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4章 挤不挤啊


        华澜庭继续前行的过程中,查觉空天青烟玉中的能量有所减少,看来以此抵御卐字**阵的侵袭是会消耗灵气的,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出,还是要节省使用为好。

        又在时断时续的阵法影响下走了很久,迎面过来一人,还好是商晨曦。两人身不由己地对穿而过后相对而立。

        有了上次的经历,华澜庭启动青烟玉保持住清醒,商晨曦不知是不是修为较高的关系也处在清醒状态,两人趁机快速交流了下情况。

        商晨曦说他之前遇到一个没有照过面的陌生少年,少年似可不受阵法影响,看了看他就迅速远去。这是还有其他人入阵,怪不得阵灵说有十一人。

        华澜庭和商晨曦尝试结伴同行,却发现象同极互斥一样做不到,但两人反向各自前行的话,阵法就没反应,看来所遇皆敌也不尽然,于是两人分开继续闯阵。

        书中暗表,顺逆八极云光阵确实是一座等级很高的迷幻之阵,包括卐字**子阵在内的主要作用在于令入阵者迷失,然后予以灭杀。

        但必竟只是一处阵法,和在这一界可称之为神器、具有尺寸洞天之能的自在万象门天地万象炉这样的宝物没法相比。

        即便在真正的仙神之界,对宇宙和人体的玄奥也只是掌握了皮毛,处于探索之中,更不用说此处仅是一个迷阵了。

        所以,阵法并不能真正做到神魂置换,只能做到通过对生灵脑部的影响模拟虚幻出神魂置换的效果,以入阵者所思所想为基础,在一定程度实现探知对方心意的目的。

        宇宙和人体之秘何其深邃,试想人脑不过由一堆血肉筋骨神经组成,却能够产生如此丰富的念头和奇思妙想!

        因此,说白了,入阵者都是处于幻象之中,本体并没有真的在移动打斗,不然如何能够被杀死而仍可复生?

        就象俗世界的普通人可以被酒精和毒品所迷幻进入异象世界一样,大阵的奇妙在于可以扰乱修真者的意识。

        而且还只是对于低阶修士有用,如果是慕倥偬或周翕入阵,这种迷幻作用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无效。

        另外,卐字**阵的主要作用是配合主阵,试炼在上古时期也只是一项很边缘的应用,用于八极阵宗低阶弟子增强打斗的体验经历,提升战斗意识和经验,出阵后在阵内感受到的武技等都是记不住的。

        也因为如此,上古八极阵宗试炼弟子进阵前已被要求见面就要动手,所以阵法本身没有强制拼斗的设定。

        说句题外话和后话,俗世界、修真界,飞升后的神界仙界,以及佛界、异世界等等称谓和所在,应该都是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对宇宙空间和人体玄奥探索到不同程度和高度的具象化体现。

        举个不一定恰当的极简例子:俗世界人只会百千万的加减乘除,而修真界已经了解了解析几何和线性代数,仙佛界则是掌握了微分积分,之上还可能或者说必然有更加高深的认知客观世界解决现实问题的知识与智慧。

        说回来,华澜庭再度闭眼飞奔感受盲跑的乐趣,突然这次被两道身影穿身而过,返身睁开眼一看,对面一大一小居然是两只灵兽与他瞪目而视,其中一只还认识,是章晗蕴的斑袋貂,他脑子又有些断片儿,一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阵灵说的是十一个生灵而不是十一人。

        斑袋貂现在倒底是个什么情况

        话还要从月河镇夺舍之事说起,血云魔道宗打进自在万象门有着特殊的目的。那次之后,血云魔道宗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人潜伏不进去,那就派兽进去。

        血云魔道宗曾在机缘巧合之下在北方太初魔原捕获了一只成年白额魔隼的神魂。白额魔隼是一种数量稀少的高阶灵兽,浑身羽毛坚硬无比并且动若闪电,成活万年的据说可接近准神兽范畴。

        白额魔隼栖息在一种名为碧玉丝绦剪刀木的奇树之上。当年血云磨道宗偶然发现此木后,调集人手前来砍伐,却被伴树而生的白额魔隼一家阻挡,雌雄魔隼都已成精三千多年,双方展开一场大战。

        最后的结果是雌隼死亡、雄隼只余神魂,连同魔隼幼崽被俘获,而血云魔道宗付出的代价是大长老关怀德身殒,只元神逃出。

        血云魔道宗花费很大代价才保存下来关怀德和雄隼的神魂。关怀德之魂进入腾霖之身后,如今被逼出保存在辛桥仙处。

        后来,血云魔道宗用魔隼幼崽的性命逼迫雄隼之魂配合他们进入斑袋貂体内,长期潜入万象门搜寻目标情报。

        在廖殊光幽魔蚀灵阵的帮助下,雄隼神魂本已成功进入斑袋貂体内,雄隼神魂虽在保存多年后萎靡虚弱,但夺舍幼年斑袋貂还是毫无问题的。

        没想到寥殊光心伤武喜鸾之死,以秘法利用大小鼎之间的联系暗中下手重创了雄隼之魂,致使它没能成功夺舍。

        自那之后,雄隼之魂和班袋貂之魂共存,互争主导权,有时貂魂清醒,有时隼魂主控。

        这次在阵外,隼魂看见了花斑大豹,大豹神魂奇异,有助于隼魂加速修复损伤,所以它自行追击大豹进入洞口。

        兽只有命魂,不象人一样有三魂七魄。所以严格说来,兽类是不能通过修炼飞升的,它们靠的是汲取天地灵气不断激活血脉和壮大天赋神通之力。

        卐字**阵设计之初并没考虑到兽魂的因素,因此二兽可是以本体在阵中追跑,并且阵法把貂隼豹之魂视为天地人三魂,其中貂魂弱小但为主命魂,隼魂强大但虚弱伤重,豹魂居中却畏惧隼魂。

