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98章 不如归去


        岳业和岳嘉大惊失色。

        岳业拍案而起:“景儿,你这是何意?”

        “你去过地宫了?是了,是元妙老道士和你说过什么了?不对,元妙并不知情,什么叫你是不是我亲儿?你昏头了吗?”

        华澜庭摇摇头:“我是去过地宫,但却是从另外的入口进的。那道血脉机关,我,通不过,打不开!”

        岳业一脸惊讶不解:“不可能,那是你母亲手设置,难道年久失效?”

        “我娘倒底是谁?”

        岳业慨然长叹:“好吧,你既然有问,是时候该告诉你了。”

        “当年,为父误入地宫,而你娘也正好在内探宝。我们触动机关被困在一起数日,眼看逃生无望必死无疑,才,这才有了你。”

        “后来洞内空气越来越少,求生图存本能之下,我们分头最后一次细细搜索,我不知开启了什么机关,被单独隔离到另一处密室中晕了过去。”

        “苏醒后,门是开着的,我和你娘死里逃生又碰到一起。”

        “你娘,她是大歧萨满国教那一代的汉人王女。”

        “当时情况特殊,你娘用我的血施法重新设置洞口机关后,我们约定了时间地点定期见面,就各自离开,我走前还救下了元妙。”

        “我和你娘见了几次后,我突然接到急令被调往平南大营,只来的及着人在下次相约的地点通知你娘。”

        “之后一段时间就天涯相隔失了音信,直到她只身来到平南大营找我,原来你娘,怀了身孕。”

        “她怕被教中发现所不容,为保你出生,她偷偷逃了出来,一路风霜奔波伤了身子。”

        “我把她安顿在大营附近村庄里,生你时确是因身子羸弱难产而亡。”

        “不得已之下,我向嘉儿之母和军中坦承此事,但只说你娘是我在调动途中认识的民女,后来我还为此受了处分。”

        “但是,你为我子确凿无疑,你为何要质疑?你是不象我,可眉眼有你母特征,你这浑蛋不着调的小子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被门夹了?”

        华澜庭心想,贵圈真乱。

        他刚要开口,忽然听得房外屋角有轻微响动。居然有人能瞒过自己耳目藏身偷听!

        身随心动,他飞身出掌跃向窗口处,就要动手拿下来人。

        那人被发现竟不逃走,也是飞身而下破窗而入,单手与华澜庭力拼一掌。

        双掌相交,发出不大的一声闷响,那人被震的后退两步,倚在墙壁。

        华澜庭也退了小半步,这让他心里吃惊不小,失声叫道:“一苇渡江身法,菩提萨埵神掌?你是一苇禅寺什么人?”

        这人能在房外偷听,本事定然极高,他这一掌已用上了七八成力,此人虽被震退却并未受伤,可列当世高手,修为只逊无定方丈和元妙老道。

        这人敌不过华澜庭掌力,被逼后退,却朗声长笑,状甚愉悦,出声喊道:“好功夫!好小子!好儿子!”

        此人清远侯却是认识,当下叫了出来:“东清王周伯庸!”

        东清王没有理会他,手扶墙壁直勾勾盯着华澜庭,显得极为亢奋,不停地说着:“我有儿子了,我周伯庸有儿子了,我这一支终有香火传递了……”

        岳业皱眉怒道:“东清王,你发什么失心疯?胡言乱语!”

        东清王转头看看岳业,又望望华澜庭,再次大笑:

        “不会有错。岳老儿,二十六年前地宫之中不止有你,还有老夫!那是老夫此生唯一一次巫山**,怎会记错。不然你以为所有洞穴机关为什么后来都打开?”

        “不用验证了。本王在窗外听的明白,岳景之血与你之血互不相溶,而他相貌和我而不是你相似,足以说明他乃是我周伯庸之子!”

