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9章 自己的心


        老道看他惨兮兮的样子就没再加码,接着说道:

        “如烟往事俱忘却。嘿嘿,说的轻松,忘不了啊。那滋味,看着自己的肉身灰飞烟灭,神魂好像千分万裂似的,要么死,要么生,千万不要生不如死,当时只后悔自己为要什么要叫无著,无著无助,真的就要没地方住了……”

        “得亏本君道缘深厚,赶在时空节点上兵解。记得下回你走投无路时,强烈建议你来这里渡劫。有时空节点的好处就是,只要你神魂不灭,就有很大可能在连接这里的某一位面的一方世界里重生。”

        “重生之后,本君历经十八个位面的五十六世转生,才得以在最后一处得到机缘证道飞升。当然,这都是我在成仙后才苏醒所有记忆的。其中如果有任何一世被打断,可能就会在那一界中沉沦无尽岁月,或者只有再经过不知多少的机缘巧合才能踏上仙途。不同位面之间的时空流速是有很大差别的,以这一界的时间计算,不过六百年而已。”

        “这十八个位面世界不尽相同,登仙之径也是各异,有你知道的修道升天、佛家证果、肉身成圣等等,也有你不知道的各种五花八门的异种生物创造出来的万千奇能异术,总之需要积累足够的气运和能量才能突破或多或少的壁障束缚。”

        “这还不是头儿啊,仙界也只是更高等级的时空位面。宇宙之奥、胎中之迷对于仙神来说也还是一知半解。只要在有形的世界里,无论多么广大、多么深远,你总是很难想象尽头之尽头之外还有什么,真真是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是非和利益之争斗的表象之下,隐含的主题是永恒的探索。”

        华澜庭听得悠然神往。

        无著老道又说:“扯远了,与闻其秘是你小子的福分,不过这些对你来说还太过遥远。”

        华澜庭疑惑地问道:“那您老所为何来?神仙都很闲吗?”

        老道脑门隐现黑线:“神仙不咸,可也不淡,但事儿扯远了腿迈大发了都蛋疼。本君此来,自有深意,有何深意,你日后便知。你我有缘,至于这一番因果到底是好是坏,仙途渺渺,却也难说。”

        华澜庭心道,难说你还说,这番话说了和没说也没啥差别。

        无著老道接着道:“说你我有缘自然是有原因的。这第一点不可说,就不告诉你,你打死我也不说。”

        华澜庭暗道:“不打死你你能说么,再说我打的死你么?”

        无著老道:“第二点就是你我同遭过雷劈之缘。”

        华澜庭心说:“咱能不提这个吗。”

        无著老道:“第三点乃是紫斗之缘。我转世重生时曾到过你那一界,不是现在这个,是日月王朝。”

        华澜庭这时真的一惊,果真乃仙界大君也,居然可以知道这个。

        无著老道:“之前我说过紫微星斗观天诀和紫微斗数大有关联,紫微斗数是修习观天诀的理论基础,我得到的版本中并没有基础理论的详述,所以进境不算快。但是我在日月王朝学到了,这对我后来修炼成仙大有好处。”

        华澜庭心想:“老道不会和戴安蓝老师是钦天监同僚吧。难道,难道他就是那个坏蛋监正?”

        老道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说道:“别瞎想,紫微斗数又不是只有钦天监才会。”

        华澜庭又是一惊,脱口而出:“读心术?”

        老道笑骂:“读心术是有,不过本君不会,本君活了多少年头了,你那点儿小心思我还猜不出来,说正经的。”

        “本君打算把观天诀传给你,你可愿学?”

        华澜庭弱弱地问道:“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所谓无功不受禄……”

        老道脸一板:“三点之缘不是刚说过吗?同在过日月王朝不是故人吗?再说了,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本君自然是有求于你。”

        华澜庭:“所谓何求?我先看看能不能做到。”

        无著老道:“你倒是谨慎。这其一是照顾我这一脉的徒子徒孙。别人就罢了,余鲮鲤天资上佳,曲流殇为人勤勉,平戎策阵道天才,这三人可延续雾岚衣钵。”

        华澜庭:“他们是我的朋友,相互照拂,可以共进退,我应了。”

        无著老道:“好。其二,日后如果你我再相遇,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这个要求不会违背你心中道义。”

        华澜庭想了想说:“如果是不违道义之事,我想可以,只是你我境界天差地别,我这便宜占得太大了吧。”

        无著摇摇头:“世事无常,将来的事没人能全部了然,我也只是结一段善缘。即是如此,我此行除了把观天诀交给你以外,这座八极大阵也托付与你。”

        华澜庭说道:“不应该让平戎策接收吗?”

