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79章 风光旖旎


        黛螺思见计策成功,起身带着赵灵雨走到地洞之前说道:“这人太自信了,我就怕万一合三大祭祀之力都留不下他,所以将教中至宝布置在万物有灵魂罗斗之上。”

        “这魂罗斗乃是一个上大下小的漏斗状地洞,是教中高手修炼五术的秘地,经过教中历代的修建和术法的长年加固,坚不可摧,任他修为通天也休想打破。”

        “那三人用了药也扔在地底,等药效发作他们脱力而死,再下去收尸就行了。三位大祭祀,请施法关闭洞口吧。”

        三名大祭祀盘坐于地,口中念念有词,洞口四周伸出厚重的石板,旋转着缓慢合拢起来。

        再说华澜庭,掉入洞中之后虽惊不乱,抬手取出褚崇八遗留的飞抓挥向洞壁,着力处坚硬光滑,飞抓扣之不住,但他要的就是这一点点借力的力道。

        就凭这短短的一顿,他借力斜着向反方向飞出,虽然又落下来几丈,但右脚已经点在洞壁上,再一运力,双脚连踩,身子沿着洞壁攀升而上,向着洞口奔去。

        这时石板已开始合拢,华澜庭刚才直坠十数丈,此时连番在光滑的洞壁上发力,已有了力竭的感觉了,速度上也慢了下来。

        他在心里快速计算距离和时间的可能性,立即决定放弃回到地面的想法,长吸一口气,脚下猛点,身子陡然直升,在离洞口还有数丈一口将要用尽之时,抖手挥出飞抓,竟是扣向洞边伸头观看的赵灵雨。

        胜券在握的黛螺思和赵灵雨两人正在向着漆黑的洞里下望,不想华澜庭急升上来,飞抓出现,赵灵雨惊叫一声。

        黛螺思万没想到华澜庭能返身回转上来,她不能让赵灵雨在这里出事,下意识地就跨步伸手去往回拉拽赵灵雨。

        刚揽住赵灵雨手臂,哪知飞抓突然变向,一下子缠绕在她的腰身之上,扣抓顺带连赵灵雨都拉扯在内,两女齐声惊呼,却是一起栽下。

        华澜庭一击得手,空中换气,左掌运足功力,向着洞壁拍出一记劈空掌力,洞壁发出巨响,华澜庭借着反震之力带着两女飞到了另一侧的洞壁。

        靠上去之后,他翻手搂住二女,顺着倾斜的洞壁贴紧,顺势如流星般滑落而下,期间几次发力减速,终于滑落到了底部,毫发无伤。

        地底漆黑一片,只华澜庭的目力还能视物,看见方青崖、闵樾梅和陆小翠倒在地上。

        华澜庭想起之前黛螺思说的催情秘药之事,暗道不好,鼻端这时也闻到了甜香的气味,浓郁之极,他连忙闭气止息并放下手边两女。

        黛螺思和赵灵雨惊魂未定,都是气喘不已。

        黛螺思还好,马上反应过来,她又身具武功,一时还未见异常,而赵灵雨只是普通羸弱女子,从没修炼过内力,马上就气息起伏身子酥软,意识迷幻起来。

        此药并非专门为情幻迷药,而是具有提神和助长内力运行速度的功效,是萨满教高手练功的辅助秘药,但前提是使用之人魂识强大,可以压制心中杂念迅速入定,并且不能有外物迷惑干扰,教内使用时也是慎之又慎。

        否则的话,控制不住自己,极易勾起心中魔头,权欲重的会陷入身掌大权挥斥方遒的幻象,贪欲重的会进入富甲天下商海得意的迷境,学武之人则难免有自觉独步天下舍我其谁的假象,如果心中所想或外物所显的是美色……

        方青崖内力高强,此时还保有一丝清明,可闵樾梅和陆小翠已经彻底迷失,以蛇缠蟒绕之势把他困在当中,身上外衣也松脱半褪。

        华澜庭还在呆立,正想着要不要上前打晕三人,赵灵雨已扑过来。

        华澜庭知道情况不妙,抬手就去拉开赵灵雨的胳膊,不料赵灵雨此时的力气大的异乎寻常,他连拉两下竟没扯开,自己反倒被扳倒在地。

        旁边的黛螺思心中慌乱,她如何不知晓其中厉害,如今人算不如天算,自己作茧自缚,她虽开放但仍是处子之身,心中叫苦连连。

        平时她独自一人练功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倒还无妨,现下她虽看不清事物,但听也听的明白啊,问题是想也想的清楚啊,要命的是气已经闭不住了,脑海中幻象开始丛生,遍体酥麻,身不由已倒向华澜庭。

        大幕就要拉开之际,胸口处猛然一凉,内火顿消,他激灵灵打个冷颤,一种刚才坠落洞中的失重感油然而生,脱口而出:“空天青烟玉,你,坏我大事!”

