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6章 灯笼精灵


        罗思雨说道:“馋馋飞个二百丈不是问题,就是负重背着软索要困难很多,毕竟它还只是在幼年期,所以好钢用在刀刃上,之前没让它出场。”

        罗思雨轻轻摩挲着手里馋馋的背部,低头说了几句,又指了指软索和远处的亭子。

        赤目鸣夏蝉的两只红眼转转又眨眨,很人性化地扭了扭身子,低声鸣叫两声。

        罗思雨用手指弹了它一下说:“吃货,你真是只很馋馋的蝉蝉。”一边从怀里取出一颗灵石放到馋馋口器下方,几息之间,灵石碎成粉末。

        馋馋摇头晃脑一副满足的样子,身上纹路闪了几闪,一展翅飞到软索上,将口器扎了进去,随后振翅飞起。

        此时天色半暗,大家只见软索如一条长长的细蛇般诡异地无人驾驶慢慢飞起,晃晃悠悠探向前上方。

        在大家目不转睛的盯视下,软索在空中一路上行,到了山道上方停了一停,应该是馋馋感受到了山道上空增强的灵压。

        一声震耳的鸣叫后,软索头部忽地拨高,馋馋从高处越过灵压区,继续带着软索向亭子飞去。

        快到亭子时,一股侧向强风吹来,软索被荡开,目力强眼尖的能看见馋馋被吹的翻了几个身打横滚向旁边。

        众人的心提了起来。

        馋馋好象被惹急了,知了知了地连续急促鸣叫数声,一股气流从身下口器中向后喷出,空中拉出一条白线,软索如同被人抻着向上疾窜,一个加速就到了周赏亭的重檐八角攒尖顶上,又绕了三圈后固定下来。

        众人长出一口气,在树上绑好这边的软索后,开始沿索向亭子进发。

        这时的角度已然甚陡,大家不得不手脚配合才能攀爬过去。

        袁更负责断后,等他越过山道上方接近亭子时,浸在有灵压那段的软索突然承受不住压力断开,袁更一下子向侧下方的山石荡悠过去。

        华澜庭一直在观察,见状抖手飞出龙头蝎尾如意索,卷住软索把袁更拉了上来。

        终于过了第一关到了周赏亭,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当晚乌云蔽月,十分漆黑。

        通向上方下一座妙观亭的方向上没有山道,没多远就全是布满灌木的荆棘林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为了争先,还是决定先休息二个时辰后,趁夜试探着冒险上行。

        七人正要打坐,头顶上传来猛烈的撞击声和知了知了的叫声,大家出去一看,是馋馋带着一截软索正围着亭子的圆顶在边叫边撞。

        罗思雨嘬唇发出一串怪异的音节,馋馋回应几声,却不肯罢手下来。

        罗思雨无奈,飞身上去把它拿下来,喂了块灵石才安抚住,对大家说:

        “见笑见笑,刚才软索被圆顶绊住了,馋馋以为是顶子欺负它,就打起来了。我劝它,它说不赖它,是亭子顶先动的手。唉,还是副小孩子脾气呢。”

        大家回到亭子里开始休整。

        华澜庭缓缓调息数个周天后,精力灵力尽数恢复,他看看黯淡无光的夜空,突然间想试试在历练阵法的守护下还能不能沟通星辰之力,于是启动了紫微星斗观天诀秘法。

        居然无碍,星星点点的各色星辰灵光漫天飘洒而下,被他吸纳入体。

        其他人都在静坐,并没发观星力动荡的异常,只有霍徽晓眉心光影一闪,她抬头看看四周和华澜庭,没有说话,又闭上眼睛继续行功。

        万籁俱寂,偶尔有微风拂过。

        就在二个时辰快到时,先是华澜庭,随后其他人也睁开眼睛,他们都觉察到四周的气氛不太对头,有极轻的脚步声和异样的气息在接近。

        大家纷纷走到亭子边上观察。

        外面的暗夜里有数十双幽幽鬼火般的眼睛在时不时眨动,运足目力看过去,原来是二三十只野狼在周围逡巡游弋。

        “土狼群!”罗思雨叫道:“群居二阶灵兽。”

        听到人声,有三只土狼耐不住纵身扑了进来。

        一只扑向贾小纯,贾小纯一记小自在拳拍在土狼头上,土狼被击飞,在地上打了个滚晃了晃头又翻身站起,呲牙凶厉地冲贾小纯低吼了两声。

        另一只被田净沙手中的囚龙棒重重打在肩膀上,嚎叫着退了几步倒地,呻吟了几声却又站了起来。

        罗思雨说道:“铜头铁骨豆腐腰,打它的腰才行。”

        华澜庭闻言递出如意索,索头翻转,拐了个弯击向土狼腰间,哪知土狼后腰一掀,竟然避过索头,双爪搭向华澜庭的双肩,华澜庭的索头圈绕住狼腰,这才把它甩了出去,趁机一记劈空掌,灵力洞穿了土狼的腹部,土狼血肉模糊地落了下来。

        血腥气弥漫,所有土狼蠢蠢欲动,慢慢围了上来。

        这时顾辰枫对罗思雨说道:“看来通向妙观亭的这一关是灵兽把守了,我们俩来吧,你对付土狼王。”

        说着双手一挥,自怀中不断飘出点点绿黄色的亮点,有上百个之多。

        大家又一次开了眼界,这些光点居然是萤火虫,难道这是顾辰枫的兽宠?

