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8章 不忘初心


        黎明之前,华澜庭和贾小纯加班又做出了十五枚灵力弹,大家合力充能完毕。

        清晨时分,田净沙望望天色对大家说:“没有太阳,前方灰濛濛一片,里面雾气翻卷,灵识进到里面就被绞碎了,下一程应该是阵法关了吧。”

        霍徽晓说:“不错,常见的阵法异象之一,大家等会儿跟着我,不要单独走远。”

        她取出一个小巧的罗盘拿在手中。

        众人跟着她出了亭子,先从左至右在外围走了一圈。

        霍徽晓看着罗盘说:“有些奇怪,看着象八门金锁迷阵,为什么有些似是而非呢?”

        她继续解释道:“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以乾坤巽艮四间地为天地风云四正阵,以水火风木为龙虎鸟蛇四奇阵,奇正相生,四头八尾,隐显莫测,循环无端。”

        “根据洛书,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横竖斜皆合于十五。”

        “从方位看,三为东方,九居于南,七者为西,一居于北,五居中央,二四六八分别位于西南、西北、东南、东北。”

        “一般来说,从生门杀入,休门杀出,再进开门,可破此阵。”

        “但是我隐约感觉阵中套阵,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却看不透端倪。”

        余者不懂,都没言声。

        霍徽晓略带无奈地说:“没办法,只能闯进阵去试一试,我才能看得更明白,大家还是随着我,切记不可深入,力有不逮就要原路退出。”

        众人打起精神,自东南方向生门而入。东南之地为巽居,巽者为风。

        所谓风正无形,附之于天,风能鼓物,万物绕焉。风化为蛇,其意渐玄,蛇能为绕,三军惧焉。

        一进阵门,其内狂风肆虐、飞砂走石、暗无天日。

        没走多远,黑风如蛇盘龙卷,到处都是玄色旋风。

        砂石打在身上生疼,七人不但举步为艰,更加开始立足不稳,有被带上天的趋势,队形也有了散乱,彼此间已经看不清对方,灵识也被压缩在数丈之内。

        霍徽晓努力看着手中抖动的罗盘指针的变化,大声喊着:“都跟着我,闭眼,拉起手来!”

        七人好不容易又聚在一起,拉着手缓慢地跟着霍徽晓在风团间隙间曲折行进。为了对抗砂石打击和风压侵袭,运足功力护身,灵力消耗的很快。

        不一会儿,风力气旋数量增加,周围变得漆黑如墨,撕扯之力大增,霍徽晓和贾小纯首先坚持不住了,手足酸软,眼冒金星,不是旁边人拽着就要被吹离地面。

        随着霍徽晓手中罗盘啪的一声裂开,霍徽晓叫道:“这里不是生门,退回去!”

        说完这句话,她眉中单目一闪而灭,身形更是遥遥欲飘。

        罗思雨抢过来,一把背起她,大吼说道:“我们辨不清东南西北,找不到来路,晓晓你还行吗?坚持住。”

        霍徽晓在风压下已说不出话来,一拍身上,一架巴掌大小的袖珍小马车掉落下来,一头钻入土中,只车上横举一只手臂的小人上身露在外面。

        车夫小人身子转了三圈后定住,手臂指着一个方向,马车破土前行。

        大家会意,跟着兜兜转转狼狈逃出了生门。

        回到观妙亭,霍徽晓和贾小纯一个面如金纸一个脸若白纸,嘴角都带有血渍,其他人情况好些但也有限。

        田净沙掏出一把丹药分给众人,又挑了两颗给了霍贾二人,过了小半个时辰,大家才勉强恢复过来。

        霍徽晓气息还是萎靡,说道:“没白进去,我看清了,四角还有四座隐藏的阵门,一共十二座阵门。澜庭,紫斗十二宫上有什么说法吗?这上面我没有深入研究。”

        华澜庭听了默思片刻后说:“河洛里还有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同途的说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按照北派紫微观点,四化为气机,有动则有变。我以日期和时辰推算,如果生门反为凶忌之地,则吉利有禄之位在艮,当从东北开门入。”

        霍徽晓说:“好,再休息一阵儿,我们进开门,之后我以黄帝司南车引路,或可破阵。”

        进开门不久,艮者为山,山川出云,此处为云垂子阵,所谓云附于地,始则无形,云形晦异,千变万化,众人顿生目眩神迷之感。

        霍徽晓叫了一声:“此乃幻象,大家紧盯司南车,不要受云雾影响。”

        言罢她一指点在车厢小人头部,其上现出微弱金光,七人目不斜视,只追随金光左冲右突,前后趋避。

        四周时有金革之声或飞禽鸣叫,众人守住灵台专心跟着司南车奔跑,直至突觉阳光耀眼,已出得了八门金锁阵。

        刚要喘息调整,眼前景物转换,几个眨眼功夫,他们已处在一个悬崖之上,对面半山腰上矗立着辑芳亭,中间隔着深谷。

        马上,视线平行处的深谷空中出现了八片光幕,在云气中浮浮沉沉,每片光幕中都有一座建筑模糊显现,正门上均有匾额。

        光幕并非静止,而是或三或二成排移动,并且不断前移到他们近前,悬浮片刻后再后退,后面一排光幕顶上,如此一直变换着排列组合移来移去。

        这时有声音传来:“此为八门困灵阵,你等有三次机会选择一门进入,对则过关,错了则需要自行杀出重选,选错三次出局。唯一提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众人已经看清楚了八座光幕内建筑上的牌匾,品味了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八个字,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找出之间的对应关系。

        袁更问霍徽晓:“霍师妹,这八门困灵阵你知道吗?要怎么选?”

