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80章 牛拉鱼肠


        华澜庭同样不知说什么好,哼哈几声:“嗯,啊,那个,樾梅啊,你先休息几天,你也知道我家的事,我过几天要去趟东边处理些事。你,你要不回京,要不先在方寨主那里暂留。”

        闵樾梅一听就急了,也不害羞了,颤声问到:“景哥哥,你是嫌弃我了吗?我不回家,我要跟着你,你不要我,我就去死!”

        华澜庭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没没没,哪有的事,情非得已,我怎么会怪你,你知道现在我们一家都势如危卵,随时会面对险境,我一门心思都在怎么自救救人上,实在是没法带着你浪迹天涯,一切总要等我父兄安妥之后。”

        华澜庭好说歹说,总算暂时安抚搪塞过去,闵樾梅答应他留在方青崖处等他消息,华澜庭又回答了诸如为什么他功夫大涨等等女孩子家家的细碎问题后才得以脱身。

        之后数天,华澜庭继续向元妙学习纸上谈兵的铸造技艺,并观摩了元妙按照他的描述亲手打造一根高仿龙头索的过程,华澜庭耍剑总是不如用索来的顺手。

        在教了元妙心法口诀后,华澜庭只身匹马出发,这次走的是大路,直奔西峪关,计划穿行中原奔东。

        走前元妙友情赠送了几张人皮面具,华澜庭可以短暂改变脸肌形状,但总不如戴面具踏实。

        他走后不久,几辆华美又护卫森严的车仗也驶出王城城门,向东而去。

        西峪关古已有之,依山而建,墙高河阔,雄关如铁。

        现在战事停歇,出入自由,只晚间闭关锁城。城门处车来人往,大部分是行走两地的商队。

        华澜庭入城时已是傍晚,他随意沿街漫步,不时能碰到精神饱满的巡逻军士走过,提醒人们这里是一座边城。

        走了一会儿,他看到一个路边摊顾客挺多,就进去坐下叫了碗牛肉拉面,一品之下味道鲜美,果然还是要本地水做出的才好吃,其他地方的牛拉徒具表面而已。

        坐在这里,正好能看到城头一座角楼挺拨的身姿。

        华澜庭正吃着,偶然抬头看到不远处走来三个人。

        为首一位老者虽头发花白,但身高膀阔,面色红润,孔武有力,步履沉着,身着普通布袍,神态和蔼,却自然带出一股凛然之气。

        旁边是位上了年纪的妇人,也是常见的布衣荆钗打扮,发丝灰白,唯一双美目漆黑有神,顾盼之间可以想见年轻时必是美艳迷人。

        两人身后跟着个从人,比老者还高上半头,膀大腰圆,光头大耳,眼大如铃,手里提着个用布包着的长形器物。

        三人虽衣着平常,但相貌气势一看就非常人,极易引人嘱目。

        老人一路过来,不时和两边住户与商贩打着招呼,显得熟识而随和。

        华澜庭随口问正在收拾桌子的胖乎乎的老板:“老板,那边过来的是谁啊?”

        老板还没说话,坐在他对面的汉子说道:“这位小兄弟你就不知道了吧,此人乃是我西峪关定西大营兵马副元帅裘马都,旁边的是他的夫人危月燕和家将非相。”

        老板笑着接上说道:“裘老帅虽是战场上的猛将,私下里却是极随和的,他老人家最好牛肉面这一口,隔三差五就会光顾我这小店,要不然我这生意哪会这么红火。”

        “现下里,大帅西泰王爷因为清远侯一事请旨回京,帅位正是由裘老帅代理。”

        说话的功夫,裘马都三人已走到近前,裘马都笑声爽朗,声若洪钟:“王老板,今天我又来叨扰了。”

        王老板用手巾掸掸华澜庭旁边的长凳说:“瞧您老说的,我可是天天盼着您来呢,还是老三样?”