        见到华澜庭,受阵法影响,三魂都是对他显露出动物的戒备和攻击本性,但与此同时,貂魂无时不想夺回身体的主导权,隼魂无时不想吞噬豹魂疗伤,豹魂无时不想逃离隼魂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一人两兽三魂斗在一起。

        对华澜庭来说,二兽没什么威胁,但他不好击杀斑袋貂让他降级,同门章晗蕴之物伤了都不合适,而他人都还不习惯杀,更不忍心杀豹了,想着打晕了事。

        偏偏两兽本身都以速度见长,在阵法迷幻下身法更加诡异,华澜庭几次出击未果,不得不多加了几分气力,一掌拍向斑袋貂头部。

        貂魂害怕要逃,隼魂正要攻击豹魂,两魂一起驱动身体,竟然闪过一击,而豹魂此时刚好受阵法影响,天生本能要扑咬华澜庭,这下正巧送上门去,挨了华澜庭一掌之击,飞向斑袋貂。

        隼魂见大豹昏迷着飞过来,一口咬下,神魂迅速侵入拖带大豹之魂极速返回,正要吞噬,不料貂魂趁隼魂短暂离体又回返的一息发动攻击,隼魂不查又再受伤,自保有余却无暇吞噬豹魂,这时华澜庭又补上一掌,两兽昏迷。

        华澜庭随即继续前行。

        花斑豹神魂已失,肉身死亡。斑袋貂在阵法时限到期后顺利回归来时的洞口阵外,但却有三个兽魂共存于内。

        貂魂最弱但有命魂主场之利,隼魂伤重难愈但对其他两魂存在位阶压制,豹魂不强不弱,三方谁也奈何不了谁,自此没有太明显规律地轮流掌控身体,让做为主人的章晗蕴纳闷了很久。

        这种状态也维持了很久,至少何时变化,隼魂又是怎么执行任务的等等,这都是后话了。

        祈祷本书不会因为至今没有签约而特哎态机一安间。

        此时此刻,只想问一句:三位,你们是挤,还是不挤啊?

        接下来,华澜庭终于遇到了强大的敌人。

        他和钟断相对而立。为了节省青天玉的灵气,华澜庭没有马上把心神集中过去。

        所以他的脑海里这时充斥着钟断幽精之魂阴气之杂带来的负面情绪——卑微而不甘。

        钟断说来还是楚没的远房长辈,由于出身,只能从小作为亲随,也不能说没有资源和油水可捞,可陪着笑脸帮着作恶的事干了不少,可现在也没能为自己儿子谋到个更好的出路。

        事实上,他暗地里已经被楚江开拉拢收买过去,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想找机会利用雾岚宗、阵法或任何其它第三方光明正大地做掉楚没,以便谋夺下一任宗主之位。

        一念及此,华澜庭一惊之下心绪回归。他这时心里还算不特别紧张,钟断之前手臂被商晨曦震伤,但功力没有大损,使双刀的左手刀也能行,所以即便考虑阵法影响,自己也很难胜出,但好在没有性命之忧,还是要拼上一拼的。

        想到这里,华澜庭挥索就要上前,耳边忽听到一阵咔咔咔的声响,随后小阵灵的童音传来:

        “好尴尬啊,年久失修,阵法卡住了,试炼到此为止。那个,这个,我宣布,现在距离出口最近的小姑娘为第一名,其他规则照旧,大家出阵,我困了。”

        话音一落,华澜庭视线一暗,睁眼又回到了里层大厅。

        这时除了记得有过闯阵之事和阵灵的所有话语外,华澜庭已经没有那些细节的记忆了。

        他暗自奇怪,不是说传送到阵外吗?怎么又回到这里?难道阵外仅指卐字**阵外?那其他人呢?阵法卡住连传送都乱了?也好,自己正想去老道说的里厅中间宝库入口内看看。

        刚要抬脚,又是两个人被传送而回。待看清楚面貌,华澜庭脸色大变,是楚没和钟断!

        华澜庭哀叹,小阵灵你这是在玩我啊!楚没阵内被杀复生后修为跌落一级,自己当然不惧,可他必对自己恨之入骨,问题时实力犹存的钟断在侧,在两人连手之下,自己没有帮手独自一人如何抵抗?蝎尾子母连环针还剩一套,可对比自己高出将近两个大境界的钟断未必有用啊。

        这不是阵内演习,这是真正的生死危机!

        华澜庭呼吸急促,眼珠连转,心念电闪,紧张思忖着逃生之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