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01章 三峰一姐


        之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华澜庭没等到天玑和洞明两峰的后续消息,却先后迎来了林弦惊等三人的回归,营造处四子再度聚齐。

        这天,最后一个回来的易流年张罗四人在他房间里聚餐。

        一进易流年的屋子,林弦惊就一脸嫌弃地说:“狗窝也比你这里整洁干净啊!”

        易流年振振有词地反驳:“你见过单身狗收拾房间啊?不都应该是养狗的收拾吗?”

        林弦惊被他说得居然无言以对。

        四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易流年问道:“哥几个,你们的主修辅修方向都选好没?”

        华澜庭说:“我早都登过记了,天玑峰和洞明峰。”

        林弦惊说:“辅修我肯定是瑶光峰的阵法机关和天机玄学,主修我还在犹豫,前两峰专一,后两峰博杂,还没想好。相比之下,我更倾向于道门第一峰天枢,这样可以分出更多精力研习机关术和预测学。”

        诸葛昀闷声答道:“第二和第四峰我都待过,我应该更喜欢第四峰天权峰的气氛,辅修我选开阳峰炼丹,有助于直接提升修为。”

        易流年说:“既然如此,我看我们四个还是分开的好,辅修我自然选择喜欢的招摇峰御兽了,主修我就第二峰吧,听说天璇峰的轻身功夫不错,很对我味口,而且这样我们四个占据八个峰,将来门里就是我们四少的天下了。”

        四人举杯,林弦惊说道:“好倒是好,只流年你不要拖后腿就行。”

        易流年不服:“为什么是我?现在大家都是三山伴月境登堂期,我这趟位面历练后在速度上大有长进,怎么着?要不要吃完去比一比?”

        林弦惊嗤道:“同一层次也有高下快慢之分,另外我可是听老慕说澜庭已经迈进入室期了。”

        易流年一愣,对华澜庭说:“牲口啊,我紧赶慢赶,本以为能追上你了,三山伴月境之后进阶更加困难,耗费时间更长,澜庭你位面历练中又有奇遇?”

        华澜庭淡淡地回道:“也没啥,又遭了次雷劫而已。”

        易流年:“而已?好吧,我就呵呵了,你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总是天打雷劈的。不对啊,你的历练遭遇还记得?”

        华澜庭心虚地说:“并没有,只对雷劫有些模糊的印象,可能是太刺激了吧。”

        易流年怔怔,四下里看看才小声说道:“这样啊,这么说不是我一个人对历练留有印象了?哥哥我有件糗事,我说了你们可要保密。”

        林弦惊一听来了兴致:“好啊好啊,快说快说,我怎么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易流年做得意状:“所以说你不行啊,只有我和澜庭这样的奇才才能打破常规、与众不同。”

        林弦惊:“你病了,你这是极度自恋症的表现,只看到自己的脸大,而看不到脸后面的脑子。说,什么情况?”

        易流年幽幽地说:“我就记得吧,我在那一世里有个哥哥。有一天,他有事晚回家,家里就剩下我和嫂子。”

        “那天晚上打着雷,我正要困觉,这时嫂子过来说她怕雷声。为了安慰嫂子,我就把她抱在怀里,一起睡到了早上。”

        林弦惊听得眼都直了,忙问道:“然后呢?然后呢?你哥他回来了吗?”

        “然后吧,我哥回来打开了门,看到我和嫂子紧紧抱着睡在一起,他就笑了,说了一句——还是我妹妹懂事。”

        三人对望了数眼才反应过来,林弦惊一手指着易流年大声喊道:“你,你,流年你穿越成了女身!”

        易流年这会儿突然忸怩起来:“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搞的我现在嘘嘘都想蹲着……”

        “哈哈哈!”

        一听此言,林弦惊、华澜庭和诸葛昀三人狂笑不止,林弦惊笑得直打跌,最后都翻到了桌子底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有趣,有趣,流年,你不会连孩子都生过了吧?”

        易流年大窘,面红耳赤地说:“还是不是兄弟了?当你们是哥们儿才说的。我告诉你们啊,千万不能和文茵说啊,不然朋友没得做啊!”

        “真不知那些里穿越重生成异性的是怎么体会的。”

        “……”

        又过了半月,华澜庭终于接到通知让他去天玑峰报道。

        收拾了私人物品,华澜庭拜别慕倥偬和营造处,只身来到了天玑峰。

        天玑峰他并不陌生,以前修缮房屋道路时他也数次来过。

        天玑峰山清水秀,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取的是古色古香的风格,尤其是掌峰峰主的唤作毓芳斋的居所,更是门中一大景观。

        毓芳传闻是云轶奇失踪夫人的闺名。毓芳斋建在一处气势恢宏高达数十丈的瀑布之上,瀑布正上和左右各建有相连的楼阁,瀑布轰鸣着自主阁之下的拱门喷涌泻出,和高耸的红黄相间楼阁与两侧的高大绿植动静相宜,极具震撼力。

        华澜庭报到后被领到一个小院里住下,房间不大,好在是单间。他和另外七人同在一院,他是最早来的,其他新人都还没住进来,所以院落里更显清雅幽静。

        进来安顿好不久,华澜庭就迎来了第一位访客,还是蹦蹦跳跳进来的,又是天玑峰大姐头云袖春。

        看到华澜庭,云袖春马上把手往后一背,故作沉稳老气横秋地问:“华师弟,一切可还习惯?还缺什么少什么只管和师姐我说。”

        华澜庭作了个揖,学着她的语态说:“有劳云师姐挂怀,师弟我一切都好,敢问您老到此有何贵干啊?”

