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62章 叠叠不休


        真的是场苦战。

        经过两轮连续鏖战,万象门十人皆是强弩之末,又人人带伤没有得到过休息。

        一筠还有五成战力,慕倥偬更是不堪,强使护手钺让他受了内伤,法宝也所剩无几,否则那人如何能够以一敌二还不落下风,反而攻多守少。

        八名弟子及时结成真武玄元阵拒敌,但对方有炼己期初期修为,明显比适才那个李堂主又强大很多,他手执一柄长矛背在身后,只单掌发劲,长圆的阵型就被他随手几下带的左摇右晃,如风雨中的树叶飘摇不定,眼看就要散形了。

        不能久战,慕倥偬和一筠对视一眼。两人有守护八名弟子之责,此时心意相通。自在万象门傲立仙洲东部,即便虎落平阳也不是什么人能轻易欺负的。

        慕倥偬和一筠随即变招,两人身形旋空而起,交替旋转上升的同时,各自的双手迅速接连相互拍击对方双掌掌心劳宫穴,继而又转为互相拍击对方后背大椎穴。

        他们的对手也看出来对方这是要放大招,不能任由两人运功,他也腾身而起双掌向上遥击,火系术法如一条火龙直窜而上。

        慕倥偬已经跃到高点,一筠双掌抵住他的背心猛然发力。慕倥偬掐诀默念:“五雷正心,鸣雷轰电,急急如律令!”第五层五雷鸣光掌悍然发动,迎向火龙。

        这不是普通的五雷鸣光掌。

        自在万象门五气朝元境以上的弟子都修有这门合击的功夫,名称取自三叠四洞叠水瀑的叠字,叫做“叠叠不休”,乃是透支功力叠加在一起的一门绝学,理论上可以做到多人无限制叠加,当然实际上人数越多难度越大,面世以来还从没有过超过七人相叠成功的例子。

        双人叠加,术法威力短时间内暴增三倍,后果是使用者灵力透支后,需要静坐修炼至少一个月才能修为复原,并且三个月内不能再动用此术法,否则必然伤及道基。

        慕倥偬和一筠全力一击的同时,八名弟子的这一侧也到了图穷匕见、短兵相接的最后时刻。

        炼己期敌手掌力猛地一吐,巨大的青色灵力风暴冲出,联手阵法瞬即被破开,八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飞跌而出。

        炼己期高手轻蔑地一笑,长矛随手一抖,就向落地距离离他最近的风清隽递了过去,可能是胜券在握吧,其势不快。

        已经倒在另一侧的华澜庭看的真真切切,目呲欲裂,啊地大叫一声,奋力纵身前跃,千钧一发之际挡在风清隽身前,左手也是前递,却不是龙头索,而是中指凸起。

        华澜庭谨慎心细,才刚和凌云宗一战之后,他为防万一,就已经从风清隽那里暂时要回了小环戒指。大环中存的是雷霆之力,小环中存的是冰毒,大小环合一才能发出戒指鼓肚中暗藏的雪夜扇掌花冰寒之气。

        如今正好用来救命。

        冰寒之气发出,炼己境敌手马上全身一僵,所有动作骤停,衣服和皮肤上满是冰霜覆盖。

        此人心下大惊,慌忙运功挣脱。以他的功力,不出三息就可以脱困而出。

        余下六人哪里肯给他三息时间,此时见华澜庭得手,全都从地上跃起,各挺兵器蜂拥而上。

        炼己境高手被筑基境修者在身上打上几下,即便是兵器,也不会受到多重的伤。

        奈何生死之际,六人哪会手下留情,不约而同全部招呼上对方的咽喉、心口、耳门三大要害。

        三五八下他还挺得住,但三息之内,六般兵器十二只手三四十下的捅刺切削砍剁,三处要害已然烂了,差点儿就被分尸了,死的不能再死了。

        同一时间,慕倥偬五雷鸣光掌发出,这次的雷力暗哑无声,毫无雷鸣之音,但火龙遇之瞬间熄灭,掌力打在冲上来的敌手身前,此人胸口塌陷,后背鼓出,叫都没叫出来一声,立时毙命。

        这两人乃是血云魔道宗高手。

        当日仙洲中部地宫秘地的会议里,被称作主上的人除了要求突袭万象门据点骚扰报复外,还要求确认关怀德的安危行踪,于是八大护法中的二护法及其亲随被派往月河镇刺探情报。

        两人来到月河镇后,遍寻不获关怀德夺舍的腾霖的踪迹,以秘法传音也无回应。两人想着可能万象门的人还没有从雾岚山回转,于是小心地沿着道路逆向探察,不意被他们在暗中窥探到了万象门和凌云宗的一战。

        二护法见万象门十人处于疲弱之期,觉得有便宜可占,就这样才有了村庄前的突然袭击。他倒没有特别指望获得多大的成果,只是觉得机会难得,有所杀伤能回去复命邀功就行,造成对方多少损失都无所谓,万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落得两人身死道消的下场。

        再说六名弟子屠戮了炼己境高手,正要松一口气,就听身后风清隽一声惊呼,回首一看,大惊失色,只见华澜庭倒在地上,腹部插着一根长矛,已经透体而出!

