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83章 钉子精神


        尘王朝中州,嵩室山一苇禅寺,山门外,华澜庭正驻足观望。

        山门由正门与东西掖门组成,面阔三间,进深两间,为通高四丈的单檐歇山式建筑,上覆琉璃瓦顶,正脊为龙纹花脊,两端饰龙吻,中间饰龙首,狮子驮宝瓶脊刹,重脊各用垂兽、走兽等。

        门首正中悬黑底金字“敕建一苇禅寺”匾额,山门两侧屹立一对青石巨狮,整体显得沉稳雄厚,宝相庄严。

        华澜庭向门口的小沙弥报了非相的法号求见无念大师,小沙弥进去通传后,他过山门进到天王殿里等候。

        天王殿有两副楹联。

        上联是:多闻正法,以广目光。

        下联是:增长善根,而持国土。

        对联将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北方多闻天王四大天王嵌入联内,端地是十分工整巧妙。

        没等不久,小沙弥回返,引领华澜庭来到寺里一处禅房门口,低首合十后离去。

        华澜庭收敛气息,推门而入,里面有一老僧正闭目端坐,他一躬见礼:“华澜庭蒙非相大和尚指引,特来拜会无念大师。”

        无念大师睁开双眼,目光如电,神光湛然,在华澜庭身上一扫,随即微现惊容,脸带笑容起身相迎道:“施主多礼了,贫僧忝为般若堂首座,我那弟子知道我好武成痴,遇到武学高手就着意引见,倒叫施主特地跑上一趟了。”

        华澜庭说:“哪里哪里,大师过谦了,一苇禅寺执中原武学之牛耳,小子既然有缘路过,自然是应该前来与高僧大德请教一二。”

        无念笑道:“善哉善哉,何来高僧一说,本座痴迷武学,疏于佛法,方丈师兄总说我首尾颠倒,还特地赠我一联以为警示。”

        华澜庭抬头一看,果见蒲团后墙上有一对联。

        上联为:念念不离心,要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始算的打成一片。

        下联是:佛佛原同道,知佛亦非佛,非佛亦佛,即此是坐断十方。

        华澜庭说道:“妙哉,无念而念,非佛亦佛。佛门武学,亦是修行法门,如能打成一片,终可获得解脱自由。”

        无念捻须笑道:“施主此言,深获我心。恕贫僧眼拙,竟然瞧不破施主的修为,正所谓莫欺少年穷,实是手下技痒,不如你我切磋两手如何?”

        华澜庭振衣也是一笑:“小子僭越,正有此意。”两人就在禅室内过起招来。

        无念本来初见华澜庭年少,并未太过正视,但细看之下却判断不出华澜庭的底细。一苇禅寺中达摩院精研本派武功,般若堂则是兼容并蓄广揽天下武学,加上无念确为武痴,好奇之下,所以才一上来就提出切磋,这已是把华澜庭视作同等之人来看待了。

        两人初始动手并未放开,只是以轻功在禅室之内周旋,两人衣襟毫不带风,先是华澜庭在前,无念在后,数个圈转下来,速度都是越来越快。

        无念心下暗惊,禅室很是狭小,他竟然总是差着半寸,无论如何堵截,总是追不上华澜庭的脚步,不由好胜心大起,用上了全力。

        他这一路轻功名为万古灵霄一羽毛,使将出来足不点地飘然若羽,看似方向无序,实则空灵飘逸收发随心,最是适合小范围内的追逐闪躲。

        华澜庭以天光乍破意逍遥身法应对,也是快慢有度张弛自如。两人后来互有赶追,谁都不能一举超越对方,但都是从对方身法步伐中有所启发。

        过不多时,两人哈哈一笑,既然难分高下,就索性停住动起手来。两人脚跟立定,拳来脚往,勾拿缠架,锁扣扳压,并没动用内力,只是以武技相拼。

        华澜庭用的是有心无意勾连手,间或夹杂着小自在拳,脚下是清远侯的是与不是纠缠腿,而无念所学甚博,接连变换十二种拳法腿法。

        近身擒拿看似幅度不大,但招招凶险,一方不支而另一方不留手的话,往往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华澜庭的有心无意勾连手已经修到了分筋错骨断神经的阶段,虽然距离虚空点穴截脉、弹拨神经的境界还有距离,但也是凌厉无匹。

        无念的武技也是接近化境,双臂两腿时而刚硬,时而绵软,滑时宛若游鱼,发起力来又可碎金断石。

        两人纠缠半晌,最后都是站不住桩子,不得不移动脚步转动着继续打斗。

        打到后来,华澜庭略微有些吃力了,毕竟无念在武学技巧上侵淫大半生,各种五花八门古怪之极的罕见技法层出不穷,逐渐让华澜庭应接不暇。

        华澜庭本来就要停手认输,却想起了方青崖分心二用双手同使不同剑法的一幕,他心中一动,沉心静气,努力使自己进入到刚上路那四五天里无喜无悲、物我两忘、自在独行的心境中。

        在达成的一刹那,他的拳路腿法一变,双手双脚竟打出了迥然不同的套路,刚刚占到上风的无念却极不适应,一时手忙脚乱疲于应付,又被华澜庭扳回均势。

        无念很是惊喜,还要再换招法,华澜庭却晃身后退一步,说道:“大师技高一筹,华某佩服。我一时心血来潮,却保持不住刚才那种状态太久,再战下去必输无疑。”

        无念抚掌微笑:“小施主年少有为,日后如果真正掌握了那种状态,老衲必不是对手。你能在临敌之际想到新的提高应对之法,这份才情天资,让贫僧自愧不如啊。”

        华澜庭拱手:“都是靠大师相逼相激才能有此突破,晚辈从中受益良多。”

        无念明显很是有棋逢对手的兴奋,搓着手说道:“有趣有趣,好玩好玩,很久没有如此痛快的对攻酣战了。不如这样,我观施主内力修为更是不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且待我去报与方丈师兄,请他和你一见如何?”

