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68章 来处归途


        等华澜庭下到地面找到同伴,看到虬髯大汉没什么事,青衣剑客落下时却不巧摔到了岩石上断了腿骨。华澜庭坚持由他背着青衣剑客,四人进入密林疾行。

        一路上,青衣剑客不停地和华澜庭说话,说在小侯爷只有几岁的时候,他就曾经作为护卫在暗中守护,看到小侯爷心地良善,见到蝼蚁都不忍伤害,那时他还在心里暗笑铁血侯爷养了个羊羔儿子,没想到今天是小侯爷救了他的命。

        华澜庭有些奇怪青衣剑客怎么说话婆婆妈妈的,又觉得他声音变低了,自己脖子上也湿湿的,转身放下他一看,就见青衣剑客肩头一个血洞,人已经快不行了。

        虬髯大汉和黑衣大汉也回身围了过来。青衣剑客微笑喘息着说:“我不成了,在吊桥上发子母铁胆时肩头不小心挨了一下,本来封穴止血了,刚才掉在岩石上伤口又迸裂了。”

        “小侯爷,这些年里,我轮值在岗暗中护卫您数十次,您不认识我,我却觉得和您很亲近了,终于护您而死,我很开心。离别之际,一言相赠:这个世界,对恶人太善,对善人太恶,小侯爷保……”

        重字还没说出口,头一歪,气绝身亡。

        华澜庭默然,问旁边两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虬髯大汉道:“不知道,我们虽然同属暗月卫,但职司不同,也是前几天才见面,一路马不停蹄逃亡战斗,没有时间问及姓名。”

        华澜庭叹一口气,解下外衣盖在青衣剑客身上,取下他手中宝剑,心想又是一位忠义之士为自己丧身于此,却连名字都没留下,其人一生也不知经历过什么,让他发出这个世界对好人太恶对坏人太善的感慨。

        三人葬了青衣剑客,继续赶路,华澜庭还在努力接管这具身体,并想要梳理原主人的来龙去脉,前面又有人说话了。

        “岳小侯爷,诡刀三煞在此恭候多时了,幻枪门果然废物,这回该着我们诡刀岭露脸。”

        对面显出三道黑影,身体微微有些虚幻飘浮,每人手执双刀,呈三角形不断移形换位攻了上来。

        这边三人知道事无善了多说无益,不如省下口舌之争保存体力,只黑衣汉子说了一句:“诡刀三才刀阵,破一人全阵破。”

        双方接触,华澜庭马上觉出诡刀果然诡异绝伦,三人刀劈一处,攻击点却出现在另一处,例如三人六刀每当正面劈下,落点却在华澜庭三人后背,这已经不仅是技巧了,多少有了些粗陋术法阵法的影子。

        华澜庭靠感觉和身法能避的开去,可一时破不开三人联手阵势。虬髯大汉和黑衣汉子都接连中刀,幸好刀势诡异快捷劲力上就难免弱了,但两人连续逃亡很少停歇,身上也是多处伤势,这样下去肯定支持不了多久。

        两人见华澜庭自己躲的开不用他们分心保护,心下一定。

        二人熟识,多次联手,此时心意相通,黑衣汉子低吼一声,身形一下子暴涨一圈,用出了虎啸金钟罩,虬髯大汉反之,以缩骨功收缩身形如一孩童挂在黑衣汉子胸前。

        黑衣汉子双手护住他,身子陀螺般旋绕急转,以后背几乎主动送上去抗下所有刀招,并连续撞飞了诡刀三人,而怀中的虬髯大汉只要看到有人飞出,抬手就是一飞抓跟进开膛破肚。

        诡刀三煞身死。黑衣汉子恢复正常身材,缓缓坐倒,身上近百处刀口这时才流出血来。

        虬髯汉子抱住他,黑衣汉子笑笑说:“兄弟,我不过先走一步,黄泉路上,奈何桥边,我等……等不着你最好。”

        虬髯大汉失声恸哭。

        黑衣汉子转向华澜庭,洒然一笑:“我们三人同属侯爷麾下不为人知的暗月卫,青衣剑客身份保密不能直接接触您,所以他叫您小侯爷。诸崇八自小是您的亲随,他称呼您少主。而我朱矫柒明面上的身份是侯府护卫,侯爷两位世子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因此我叫您二公子。”

        “侯爷就不必说了,大公子神武英勇,值得我辈武人誓死追随,二公子您宅心仁厚,面嫩心软,其实我心里一直是当二小姐呵护的,咳咳,呵呵,您不生气吧。”

        “如今逢此大变,我只能护您到此了,世道当乱,小柒有一句我师傅教我的话还请您参考,我一直谨记心中——从不说硬话,从不做软事。二公子,珍重!崇八兄弟,来生,我们再见。”

        又葬了朱矫柒,华澜庭暗下决心要护得诸崇八周全,不能再死人了。

        二人休息了一个时辰又再上路,终于树木开始稀疏,快要走出山林了。

        晨曦启明,薄雾散尽,前方远远的出现一个身影挡在道路当中。

        诸崇八双目微缩,对华澜庭说:“少主,怪不得我总觉得少了一人,原来是他。”

        前面那人长枪拖地,懒洋洋地说:“正是常某,你们杀我幻枪门八十九人,我……”

        “我你个头啊,管你阿猫阿狗,纳命来吧!”

