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9章 极限刺激


        青楼么,只是小姐姐、小姐夫比别的地方多一些,其实没那么难进,也没什么好看的。

        大家等胜于蓝楼的光幕飘移到近前时迈步而入,青光忽闪了几下,他们就安全通过穿出来了。

        第一个感觉是天好蓝,云好近。

        第二个感觉是风好大,脸好凉。

        第三个感觉是头好晕,腿好软。

        贾小纯还没从第一次逛楼子的期待中缓过神来,伸腿就惯性迈了出去,谁知一脚踏空,大头朝下栽了出去。

        多亏华澜庭眼疾手快,俯身一把捞住他的脚脖子,把他拉了上来。

        大家此刻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再敢动。

        贾小纯的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看清楚了,他们正悬浮在峡谷中间的高空之上,七人前后站在一条半透明的长阶之上。

        长阶长三丈,宽不过一尺,脚下就是悠然晃荡着的云雾,距离地面绝对在百丈以上,四周空空,视野是极佳。

        “看前面亭子,别往下看!”拖后的袁更见有人身体微晃,急忙大喊一声。

        众人强摄心神,稳住身形,都不敢轻易移动。

        有声音在耳边响起:“十息之内,答对问题过关,否则就集体享受一次自由落体式极限蹦极的刺激吧。”

        “请问,哭和笑的相同之处是什么?”

        “计时开始,一息、二息……”

        “都是人的情绪。”

        “错。三息。”

        “说明都很激动。”

        “不对,再来。四息。”

        “……五息。”

        “都是上下结构。”

        “还是不对,六息。”

        “笑比哭好!”

        “非也,问的相同之处。七息。”

        “哭笑不得!”

        “所答非所问,八息了。”

        “哭和笑都可能会流泪!”

        “有理,但不是标准答案,九息了。”

        “我靠……卧槽……来真的吗?”

        “回答无关内容。时间毕,十息到,你们,下去吧!”

        一片惊呼声中,大家脚下横梁凭空消失,他们再无落脚依托之处。

        七人全身绷紧,血往上涌,汗毛竖起,惊惧中,自高空中直坠而下。

        耳边风声呼啸,手脚不自觉地挥动,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无所凭依的感觉太可怕了。

        好在大家都非常人,临危不乱还做不到,视死如归还没修成,但短暂的恐慌后,无睱考虑掉下去的话门中会不会有保护措施,都本能的开始图谋自救。

        华澜庭灵识急速涌出,探明了距离地面的高度及变化的同时,眼角瞥到了贾小纯在他身侧正张着嘴手舞足蹈。

        其他人都在左近,但实在是没有余力顾及了。

        他深吸口气,强行在空中调整身体,一个大脚飞起,踹在贾小纯的屁股上,贾小纯横着斜飞了出去,他自己也借力向另一侧扑出。

        贾小纯被华澜庭的一脚踹的终于清醒过来,身子张牙舞爪腾云驾雾翻滚中,他的旁光突然发现不远处多出了一只硕大无朋的绿色蘑菇状大伞,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没时间看清楚也没空细想是什么东西了,虽有了一脚之力的变向缓冲,但就这么摔下去肯定也好过不到哪去。

        贾小纯以创记录的速度飞快地取出灵力弹筒,往里面塞了个东西,哪还有余暇瞄准完全凭感觉就射了出去。

        一个箭头状物事带着根钢索从弹筒中飞出,在空中划出道漂亮的弧线,准确无误地插入大伞之上。

        大伞往下猛的一沉又浮起,钢索迅速缩短,拉拽着贾小纯来到伞下,避免了一次颜面着地平沙落雁毁容式的紧急迫降事故。

        他长出口气,先是朝华澜庭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手捂还在急速跳动的小心脏打量下大伞。

        一看之下,哪里是什么大伞,而是一株倒扣着的巨大植物,有着七片嫩绿而坚硬的叶子,中间没有花,只有几束金黄色的花蕊。

        一支花蕊下吊着的正是田净沙,而袁更的左手判官笔和右手护手钩正呈十字交叉状插在一片叶子之内,使他牢牢的挂在叶子下。

        原来,炼丹的田净沙的储物空间里正好有这株他一直珍藏着舍不得用的奇花。

        此花名为七叶一枝花,中间开红色花朵,全花展开来足有丈许,此花并非稀有,本是普通的解毒药植。

        但当极少数生长位置好、吸收灵气足,又能幸运躲过动物天敌破坏的七叶一枝花突破五百年期后,一片叶子就可过丈,并且坚逾精铁,当中红花也变化为金黄色的穗子状,其药用价值翻着跟头上涨,此时被称为七叶一枝草,是不少味珍贵丹药炼制中必不可少的药引子。