        无著说道:“他得了我阵道传承,以后大可以在他处再建一座。此处或许你以后会有用,你阵道知识还肤浅,目前只要学会基本的开启使用之法就行,以后怎么利用就是你的事儿了。”

        “你有紫斗的底子,观天诀可以自修。观天诀和你现在的功法没有冲突,自在无极功是顶尖绝学,可以壮大你的灵力修为,而观天诀乃汲取天上星辰不同属性的星斗之力叠加在灵力修为之上,妙用无穷,日后你自有体会。”

        “普通的星辰修炼道法基本上只能在夜晚行功,观天诀的神妙还在于白天也不会受到日光的影响,虽吸收的数量没有晚上量大,但是亦可为之。”

        “至于修炼中对星辰和星斗之力的选择、数量和次序你需要自己决定,每个观天诀修者各有侧重,所以在威力和用处上因人而异。例如,天机星五行属阴木,其力灵巧刚猛,而廉贞星性多元,属阴火中的丁火,又属阴木,化气为囚,其力刚硬多变,相对不易掌控,不同星力搭配起来又有不同变化,这个你懂的,我就不多说了。”

        无著老道说完手一挥,空中显出两块玉简和一个戒指,说道:“一个是观天诀法,一个是八极阵法操控快速入门,这个戒指为一体的对戒,存有这些年来阵中雪夜扇掌花寒气、冰毒和雷力的部分精华,你可用作防身。两个阵灵尚弱小,假以时日,他们可自行移动大阵时,未尝不可成为你的强助。”

        “我跨界降临不能随带外物,阵内遗存的重要宝贝都在这里了。我不可久留,你可还有什么要问的?”

        华澜庭接过玉简和戒指,正容躬身拜谢:“仙君赐宝,澜庭记在心里,允诺之事必然努力做到。只是我有一问,揣测仙君之意,我或有登仙之机,所以被仙君看重,是这样吗?”

        无著言道:“下界飞升之人都是有大机缘和大毅力者,但天意难测,天道亦有缺,留下无数可能和谜团,非人力可以妄加揣测。谁人都有得道的飘渺仙机,你道缘深厚,有此决心和目标甚好,但切不可为之自喜,否则轻者蹉跎,重则命中有运里无,落的竹篮打水一场空欢喜的结局。”

        说完沉思一下又道:

        “也罢,天机虽不可尽测,但世人发明诸多秘法以窥天机之一二。紫斗算的精细,我且不用,就用普通的测字之术来窥一窥你自在仙途的大致吉凶路数吧。你自己先报一个字出来。”

        华澜庭低头默想,自语道:“自己报字,自在仙途,自字为尊,为师门首字,我且不取,那我就报一个自己的己字吧。”

        无著听了又说:“我的测字之法与凡间不同,取双字合算,再想一个字报来,不要琢磨,想到即说。”

        华澜庭适才临机突破至二龙出水境,这时想起心法口诀:

        天无心,地无情,万物自有道。心无路,意无边,生死皆是法。

        于是说道:“第二个字我选择心字——天地无情人有心,道法无边路在前!心,乃证道之源泉、动力和承载。”

        无著老道听后双眉皱起又放下,感叹说道:

        “好也不好。己字和心字合起来乃是一个忌字,说明你成道之路不会一帆风顺,有充满滞涩艰难之意,这个你需要有所准备了。”

        “好的方面么,忌乃己心,自己的心,所有的滞涩艰难都是你自找的,不是上天要给你的。既然不是外因带给你的麻烦,任何的化解之法就作用不大,你之仙路需要的是修心。”

        “若说改运,恐怕只有忌带来的灾祸最是好改,因为不关别人,都是自己的起心动念和选择招惹的麻烦。但这偏偏又是最难改变的,因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自己的秉性,嘿嘿,变性是很难滴啊。”

        说到此处,无著老道停下眼望华澜庭,最后说道:“好了,时候到了。记住,与我有关的事情包括功法,在你修为大成之前不要和宗门分享。本君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期待你我再见之日,本君去也。”

        华澜庭再度深施一躬,目送无著仙君光影逐渐变得浅淡,最后消散无踪,空留尘缘叹。

        他愣怔了好一会儿,仙界、仙君、位面、观天诀、八极阵……恍然若梦啊,还是庄周梦蝶,自已从日月王朝开始就一直身在梦中?

        华澜庭被自己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左思右想没什么证明的法子,学宫老师曾言厉害的幻阵确能做到一切感觉真实,不论是掐自己的大腿还是拧别人的胳膊都没用。算了,以后有机会请教下桥仙大师。

        这时,平戎策悠悠醒转,华澜庭自然不提发生了什么,平戎策揉揉脑袋,只当两人疲累睡着做了南柯一梦。

        见华澜庭精神还算健旺,平戎策说:“华大哥,我已取得阵法传承,在这里没什么事了,叔叔正在峰外另一个出口等我,你是和我一起走,还是等阵法关闭传送出去?”

        华澜庭略一沉思后说:“我想利用大阵内灵气加固下刚提升的境界,再说同门都在主峰,就不和你同行了。”

        两人相视,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相互之间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言语。

        华澜庭只说:“大西南,我一定会去的。”

        平戎策微笑点头:“小弟恭候,必当倒履以迎。”

        平戎策离开后,华澜庭先是整容梳理一番,修复雷劈后的惨状,他不着急走主要是想抓紧时间将散在体内的雷属性灵力归纳整理干净,把天雷淬体之效充分压榨开发出来,而阵内是最合适的地点。

        冬至后一日午后,雾霁雷歇,顺逆八极云光大阵传送出华澜庭,进入新一轮低速自循环运行阶段。

        南峰,一直暗自担扰的风清隽第一个看见华澜庭的身形出现,终于放下心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