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07章 流年开窍


        又过了一段时间,营造处其他三人也要分赴各峰开始新的修炼了。分开之前,四人约在易流年的房间撸串喝酒。

        出乎意料的是,易流年的房间这次整理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连被子都叠的跟豆腐块一样方整。

        华澜庭疑惑地问道:“窗明几净,是我走错屋子了吗?什么情况?流年转性了?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林弦惊抢着答道:“澜庭你最近都不在处里,所以你是有所不知,现在文茵隔三差五就过来替流年收拾房间,他这只单身狗被人领养了。”

        华澜庭奇道:“怎么回事?进境如此神速?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啊?”

        易流年得意洋洋地说:“然也。不是你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华澜庭来了兴趣,问道:“好事啊。老实交代,你是怎么突然开窍的?”

        易流年悠然说道:“以后只要是我的朋友,只要缺钱了就和我吱一声。”

        华澜庭:“吱。”

        接着说:“吱完了,你给我钱啊?”

        易流年:“钱是木有,但是我可以详细地跟你讲述一下,没钱的日子,我是怎么度过嘀。”

        华澜庭切了一声:“答非所问。”

        易流年:“别急啊。同理,我的意思是以后你们有什么情感问题,就和我吱声,我同样可以帮你们参详一二,保准手到擒来,药到病除。”

        华澜庭:“你个榆木疙瘩,女人心,海底针,你咋还成砖家了?”

        易流年:“你说对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兄弟我位面历练时深入女营卧底十八年,女孩的心思如今是门儿清,怎么搞掂是张口就来。”

        华澜庭一拍脑门:“忙得忘了这茬了,易大虾您位面历练变性过,现在是雌雄同体状态,怪不得知道怎么追女生了,明白了。”

        “来,我先验证一下下,文茵刚历练回来你们第一次见面时,她肯定说的是好久不见之类的话,你是怎么回答的?”

        易流年:“哪还用说,单刀直入呗!大胆表白,厚颜倾诉,哥是这么说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我分隔两地,而是我自远方归来,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想你!我希望是你故事里的人,而不仅仅是故人。”

        “哪文茵是什么反应?”华澜庭问。

        易流年哭丧着脸回答:“她说,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

        “哈哈哈……”林弦惊笑着说:“别怕,她说的不是虽远必诛,是虽圆必猪。流年你历练回来后是胖了不少,我深度怀疑在那个世界里你除了睡男人和吃还会什么?”

        “我还会,饿。”易流年冷冷回道,又问:“你凭什么说我胖,你请我吃过一顿饭么?”

        “没有。”林弦惊答:“只请过一百顿。”

        易流年不再理他,转头继续说:

        “但是哥不气馁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死缠烂打,穷追不舍,这不苦尽甘来了嘛!”

        诸葛昀突然问道:“秘诀。”

        易流年:“哈哈,没想到诸葛你也有求教俺的一天。”

        “告诉你,虽说行动的作用永远大于语言的力量,但在撩汉,不,口误了,在撩妹初期,甜言蜜语必不可少。”

        诸葛昀:“试举一例。”

        易流年:“唉呀,我在历练时见过很多不举的男生的,例子我就不举了。”

        诸葛昀:“你个娘炮,你不举了?快说,废话凭地多。”

        易流年:“举,举。譬如说,某天,小茵问我为什么她年年不是自己做衣服就是会买衣服,怎么还会觉得没衣服穿。诸葛,如果以后你女票这样问你,你咋答?”

        诸葛昀:“没衣服穿?每天也没见你光着啊?”

        易流年索性转头不看他:“哥虽然知道标准答案,但那是直觉本能反应,我看还是请仅次于本大侠的澜庭和弦惊先给你分析下情况,你更容易理解记忆,免得你以后还要我们仨给你养老送座钟。”

        华澜庭说:“仔细剖析的话,从表面现象看是旧衣服不合适,产生的问题是没可心衣服穿,浅层原因是身材或眼光变了,深层原因是爱美是女人天性,解决方案多种,以买买买和夸夸夸为佳。”

        林弦惊:“一句话,三个字,虚荣。”

        易流年:“明白了吗?猪哥诸葛。哥穷,买买买就算了,夸夸夸的标准答案是——因为你一年比一年更漂亮、更有气质、更有韵味。所以,去年的衣服,已经配不上今年的你了。”

        华澜庭:“醉过方知酒浓,追过才知词穷,流年你入门了,恭喜。”

        林弦惊:“祝福你,流年,坚持下去,不要象你以前,坚持最多的事情就是坚持不下去。”

        易流年:“收到,好嘀。撩妹要细心,追女要耐心。最近我们一直在用传音符沟通,既便我回她都是秒回,她回我都是轮回,但哥仍然咬牙坚持早请安晚汇报。”

        这时,华澜庭注意到易流年的吃相,调侃到:“流年,你还真是冷面杀手啊,这都第五碗了吧。”

        易流年不好意思地放下手中一碗冷面说:“别光说我啊,澜庭你最近修炼的怎么样?”

