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6章 天打雷劈


        华澜庭问道:“还有多久到点儿?”

        阵灵回道:“估摸还有半个时辰左右,我劝你还是准备准备吧,天雷很恐怖的,当年无著老道是在阵外高空中炼体,那也只是天雷余波而已,我看他每次回来都象烧烤一样啦。我能帮你的很有限,祝你小子好运。不过我很期待啊,这是有多少年没有看到活人遭雷劈了啊。”

        华澜庭虽然看不到阵灵的本体,但怎么就是觉得阵灵话里话外透着幸灾乐祸的的口风呢?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这才觉得肚子饿了,有快一天没有吃饭了。

        华澜庭从青烟玉里取出了干粮,是他自己做的云腿炒饭,往常美味的炒饭现在吃起来不知为什么味同嚼蜡,是放久变味了吗?好像不是,那就是自己太紧张啦?

        明白了,被雷亟是什么滋味他还不知道,但等待遭雷劈的过程实在是更加难熬,果然是人生没有应该,全是活该啊,自己怎么就一时头脑发热主动申请顶雷呢?

        不行,这么干等着人吓人吓死人啊,必须找点儿事情做分分心才行。

        硬挺也不是事儿,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还是趁此功夫做些准备才好,自己有什么防雷装置么?

        华澜庭想到这里,开始翻找起来。在鲫鱼背下慕倥偬是给补充了些物品,可好像都是进攻用的。嗯,有三枚回气丹,这个可以有,补充灵力的。还有一个辛桥仙给的阵盘,扛雷用得上,别的没啥了啊?

        华澜庭又想了想,对了,身上还有楚没和钟断的两个储物空间,用灵力破开看看。

        还真的有好货耶,这是一副胸甲,先穿上;还有个绿头盔,颜色差点儿意思,聊胜于无吧,戴上;这是什么?引雷针?好东西,看来凌云宗知道这里雷多,事前给楚大公子配了不少干货。

        咦,还有一样,雨伞么?上边有字,写的什么?加木雨田合金伞,神马东东?卧槽,架雷合金伞,谁这么没文化,字写的间距这么大,这东西要得。

        折腾半天,全副武装完毕以后,华澜庭心里踏实了不少,接着把炒饭吃完,这次就香甜了许多,果然没有什么是一顿吃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顿。

        这时阵灵又说话了:‘时辰已到,恭送绿帽少侠赴穹顶接受天打雷劈。”

        华澜庭嘴角抽搐了一下,心道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吉利话儿么。

        彩光闪烁,华澜庭传送来到大阵顶部。阵灵说:“吉时已到,天雷淬体开启,共计十道天雷,大小随机。穹顶开,天雷降,我先闪人,回见了您呐。”

        华澜庭黑着一张脸站在地下,仰头看见顶上中间一圈如太极阴阳鱼一般左右交相旋转,外面现出天光云影、电闪雷鸣。

        不一时,受太极图接引,第一道天雷大餐直落而下,穿过太极图轰鸣着劈向华澜庭。

        华澜庭骑虎难下,只能运足了紧皮功,双手圈转发出有心无意勾连手的封缠劲,一跃而起迎向天雷。

        天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亟在华澜庭双手之上,瞬间透过打在胸腹之间,华澜庭直挺挺摔落下来,周身电光缭绕、青烟阵阵,疼痛麻酥的感觉游走全身,人在地上直翻白眼、抽搐不已。

        雾岚山空间有异,雷霆只在云仙峰万丈之上汇聚,劈击下来的余波之威力已经千不余一,再经阵法过滤,这才能够让仅仅筑基修为的华澜庭勉强承受,否则早就变成渣渣庭了。

        华澜庭衣物已经破碎,胸甲崩开,在地上躺了半天才强自坐了起来,赶紧运紧皮功吸收灵气雷力淬体。

        还好还好,挺过一阵儿,周身传来舒爽的感觉,皮肤表层焦黑部分脱落,有麻痒愈合之感,神智尚清。

        天雷不过如此,华澜庭见胸甲有效,马上摆摆正被震歪的绿头盔,气凝百会泥丸宫,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见第二道雷霆似乎身量小了不少,他挺身又再跃起,看来是兴奋过头了,竟然以头迎向第二道天雷。

        天雷劈击在上,绿盔四分五裂散开,华澜庭的身子在空中滞留了几息,头发根根竖直冒出黑烟,然后才一头栽了下来。这次他晕眩了片刻才恢复清醒,马上服用了一枚回气丹调整状态,随后再次飞身而起,硬抗了第三道天雷。

        接着再次服用一枚回气丹打坐调息,这枚他大比获得第一后获得的丹药效果格外好,很快他又神完气足了,这让华澜庭信心爆棚,心道天雷也不外如是,于是他大胆地在用紧皮功防护之余,运开了抻筋拔骨的功法,这是炼体之外要引雷入体淬炼筋骨的节奏啊。

        华澜庭继续迎接第四道天雷,但是这次的天雷也格外粗壮,打在身上之后,华澜庭如被重锤击打,一瞬间就被拍回地面,大叫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而且雷霆之力被导引入体,四肢骨骼发出轻响,五脏六腑受创,人也扭曲抽动,身上发出焦糊的味道,一下子晕了过去。

