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0章 闺中密语


        清晨,夜雨初霁,开阳峰上,阳光穿透被雨水涤荡过的树枝铺洒下来,淡金色的光晕不时映显,空气清爽之极,连带灵气都充裕了几分。

        今天是风清隽和文茵上开阳峰的日子,两人都顺利通过了测试,华澜庭和易流年一早就陪着过来,然后还要赶回各自的地方上课。

        四人分做两对前后脚走在盘山路上。所到之处,此起彼伏的鸟鸣声也随之减弱了不少,似乎不愿打扰窃窃私语的恋人们。

        山路再长再弯也有到头的时候,情话再多再蜜也不得不止歇,四人已到了正门之前。

        开阳峰植被丰盛,沿路就可见处处大块小块的药田,大门口的药香犹其浓郁。

        开阳峰的大门形同一座三足药鼎形状,顶上长年冒着霭霭轻烟,半空之上薄雾吞吐,呈现云蒸霞蔚之象,甚有特色。

        大门上刻着开阳两字的正匾两旁各有一副楹联。

        左写:一分田,两分竹,三分水,纤尘不染,半粒丹中藏大千世界。

        右书:五转草,七转木,九转火,万象皆清,百炉鼎里炼无界乾坤。

        到了这里,华澜庭和易流年就进不去了,澜庭和清隽说了几句话,看另外一对却是还在依依惜别,难舍难分。

        就见易流年掏出一大袋自制的梅子干递给文茵,文茵取出一个尝了尝,又塞到易流年嘴里一个。

        华澜庭说:“可以了,流年,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我说文茵你就别喂他了,流年最近发福的厉害,没听说过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吗?”

        文茵不好意思地笑笑,易流年却说:“别理他,咱们继续吃。澜庭和弦惊总是小小年纪就满嘴道理和哲理,哥我是第一次过这一生,哪能不经历就明白那么多东西。”

        文茵说:“人家是好意,你这些天是象个女生一样爱吃零食了。”

        易流年放下去拿梅干的手:“唉,其实我也不想啊,我一直坚信自己会瘦下去的,现在只是胖着玩玩而已,没想到玩着玩着就玩嗨了。”

        注视着二女走进大门,华澜庭拍拍失魂落魄的易流年:“走啦,初入爱河的易大痴情种子,怎么样,滋味如何?”

        易流年回道:“怎一个甜字了得,怎一个黏字得了。算了,小别胜新婚。”

        华澜庭:“别扯上我,我是小别,你那是新昏。”

        易流年:“我不管昏不昏,反正我记得我少时有次问帮主应该找什么样的女人。帮主说生为江湖汉子,就要喝最烈的酒,用最利的剑,骑最快的马,一定能撞上最顺眼的女子,找到心中最美的老婆。”

        华澜庭吓一跳,说:“你们帮主碰瓷儿的啊?我看应该是骑最快的马,撞最粗的树,住最好的医馆,用最贵的棺材,长最高的坟头草才对。”

        风清隽和文茵进了山门往里走去,二道门口一左一右摆了两张桌案,有峰内师兄正在给新来的弟子办理登记手续、发放物品和住处钥匙。

        二人走到近前,正犹豫时,左边桌子后的一人冲风清隽叫道:“这位师妹,过来我这里登记吧。”

        风清隽闻听走了过去,文茵就去了另一边。

        那位师兄说道:“师妹怎么称呼?”

        风清隽说了名字,那人对了名册,一边拿取物品,一边说道:“师妹好名字啊。在下舒荒,出身仙洲内的舒家堡,早上山了几年,但和师妹同属六十代弟子。今天人不多,要不我带路领你去住处吧。”

        风清隽说了声舒师兄好,接过物品看了他一眼。这位舒荒师兄生得白净,鼻梁挺阔,剑眉斜飞,称得上周正英俊,只两片嘴唇单薄了些。

        风清隽婉拒道:“多谢师兄,我还有同伴,就不劳带路了。”说着回身走到一旁等候。

        不一会儿,文茵过来后,两人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并肩向住处走去。

        路上,文茵娇笑道:“清隽,你一来就大受欢迎呢,接待我的那位田净沙师兄还红着脸向我偷偷打听你的名字来着。”

        风清隽道:“净胡说,人家那是借故和你搭讪也说不定呢。”

        文茵摇头:“才不是呢。我在旁边看的真切,你那边的师兄在你转身后就目不转晴盯着你的背影看,眼都直了,就差流口水了。”

        风清隽啐道:“小妮子,有了流年后倒是比以前开朗不少,什么话都敢说了。”

