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73章 龙争虎斗


        内堂里十分肃静,华澜庭进去后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左右一打量,支撑内堂的八根柱子竟然都是一人合抱粗细的沉香木,此木极为贵重,可见此间主人的财大气粗。

        图瀚一行三人进来后,主桌上站起来个老人,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精神矍铄,脑后打着一根发辫,身后有两名老者抱手微闭双目侍立左右。

        老人哈哈一笑,抱拳向四周一礼后说道:“诸位,人这可就到齐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了。”

        “老夫奎木狼,在座的大都认识我。我乃前朝大月氏贵族后裔,灭国后念念不忘复仇匈奴人,所以隐姓埋名以商贾身份暗中运作,与诸位多有联络,这次承蒙各位抬爱,老夫做个东道招待大家。”

        “这次盛会我们共商推翻匈奴王庭的大计,有幸请到了柔然、吐蕃、回鹘、党项、女真五方共襄义举,请允许老夫先给大家做个介绍。”

        “今天来的有柔然国二王子图瀚、吐蕃国兵马副元帅扎木合、回鹘右相詹天佐,党项大将军葛苏丹和女真三殿下完颜格烈。”

        “大家冒险来此,我们时间有限,老夫就不多废话了。今天的会议有这么几项内容:第一是大家歃血为盟,正式组建荡剑诛匈大联盟;第二是推举一方为盟主,带领我们举事;第三是共同商议出个大体的行动方略来;第四是商讨军需物资和资金的来源与分配;最后再讨论下未尽事宜,我们把酒言欢。大家伙看可有异议?”

        见众人都没有答话,奎木狼把手一招,有手下端上来一个特大号的海碗,里面一片血红之色。

        奎木狼继续说道:“碗中乃是我麾下高手日前刺杀的匈奴前路军统兵大将巴图的鲜血,现在请诸位上前各刺一滴血入内,我们一起饮了此血酒,昭告我荡剑诛匈大联盟的正式成立。”

        在座各人都是走上前来,各自刺破手指滴血入内,有两方的属下过来先以银针探察试毒,奎木狼也不在意,举起手中盛满鲜血的酒杯大声说道:

        “匈奴残暴,占我领土,杀我子民,祸我西域,今有柔然、吐蕃、回鹘、党项、女真五族歃血为盟,誓灭匈奴,凡有意者,满饮此杯,如违此誓,人亡族灭,天地不容!”

        其余诸人随后各自起誓,大家将碗中鲜血一饮而尽,各自回去落座。

        奎木狼接着说:“接下来就是推举盟主的环节了。这个盟主吗,其实也不是凌驾在上号令五族的意思,大家都是一方枭雄,各有族属,我知道大家都不愿听命他人,但我们大联盟总要有个牵头人,居中协调各方力量才好,否则任何一族的势力都比匈奴弱小,各自为战必被逐一击破,只有共同进退方能大事可成。”

        “至于灭了匈奴之后,对于疆土和人口的分配,大家大可各凭本事,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如此可好?就是不知大家对这盟主之选可有什么章程?”

        吐蕃札木合开口说道:“我看这谁的兵多马多,盟主就是谁了。”

        女真完颜格烈插口道:“兵多未必精,马多未必壮,依着我,谁家战力强谁做盟主。”

        党项大将军葛苏丹怪眼一翻说:“战力怎么论?难不成先打上一场?”

        回鹘詹天佐也说:“打仗靠的是战略战术,说到兵马,我们几方加起来也不如匈奴人数量多。”

        奎木狼微笑说到:“几位说的都在理,不如我来做个和事佬。我看你们各家自然都是兵强马壮,不然岂敢起兵反叛匈奴?真要打起来的话,这谁胜谁负实在是不好说。既然难分高下又不能彼此伤了和气,不若我们就比一比高端武力的强弱。”

        图瀚听了说道:“怎么个比法?”

        奎木狼答道:“老夫有个提议,就以在座诸位的武力决出盟主之位,各位加上随从,每方有三人,能来的必是高手,我建议每方各出两人打擂台,最终胜出一方为盟主,大家以为然否?”

