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8章 如烟往事


        “谁?”华澜庭豁然长身而起。

        “本君无著,听说过没见过吧。”随着话音,空气中浮现出一道身影,略显虚幻但真实无比,道髻长袍,颏下三缕长髯,面容和阵中几幅画像一模一样。

        “见鬼了!”华澜庭悚然而惊。

        “真的假的?”他伸手去摸,手过之处触之无物,是幻影!这是又被**了?

        老道开口:“别再摸了,男男也授受不亲的,本君以高维投影之术降临,并非本体,你是抓不到的。”

        华澜庭迅速冷静下来,说:“我怎么知道这不是幻术,你,你不是死了数百年吗?难道是假死还魂?”

        老道笑了:“臭小子,想象力够丰富的。我时间不多,今日故地重游很是感慨啊,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先?听完你就明白了。”

        华澜庭看看平戎策似乎只是昏睡过去,又静了静心,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对方似无恶意,不妨听听这鬼老道说些什么,于是说道:“好啊,那您也坐下吧,小子洗耳恭听。”

        老道飘浮落坐说道:“我有故事,你可有酒?”

        华澜庭心道你事儿还真多,从青烟玉内取出一坛易流年从慕倥偬那里顺来的剑南春打开,倒了两碗,道:“鬼魂也能喝酒吗?。”

        老道笑骂:“我呸,你个差点儿被天雷轰成渣渣的才是鬼魂,本君堂堂仙界大君,酒虽喝不到,闻闻味也是好的。艾玛,还是凡间的酒香啊。”

        华澜庭索性放开,喝了一口酒给自己先压了压惊,心想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嘴里说出来却变成:“仙君大大您好,幸会幸会,在下愿闻其详。”

        老道耸耸鼻子咂摸咂摸嘴,过了会儿似真亦假的酒瘾才又说道:

        “不白闻你的酒,先给你解个惑,免得你疑神疑鬼的。本君业已升仙,确为仙界大君,早年道号六绝真人无著道人的就是我了。”

        ”雾岚山上方空间乃是诸多下层位面交汇的若干节点之一,小是小了点儿,好歹是个节点,不然你道为什么云雾天雷如此密集?也只有每百年的此刻,位面碰撞最为激烈紊乱的时候,本君才能以高维投影术耗费大量仙灵之气强行降临,最好还不要被执法殿发现了。咱爷俩儿长话短说,故事是这样子滴。”

        “六百年前,东胜神州傲来国的花果山水帘洞里,错了,闻了凡间的酒这头有点儿晕,重来。”

        “六百多年前,雾岚山里来了四位修仙的高人停驻此地,四人各有所长,但只收了一个弟子,你一定猜得到就是我了。本君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得传一身本事。后来恩师故去,我自号无著,在此开宗立派,也就是雾岚云仙宗了。”

        “那时我修习雾锁云岚功已至七层,也就是温养境,收了楚吴韩冷四个弟子。我是个武痴,一心向道,没有花费太多心思在他们身上。当时我修炼遇到瓶颈,经常外出云游寻找突破机缘,也就是在一次游历中遇到了平家三兄弟,这且先不提。”

        “遇到他们之前,我在一处秘境探险时,历尽生死危机巧得一门功法和一套阵法,阵法就是这顺逆八极云光大阵了,功法名为紫微星斗观天诀。我想你此时该暗自点头了,不错,这门功法和你学过的紫微斗数大有关联,乃是一门奇功。先别问我怎么知道你会紫微斗数的,先听下去。”

        “我回山之后,将宗门事务全部交给四个弟子打理,自己废寝忘食地修炼这两门奇功。八极大阵还好,但这观天决十分奇特,只适用于修真初学者修炼,我当时已是温养境巅峰,以此基础修习,观天决每进一层,我的雾锁云岚功就会跌落一个境界。”

        “我的师傅们也只有雾锁云岚功的前七层心法,我修完之后只能自己摸索前行,那时我对第八层已经有所感悟自创出来了,但不知为何,我的修为却是多年没有寸进,而观天决比之高深的多,这是我为什么宁愿修为回落也要修炼观天决的原因。”

        “就这样一升一降,在我把观天决修到第三层的时候,我实际的修为已经回到了炼己境造极期,只比我四个弟子稍高一筹。本来这也没什么,等我观天决修到七层或更高,我还是叱咤一方的修界大能。”

        “然而世事无常,天不遂人愿。我年轻之时天性单纯,收徒时只看资质,未能审查人品。我当时一心修炼,深居简出,只有四个弟子有时过来照顾起居,我也并未防备他们,结果被瞧出了端倪。”

        “四个逆徒对我长期只顾自己,多次求肯我都没有闲暇再传功法的行为早有怨怼之心,发现我功力减退之后,竟然起了歪心。他们合谋串通雾岚山另外三股势力,打算里应外合将我擒获,逼我交出高层心法。”

        “发难之日,四徒畏惧我往日威严,开始并没有直接亲身参与,而是打开护山大阵放三方势力首脑入峰突袭。我那时的修为哪里会是三大高手联手之敌,很快就受了重伤,幸亏我钻研八极大阵有成,关键时刻发动阵法困住了三人,而大阵发动也把雾岚灵脉吸取进来。”

