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00章 天玑洞明


        经历过云仙峰天雷,这次凡人界小雷劫没有给华澜庭造成太大的威胁,虽然还是弄得满面焦黑烟火色,总是顺利度过。

        感应到坐标后,与来时急剧下坠的强烈失重感不同,这回遇到的是仿佛被跩着飞一般上升形成的挤压撕扯感。

        四周罡风如刀,直透身体,不止扎心,好象连五脏六腑都要被扎透了。

        华澜庭咬牙忍受,到后来甚至不得不靠回想和黛螺思与赵灵雨的旖旎一刻来分散注意力,这才熬到了最后。

        脚踏实地后,恢复半晌,他举目四望,认出是在出发时偏殿里的青铜大门之外。

        这时,三山伴月境的修为重新附身上体,浑身象打了鸡血似的充满力量感,似乎还在继续攀升,让他觉得一下子适应不了,身子虚浮欲飘。

        又调整了半天,他才勉强拿捏住气血波动。整理下衣衫,就着旁边一处泉水简单清洗下,华澜庭迈步推开殿门。

        殿外阳光刺目,他走出几步,以手遮眼,回过头来,看向大门两侧竖匾:世事一场大梦,人间几度秋凉。

        华澜庭心下唏嘘,回想尘王朝的一幕幕,历历在目。

        嗯,不大对头啊?慕倥偬不是说过,回归后除了成长的心智和提高的武技以外都应该记不得了吗?

        正在愣神,猛觉有风及体,后面有人偷袭!

        这一失神,反应可就慢了半拍,被掌风扫了一个踉跄后才稳住身形。

        还没等他转身看清来人,对方的攻击又到。

        华澜庭迅速滑步斜退,蹬鼻子上脸踢云步中夹杂了清泉石上流身法,及时闪过了一击。

        对方如影随形,仍再次重击他的后背。

        厉害!华澜庭暗叫一声,反腿踢出,随即腿影如山,连环十八腿,正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的是与不是纠缠腿绝学,最后那重逾千钧的叠加一腿终于逼退来人。

        他转身一看,偷袭者原来是慕倥偬。

        慕倥偬骂了句:“臭小子,功夫是有进步,但就是象个呆瓜,这防备心和反应力下降啊。再来!”

        说完又猱身而上,攻势如狂风暴雨。

        华澜庭凝神接招。这一轮攻击中慕倥偬加了力,他完全防御不住,全身上下到处中掌,被拍了怕不是有百下之多。

        最后两下头顶百会和后心大椎同时中掌后,华澜庭丹田一热,气往上撞,游走全身,气势陡升,灵识如水银泄地般疯涌而出,修为直入三山伴月境入室期!

        原来慕倥偬是在帮他巩固这次历练前后两次穿越和度劫提升后不稳定的修为。

        见慕倥偬又是一掌拍来,华澜庭一声长啸,福至心灵,左手剑指一引,发出一式大自在剑,抵住掌势,同时右手一记小自在拳轰出,以泼墨大写意、留白小题诗心法同使两种武技。

        慕倥偬退步停身,叫了声好:“不错不错,这才象话,有收获。现在坐下,内视所结之丹,凝实入室期等级。”

        华澜庭依言盘坐于地内视丹田。

        他初入登堂期时结丹雏形和别人并无区别,白色丹华之后有五彩光点显现,呈模糊的虚光状态,为五行初成之丹象。

        现在丹团仍是光晕散发的虚光之态,但主颜色却转为淡紫,只外沿依次有赤白黑青黄光影闪现。

        慕倥偬也看出了变化,点头说道:“你这是雷属性之丹啊,通常只有越过四象阴阳境之后主修雷力之人才会出现这种丹。”

        “这需要辅以专门心法炼之。算了,我就不说了,等你择峰拜师后让你师父指点你吧。”

        “本总管宣布,位面历练结束,修为也稳固了,你正式成为自在万象门外门弟子了,随我先回营造处。”

        路上,慕倥偬没有问他经历,想是认为他已失去这段记忆,华澜庭也忍住没发问,他觉得应该和空天青烟玉有关,还是先不说为好。

        一路交谈,原来他这一去竟然有五年多时间,这叫华澜庭吃了一惊,自己明明在尘王朝不过半载不到嘛?

        慕倥偬也说不清原因,只说以前也偶有这种情况发生,猜测是不同位面之间互有交叠重合,造成时间流速异变。

        回到营造处,慕倥偬温了壶小酒,说道:“来,陪我喝几盅。”

        “你走这几年,门中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最近一两年里,小林子、流年、诸葛和清隽等一批尖子纷纷升级,陆陆续续也开启了位面历炼,其他人多忙着修炼,陪我喝酒的人少了,眼前一下子冷清下来。”

        听到一帮兄弟和红颜都没在,华澜庭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觉得寂寞起来,只好和慕倥偬推杯换盏起来。

        慕倥偬喝酒没忘正事,问华澜庭:“小华子啊,成为外门弟子后就要择峰正式拜师和选择辅修方向了,你可有定见?”

        华澜庭回到门里心情放松,现在已是微醺,听着慕倥偬声音语气怪怪的,转念一想已是明白,他借着酒劲,走过去搂着慕倥偬的肩膀说:

        “老慕,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们。放心,营造处就是我们的家,你就是家长,我们只是离家出走一段时间。”

        “我们几个对家对你的感情,你如鱼在水,冷暖自知。在外面受了什么欺负委屈,我们一定常回家看看,向你哭诉。”

        慕倥偬听得眼圈微红,一把拔拉开华澜庭手臂:“滚开,没大没小的,还离家出走?还回来哭诉?那我这条如鱼不是就泡在咸水里啦?你这是咒我咸鱼翻不了身?”