        众人相互看看,各家都是推崇个人武力的部族,想想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俱都点头应允,随后议定轮流攻擂守擂,获胜一方可以选择休息一轮或接受车轮战。但为了节省时间,约定以三十招为限,超过算和局,并说好点到为止,只定胜负,不得伤人性命。

        奎木狼把大家领到户外的场地上,说道:“我这边算不得一方,不过我最近招揽了两位高手,他们心里技痒,也想参加擂台,但胜负都和盟主无关,大家看可以吗?“

        奎木狼一直为五方提供资金和后勤供应,是大金主,大家都给他面子,自无异议。

        奎木狼随即问道:”哪一方自愿打头阵,先来守擂?”

        沉默片刻,党项大将军葛苏丹耐不住性子,派出手下将军萨格雷出战,接着吐蕃派出了名为莫尔哈一人攻擂。

        双方都是领兵大将出身,手中皆是重兵器,萨格雷手持鎏金镗,莫尔哈手中两柄紫金铜锤,两人招式大开大阖,招招锤镗相击,声音震耳,战到二十个回合左右,萨格雷气力不敌,虎口开裂败下阵来,悻悻归队。

        莫尔哈双锤交击,放眼四周叫道:“下一个,谁来与我一战。”

        回鹘一方跳出一人,手擎一条金顶枣阳槊,也不通名,直接就以泰山压顶之势砸了下来,莫尔哈以左手锤迎上,却不料锤头一沉,对方竟然力大无比,右手锤不得以又再顶上,这才架住枣阳槊。

        使槊之人不但力大无穷,招式也是精妙,一条槊使得上下翻飞,莫尔哈双手两锤都封不住枣阳槊的攻击,勉强抵挡了不到十个回合就被击飞了双锤落败。

        接下来使槊之人又击败了女真一方的挑战,选择了下场休息一刻钟又回到场上。

        这次女真派出第二人出战,此人生得矮小精悍,空手上来后说道:“鲜卑人莫奈前来领教。”原来他是女真收服鲜卑后选拨出来的高手。

        这人不是马上将军,而是精修族中武功,只见他双手戴着一对不知什么材质的手套,丝毫不惧枣阳槊上的尖刺,双手只对槊不对人,以拿捏抓接的手法围绕锁定大槊,大槊打到哪里他的双手就缠到哪里。

        使槊之人连换几套攻击招法,无奈的对方手套怪异,不怕大槊的砸击,他又摆脱不了对方双手对大槊的跟踪,渐渐束手束脚,招式缓慢下来,快到三十个回合时被莫奈找到空隙,空手夺下了兵器,只好认输下场。

        莫奈等了一会儿,党项葛苏丹背后闪出一人,竟是一名汉人,一副马脸极长,面无表情,嘴里报了言秉旭的名字后就一个箭步窜了上来。

        此人身法很是不同寻常,膝盖、足踝、手肘时而僵直时而如折断般突然弯曲,趋退之间不是正常轻功提纵术的方式,而是如僵尸般蹦蹦跳跳,却不失灵活,发掌伸腿之际的力道也是雄浑厚重。

        “辰州言家僵尸拳!”奎木狼身后的一个老者脱口叫道。

        听了这话,葛苏丹有些自得地说道:“不错,正是中原武林少见的僵尸拳,他乃是我主重金网罗到的好手。”

        说话之际,言秉旭已经占到了上风。

        莫奈的功夫不弱,但他的攻击大都被言秉旭以风筝断线似的、手脚突然不依常理转向的方式躲了开去,而他却一时摸不清言秉旭僵尸拳攻击的路数,有时直来直去,有时又忽地变向弯曲。

        莫奈的拳掌偶尔打在其身,感觉却如中败革或腐木,对方完全没有反应,而他自己身上接连受了几下重击,嘴角溢血,不得不停手退下。

        女真族两人失利,首先退出了盟主之争。

        言秉旭取胜之后并不退场休息,而是双手双脚微微抖动,象吊死鬼一样在原地晃荡着,一双白多黑少的眸子望着众人。

        刚才叫出僵尸拳的老者这时登场了,说道:“本人米苍山,特来会会僵尸拳传人。”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对判官笔摆了个架势。