        罗思雨说:“对的,这些萤火虫叫流光萤,又叫流氓萤,小顾的最爱。”

        顾辰枫瞪了他一眼,嘴里念念有词唱起来:

        “你是提着灯笼的精灵,你知道我所有的心情。是你将我从梦中叫醒,再一次,再一次,给我奔放的心灵。”

        随着她的歌声,萤火虫们翩翩飞舞,星星点点,十分梦幻,土狼们的身影也在荧光下清晰起来。

        突然,流光萤骤然加速,五只或七只一组,飞落到土狼的腰身和下身之上,土狼们极力闪躲抖动,却是避之不及,很快就仰天嚎叫后仆地不起。

        罗思雨解释道:“流光萤咬住猎物后能分泌麻痹毒素,中者一般死是死不了,但会昏迷很久才会醒过来。”

        这时后方密林里走出来几只体型巨大的土狼,其中一只长约两丈,当是狼王,周围是几只母狼护卫,狼王一声凄厉的嚎叫,母狼们发力冲了过来。

        这边的流光萤十几只一组也围了上去,母狼爪拨嘴咬尾巴扫,使出浑身解数击打流光萤,虽有一些被扫落在地,但最终都不能幸免中毒倒地的命运。

        土狼王根本就没有上前,而是见势不妙向后退去。

        罗思雨早就准备好了,用手一指,馋馋知了一声,又是口器后方喷吐灵气,在反作用力推动之下,拉出一条白线射向狼王。

        土狼王反应也不满,伏地翻滚躲了过去,随即起身斜刺里狂奔逃窜。

        馋馋的复眼眼观六路,竟能空中疾停转身,再一个冲刺就贴附到了狼王腰上,口器刺入。

        狼王越跑越慢,等倒地时血肉精气都被吸光,只剩一张皮和骨架铺在地上,馋馋似乎大了一圈沉了不少,慢悠悠飞回到罗思雨手里。

        华澜庭几人看得背脊发凉,这道“暗器”可是轻易招惹不得,他们对招摇峰御兽之能有了新的认识。

        扫清了土狼群,大家定定神开始小心翼翼地向灌木林里走去。

        华澜庭为首,五名男弟子分前后左右把霍徽晓和顾辰枫护在中间,顾辰枫放出流光萤照亮前路。

        灌木丛中并没有现成的路,华澜庭以龙头索拨打挡路的枝叶开路。

        走进去没多远,头顶上盘旋的流光萤发出嗡嗡声,黄绿色的光芒转为深绿色。

        顾辰枫叫停了大家,说道:“有情况,流光萤全身的绒毛对灵气的变化很敏锐,对危险有一定的感知力,颜色变绿说明有灵气的生物释放出敌意。”

        众人停步左右观察,华澜庭也开启了灵识的范围型扫描,但都没有发现周围有灵兽躲藏的迹象。

        正在迟疑间,众人眼前一暗,四周的灌木动了起来,大片的枝叶舞动着向大家笼罩过来,前端向标枪一样攒刺而来。

        七人惊觉,各自释放灵力挥舞手中兵器抵挡,细小的树枝还能打断,不少粗大的树枝碰之则弯,表皮虽有损伤,但仍会缠绕在兵器上伸展下来。

        七人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各系术法齐出,好不容易当过一轮攻势,并清出了一小片空地。

        眼见四周灌木随风摇动,千百条手臂似的在黑夜中哗哗作响,袁更大叫一声:“撤,先退出去再说!”

        大家蜂拥退回到草地上,各自一看,倒是没有人受伤,但除了中间的两女外,五名男弟子都是衣衫褴褛,身上处处划痕,狼狈异常。

        顾辰枫说:“我知道了,这是龙爪刺柳荆,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灵植变异品种。”

        罗思雨一边从空间装置里取出衣物套上,一边说:“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东西很难缠,不惧水火雷亟,韧性强,对刀砍斧劈也有相当的抵抗力,据说千年以上的连咱们师父那个层级的碰上了也会头疼。”

        袁更望向远处:“这些应该是百年生的,你看刚才的兵器术法攻击还是能斩断它们的,但是数量实在太多了啊,上面连绵数百丈都是,绕都绕不开,取直线杀过去还不得累死我们。”

        华澜庭问:“这东西有什么弱点吗?”

        顾辰枫说:“有,弱点在根部。刺柳荆通过根部吸取营养和灵气生长,只地下部分薄弱柔嫩,只要以硬物或灵气掘根就能奏效,就是要费不少劲,要伤到地面下一丈范围的根茎才行。”

        袁更说:“有弱点就好,我们分作两拨,一拨攻击根部,一拨抵挡前方和两侧的攻击,轮换着来,反正它们不能移动,我们累了可以休息,大家辛苦一下,我估摸着耗过后半夜能走出这片区域。”

        正要开始行动,贾小纯突然说道:“这样速度上有些慢,费时耗力,我有个办法,你们看行不行。”

        说着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个长型的圆筒状古怪物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