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82章 游魂九针


        书接前回,进来的一群壮汉中,领头的却是一个瘦小枯干的男子,他一进来看见已经坐在店中的那伙人,打个哈哈说道:“申帮主果是信人,是我们来晚了一步,抱歉抱歉啊。”

        那个申帮主拱拱手说:“好说好说,大家行走江湖,自然要言出必践,吉帮主不必客气。”

        姓吉的汉子左右一扫,冲着店里其他人说道:“盐焗帮和申通帮在此办事,无关闲杂人等可以走了,免得等会儿刀枪无眼伤了邻里的和气。”

        店里吃饭的人见状纷纷结账离去,吉帮主斜了眼华澜庭:“怎么?小兄弟还不走?”

        华澜庭答道:“不好意思,还没吃饱。”

        吉帮主点点头:“好胆色,没关系,你继续吃,也不一定打得起来,是不是啊,申帮主?”

        姓申的说道:“怎么着,不是说好了来谈判的吗?老吉你现在就想火并开打?我申通帮接下了,兄弟们,抄家伙!”

        吉帮主说:“且慢,打不打的看你的态度了。你刚才说得好,行走江湖要言出必践,那你们把这运输费坐地涨价,不再遵守之前的约定,这又怎么说?”

        申帮主回道:“老弟,不是兄弟我食言,你是知道的,最近这折多山里新来了一伙强盗,杀人越货,手段凶残,县里的官差都被他们杀了好几个,听说大老爷已经去向府城里求援了。我们申通帮冒险给你们运货,这价钱自然要比往常高上一些。”

        吉帮主:“高上一些?你们凭白多加了五成的费用,这让我的兄弟如何糊口?我们做的又不是无本买卖。”

        申帮主说:“你们也可以涨价啊,出了盗匪,外地买家也是可以理解的嘛,你们是方圆百里养鸡大户,垄断了一半以上的货源,怕什么。”

        华澜庭看这帮汉子都是会个三招两式的,原以为多大的阵仗,一听原来是养鸡专业户和运输车队之间的纠纷,也就没了兴趣,吃完了点的盐焗鸡后就起身结账走了。

        走了不远,前面是一处三岔路口,周围又没有人可以问路,他只好选了一条路前行,没想这是条山路,七转八转绕到天快黑了才好容易回到大路上。

        刚一转上大路来,华澜庭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往前一看,路上有一地死尸,还有一地鸡毛。

        走到近处,认出来居然是刚刚店里遇到的那两拨帮派汉子,每人都是身首异处,还身中数刀,死状凄惨,独独没有两名帮主的尸身。

        谈判不成械斗互殴而死?不象,他们身上的刀伤都和散落的兵器不符,这是他杀。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出了如此大的命案。华澜庭有心想管,却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想想还是接着朝前而行,此处是大路,应该很快有人发现报官的。

        此时在他前方几里路上,正有五辆马车迤逦而行,每辆车上都插着一面青色的旗帜,第一辆车上有个人每隔一会儿就大喊一句:“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江湖朋友借道了。”

        原来这五辆是走镖的镖车,押镖的是中州排名第三的浩然镖局,总镖头刑千里自从日前收购了南方的一家镖局后,就命令大肆接镖,这一次就是一拨镖师从西南送镖回来后顺路接了个生意。

        本来镖局很少天快黑了还上路的,但一则这条路他们走惯了,一直都没出过事,二来马上就进入中州地界了,大伙都是归乡心切,于是负责押镖的副总镖头图快哉决定过了山再住店。

        趟子手小马这时有些昏昏欲睡,心里想着这次回去后可以好好去得月楼找小桃红腻上两天,一边畅想着一边嘴里习惯性地又喊着: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江湖……”

        后面的字还没吐出来,暮色中眼前风声刀光闪过,那十二个字就成了他的人生绝响。

        镖车四周的地下突然冒出了不知多少个黑衣蒙面人,个个手持长刀一人找上了一个镖师,身法迅捷,出手狠辣,立时就有数人倒在血泊之中。

        “有强盗,护镖!”副总镖头图快哉一声断喝,一把拿起手边的朴刀就跳下车迎敌,其他镖师也反应过来,纷纷取出兵刃护住镖车,和偷袭的盗匪战在一处。

        盗匪人其实并不多,只有**个人,但打了他们一个出其不意,加上身法诡异,刀法奇特,以斩为主,横撩斜刺不似中原武功,一时间镖师又倒下几个,剩下的只好聚在一起,靠着图快哉的泼风快刀边打边退。