        霍徽晓说:“此阵我没学过,但既为困阵,和迷阵、幻阵有相通之处,不同的在于不以杀伤为主,其壁障的厚度强度更大,人如树木被围于墙中束手束脚难以脱身,通常最简单的方法是暴力破除,其他的手段效果不佳。”

        袁更又问:“你们谁能看清光幕门里的情况?未料胜,先料败,得做好第一次猜不中的准备,我是感受不清楚。”

        七人中修为最高的田净沙和华澜庭都摇头,说是只能判断出八门外面的灵压差不多,内里情况探不清。

        袁更迟疑一下,对贾小纯说:“小纯,要不你远攻来上一炮,试探下。”

        贾小纯调校一下,一炮轰出,灵力弹飞入门中,如泥牛入海,半点声息和波动都没传出来。

        霍徽晓见了说道:“凭我直觉,我们七个能杀出来也要脱层皮,最好是一次猜中,我严重怀疑第二次进去就未必能轻易出的来了。”

        大家仔细审视琢磨八门的牌匾名字:天一阁、三希堂、瑞蚨祥、都一处、胜于蓝楼、西泠印社、青羊宫、火宫殿。

        袁更说:“依我看,青羊宫和火宫殿听起来象是道观,不忘初心,不就是不忘我们修道成仙的初衷吗?”

        田净沙附和道:“有理,这瑞蚨祥和都一处我感觉象是商号食肆的名字,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

        贾小纯也说:“是啊,你们看这西泠印社和三希堂听起来文邹邹的,和至道学宫类似,应该不是。”

        “天一阁在我所在的俗世界国度里是座藏书楼。”罗思雨说。

        华澜庭说:“剩下的胜于蓝楼也不难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然是那什么楼了。”

        “什么楼?”顾辰枫问。

        华澜庭:“额,嗯,就是那个,虫二之地。”

        “啥是虫二之地?”顾辰枫追问。

        霍徽晓吃吃笑着:“傻妹子,虫二是風月二字里面的部分,虫二指代没有边框的風月,风月无边,那就是**啦。”

        顾辰枫红着脸啐了一口:“华师兄好学问。”

        华澜庭尴尬笑笑,却正色说道:“我的想法和袁更不同,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修道成仙是没错,可也太明显了,另外青羊宫和火宫殿又怎么选呢?”

        袁更说:“火宫殿供火神,青羊宫更象正宗道观名字。那澜庭你的想法是什么?”

        “你们还记得我们在历练之初看见的牌楼上刻着什么吗?”

        大家还在回想,霍徽晓已经说道:“道得酒中,仙遇花里,虽雅不能离俗。”

        华澜庭点头:“我认为不忘初心提示的是这一句,仙遇花里不是指的神仙在鮮花盛开的地方才能碰见,是说风月烟花之地也有神仙去,所以叫虽雅不能离俗。”

        田净沙问:“那也有问题。按你说法,天一阁、三希堂、西泠印社为风雅之地,都一处、瑞蚨祥和那什么楼是世俗场所,又怎么进一步区分选一呢?”

        华澜庭眯着细长的眼晴想了想说:“再高雅也不能免俗脱俗。”

        “雅在于姿态,俗在于生活。”

        “雅生精致细腻,俗生热闹生动。”

        “雅是认真出世,俗是专心入世。”

        “俗中带雅方能处世,雅中有俗才可资生。”

        “总而言之,天一阁、三希堂、西泠印社的雅多于俗,瑞蚨祥和都一处俗大过雅,只有那什么楼才是雅俗兼具的正解。”

        顾辰枫道:“我呸,俗不可耐,哪有半分文雅,华师兄你出来,在我保证不打死你之前,给我个完美的解释。”

        华澜庭无奈地说:“正本溯源,词义要往回倒着理解。”

        “那什么楼最早指的是用青漆涂饰的豪华精致的房舍,南开朱门,北望青楼,这是对书香门第、大户人家,有身份、有地位之人的描写,是很正经、很阳春白雪的表述,既不龌龊,也不风流,更不下流。”

        “后来引申为高档豪华侈奢的消费场所。再后来,由教坊、章台、行院等官方、文人直至民间,这个词才一路下行到极俗之语。”

        “所以,俗到极致即为雅,雅的过头就是俗,只有这个词可以兼顾雅俗之意,想进去一趟,没财力不行,没文化也不行,没情调还不行,没副好身体更不行,我建议选胜于蓝楼这个门。”

        袁更听了说:“涨姿势了,不过我还是坚持不忘道之初心,进青羊宫门为好。”

        华澜庭说:“得道成仙,喝酒遇花,雅不离俗,吃花酒去,我推荐同去那什么楼。”

        霍徽晓举起手来:“投票投票,不忘初哥,方得始终,袁更你不是童子身了,澜庭的颜值足以支撑起一座那什么楼,我挺他。”

        袁更心道这是什么理由。

        表决结果三对二,罗思雨和顾辰枫信任霍徽晓,站在了华澜庭一边,田净沙和贾小纯支持袁更无效,七人决定勇闯青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