        两人进了院子,正好房间相邻,简单收拾了屋子,因为要午后才是拜师的时间,文茵就来到风清隽的屋里聊天。

        她还在继续之前的话题,问道:“清隽姐,你说这感情是怎么回事,你心目中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风清隽点点她的额头:“小丫头,这么快就想流年了?你身在其中,还来问我。”

        文茵摇着她的胳膊:“和我说说么,其实我心里有点儿怕,以前怕自己得不到好的感情,有了以后,现在又怕失去。”

        风清隽想了想说:“感情中最难过的不一定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舍不得。”

        “我想每个人都不一样吧。我觉得吧,相爱容易,始于五官,相处不易,因为三观。相爱和相处是两回事,相爱是吸引,相处是愿意为对方而改变。”

        “真正绝配的爱人,其实都靠打磨。你改一点儿,他改一点儿,这样做,虽然两个人都会有点儿失去自我,却可以成为默契的一对。”

        “我理想中的爱情,最好是简单和朴素的,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不谈钱,不走肾,纯走心。”

        文茵看着她:“姐你不愧是学医的,三句话离不开五脏六腑……”

        风清隽继续说:“朴实无需言爱,我希冀经历风雨一路扶持走过,最初的激情还能化为最终无微不至的关爱。那你喜欢流年什么呢?”

        文茵低头仔细想了想说:“我喜欢他,笨拙而热烈,一无所有又能为我倾尽所有。”

        风清隽说:“瞧你一脸幸福的样子。安全感不是来源于爱,而是偏爱。人都是只有确定自己是那个例外,才会安心。愿有人,许你一人一生以偏爱。”

        “真爱,应该是始于心动,终于白首,拥之则安,伴之则暖。有那么一个人,想陪你万家灯火,夜落归家,烹雪煮茶,白首天涯。”

        文茵问:“可为什么大家都说热恋很容易褪去,能坚持到最后的很少,或者说外在婚姻还能维系坚持下去到白头,内在感情能坚守矢志不渝的其实不多呢?”

        风清隽:“妹子啊,你问我,我问谁?姐和你一样都是白纸呢。”

        “不过我听过有人这样形容男人——年少时是有好感,叫喜欢上一个人;再往后是下身支配上面,叫喜欢,上,一个人;经历多了以后,千帆阅尽,反而觉得前任好了,叫喜欢,上一个人;等到岁数大了,不折腾了,安静了,叫喜欢上,一个人。”

        文茵听得笑了,说道:“我也有个笑话,那天我问流年,说我第一次谈就是他了,可他之前虽没正式谈过,却对几个女子有过好感,这事他怎么看?”

        “你猜他怎么说?他一下子就急了,一拍桌子质问我——你还好意思问?我找一个不是你,再看上一个还不是你,害我找你这么久。你倒好,就勉为其难找了一次,结果我就出现在你面前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看?”

        风清隽轻掩樱唇浅笑:“流年跟着弦惊他们也学得嘴甜了,会讨女孩子喜欢了。”

        文茵回道:“总比以前没有情趣来的好些。另外,我是没遇到过,如果象今天这样,有很多男生明里暗里喜欢你,又该怎么办呢?”

        风清隽嗔道:“姐又不是情感导师。在我看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爱就是学会取舍、克制和珍惜。如果爱是满溢的,你的心里除了他,谁也进不来。”

        “生亦尽欢,死亦无憾。人生最长不过三万六千天,何妨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殇,岂不快哉!”

        “现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公子,云胡不喜。平生一顾,适我愿兮。与君一握,衣袖添香。如此,最好。”

        “当然,如果,日后,渐行渐远,直至走散,那就不如承认自己没那么坚强,放过他人也放过自己,就象吃饭一样,七八分饱刚刚好,犯不上死撑。”

        “如果风吹百里,再无归期,情若络绎,不若茕茕孑立。”

        文茵打个哆嗦:“姐,别说了,我最看不得悲剧。想到如今甜似蜜糖,如果以后,四海八荒,千秋万代,只有你我,再无我们,我就会浑身发抖,如坠深渊,真要那样,我宁愿从未开始过。”

        风清隽摸摸文茵的秀发:“傻丫头,看你脸色都变了,我看流年不错,别自己吓自己,别想太多了。有的人,看上去很好——不认识更好。有些人,貌似很坏——实际上帮你最多。还是老话有道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文茵摸摸胸口:“你也认为流年不错?那就好,谅他不敢负我。对了,下午拜师,你有心仪的选择吗?”

        风清隽摇头:“开阳峰的规矩是师父挑弟子,所以我没有太多去了解过。但要是让我选,应该是一罄师姑吧,她给澜庭治过两次伤,算是结下过缘份。”

        下午,风清隽拜师的过程中却出了点儿小不顺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