        华澜庭怎么看怎么觉得无念老和尚实在有点儿童心未泯的样子,言道:“如此自然是好,不过冒昧打扰方丈清修是不是不太妥当啊。”

        无念摆摆手:“无妨无妨,无定师兄佛法精湛,但武学修为也是寺中第一高手。他是少见外客,但施主你也是少见的少年高手。好容易来一回,搂草打兔子,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顺手捎带的事。”

        华澜庭莞尔。

        无念:“此事由我去说项,随我来。”

        无念身形一闪就出了房门,一路穿房过堂,左折右转,竟是全力施展轻功,这是考较华澜庭长途奔袭速度耐力的节奏啊。

        华澜庭少年心性,也是起了争胜的念头,一路跟踪疾行,如影随形,寸步不离。

        直到了寺中深处的一座院落之外,无念疾停转身,看向华澜庭:“施主原来在屋里还是藏拙了,看你犹有余力的样子,这份轻功比起老衲只高不低,师兄必然是要见的。我去和他打个商量,我们来游戏一番好了,必定有趣,你且在此等候。”

        华澜庭看无念脸带笑意,虽然觉得什么地方有点儿不对,但又不明所以,只好在院门口停步等待。

        不一时,无念走了出来,对华澜庭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正好是鄙寺无字辈师兄弟共同打坐参禅诵经的日子,我因为要见施主才出来一会儿。”

        “无定师兄那里我已经说好了,不过他们不太相信我的话,不相信施主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之高的修为,所以想要先考上一考,请你闯一闯关,小兄弟没有意见吧。”

        华澜庭啊啊两声,心道一苇禅寺方丈自是法相庄严之人,见就是见,不见就是不见,这还有要闯关的说法,必定是无念从中捣鬼。

        当下也不说破,问道:“请问大师,怎么个考法?”

        无念见他同意,说道:“施主你面子可大了,轻功武技就用不着了,这次除方丈外的无字辈师兄弟正好都在,他们会联手布下一个混元一气阵,你以内力攻击,只要施主能够在反震之力下坚持三息,就算你过关了。”

        华澜庭回道:“无念大师有没有搞错啊,我一人如何是众位无字辈高僧的对手?又怎么值得惊动诸位如此大费周章?”

        无念神色一肃:“贫僧虽然轻功武技胜不了施主,但诺大年纪了,这份眼光还是有的。施主精气光华内敛后我虽看不出深浅,但也只有内功臻于化境之人才能让老僧都看不透。你,当得这个阵势。”

        华澜庭无奈,只好答应。

        这时院里已站出来七名老僧,都冲华澜庭点点头后,盘坐一圈,各自发功。

        常人不觉异常,华澜庭却能感觉到圈内形成一个半圆的气场,其内气机流转,绵绵涌动,犹如实质,当下倒吸一口凉气。

        无念介绍道:“这些是鄙寺除方丈和我之外无字辈仅存的无缺、无穷、无屈、无拙、无讷、无始、无殆七位师兄弟,分别掌管达摩院、罗汉堂、戒律院、药王殿、藏经阁、菩提院和证道院。现在有劳施主闯关。”

        华澜庭立定仔细观察,并放出了周身气息,气势逐渐拔高。

        七名老僧立时有所感应,皆是和无念最早一样面带惊容。

        他们初时确实不太相信无念所说华澜庭值得他们联手一试的说法,可一旦感知到这股气势的强大,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他们不信,于是都暗自加大了内力的输出和融合。

        华澜庭原来还能感觉到阵势气场不够圆润,他还有可乘之机,这下老僧们加力并配合后,真气滚做一团,犹如一体,虽有微小破绽,也马上被流卷过来的他人真气弥补上,这便如何是好?

        华澜庭虽自信,但也知道难以在七人联手下讨到便宜。如果攻击过去,只是在反震之力下坚持三息的话,华澜庭自问还是有把握的,可他现在想的却是能否更进一步。

        慕倥偬说过位面历练是对心性、心智、修为、武功的综合历练和考验,华澜庭一直记在心头。

        自己在这里确实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如果满足于此不思进取,那么就达不到历练提高的目的,所以他要闯关,还要争取破阵!

        气团的破绽是有,七人联手还做不到心意相通如一人的地步,这个他能看出来,但问题是怎么在转瞬即逝的时间内破开气团。

        华澜庭思考的同时也在蓄势,等待自身气势达到高点再发出闪电一击。

        沉思的时候,华澜庭的右手下意识地抚摸上了院门的梁柱,忽然微微觉得手心一痛,看过去却是门柱上有一根没有凿实凸出的钉子,他心头一亮。

        华澜庭记起来有一次学宫讲课的老师说过钉子精神:

        其一,钉子足够聚焦所以能产生巨大的穿透力;

        其二,钉子善于选择薄弱环节突破;

        其三,钉子总是不断下沉,而不是总想着冒尖,夯实基础后自然会突破;

        其四,再锋利的钉子也需要外力,比如伙伴和贵人;

        最后,钉钉子需要多次才能成功,失败不可怕,坚持更重要——钉子是在反复敲打中实现自身价值的!

        不错,钉子精神!钉子打法!

        华澜庭气势高涨,豁然飞身而起,凌空单手下击!

        以身作锤,外放内力做钉,就要凿穿,混元一气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