        图快哉越打越是心惊绝望,盗匪武功还在其次,但相互之间配合极好,另外受了他的刀伤,只要不是致命部位就混若无事,出招更见凶狠,这样下去只怕今天要栽在这里。

        又战了一会儿,镖师倒下的更多,图快哉就要决定舍镖突围的时候,旁边山坡上冲下来七八个人,手拿铁尺、链子锁、水火棍等兵器,帮着他们对上了盗匪,这才稳住了局势。

        盗匪见镖局有了援兵,这才缓缓后退停住,冲下来的七八人都是一身皂衣红马甲的捕快服色,为首之人扬声说道:“高大强,终于让我逮到你了,跟我回去喝茶吧。”

        对面领头一人闻声说道:“逮到我了?话说的太早了吧,你确定?我有人质在手,你能奈我何?”

        这边借着落日余晖一看,那边推出来两个人,正是盐焗帮和申通帮的两个帮主。

        捕快头儿叫游丙辰,是府城衙门里的捕快头儿。府城里接到县令的告急文书,他就被上头命令下来缉拿最近猖獗的盗匪,几天下来一路查访搜寻,终是被他在这里堵到并救下了一伙镖师。

        他见盗匪手里有人质,也是暗骂强盗狡猾,如今投鼠忌器,强攻不行,智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一下子没有说话。

        对面盗匪的首领得意地说:“傻眼了吧,还有什么说的,没有的话镖银我们就取走了,你们要是敢拦,就等着给人质收尸吧。”

        游丙辰沉吟了一下,旁边有个捕快对他耳语道:“师父,让我去换个人质过来吧,等他们撤走的时候,我沿途用你教的追踪术留下暗记,你带人来剿灭他们。”

        此人名叫张小鹧,是他的徒弟,为人嫉恶如仇又聪明机灵,很得他的喜爱。

        游丙辰是不舍得,但职责所在,现在又多了数名镖师的性命,就这么放对方走了实在是难以心安,他拍拍张小鹧的肩膀无奈地说:“你自己小心,你妈可就你这么一根独苗。”

        说完冲着高大强喊道:“放你们走可以,不过我要交换两名人质,我派个人给你们做抵押。”

        对面的高大强嘿嘿一笑:“胆儿够肥的啊,高某佩服。行啊,交换可以,不过只能一换一,让你的人过来吧。”

        张小鹧放下铁尺,双手举过头顶缓步走出。走到一半,高大强一推吉帮主,吉帮主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张小鹧走到对面后被高大强一指封了穴道,虽能行动如常,但已经动用不了内力。

        高大强正要带人去驱赶马车,这时后面又跑过来四个衙役,其中两人拖着一人,有人喊道:“头儿,抓着一个,这人正在对一个村女施暴,被我们四人联手拿下。”

        游丙辰看见了心头一喜,拽过来被拖之人,朝着高大强说道:“看看这厮是不是你们的人,我要用他来交换另一名人质。”

        这回轮到高大强心里暗骂,这个人确实是他的人,被他派出去打探消息,没想管不住自己下身被人活捉。

        他眼珠提溜一转,把那个申帮主一脚踢到前面,说道:“好,交换就交换,别忘了你的人还在我手里,不要轻举妄动,你还是棋差一招。”

        看着被擒的手下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高大强突然叽里呱啦地对这人说了几句,但众人都没听懂是什么话,不知是哪里的方言。

        那人听到高大强的话后,继续往前走,没成想在和申帮主错身而过的时候,这人猛地拦腰抱住申帮主,带着他加速返回到了高大强的身边。

        高大强哈哈大笑,叫道:“捕快又怎么样,还不是猪脑子一样,略施小计你们就赔了夫人又折兵。藤野,你干得好。”

        游丙辰被摆了一道,气的脸色发黑,骂道:“不讲信用,卑鄙无耻的小人。”

        高大强笑着说:“兵不厌诈,你们落后了,怪不得别人,只会被牵着走。武士们,赶了镖车,我们回山。”

        高大强带着一帮手下来到镖车旁,有的自己动手,有的驱赶着张小鹧和申帮主去赶车。

        这会儿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游丙辰眼睁睁看着,咬牙切齿却不敢有所动作。

        就在他无可奈何的时候,只听咕咚咕咚的声音响起,高大强一方的人一个个接连倒地不起。

        游丙辰一怔,见一人从车后转了出来,冲他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拿人。”

        此人正是华澜庭。

        他从后面骑马上来后,就发现了对峙的双方,隐在暗处听明白了情由后,就凭借高超的轻功,趁着夜色的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镖车之下,在高大强等人忙于赶车之时,运指如风,点倒了所有盗匪。

        游丙辰大喜过望,带着手下上来用麻绳、铁链就把盗匪全部绑缚起来,这才过来谢过华澜庭的仗义援手。

        华澜庭说:“不必谢我,这些人刚才还在山脚的路边杀了不少人,抢劫也就罢了,还杀人灭口,实在是罪不可赦,我只是路见不平,你带回去审问定罪吧,不过有一件事我有些好奇。”

        游丙辰问道:“少侠请说,是什么事?”