        第五道天雷已在酝酿之中,华澜庭还没苏醒。

        空间的地面下内传来阵灵的喃喃低语:“不作不死啊,好好的炼体就炼体呗,这孩子闲的没事还敢引雷入体,这下玩大发了吧,我是不是该关闭太极图啊?不过刚才他好像扔出一个什么东西,我再看一次好了。”

        这时第五道天雷呼啸而下直奔华澜庭,临身之际,有阵法微光闪耀,辛桥仙给的阵盘被华澜庭在晕死之前抛出,此时展开幻化形成一面圆形护盾挡住了天雷。

        天雷击碎阵盘,余波散落在华澜庭身上,华澜庭受激终于醒了过来。他顾不上查看伤势,时间宝贵,服下最后一枚回气丹后,全力运转紧皮抻筋拔骨功,紧咬牙关忍住浑身的疼痛,力求让入体的雷霆灵气散布全身筋骨脏器之内。

        此刻的华澜庭狼狈不堪,衣物已然尽碎,浑身焦黑,头顶黄豆大的汗珠滚落,面容颤抖变形,呼吸不稳,身子象打摆子一样坐都快坐不住了,只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

        他的指导思想很明确,雷劈不能白挨,想方设法也要让效果最大化,不然就亏大发了,当然前提是不能挂了。

        功法仍在运行中,不能前功尽弃,看来第六道天雷是没力气硬顶了,他哆嗦着取出引雷针,看看天上雷霆将落,一扬手抛出。

        “不要啊!”耳边忽然传来阵灵惊恐的嚎叫。

        第六道天雷劈在引雷针之上,自针尾迅速传出一道雷光,直接击入地下。

        “啊!”又传来阵灵的长声惨叫:

        “好小子,你阴我!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哪里不好藏身在你底下看热闹。”

        ”这下完了完了,我说的不是我完了,是你小子完了啊。本来关键时刻我还能为你关上天窗,现在本灵受伤做不到了,你,你,你小子自求多福吧。”

        华澜庭听了也是一惊,心说你肿么不早说,藏在别人臀部下面很舒服么?

        这下失算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上啊。没时间去安慰阵灵,第七道天雷已经出现在太极图里。

        不及细想,加紧运功的同时,华澜庭举起加木雨田合金伞架住第七道天雷,伞骨伞面四散纷飞,华澜庭保持上举的姿势被定住,身体如一条人干黑炭一般戳在地面之上,幸运的是大部分雷力都被架雷伞挡下了,他只是外焦里嫩处于麻木状态。

        还剩三道天雷,可扛雷装备都用光了。华澜庭可是有些心里发慌,误伤了阵灵,全靠自己怎么渡过?

        眼见第八道天雷就要下来了,以有心无意勾连手施展五行清炁法正面对抗?没空盘算了,此时行功完毕,咬牙跺脚发狠已经没用了,华澜庭反而静下心来,站桩拿式,在第八道天雷出现在天窗的一刹那——用尽全身吃奶的力气,用出此生最快的速度,逃窜!

        华氏人品马马虎虎还可以吧,华澜庭终于成功惊险地地躲过雷霆直击,只是被掀了个跟头跌了出去,至于阵灵是不是吃一堑长一智已经离开地下了他就顾不上了。

        对付第九道天雷别无他法,只能硬抗。华澜庭启动空天青烟玉,将之前进阶时储存其中的灵气尽数调出,玄功默运,打算以有心无意勾连手施展五行清炁雷法以雷对雷。

        等了片刻,不见雷声?抬头看天,云遮雾绕之间雷芒吞吐不定,几片雪花翩翩飘了下来,难道是在积蓄力量准备下重手?华澜庭一个激灵,冷汗出来了,混和着身上黑糊糊的碎皮血痕黏糊糊的很是难受。

        他强迫自己冷静却静不下来,念头杂起:清隽,你在外面还好吧,又见雪飘过,又再想起你;慕总管会在洞口等着自己吧?弦惊、流年、诸葛,多想你们送上一大波助攻啊……

        雷光耀眼,第九道拇指粗细的天雷现身。

        华澜庭狂吼一声,止住杂念,危机时分,潜力爆发,意念不再受阵法控制,丹田灵力疯狂上涌。华澜庭一手剑指点在胸口,一手剑指按在自己眉心,口念:“天无心,地无情,万物自有道。心无路,意无边,生死皆是法。三官司命,二龙出水!”

        以自在无极功口诀为引,华澜庭在此要闯关晋阶突破,进入二龙出水境升堂期!

        只见他胸口眉间的两手指尖处各自幻化出一个雷球,双手一合,食指中指相交,雷球合一,随后两臂外翻笔直送出,雷球冲向第九道天雷,撞在一起。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作一团持续不断。

        华澜庭全身气力尽失,灵力消耗一空,双膝一软,跪倒当地。第九道天雷消散,眼眸倒影中第十道天雷开始凝聚。

        华澜庭强撑一口气不倒,可什么力道都使不出来了。

        面对即将下落的最后一道天雷,心中一声叹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一意孤行冒险玩儿雷至此。

        我命,休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