        华澜庭此时恨意满胸,正无处发泄,直接冲了上来,以青衣剑客重剑施展大自在剑,织就绵绵剑网将来人笼罩其间,任他幻枪枪法号称神出鬼没、幻影二千也如蚕在茧束手束脚。

        华澜庭杀意正浓,一身杀气腾腾,对手不一会儿就浑身浴血、满脸惊骇、枪法凌乱,不是听说岳家小侯爷功夫华而不实吗怎生如此狠绝?

        华澜庭痛下杀手,一剑砍断枪杆,就势一抹,对方人头飞起,就在此时,身后诸崇八一声痛呼,猛回头一看,一人手中长剑已穿透诸崇八胸腹,手一松,诸崇八倒地。

        有人偷袭!被诸崇八舍身挡下!

        对方狠狠说道:”天工局林氏双子星向来孟不离焦,焦不离孟,我林琚琚不过有事耽误片刻,小侯爷就杀我兄弟,今天你我不死不休!”

        华澜庭奔过去扶住诸崇八,见他已是血流如注,又不敢拨出长剑,华澜庭怒意悔意勃发,双目赤红,诸崇八却按着他说:“少主冷静,林琚琚号称天工局巧工部第一高手,逃吧。”

        华澜庭突然平静下来,他和真正小侯爷的身体融合已超过六成,他下手点穴帮助诸崇八减缓血流之势,说道:“不要说话了,你且看我用岳家绝技为你报仇。”

        说罢起身沉着脸看向林琚琚:“杀人者,人恒杀之,你们兄弟既然前来追杀于我,就要有这个觉悟。今晚之后,朝堂还是江湖,再无林氏双子星这号杂碎人物了。”

        林琚琚阴笑:“你爹在,你是小侯爷,如今清远侯身陷囹圄,还抖什么威风。来吧,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看。”

        华澜庭不再说话,右腿缓缓高举过头,全身骨节轻响,腿又放下探在身前,脚尖微晃,突然窜出,腿如矫龙似刀踩向对方膝盖。

        “岳家是与不是纠缠腿!”林琚琚叫了一声,挺掌相迎。

        华澜庭腿影如刀,连环踢出,曲直随心,虚实莫测,有时都违反了人体生理角度,双腿交叠缠绕似车轮又如龙卷风般碾向对手,只听怦怦连续闷响,林琚琚从颈到脚全身骨骼尽断,烂麻袋一样瘫在地上。

        华澜庭收势:“留你口气,等野狗来啃尸吧。”

        回到诸崇八身边,诸崇八双目隐现神采,说道:“少主瞒我好苦,老侯爷三大绝技是与不是纠缠腿你都练得这么好了?唉,自从五年前你大哥大婚时侯爷当众演练后,我就再没见过了。”

        缓了口气,诸崇八又正色说道:

        “暗月卫五十人,本次任务实到四十九人,如今除我尽皆战死,护得少主走到此处。暗月卫,幸不辱命!”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卷纸递给华澜庭:“这是我受命在最后一刻交给少主的,出了森林就是国界,何去何从,少主自己决定。也多亏对方几拔人马不对付,不然联手围攻我们还真难抵挡,少主自有洪福。”

        “少主,小人自小跟随您,现在要告辞了。我能理解青衣剑和朱矫柒的心意,逢此大变,他们希望少主克服柔弱性格,和你大哥一起为侯爷洗清冤屈,重振家声。但我如何不了解您呢?坚强与报仇是您必须承担的,但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那样容易被人利用。”

        “朝堂政局波云诡谲,我是不懂的,但我知道您其实是绵里藏针,有内秀。我想说的是,我们坚持一件事,并不完全是因为有效果有好处,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诸崇八的声音逐渐低垂,终不可闻。

        华澜庭跌坐在地,头脑一时空白,只剩下他一个活人,暗月卫真乃死士,为保他一路慷慨赴死,无人退缩,既然占据这个身体,这份情,这个仇,他,记下了。

        今天是清明吗?记得小时候七岁那年父母过世,第二年清明拜祭时,邻居请了教书先生帮他写下祭词:

        “您带我来,我送您走。从此,人生失了来处,只剩下归途……”

        现在,来处暂失,归途不明。

        有心无意勾连,是与不是纠缠,这人生与命运,既清浅又深浊……

        这个世界,对恶人太善,对善人太恶。

        从不说硬话,但从不做软事。

        坚持一件事,不是因为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这三句话,他也记下来了。

        接下来,华澜庭决定花时间全面融和这具身体的思维、记忆和能力,搞清楚事情原委,再定行止。

        掩埋了诸崇八,他走出密林,面前是一片平原,两条岔路。

        终于沉静下来,原主的记忆和能力如雨水般漫灌进他的脑海中……

        清明,阴天。

        眼前平原,天幕低沉,也无风雨,也无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