        华澜庭叹口气说:“三件事,一件是哥们儿我被欺负了。”

        他把讲公平和讲仁义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弦惊说:“简单。我听到一个消息,风闻门里决定要加大对我们这一代的培养力度,近期会选拨弟子更经常地去外面活动。如果你能在选拨中和蒋壬毅碰上,就顺便教训教训他,这是正面回击。”

        “如果碰不上,就象风火伦说的,找机会阴回来,这个要等时机,等待也是种放纵的策略。”

        “记得我年少时在路上碰到一个小孩,无缘无故向我吐口水还骂人,他家大人不但不管束,还恶狠狠地说我别和小孩一般见识。”

        “后来我偷偷塞给小屁孩一把糖,笑咪咪地夸他干得好,鼓励他继续对路人这样。”

        “等我办事回来,那孩子口鼻流血,脸都肿了,正坐在路边哭。当时我就不厚道地笑了,你说是谁这么心狠没人性,把这么好的孩子打成这样……”

        “另外就是找外援,比如和那个同样吃过亏的韩采苓合作,联手算计二蒋。”

        华澜庭点头:“这事不急。第二件事和你有关,疯子老师发明了个数据光瀑……”

        林弦惊对此果然大感兴趣。

        “第三件事是关于我的修炼。”华澜庭有些苦恼地说:“练到云峰主说的尽量忘记招法套路的阶段,我最近的修为非但停滞不前,好像还有退步,以前会的练的精熟的东西忽然就不会了,这是为什么?你们有类似经历么?”

        林弦惊摇摇头:“修炼事问诸葛。”

        易流年抢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就象公主和王子在真正走到一起,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之前,一定会经历一段互相伤害的互怼过程,那是彼此加深了解、超越自我的必经之路。”

        诸葛昀说:“正解,知见障,具体你问问云峰主吧。”

        看到华澜庭还是闷闷不乐,易流年劝道:“大多数事情,不是你想明白后才无所谓,而是你无所谓后才会想明白。”

        “话说有一天,女娲一边抟土造人一边笑,盘古在旁边不解地问她笑什么,女娲说——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华澜庭:“去去去,不懂我的难处,就不要劝我看开。”说完又问:“清隽选了开阳峰辅修医药炼丹,别的人呢?”

        “我知道,我知道。”易流年说:“文茵也选了开阳峰,章晗蕴是招摇峰御兽,宋霏霏当然是追随林三少去了瑶光峰,其他小姐姐们的情况如下……”

        林弦惊:“易姐,请保重,你以后混女频好了……”

        华澜庭:“流小姐,请自重,少年强则门派强,少年娘则门派娘……”

        诸葛昀:“年小姐姐,请减重,另外据说一恋傻三年……”

        当天下午,恰逢云轶奇亲自指导华澜庭的日子。

        两人见面,云轶奇先说:“澜庭,长老会开会做出了三项决议,今天就会正式公布,我先和你通个气。”

        “头一个是打破弟子必须选择前五峰主修、后四峰辅修的惯例,允许弟子可以从后四峰中任选一峰主修而不进入前五峰,并鼓励专业研究型弟子可在后四峰中多峰兼修。”

        “二一个是会设立研发学术院,集中力量致力于修道理论基础研究以及推进高精尖的突破式专项课题。”

        “三一个是大力推行走出去战略,建立与仙洲其他地区,包括其他大陆上友好门派的广泛交流与合作机制,前期会遴选弟子去其他门派交换学习和交流比赛。”

        “目前只针对六十代弟子开展试点,以后会逐渐铺开,旨在进一步加快选拨、培养、使用三位一体的后备人才成长体系的建设,打造知识专业化、视野全面化、经历多元化、结构年轻化、研发系统化的新生代。”

        华澜庭面色一肃,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这算挺重大的战略决策变化了吧?”

        云轶奇说:“具体的原因你们先不用知道。总之所有的改变往往都是倒逼的。现在虽还没什么大事发生,但仙洲内外并不平静,可以说处在暴风雨的前夜。”

        “自十七代老祖变革以来,本门近千年来比较安逸,多少有些闭门造车、固步自封的情况,引进来做好后,走出去做的不多。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啊。”

        “周翕长老主持日常派务后策划了这一调整,门中虽有异议,但我对此举是支持的。你要抓住机会,加紧修炼,最近有什么问题吗?”

        华澜庭描述了他遇到的问题。

        云轶奇听了后说道:“有问题好,困难就是拿来克服的,为师先给你讲讲我的经历,为师曾经只是个俗世界的穷孩子……”

        华澜庭默想:除了周长老、慕总管是仙洲世家出身,怎么云轶奇、风火伦这些师长都是苦出身,还都爱忆苦思甜,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么?

        只听云轶奇继续说:“在俗世界里,我十几岁就出来打工谋生,从一无所有发展到身无分文,然后从身无分文又发展到负债累累。”

        “这就是苦逼的我,不一样的烟火。我就是我,我看到自己都冒火……我爸说他看到我更冒火……哎马,哪有什么心静自然凉,是心凉了整个人自然就安静了……”

        “直到门派发现了我的潜质,把我带上山来。”

        “所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而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你现在遇到问题,心里冒火,头上冒烟,是好事。我再来说说为什么是好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