        华澜庭道:“这个高大强适才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你知道是哪里口音吗?”

        游丙辰说:“我也不知,不过这个好办,一问便知。”

        他拉过高大强,一拳捣在他的小腹之上,疼的高大强弯腰吐出一口鲜血,这人也是硬朗,狠狠看着游丙辰一言不发。

        游丙辰笑笑:“不说是吧,很好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在我游魂九针下能挺多久。他奶奶的,敢耍本捕头,我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游丙辰从口袋里取出数根银针,只见他熟练地把针连续插进几个连华澜庭都说不上名字的穴道里。片刻功夫,高大强双眼圆睁,身子扭曲,目赤潮红,一下子就汗透重衫,张嘴要叫。

        游丙辰一抬手就卸掉了高大强的下巴,从他嘴里抠出一枚药丸:“想死,晚了,你姥姥的。”

        高大强喉头呵呵直响,下面传来一股臭骚之气,已经控制不住失禁了,他额头青筋扭动,人倒在地上团的像个大虾,筛糠一般抖动不停,发出不似人声的低吼。

        游丙辰这手功夫乃是祖传,歹毒异常,是从医道中转化而来,银针刺在几处暗穴的迷走神经点上,麻痒只是前奏开胃菜,之后的痛感会被放大到超越人体的生理承受极限,比妇人生产的疼痛还要强烈,更高明的是人还不会昏迷,并且越挣扎越痛苦。

        如果不停下来的话,受刑之人最后会丧失所有肌肉控制功能,死是死不了,会变成行尸走肉一般。

        游丙辰见火候差不多了,上前一腿一脚把高大强的身子强行掰直,高大强一阵剧烈的抖动,疼的直翻白眼,喉头已经嘶哑破裂了,看的华澜庭浑身都发紧。

        游丙辰取下银针,盯着高大强的眼睛说:“小子,滋味如何?要不要再来一次?我实话告诉你,我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捱过三次的,你破个纪录给爷看看呗。”

        高大强双眼充满怨毒之色,在地上缓了好半天才嘶声开口:“八嘎,我说。”

        这一说出来,却听得众人吃惊不已。

        原来这伙强盗不是汉人,是文斓国隔海岛国上的武士。

        大家倒是有所耳闻,近些年来文斓国沿海海盗成患,这些人渡海而来,自称来自东瀛国,以白底红日为旗,在沿海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因为其人生的普遍矮小,被文斓民众称之为倭寇。

        文斓国开始只把倭寇当作藓芥之患,并没有认真对待,而且倭寇狡猾,见势不妙就退到海上躲避。后来文斓因为要备战防备尘王朝,也只是命令当地府县军队和民团自行剿灭,所以听说倭寇之灾愈演愈烈。

        据高大强交代,他们这些忍者从小就学习汉话,并被灌输中原之地富饶广阔,人民种族低下的观念,而且都被派过来生活过一段时间,回去后接受了长期的技击刺杀训练。

        这次有数十股小分队被暗中派往内陆各处,任务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制造混乱,散布他们是文斓国人过来为盗为匪的言论,挑拨两国国民之间的仇恨情绪,加剧双方的摩擦冲突,以便使文斓无暇东顾,这样他们可以继续骚扰和深入内地作乱。

        华澜庭听了后对游丙辰说道:“本来我还觉得你这手游魂九针太过毒辣,现在我都想学上两手了,对付这种人渣就得以暴制暴。”

        “唉,倭瓜何其无辜,被这帮杂碎抢了冠名。此事不小,汉地几国内部怎么乱,但是外辱不可欺。”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应该尽快上递官府知道,层层上报,以为防备才好。”

        游丙辰也是听得义愤填膺,回道:“少侠放心,此事交给我,别的不说,这帮矮倭瓜我一个个先让他们尝尝游魂九针的厉害,再请令审问定罪,一体枭首示众。”

        处理完这段插曲,华澜庭取了把倭刀之后,再度上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