        言秉旭微微点头,还是以僵尸拳攻了过去。米苍山身材魁梧,面黑无须,一出手便是和言秉旭对攻。

        华澜庭看了几招心下暗惊。这个米苍山内力浑厚,招式变化精微,实在是少见的高手。

        他一对判官笔戳、弹、勾、点、拂,招式迅疾密不透风,笔尖发出嗤嗤音爆之声,逼得言秉旭不敢以僵尸功硬接,米苍山似乎对僵尸拳有所了解,言秉旭古怪的身法怎么也避不开米苍山双笔的夹击。

        又斗了几个回合,言秉旭似乎想起了什么,收势退开叫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久已退隐江湖的河间双煞前辈,奎木狼能把你们请出来,真是难得,晚辈服输。”

        米苍山大笑:“算你小子识相,当年你爹都输我半筹,不过你倒是得了他七分真传,假以时日成就不在他之下。哈哈,以大欺小胜之不武啊。”

        这样一来,党项一族也用光了名额,盟主无望。

        米苍山立在当地,左顾右盼,游目四望,说道:“我不用休息,请问哪位高手下场指教?”

        话音刚落,回鹘和吐蕃阵营同时抢出一人。回鹘一方是个高鼻深目的胡人,吐蕃一方却是个白面素净的青年书生。

        两人对望一眼,书生脸带狂傲之色,说道:“长者为先,你先上吧。”

        胡人哼了一声,挺身上前,对米苍山用生硬的汉话说道:“波斯霍伦,指点于你。”

        米苍山眉头一皱,回道:“口气不小,就是不知本事如何?”

        言罢两人战在一起。

        霍伦的武功出自古波斯一脉,比起言秉旭来更为怪异,只见他双腿一分一拐,迅捷无伦地向米苍山冲了过来,走得却不是笔直的线路,而是弯曲如蛇行,而且臀后尾骨一动,骨节震抖发出几声爆响,真如一条响尾毒蛇似的游走潜行。

        霍伦转瞬就到了米苍山身前,身子似乎要一跃而起凌空下击对手,米苍山单笔急探,点向霍伦的胸前要穴,霍伦的右手诡秘地从小腹倏然升起,沿身体中线陡然盘起,似毒蛇吐信,以刁手之形咬向判官笔身。

        米苍山感到对方的劲力凌厉又绵实,嘴里大叫一声,前笔一划,另一支笔已经递到了霍伦的小腹位置。霍伦身子急速曲折摆动,于间不容发之际让过了笔尖,身子继而一挺,欺近米苍山怀中的同时,双手五指撮起如凿,啄向米苍山喉头和胸口。

        米苍山刚要退身回笔招架,霍伦的双手在中途却蓦然变向,左右一分,目标变为米苍山的乳突大穴。这时米苍山来不及变招了,一边竭力后退,一边弃笔以双掌护在胸前。

        双方招式快若闪电,电光石火之间,两人四手碰撞在一起,随后米苍山仰身飞跌出去,掌骨发出轻微的错位之声,扑倒在地。

        从霍伦攻到米苍山身前,说不清是一招还是两招,高下立判,米苍山败北。

        霍伦全身大汗淋漓,在早春天气里,头上却冒出蒸发的丝丝热气,显见他也知道对手是劲敌,所以一上来就全力以赴以求一击得手,但胜的并不轻松。

        华澜庭看的暗暗点头,这两人都是高手,用的招数虽少,但局势实际上极其凶险。

        米苍山神色黯然,看了奎木狼身后另一个老者一眼,心知棋差一招技不如人,没有再继续纠缠,双手一抖骨节复位后就起身退了下去。

        众人震惊于霍伦的武功,奎木狼拍拍手:“霍先生真好功夫!”

        霍伦这会儿反倒谦虚起来,说道:“全力突袭,侥幸侥幸。”说完盘膝于地恢复起来。

        等他再站起身来,刚才吐蕃一方的青年书生一跃而出,手提宝剑说道:“不赖不赖,下面就让本公子元天问来领教领教波斯武学吧。”

        霍伦不敢大意,见了他的功夫还敢上来挑战之人必有依仗,他随手取出一根短棍凝神望向对手。

        元天问呼啸一声,身随剑走,剑光似长虹匹炼罩向霍伦,剑势一起,众人只觉眼前空濛一片,漫天剑影飘忽不定,长剑剑尖前后左右变换,让人看不清落点。

        在场都是识货之人,当下就有人叫了出来:“北昆仑幻空剑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