        “八极大阵名为顺逆,有正反两种功效,顺则攻敌,逆则防护。但有一弊端,逆向施为时做法者本人也会被困在阵中,除非功力高绝到可以打破大阵防护才能出去。”

        “启阵之后,三名对手被八极迷踪、顺逆迷幻、云光迷神、卐字**之术迷住神魂失了神智,最后互殴而死,而我重伤之后强行启动阵法,修为几近全废,被困在里层地宫之内。”

        “这时四个徒弟才进来逼迫于我,要我交出雾锁云岚功高层功法。那时他们破不开阵法进不来地宫,我也出不去。本来我是可以就此置之不理的。“

        “但是经过对话,尽管我恼恨他们的欺祖判师行为,可一方面我对自己择徒不慎、收徒不教、有徒不传的做法心有愧疚,这个局面的形成我也有很大责任;另一方面,我不忍心师传雾岚一脉就此在我手中衰落断绝。因此,我和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

        “内容就是我先给与他们雾锁云岚功第五层心法,百年之后,不管我死或未死,他们都可以凭借已经传给他们的灵宝武器获取第六层心法,这样一直持续,他们和他们的后人也是如此。”

        “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切凭缘法了。我生死未卜,他们也不会一直活下去,不管能够延续几代几支,雾岚一脉或可凭此传承下去,我也算对得起师门了。另外,八极大阵是可以自行吸收灵脉灵气孕育灵石的,这也是他们今后修炼的资源。”

        “我和四人完成交易后,他们就各自离去了。我无法出阵,重伤之下筋脉又受损严重,但好在阵内灵气充沛,并且有幼生期的雪夜扇掌花可以食用。在之后的百年里,我一边疗伤,一边尝试重新修炼。期间百年孤寂,想想连我也佩服自己的大毅力能够熬过来。”

        “百年之后,我伤势虽已复原,但由于伤及根基,修炼进境极其缓慢,虽有小成,灵识已经能够穿过阵法探察周边,但仍不足以破开如此级别的八极大阵。”

        “百年期到,他们四人仍然健在,我看着他们分别回来取了功法和灵脉资源,但之后又起变故。”

        “我那四弟子冷秋嫣是个女子,她和二弟子吴昊晟早有恋情,只是出于惧怕一直没有告诉我。取宝之后,这两人起了贪心,他们没敢对付功力最高的楚姓大弟子,而是联手追杀三弟子韩真卿,想着把韩真卿的一份资源也吞下。”

        “我通过灵识外放看的清楚,韩真卿受伤跌落悬崖,之后我就不清楚生死了。”

        书中已有交代,韩真卿后来身死,出云戟及隐秘后被曲流殇获得。至于冷吴两位,吴昊晟秉性风流,后来因为肆意流连花丛,冷秋嫣一气之下和他分手,然后吴昊晟和人起了冲突被雇凶杀死,遗物为向天问父子所得,而冷秋嫣则独自传下了流云剑一支,直到舒容和余鲮鲤这里。

        无著道人接着说道:

        “从那之后到现在的数百年间,到底有谁来取过功法和灵石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自己很快有了新的际遇。”

        “他们取宝之日,正逢雾岚山天雷大盛的日子。这一现象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没人清楚原因,也就没人特别在意。我那时功力有所恢复,出不了阵但已经可以在阵内行走了。那天子夜我来到你刚刚遭雷劈的穹顶观看天雷。”

        “其实,一个人百年孤独的滋味你是体会不到的。现下想来,我当时已经处于一种快要癫狂的状态了,真的是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加上又看到弟子内讧、人性贪婪的一面,我的情绪压抑到要爆发的极点,于是一个疯狂的念头不可抑制地出现在我脑海之中。”

        “这个念头就是——兵解!”

        “兵解这个道家法门古已有之。但凡有些信仰的,不论信奉什么,大都相信人死之后灵魂另有去处。而兵解一术极其恐怖而神秘,有说自行兵解之人形神俱灭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超生,有说即便兵解重生也只能托生草木花虫再难做人,还有的说没有修出元神的人兵解后会成为孤魂野鬼只能永世游荡。”

        “总之,除非极少数了解其中之道的人,或者山穷水尽怨念极重不管不顾的人,还有就是被动兵解的人,否则轻易是没有人走这条路的。我那时显见是疯癫了,我惧怕再孤独百年的那种滋味。就这样,我决定铤而走险,至于后果已经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了。”

        “兵解,只是一个概称,兵刃加身或者水解、火解、尸解都是有的,雷劫自然也是可以。所以,轮到遭雷劈,本君可是比你有经验的多了,要不要我传你两手啊。”

        华澜庭正听得聚精会神,听到这话,满身仍在的焦痕带来的痛彻心扉的痛苦和回忆马上被勾了起来,疼得他接连几个冷颤。

        看着眼前老道脸带阴笑的虚幻投影之体,华澜庭不由被这句戏言吓得,面无人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