        东清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他在安排好夜里突围之事后,左思右想心有不甘,决定冒险出宫尝试刺杀岳业。

        如果成功,叛乱就有平定的可能,如果没有下手的机会或无法得手,他也有自信全身而退护庆云帝突围。

        他一人杀出皇宫后,先是摆脱了追兵,打探之后就潜入清远侯府,无意中听到护卫们正在安排永定门的事情,他又在府中暗察一圈后,决意在永定门动手,于是先行过来隐藏,听到了父子三人的对话。

        东清王痴迷武学,无意皇权,曾拜入一苇禅寺跟无定习武,学有所成后下山于各地云游,潜心修炼提升,同时训练培养天都卫。

        那一年,他来到大岐查访高人切磋武学寻求突破,后偶得地宫秘图,进去后发现了昏迷的王女。

        他平生不近女色,只这一次鬼使神差,莫名地意乱情迷动心起意,做了一次违心之事。

        东清王没有子嗣,只到了中年之后,想着自己终会得道而去,才遗憾没能留下香火。

        今天知道当年乱情竟一发中的,怎能不欣喜若狂,只觉此生无憾,用什么来换都值得了。

        东清王之言一出,华澜庭呆立当场,呆若木鸡,心里似一万零三头草泥马奔腾呼啸掠过。

        华澜庭和“岳景”、“赵景”以及“周景”这“四个人”都是一个头两个大,四脸懵逼、五迷三道、六神无主,被此消息炸的七荤八素。

        这人设也太狗血了吧。刚才还腹诽别人乱,原来贵圈里最乱的是自己。

        自己真的是有个大家庭啊,还身份显赫,买一送二,不是小侯爷,就是小王爷或二皇孙,共计一个妈一拖二两个爹,一个哥哥,还有个小叔叔和小姑姑,那岂不是说赵灵雨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了么……

        华澜庭思绪百转,比他更懵圈的是清远侯岳业!

        他认出东清王后,本待出声示警,招来亲卫保护自己并趁机拿下落单的周伯庸,却被一番言语气的眼冒金星、怒血攻心、心神大乱!

        此行诸事不顺,先是大儿子岳嘉以小犯上,还扬言要捉拿自己平叛,劝他投降向庆云帝请罪。

        然后是二儿子岳景公然置疑父子血缘关系,逼迫他自揭伤疤,说出那段深埋心中的陈年往事。

        这还不算,东清王这厮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跳着脚的和自己抢儿子,还振振有词,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但是,如果没有亲历,怎么能说的出经年之前地宫旧事?

        清远侯戎马一生,本没这么容易失了方寸,可一咂摸这里面的滋味,一想到自己可能给别人养了二十多年儿子,一闪念东清王老匹夫暗示的地宫中不为人知的一幕,真假先不说,老侯爷血往上撞,一下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不管怎样,先出一口胸中恶气再说。

        清远侯只身赴约,虽见的是自己儿子,但如此时局,又怎会没有防范措施。

        岳业低吼一声,纵身扑向东清王。

        屋子本来不大,两人离的又近,东清王正心情激荡,而且也没把岳业放在眼里,竟叫他以清泉石上流身法扑近到身前。

        岳业虽怒火中烧,也心知不论是与不是纠缠腿,还是锦瑟无端大须弥掌式都难以奈何东清王,在其他三人一愣神的功夫,他伸手从腰后抽出两只火统。

        那个时候,火器刚刚从海外流入靖王朝,十分罕见,短式火药手统更是数量稀少,只有岳业长年和靖王朝对战从而有所了解,暗中搜罗了二只。

        两人近在咫尺,东清王又没想要躲避,砰砰两声,火光一闪而逝,硫磺气味散出,硝石火药全部正中,打入东清王两胁。

        东清王大叫一声,无漏真身护体神功被动自主激发护身,却是晚了,只阻延了火药的进一步深入。

        东清王大怒,他已经很多年没受过伤了,情急之下,神功运转发力,体内异物被他以雄厚内力迫出体外,尽数又打回到岳业胸腹。

        岳业身上穿有足足三层金丝软甲,防护不可谓不严。

        但东清王何等功夫,伤后又是含怒出手,硝石大部分被软甲挡住,小部分仍深入岳业体内。

        东清王随即抬手,右掌已闪电般按在岳业头上。

        “不可!”、“不要!”,耳边传来华澜庭和岳嘉的叫声。

        东清王一顿,然后喟然一叹,收回右手:“罢了,本王不杀你,以偿你抚养吾子成人的情份。”

