,正对着冲上来的罗思雨而去。

        罗思雨见状鬼叫一声,强力疾停侧身,雷光正中他的右肩,罗思雨向后翻出倒地。

        华澜庭箭步就冲了过去,同时心中大骂,不是说梼杌性子是个实心棒槌,只知好勇斗狠冥顽不灵吗?这怎么还会利用他们临时组队,相互之间缺乏默契配合的弱点来用计呢?

        还没到罗思雨跟前,就听一声娇咤:“华澜庭!你疯了吗?为什么伤我师兄?”

        树后转出来的是顾辰枫,急行抢到罗思雨身边,扶起他检查,罗思雨已是直接昏了过去。

        华澜庭苦笑:“顾师妹,你误会了,是误伤,先让我也看一下伤势。”

        顾辰枫扭头怒视:“你别过来!我明明看见是你主动先出的手,哪里是什么误伤!”

        华澜庭一愣,这么巧?顾辰枫的角度只看见他而看不到梼杌和馋馋?

        顾辰枫侧对华澜庭,先是给罗思雨喂下一枚丹药,又推宫过血,罗思雨还是不见醒转,这下挨得确实不轻。

        华澜庭正要上前,突然看到顾辰枫身后一丈远的地面上有泥土翻动,是梼杌又要暴起伤人!

        他不及提醒,龙头索猛地抖直就要刺出。

        顾辰枫霍然转头:“还说是误会!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抱起罗思雨起身倒退,流光萤出现围绕在她身前,对华澜庭说:“我先去找田师兄救人,这笔帐记下了,咱们以后再算。”

        华澜庭叫道:“不是这么回事,你听我解释,我陪你去找田净沙,这里很危险。”

        这时那处翻动的泥土又恢复了平静,梼杌并未现身,让华澜庭叫苦不迭。

        顾辰枫不再答话,流光萤一拥而上,她自己则返身向后奔去。

        华澜庭无奈,一边拨打闪避流光萤,一边试图追过去,距离却和顾辰枫越拉越远。

        他知道罗思雨的伤要及时救治,可一时哪里找得到田净沙,情急之下急中生智,当下运足灵力嘬唇长啸,声震密林。

        这招还真有效,没过多久,田净沙、袁更和贾小纯从三个方向先后出现在视野里。

        顾辰枫马上奔向田净沙,田净沙一边询问原由,一边着手给罗思雨疗伤。

        顾辰枫一指华澜庭说:“是他!这家伙不知发什么失心疯,先伤了思雨,还想偷袭我,想是恼我们集合时开玩笑捉弄大家。”

        袁更愕然:“不会吧,至于吗?其中定有误会。”

        贾小纯也说:“这是怎么了?没理由啊?华师兄,怎么个情况?”

        华澜庭摊手:“这误会大了去了,还是先给罗师兄治伤吧,然后我再解释。”

        这时罗思雨悠悠醒转,华澜庭松了口气,当事人既然清醒,他就不怕说不清楚了。

        罗思雨眼神还有些茫然,转头扫视一圈,见大家都在,唯独少了霍徽晓,急忙问道:“晓晓呢?没人见到她吗?”

        大家还没回答,华澜庭猛觉身后上方有异响,回头一看,光线一暗,梼杌的身影自树上朝他迅猛扑下。

        “孽障!”华澜庭大吼,含怒出手,龙头蝎尾如意索暴击迎上,途中他按动机关,蝎尾针从末端疾喷吐出。

        前些日子,在风火伦的指点下,他对如意索和蝎尾针进行了重新淬炼,蝎尾针在速度和威力上更见威力。

        眼看凶兽避无可避,梼杌却轻巧灵活地一个调头翻身,似乎要以厚实的背部鳞甲承受一击。

        华澜庭脸色忽然大变!

        梼杌翻身,背后露出来的竟是被仰面缚住的霍徽晓!

        我就日你个仙人板板!

        华澜庭在心里实在忍不住又爆了句粗口。

        血往上撞,潜力激发,他发狠以掌心重重一拍。

        阻止蝎尾针是别想了,如意索被他大力拍击,打在调过身子后离他距离最近的梼杌后腿之上,终是震的梼杌一颤,身体略歪,蝎尾针险险避过霍徽晓心脏,没入前胸。

        霍徽晓摔落在地,她貌似昏迷,附带灵力的长针入体,反将她疼的苏醒过来,并激的她迷茫的眼神中现出清明之光。

        看见是华澜庭,她艰难说道:“金自矿出,不要相信自己人……”待要再说,眼眸中覆上一层灰色,张口已发不出声音。

        华澜庭身后传来数声惊呼怒斥。

        电光石火之际,华澜庭心念数转,一下子有些明白了。

        顾辰枫等人真的是看不见梼杌,只看见了霍徽晓自树上飞下却被他打伤落地,正纷纷喝骂着从身后出手,阻止他继续下杀手。

        金自矿出这一句他也想通了。霍徽晓这是告诉了他密林前牌楼上字迹模糊的那句以金字开头的话的前四字。

        是了,道得酒中,仙遇花里,虽雅不能离俗,这句的上联正是:金自矿出,玉从石生,非幻无以求真。

        这是在说,他们进入了一处阵法,幻象丛生,真假难辨,连自己的伙伴都不能相信!

        念头到此为止,华澜庭已经无暇仔细琢磨此事和判断霍徽晓及其重伤究竟是真实还是假象了,因为身后除罗思雨外其他四人的攻击已经到了。

        一咬牙关,赌了!相信直觉的判断。

        华澜庭不躲不闪,挺身以背硬受了四人的袭击,胸口一闷,眼前发黑,这感觉居然和真的受伤并无二致!

        他虽心有迷惑,仍然借势合身前扑,冲霍徽晓大喊道:“如何破阵破局?”

        霍徽晓的眼睛已快阖上,只嘴唇无声翕动几下,华澜庭却读出了意思。

        她说的是:“破心魔幻象,主动杀一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