        田净沙的这株是八百多年的野生种,已经经过处理,平素里叶子干枯收拢,一旦注入灵气就可恢复原大小,正好被他用来当作救生伞,带了他们三人飘然下落。

        另一头,华澜庭扑过去的是霍徽晓三人所在的方向。

        霍徽晓此女不知是家世显赫还是深得师长喜爱,一身宝贝层出不穷。

        这一会儿,那三人正凌空环抱,挤站在一个破旧的大蒲团之上。

        该蒲团是一件可以短暂载人飞行的法器,一般只有四象阴阳境以上弟子才能御使,还要其中的佼佼者才有资格拥有。

        霍徽晓正打算尝试去救援其他人,华澜庭已经斜斜飞了过来。

        霍徽晓喊了声这边,就操控蒲团冲向华澜庭。

        华澜庭挥出如意索,罗思雨握住索身想拉他过来。

        哪知蒲团的设计只是单人使用,站上三人已是勉强浮空,这一运动,再加上华澜庭的重量和冲力,蒲团却是失去控制,向地面坠落下来。

        好在距离地面很近了,四人各展身法滚落于地,毫发无伤。

        原来地面之上有很厚的灵力保护层,就算直接摔下来其实也无大碍。

        七人汇合后惊魂初定,负责监督和保护的门中长老的声音又再响起:

        “直接摔落的弟子数量超过三人的战队出局,你们全部间接落地,可有十息时间继续回答刚才的问题。”

        “计时开始。一息、二息、三息……”

        “哭和笑都是十个笔画!”华澜庭和霍徽晓这次异口同声地答道。

        “正确,过关。”

        霍徽晓是急中生智想出了这个答案,华澜庭则是刚才看到七叶一枝草飘落时袁更十字交叉卡在叶面上的兵刃后,突然福至心灵地冒出了十划的念头。

        七人脚下一颤,再停下时,已被传送到了辑芳亭内。

        七人安定一下经过蹦极刺激后的心神,用了一个时辰略作恢复,就要开始向富览亭进发。

        富览亭外,云雾散去大半,显露出一派水墨山水般的画卷景致——淡黑色的山峰岩石与青松翠柏,还有忽隐忽现的湖泊山涧,以及几只无人自横的小舟。

        没走几步,大家都停了下来,因为眼前的山间小路蓦然消失,横移到了数十丈之外,前方景物虽然依旧,但山岩树木、小溪轻舟都变换了位置。

        幻境!

        “我来。”霍徽晓走到前面盘坐于地,她要用天机术找出正确的上山路线。

        撒下一把算筹后,过了几息,地上的算筹无风自动,并且动的越来越激烈,不断变换着排列组合,其中一根还啪的一声断裂开来。

        霍徽晓连续变换手势,力图稳定算筹。

        田净沙小声对大家说:“这是有其他队伍的天机术弟子在干扰她,或者使她得出错误的结果,或者就是要隔空击伤她,看来走到这个距离的可不只我们一个团队。”

        天机预测术十分神奇玄妙,除了在大势研判、事件预测、个人命运等事务上发挥作用以外,还能进行追踪定位乃至远程袭杀,更独特的是,同行之间可相隔很远隔空交锋。

        这种交手十分凶险,高手之间分出胜负往往以一方重伤修为倒退,甚至是死亡为代价。

        霍徽晓这个层级自然远远达不到至强高手远隔数千里或更远距离上的测算和比斗,但在一山之内的较量还是可以做到的。

        过不多久,霍徽晓突然开口:“思雨、辰枫,助我!对方应该是两支人员不整的队伍联手了,我现在一对二,有些吃不消!”

        罗思雨和顾辰枫赶紧坐到霍徽晓身后,一左一右为她输入灵力,保持其攻击力。

        对手应该是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双方形成了僵持,霍徽晓的身体微微颤抖,算筹已有一半裂开了。

        田净沙见了,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让顾辰枫给霍徽晓喂下。

        得此助力,霍徽晓趁势大举反击,一举摧毁了对方防线,赢了这场无形的比拼。

        她算得了路线,正想收功起身,却咦了一声,对大家说道:

        “又有一支队伍上来了,他们中的天机弟子看来是感受到了刚才的斗法,觉得没有十分把握胜我,此人以天机意念提出先各自上山,到山顶再决战,还给了个空间坐标,你们商量下是现在击溃他,还是上去再说?”

        袁更问:“那你有把握吗?”

        霍徽晓答道:“之前消耗有点儿大,赢起来会比较费劲。”

        袁更和华澜庭两人交头结耳了几句后,对视一笑,袁更说:“答应他们,先过这一关,富览亭后再对决。”

        大家随后跟随霍徽晓转出了这片水墨山区,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跟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