        说完这句话,东清王身子一软,退后两步坐倒于墙根。

        事发突然,华澜庭和岳嘉这时才同时抢上,一人一个,分别扶住两位爹地。

        东清王胸前印出大片血迹,嘴角也有血丝。

        他不懂火器之威,刚才如果不催动内力反击的话,或许还能留有生机,现今胸腹血肉模糊,血水不停渗出,华澜庭一扶之下就知不妙。

        东清王一把紧紧抓住华澜庭的手臂,呼吸急促,说道:“孩子,让我看看你。象,咱爷俩儿真象。”

        “不用费劲了,我已自知无幸。我平生只此一件错事,没有做到君子不欺暗室,常自愧疚于心,今日命丧岳业之手,这就是天道循环的报应吧。”

        “其实,在窗外知道我有儿子的一刻,我瞬间就放下了,放下了一切,前所未有的轻松喜悦,什么武学巅峰、得道飞升,都不重要了。”

        “孩子,这个给你,是我从清远侯府拿到的。”说着塞给华澜庭一个包裹,然后又说:“你修为竟然比我还强,安危我不担心。答应我,承袭东清王爵,传我一支香火。”

        紧盯着华澜庭,东清王眼神中带着热烈的企盼:“孩子,你能在我走之前叫我一声吗?”

        华澜庭嘴唇翕动,没有发出声音,东清王却从中读到了一个无声的爹字,他展容开怀一笑:“生有其欢,死无所憾,不如,归去。”

        东清王手一松,闭目而逝。

        那边的清远侯岳业见此情景,哈哈一笑:“老贼,终是你死在我前面,跟我抢儿子,哼!”,他说话牵动了伤口,咳嗽几声,有血水带出。

        岳嘉急道:“父亲,不要再说话了,让我看看你的伤。”

        岳业合眼喘息了一会儿,睁眼看着岳嘉说:“嘉儿,为父是不行了。”他所中硝石附带着东清王的内力,已然伤及肺腑深处。

        “不,不会,父亲你不会有事的。来人!来人!”岳嘉喊道。

        岳业止住他,慢慢坐起身扶着岳嘉低声缓道:“嘉儿,先不要叫他们进来,为父有话对你说。”

        “临死方知万事空,雄图霸业,皆是幻影。为父一生,对尘王朝算得鞠躬,对恒王朝说得上尽瘁,不想今天事情演变到这步田地,造化弄人,世事无常,天不遂我意,如之奈何。”

        “东清王有一句话说的对,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我本无错,生在帝王之家,我已尽力,对得起赵氏与恒朝。对庆云帝和周氏尘朝,虽身不由己,多少总是有负。”

        “为父也不后悔没有早告诉你们实情,下一代有下一代的选择,你既不愿反尘,事已至此,为父已无所求,决意成全于你。”

        “至于以后,我看尘恒两朝虽大,必无你兄弟容身之处,或远走他乡平安度日,或以地宫之财再谋出路。相信以你们之才,当可另有一番际遇。”

        岳业说到这里喘息不已,脸色通红,华澜庭这时也转了过来。

        岳业叹息:“景儿,你,至今也不肯、不再肯叫我了吗?”

        华澜庭看出来岳业伤重无治,心下终是不忍,开口说了声:“父亲。”

        岳业点点头,强笑说道:“再怎么说,你是我抚养成人,这个事实谁也抹杀不了。以后去留,你自己决定好了。”

        “我相信,我岳业两子,皆是人中龙凤!”

        “来人,进来听吾将令!”岳业大喊,坐起挺直身体,似又恢复往日将帅威仪。

        房外数名亲信听到喊声鱼贯而入,都被眼前景象惊住。

        岳业摆手止住他们问询,说道:“本侯对不起你们,事有突变,我命不久矣,并已决意罢兵止戈。”

        “尔后你们听从岳嘉命令,助他收束军队,放下武器。”

        “岳嘉,为父有一事相求。兵士们只是遵令行事,你要奏明圣上不杀不究。忠于我的将官们,愿降则降,不愿意的,放他们自行离去吧。”

        岳嘉已是泪流满面、失声痛哭,哽咽答道:“儿子必将一力护他们周全。”

        亲信将官跪倒一地,高呼大帅,悲痛不己,但无一人有异意违令。

        岳业一手一个,抓住两子之手,颤声说道:“为父还有很多话要说啊,可惜没有时间了。生亦何欢,死有何苦,不如,归去。”

        随着声音低不可闻,岳业双目圆睁,身子一挺之后双手软垂,撒手人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