        原来华澜庭冲过来挡在风清隽身前并发出戒指中冰寒之气,但敌人的长矛已经递出,最终还是在人被冻僵之前刺进了他的左下腹之中。

        这时慕倥偬和一筠击杀对手后也看见了这一幕赶了过来,两人迅速给华澜庭检查伤势并封了血脉,慕倥偬并掌如刀切断了身体两边的矛身。

        一筠说道:“还好,力道虽强但附着的灵力不多,并不致命,但内脏受损要及时救治,体内的长矛也只能回到门中再取出来了。”

        慕倥偬想了想,此时十人皆伤,他和一筠动用秘法后也接近油尽灯枯,前面还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十人无法分开行动,好在华澜庭性命无忧,于是决定集体打坐调息一会儿后就连夜赶路,赶到月河镇就安全了,这样也不至于太耽误医治华澜庭。

        除了华澜庭,大家都还可骑马,但没人还有力气纵马疾驰了。十人走走歇歇,天色将亮未明之时,终于快到了月河镇的边缘。

        正走着,易流年眼尖,在清晨的薄雾中,前方隐隐约约似乎有十余个人影影绰绰地挡在道路当中,他马上发声示警。

        慕倥偬心中叫苦不迭,这还叫不叫人活了,如今人困马乏一队伤重哀兵,随便来个结丹境都能要了他们的命,怎么这一路上一波三折,连连遇袭,这还有完没完了。

        强打精神走近一看,慕倥偬长出一口气,一下子滚鞍落马坐在地上,原来来者为首之人是自在万象门的雷罚殿执事许恒川。

        血云魔道宗袭击万象门据点之后,各地都加强了戒备,许恒川这是一早沿着镇子外围巡逻至此遇到众人。

        随后,许恒川先带着华澜庭上山治伤,其他人会在月河镇修整后再回山。

        自在万象门,营造处。

        一罄道姑正在给华澜庭取出入体的那段长矛,旁边的人却是慕倥偬,他不放心华澜庭的伤势,随后就跟了上山来。

        见长矛取出,慕倥偬问道:“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一罄没有看他,只是摇摇头。

        慕倥偬大惊:“怎么回事?很严重吗?长矛有毒?”

        一罄白了他一眼:“叫什么叫,我说了很严重吗?只是贯穿伤,这在修真界还算不上重伤,长矛上也没有毒。”

        一罄又说:“我是感叹你这个弟子怎么总是受伤,上回月河镇受伤后是灵力尽失,自在无极功要重头炼起。这次伤势本身倒不算太重,但长矛刺穿了脾脏。你知道,修真者除了专门修炼某一属性的灵气外,体内五脏的五行之气大体上是保持均衡的。如今脾脏受损严重,即便伤好后,他的土属性之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易恢复,对他的修行大有影响,你自己看着办吧。”

        慕倥偬听了拍拍胸口:“师妹,你可吓死我了,小心脏都噗噗乱跳,不就是五行缺土吗,总有办法的,可我五行缺你,你看咋治?”

        一罄脸若寒霜:“懒得理你,我看你是五行欠揍,再对我不敬,你去找其他人医治这孩子吧。另外我看你是动用了叠叠不休功法吧,还是你自己小心吧,修养不好的话,你这辈子都进不了温养境。我先走了,有事让其他人找我,我不想见到你。”

        一罄走后,躺着的华澜庭对慕倥偬说道:“慕老大,我怎么觉得你把妹功夫欠火候啊,泡妞泡到这个地步,和您的修为严重脱节啊。不过我冷眼旁观,一罄师姑虽然对您不假辞色,正脸不见一个,笑容更是欠奉,但其实还是关心您的,机会仍在。想来隐情故事很多啊,不过我现在很虚弱,要是说来话长情节曲折的话就以后再讲吧。”

        慕倥偬听的脸色发紧,拍了华澜庭一记,骂道:“你嘴上没受伤是吧,没大没小的,你情圣转世吗?要你教!你一个五行不全的小屁孩,要知道我对一罄,何止一句喜欢。”

        华澜庭竖起拇指赞叹:“对你,何止一句喜欢。经典,我记在小本本上。”

        慕倥偬继续说:“不过你小子还算不错,人的一生中总要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唯美感情,也总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英雄救美,恭喜你人生过半,我特批风清隽可以出入营造处探望你,祝你早点儿完成人生另一半任务安心西去。”

        华澜庭道:“我是因公负伤的伤员耶,您能不能盼我点儿好,仙途有忌,大师诚不我欺啊。对了,脾脏有损土气不足一事,我可能有办法解决。”

        慕倥偬看看他说:“行,我不问,知道你身上秘密多,尽快养伤,有问题找我,疗伤丹药我会让人送过来。先酱紫,我也要去疗伤了,为了你们几个,我也是不能更拼了,将来一罄要是不理我,养老可找你们负责。唉,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