        “没错,牛拉三碗,牛肉三斤,烧刀子三坛。这人老了,就是不愿意改变习惯喽。”

        “我叫您老是尊称,照我看您可一点儿不老,老当益壮都用不到您身上。您先坐着,我这就准备去。”老板说着下去了。

        不一会儿,牛肉先被送上来了。

        华澜庭正在暗自打量这西峪关副帅,突然觉得周围不对劲。

        “有杀气!”他在心中暗叫,却并没有马上有所动作。

        杀气来自摊上吃东西的数人。

        这些杀手训练有素,发动之前的表情、神态,包括心跳都控制的一如常人,连华澜庭都没发现异常,直到他们动手在即的前一刹那,身上才散出杀机。

        裘马都三人并没有第一时间觉察异状。

        只见摊上一人忽然自怀中抽出短剑,掠过中间一桌,飞身刺向裘马都心脏,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与此同时,另一人起身双手连扬,几十枚各种暗器飞蝗般打向裘马都。

        裘马都正大马金刀地闭目端坐等着上酒。

        骤然遇刺,他眼皮一抖,立时惊觉,却连眼都没睁,右手中的筷子倏地刺出,准确点在杀手虎口合谷处,没等杀手的短剑脱手,他中指一翻,筷子一转一递,筷尾已插进杀手咽喉。

        杀手嗬嗬两声,双腿落地一软,手抓喉头,跪立而死。

        他身边的家将非相用包在布内的兵器舞动如风车,磕飞了所有暗器,布帛碎裂,露出里面一把精钢打造的月牙方便铲。

        杀手发完暗器就揉身而上,双手中指上套着尖利的指环,上有乌光,显然是喂了见血封喉的毒药。这还不算,双臂袖管内又飞出两只袖箭。

        无相的方便铲左右一拨击开袖箭,没等变招,杀手指环中喷出两道细细的黑色水线,目标不是他,而是裘马都。

        老帅立毙杀手后,突然睁开眼,不是因为水箭,而是死在面前的杀手脖子里蓦然探出一根细剑,向他疾刺而来,竟是另一名刺客发动,他以尸身为掩护,长剑穿过死者脖颈出其不意偷袭老帅。

        同一时间,他身后一名路人手持双匕已扑了过来,身手诡秘快捷却不夹带一丝风声。

        裘马都睁眼后,右手迅速抓起盘中一块牛肉挡在身前,细剑入肉,居然透之不过,老帅内劲强悍。

        裘马都手腕一转一拍,已变的坚硬如铁的牛肉块撞击细剑倒飞又再穿透尸体而出,剑柄打在杀手胸口,杀手吐血倒地。

        而那两道毒水箭早被非相口喷一股内劲打散,那名指套杀手的头颅也被方便铲割的勉强还吊在脖子上。

        那名身后暗袭的杀手刚贴近老帅背后,就觉得心口一凉,低头一看,一只短刺已被人送进自己心窝,余光瞥见手持短刺的乃是裘马都夫人。

        “不是说有人牵制危月燕么?人特么死哪儿去了?”这是杀手死前最后的想法。

        负责牵制危月燕的两名杀手本坐在华澜庭对面,他们刚伸手到桌面之下拿取事先暗藏的兵刃,就感到一股力道自兵刃上传来,立时动弹不得,却是华澜庭单手按在桌上下的手。

        杀手尽没。

        这时吃饭的人已受惊跑的精光,只余华澜庭一人。

        裘马都哈哈大笑,冲华澜庭一抱拳:“这位小哥,多谢援手,不如过来一叙?”