        说完才一下真的清醒过来,哭笑不得。

        此时神清目明,只能一声叹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不是寄几。

        他知道时不我待,紧咬钢牙,散去心中绮念,脚踢手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打昏了五人。

        幸好那三人也没踢出临门一脚,这时节管不了织锻们的原主是谁了,手忙脚乱替小伙伴们束衣整衫,过程中差点儿又点兵聚将升起中军宝帐,好歹忙出一身透汗总算是齐活儿。

        定定心神,看看上面是够不着了,好在地底还有出路,他用碎带子捆住方闵陆三人往背上一丢,难舍难分回味无穷地向地上两女行了至少五个注目礼,强自按下再施禄山之爪的冲动,这才展身形施展天光乍破意逍遥的姐妹身法春光乍破难逍遥的绝世轻功,忍着下面起立站麻又让坐下的不适,哩了歪斜地沿路撤离了盘肠大战未遂的现场,在肇事不果后抱憾迅速逃逸。

        洞外的三大祭祀也是惊慌,魂罗斗上下两处出入口的启闭都是需要时间的,王女失足必须马上拯救,上面的还在关闭过程中,只能先去开启下部入口。

        刚刚做法打开门户,里面的华澜庭就急飞而出,心情还没完全平复的他重手迭出,虽未杀人,但虎进羊群一般把赶来援救的祭司团冲的七零八落,一路扬长而去。

        回到铁匠铺,陆漫天自是心喜,华澜庭男女分置并解开三人穴道,由他们先静养恢复并平静一下心情。

        元妙过来告诉华澜庭尘王朝庆云帝以生病为由仍是搁置对清远侯及其亲信的处理,事件继续发酵但走势仍然一团迷雾,老道并问他后面有什么打算。

        华澜庭此时心不在焉心猿意马,眼前还不时浮现二女玉体横陈、喘息迷醉、三人交叠的景象,于是推说救人疲劳,等晚上他想过再说。

        好容易,呃,实际上是好不容易,咦,好象是一个意思耶,总之华澜庭终于以大毅力摆脱困扰,思考起接下来的动向。

        他不清楚这次的跨位面历练会持续多久,既然托生为岳景,他给自己暂定的大目标是帮助尘王朝维护住平稳局面,至少维持住现状,小目标是协助清远侯和岳嘉脱困,至少护住性命。

        岳业一事扑朔迷离,内情应该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好的方面是他算得两人目前性命无忧,他还有时间做些准备。

        如今大歧之事似可告一段落,情况是有人也有钱了。如果尘朝动乱,大歧配合恒朝发兵,五方势力可以起事袭击后方,或牵制或真的推翻匈奴,不管怎样可保尘朝西部之安。

        至于恒王朝,他也有了对付的定计,并有相当把握能够阻止南侵战事的发生,只有需要再做出一些安排。

        关于南边的靖王朝,他认为有清远侯嫡系平南大营的存在,再不济也总不至于被靖朝长驱直入。

        这样算下来,除了尘朝朝堂走势外,只剩下东方文斓国还存在变数,中立派的南安郡王的态度会影响到南境安危,有必要尽快走上一趟察访一下。

        寻思已毕,华澜庭找到元妙说了打算,元妙自无不可,说有他和图瀚在应能控制住局面,另外方青崖文武双全,具体执行可交由他办。

        华澜庭知道老道心中所想,告诉他在走之前会教给他道门打通住督二脉的正确功法,并问元妙是否在需要时可调用北昆仑高手为己所用。

        元妙得了保证,拍胸脯说没问题。

        北昆仑当今掌门是他师弟元元子,修为只比他略低,而且他们的师傅过世前常年闭关寻求突破,元元子这个资质上佳的关门弟子基本上是由元妙代师传艺的,两人明为师兄弟,实则情若师徒。

        两人刚说到这里,先是方青崖进来道谢并相互结识叙话,方青崖听闻华澜庭要去往文斓,说那里是其师门所在,他会修书一封请华澜庭转送,如有需要也可在当地有个照应。

        接着是陆小翠神色扭捏地过来问好,这三人虽然中了迷药,但清醒之后还是对当时场景有记忆的。

        最后是闵樾梅过来要求和华澜庭单独见面。

        华澜庭着实有些尴尬。

        此女和岳景一起长大,对岳景暗生情愫,但华澜庭从岳景的记忆里得知岳景只把她当作妹妹,毫无儿女私情在内。现在人家姑娘离家出走千里寻郎,岂不叫他难做?

        比他更感难堪的是闵樾梅,她一个女孩家主动送上门也就罢了,终于找到心上人自然心中欢喜,哪想中间出了这档子事。

        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和一个陌生男子有了肌肤之亲,还被心上人抓了现形,尽管方青崖舍身救她并为此受伤,她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两人。

        闵樾梅心里打鼓,脸色变来又变去,最后低头小声叫道:“景哥哥……我……他……你……”

        华澜庭听了也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暗中嘀咕:“这什么口音啊?为毛听起来这么象靖哥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