        “我告诉你,不混出样就别回来找我,谁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给老子打回去。现在说吧,想去哪一峰?”

        华澜庭正经地答道:“这事我考虑过。我所学颇杂,突破三山伴月境是你和云峰主相助,那就选第三峰天玑峰好了。”

        “至于辅修方向,我其实都感兴趣,非要选一个的话,我想去洞明峰学炼器。”

        慕倥偬微微颔首:“诸峰所学,各有所长,修到极致,皆可得道。想要拨尖,一靠天资天份,二靠热爱兴趣,三靠毅力恒心,四靠气运缘法。我是资质有限,只能给你们启蒙,就指望你们四个以后光耀营造处门楣了。”

        “天玑峰云轶奇峰主修为深湛,为人面冷心热,我倒是不怎么担心。洞明峰首座徐壹尊大师性格怪异,不好相与,但他常年闭关寻求突破天炼之道,不大管事,所以洞明峰内部散乱一些,你自己要小心。”

        “你们入门时我说过三句话,现在要雏鹰离巢,我还有三句话相赠,你且记好。”

        华澜庭暗自翻个白眼,人老了又喝了酒就是话多。

        慕倥偬说:“第一句话是,最快的脚步不是跨越,而是继续。你天份高、奇遇多,再得名师教授,大器可期,但这坚持与耐力就更不可缺。”

        华澜庭已经喝的头晕,心想:时不我待,不能慢啊。有个故事说的是乌龟病了让蜗牛去买药,半天不见回来就急了,骂道再不回来老子就死了,门口传来蜗牛的声音——你再说老子就不去了。

        “第二句是,人生会面对各种选择,不怕选,就怕混。选错了可以改,还可以将错就错闯出杀出一片新天地,但不管顺流而下还是逆水行舟,一旦放松混日子,必然翻船。”

        华澜庭脑补一句: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选对了随波逐流也能一日千里,选错了摇断桨把儿也进一退二。

        “第三句。剑未佩妥,出门已是江湖。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但是不是什么好事都等你准备好了才来,坏事更是如此。随时保持清醒,随时准备应变,可以低调,不可低眉。”

        华澜庭醉意朦胧,深以为然。是啊,切洋葱的时候我都提前做好准备闭上眼睛了,以为这样就不会流泪了,但当我切到手指的一瞬还是哭了。

        他再灌了一口说:“知道了,知道了。来,喝!酒尚余温,入口不识乾坤”。

        当晚,华澜庭踏实地睡了个好觉,一早又被慕倥偬叫到大殿。

        慕倥偬面色不豫地说:“昨天下午我让人去给你登记备案,天玑峰那里没什么问题,洞明峰却出幺蛾子,说门中规矩择峰是双向选择,申请者不论修为高低,想入洞明峰都必须参加炼器基础与资质考核,不能直接免试入峰,真是气煞我也。”

        华澜庭听了并不在意:“人家守着门规也没错啊,只要不是专门针对我们营造处就行。”

        慕倥偬说那倒不是,全部都要考核。他消了消气说:“今天你先分别去两峰报名,最近几天门里要求接近突破还没有去位面历练的弟子先做择峰预登记,日后好遂一安排分配考核”。

        吃罢早饭,华澜庭先来到天玑峰山脚下报名。天玑峰弟子给他登了记,说过些日子会通知他报到。

        自在万象门里除了基本门规外,各峰在管理上有相当大的自主性,规矩各不相同。

        按照那名弟子所说,天玑峰在峰主之下设有各级执事管理峰内事务。除此之外,有资格收徒的长辈和实力弟子都有自己单独的住处,以姓或名字中的一字命名为阁,称做阁主。

        这些阁主不理俗务,专事修炼和授徒,而择徒方式极其简单,是随缘抓阄决定。华澜庭倒是喜欢这种不用费脑筋心机的方法。

        他在下山时还正巧碰到了在大比中打过一场的云袖春。

        云袖春看到他选择了天玑峰也很高兴,踮脚用小手拍拍比她高一头的华澜庭肩膀说:“师弟放心,以后师姐我罩着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华澜庭对这个娇小爽直、爱充大姐大的峰主之女也是印象深刻,自然笑着答应。

        他随后又来到洞明峰,山口已经有了十数人在排队登记了。

        等排到他的时候,正要上前,后面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一名玉衡峰的女弟子,挤到前面对他说:“师兄师兄,打个商量,师妹我还有急事,让我先报名可行?”

        华澜庭不为己甚,笑一笑就让开了位置,他怕后面排队的人有意见,就默默走到队尾重新开始排队。

        这时在他之前的几名弟子等的无聊,就议论起来了。

        一人说:“看看,这位师弟多么的有风度,这就叫教养和素质。”

        另一人道:“我不这么看,这位师弟明显是看人家漂亮,这是撩妹的一种手段,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很高明又不着痕迹,我说的对不对啊?师弟。”

        旁边又有人插言:“贾小纯,你当大家都像你这么龌龊,这叫什么来着?对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时那女弟子登完记走过华澜庭身边说:“谢谢啊,师兄,我叫韩采苓,先走了,以后再见。”

        贾小纯见状有了说词,对反驳他的弟子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下连名字也知道了,还暗示再见面。佩服啊,兄弟。”

        华澜庭没吭声,经历了尘王朝一系列紧张的奔波和算计,他现在很喜欢和享受门里少年同学们这种随意自然的轻松斗嘴气氛,更加想念林弦惊和易流年他们了,当然,还有风清隽。

        后面一段等候新生活的日子,华澜庭在总结梳理所学、继续提升修为和温习元妙老道传授的铸造技艺中安静度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