        老帅目光如炬,已是发现华澜庭帮他们料理了一路杀手。

        华澜庭也不推辞,侧过身来坐到桌旁,同样拱手说道:“老将军不必客气,举手之劳,尊夫人手段高强,在下其实是多此一举了。”

        危月燕爽快地说:“老了,竟然没能提前察觉埋伏。”

        此时巡城卫队已闻声赶到,裘马都一摆手:“你们等会儿再收拾,我们先和这位小哥把饭吃完。”

        说着又冲坐倒在厨房门口脸色煞白的老板说:“老王,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有我在你不用怕,你的损失本帅三倍赔偿,再上一盆牛肉火锅来。”

        王老板强笑着答应一声。

        裘马都上下打量华澜庭几眼,摸摸自己斑白的胡须说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是老了,我家老婆子说的对啊。看小哥面生,不是本地人士吧,请问怎么称呼?。”

        华澜庭回说:“在下华澜庭,远游访友路过此地。依我看,裘将军老骥伏枥,危女侠风韵犹存,正应了那句话——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哈哈哈,说的好。”裘马都仰首大笑:“大丈夫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在乎什么白头,倒是我这老伴每天都要让我给她拔几根白发。”

        危月燕斜嗔了他一眼,美目流转:“死老头子,当着年轻人不正经,让人家笑话。”

        华澜庭微笑:“岁月从不败美人。老将军伉俪举案齐眉,所谓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情深共白头,实在是令我等晚辈羡慕啊。”

        正说到这里,王老板端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上来放好,裘马都继续说道:“来来来,下筷。大歧的刺客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来上这么一次。哼,老夫还不是活蹦乱跳的。”

        华澜庭刚要接口,脸色突然一变。

        又有杀气!不止一处!杀气里还带着牛肉香味!

        说时迟,那时快。

        这回却是路边摊主王老板一手探入翻滚着的锅内,捞起一把带着汤水的鱼肠短剑,一剑前冲,近距离扎向裘马都心口!

        同一时分,侧面地下冒出一人,手持厚背斩马刀一刀向老帅当头劈下,风声劲疾。

        还没完,刚才被危月燕峨眉刺刺中心脏倒地的杀手骤然站起,双手短刃狠狠落向裘马都后心要穴!

        这还不算!

        不远处一座小楼之上寒光连闪,一连九支利箭衔尾急速飞来,箭矢发出强劲爆烈的破空啸声,刺耳难听。

        在华澜庭的感知中,另一侧还有九支劲矢无声无息阴毒地飞来,速度比引人测目的那九支响箭还快!

        绝对是箭道高手所发。

        第二波暗杀,五路齐发!

        王老板离的太近,鱼肠剑尖已送到裘马都布袍上,这次老帅没能及时格挡。

        然而剑势到此止住,上面多了两根手指。

        华澜庭用力,鱼肠剑崩断。

        王老板老牌杀手本色,一击不中,毫不犹豫,即刻弃剑,闪身远遁。

        刚跑出两丈,牛肉火锅自身后兜头盖脑飞过来,一锅热汤淋在头上,来不及发出惨叫,铜锅已撞碎了其头骨,一头栽倒毙命。

        这是华澜庭捏碎鱼肠剑后横向一掌拍飞火锅所至。

        另一侧,家将非相迈前一步,以头迎向厚背斩马刀,刀中顶门反弹而回,杀手鼻骨尽碎,碎骨入脑,软倒在地。

        童子功打底,十三太保横练护身,铁头功毙敌!

        非相月牙方便铲交左手扬起,铲面挡住利箭,当当九响,以非相臂力竟然在挡住九箭后方便铲脱手落地,箭手力道可见一斑。

        裘马都身后杀手早已死透,是一名胡人刺客从地下钻出,贴在已死杀手身后,操控死者四肢袭杀老帅,乃是萨满教高功技法。

        可旁边还有危月燕!

        她脸带煞气,左手五指并掌如刀,峨眉派密技追风十八短打杀招气贯长虹使出,竟然硬生生从杀手右肋破开切进,直至握住对方心脏一捏。

        胡人杀手双眼圆睁,身子抖动,不可思议地看着危月燕,气绝身亡。

        但那九支无声暗矢她可躲不过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