        云袖春先绷不住了:“算了算了,这么说话太累。喂,小华子,我问你,位面历练好玩儿不?危险吗?帅哥多么?我马上就要去了。”

        华澜庭:“我不知道,我也不说。不是说回来后就丧失那段记忆了么?”

        云袖春撇撇嘴:“那是骗你们的,本小姐有内幕消息,实际上那段记忆是被封存了,就像人失忆一样,如果受到刺激,或者随着功力加深,迟早会解封的,只是每个人的早晚不同。我爹说人脑太精密复杂神奇了。”

        华澜庭点点头:“差点儿忘了你是峰主之女这碴儿了。”

        云袖春看着他:“你知道就好。事情是这样嘀,我有三个内部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还有一个不好不坏中性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华澜庭迟疑一下,问道:“和我有关?”

        “这不废话吗?和你无关我找你干嘛?”

        “那,先听坏消息吧。”

        云袖春一伸手说:“拿来。”

        华澜庭奇道:“什么?拿什么?”

        云袖春也奇道:“灵石啊!你不知道还是装傻?好消息一千下品灵石,坏消息两千,不好不坏消息嘛,看在你新人份上,姐友情赠送了。”

        华澜庭一时呆住,睁大双眼惊道:“拿灵石买消息!我,我头一次听说耶。姐你怎么不去抢!什么时候门中有这个规矩了?”

        云袖春也同样睁大比华澜庭大一倍有余的双眼:“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这不是门规,是峰规。姐好心抢先过来教给你,免得你日后行走天玑峰吃亏。学费都不收你,你还大惊小怪的。”

        华澜庭问:“你要灵石干嘛?你爹是峰主,你还缺灵石?”

        “你这就不懂了吧。来,姐再免费讲解一次。”

        “首先,峰主是峰主,我爹是我爹,公私要分明,特别是涉及钱财,千万不能混为一谈,不然我告你诽谤哦。”

        “其次,灵石可以做很多用途。比如我,做为天玑峰大姐大,手下很多小弟跟我混,你以为做老大很容易么,没有经费我怎么笼络维护罩着他们啊?”

        “第三,我又不白要你的灵石,我卖的是依靠峰主之女近水楼台得到的一手、独家、内幕消息,保证新鲜**,还事关你的前途出路,很值的。”

        华澜庭听的一脸懵逼:“大姐,这还叫公私分明?讲点道理好不啦。”

        云袖春也做一脸懵逼状看着华澜庭:“讲道理?师弟你跟女人讲道理,有没有搞错!这样吧,看你如此天真纯洁,姐给你打个对折,这样总行了吧。”

        华澜庭有点儿懵圈,想想问道:“为什么坏消息比好消息还贵?”

        云袖春换作摇头叹气的表情说:“孺子不可教也。你想啊,好消息是绵上添花,坏消息可是雪中送炭啊!你提前知道早做准备,说不定就变坏事为好事呢?是不是这个理儿?”

        华澜庭:“……呃,那,再便宜点儿,营造处穷。”

        云袖春拉住他的手:“不能再便宜了,你听姐给你算啊。”

        “好消息原价一千,打完对折后五百,等于你赚了五百。你花五百买了好消息,但是已经赚过了五百,所以相互抵消。里外里相当于没花钱买到了这个好消息。”

        “坏消息也是同理,再加上附送的中性消息,我等于挥泪大甩卖,亏着做了这笔买卖。”

        华澜庭听完,如遭雷劈,欲哭无泪。

        过了半晌他才缓过来,哭丧着脸颤声说道:“姐,我认识仙洲第一经商世家商家二少掌柜,不如介绍给你,介绍费我就不要了,你看抵了这消息费如何?”

        两人讨价还价半天,最后以总价一千成交,华澜庭一手交钱后,云袖春说道:

        “先说好消息,你不用抓阄了,我爹已经钦定你成为他的亲传弟子了。你,华澜庭,被潜规则了,被内定了,成为峰主弟子了。恭喜在先,万勿推辞。怎么样?震撼吧?开心吧?值回票价吧?”

        华澜庭先是一喜,峰主嫡传,好事啊。他又觉得不对,转念一想,没有发作,黑着脸问:“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天玑峰云轶奇峰主素以教徒严苛出名,这下师弟你惨了,以后别想有好日子过了,自求多福吧。”

        华澜庭耐着性子,继续问道:“敢问不好不坏消息是?”

        云袖春趾高气扬地说:“求我啊!只要你答应把大比中和我动手时用的那套防守功夫教我,本姑娘就会经常在我爹面前替你美言,管保让你少受很多罪的。”

        华澜庭压住火,接着柔声问:“你这三个消息,其实说的就是一件事——我被峰主直接选为弟子了,是吧?这个最迟明天就有人会告诉我,是吧。”

        “也就是说,你是在拿着我的圭表沙漏来告诉我现在是几时几刻。我在俗世界的时候村东头有个叫唛啃吸的门面就是专门干这事的!”

        云袖春说:“还明天干嘛,我就是今天被派来通知你这件事的啊。”

        院子里传来华澜庭不甘的低吼:“云袖春小姐姐!来人啊,关门!放狗!送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