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3章 天地人魂


        华澜庭小心地顺着通道前行,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深一脚浅一脚的,象踩着棉花的同时又足不着地御风而行似的,别提多别扭了,适应了半天才找到节奏。

        适应之后的感觉就好了许多。走起路来,颇有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的快感。

        过了不久,回廊深邃幽远了无尽头,一种孤寂悲伤的感觉油然而生。

        华澜庭此时内心有些紧张,并没有吟诗作唱的心情,但脑海中偏偏涌上词句: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景翳翳以将入,抚孤松而盘桓。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

        强行止住念头,他心中警兆大升。

        绝对不对劲,自己并没有想要吟诗,吟诗也不会这般词句颠倒不按顺序来。卐字**?阵法这就开始扰乱自己的心神了?

        停下脚步,暗运自在无极功心法守住灵台,这才回到正常思维当中。

        再一抬步,又有杂念升起。就这样,华澜庭走走停停,心绪一会儿混乱一会儿清晰,到后来自己都快要搞不清哪个时候是正常的自己了。

        好厉害的大阵!这也没走出多远,华澜庭已是满头大汗淋漓。

        左右是没人,华澜庭积郁之下抬头仰天怒吼,回音阵阵,随后索性快速奔跑起来,一路什么也不想,就是闭眼疾驰,只凭灵识探路。

        刚刚一个急刹过弯,还在得意自己的轻身功夫又有长进,迎面一道身影同样高速撞了过来。

        华澜庭躲避的心念是起了,但大脑的指令受到大阵影响还没传递到脚上,对方已经到了眼前,并且透体一穿而过。

        华澜庭这下又惊出一身冷汗,豁然转身,那人也是急停转身,两人面向而立。

        华澜庭第三身冷汗又出,对面站着的竟然是自己!

        猛然低头,身上的衣服不是自己的!抬头,对方已经换成楚没!再低头,衣服又变成自己的。

        又抬头,对面又变成自己,低头,身上衣服是楚没的。

        卧槽,我靠!

        脖子好酸。

        想脖子干嘛?想事,冷静!

        华澜庭强迫自己拿了一个三体桩,稳住心神看向对面,果然是楚没没错。楚没也在眼神游疑不定,还特么晃着脖子。

        一想到脖子,华澜庭拿不住桩了,踉跄后退了一步,脑海中的念头纷至沓来,什么第五房小妾不听话,什么泓山宗主之女胸前波涛汹涌,什么三叔的侍女蛮腰盈盈可握,接下来居然是凌云枪法后三式、余师妹三围好标准……

        华澜庭继续晃脖子,又回到现实中来,自己怎么会有楚没的龌龊想法?

        不管了,规则四有言:独立闯阵,随机相遇,所碰只修皆为敌手。楚没本就不是个好人,取兵器上!

        华澜庭踏步上前,直取中宫。咦?自己使的怎么不是龙头索法,而是凌云枪后三式?楚没也动手了,凌云枪用的是诸葛的杨家梨花枪法?

        头晕!好乱!还好渴,都出好几身汗了,是渴。

        这样不行!华澜庭舌舔上腭,气凝于胸口空天青烟玉之内,一股清凉之意传来,终于清醒了很多。

        卐字**,神魂置换!

        至道学宫中的师长曾经讲过,人有三魂七魄,其魂有三,分别是天魂、地魂和人魂,人魂又作命魂、色魂,也有称之为主魂、觉魂、生魂,或元神、阳神和阴神的,亦称胎光、爽灵和幽精。

        三魂之中,命魂长驻于身,天地二魂可在外。天魂为阳、地魂为阴,聚合产生命魂。

        看方才的情形,自己神智一直都在,应该是命魂未失,但天魂或者地魂受到卐字**阵影响,迷糊时被换作了楚没的。

        此阵凶险之处总体上当在于三魂混乱之时人的思维就混乱,不知道会受到哪一个以及谁的魂的主控,从而做出不可知的行为。

        另外,自己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又控制不住转换的时间,这样使应变更加不可预测。

        再有,爽灵和幽精之魂主阴气之变和阴气之杂,可代表人天生具有但隐藏极深的负面能量和情绪。自己不是圣人,不论是被自己还是楚没的阴暗情绪驱使,其行为与结果都可能让清醒过来的自己后悔。

        急切之间,华澜庭也想不到解决办法,趁着现在还清醒,先做掉对方或可破了这个局。

        楚没显见也是处在挣扎之中,两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两人功力其实相差不多,楚没要强上一线。

        这场打斗让华澜庭觉得既难受又有意思。

        通道内的空间很是怪异,轻身功夫有时用起来事半功倍,腾身的距离比平时远上许多,有时却又事倍功半,往常能轻易到达的长度却半途落了下来,偏偏两人都拿捏不住尺度,有时莫名撞在一起,有时又谁都够不着谁,有时看似要击中却偏了开来,有时明明躲过去了却实际上把要害送给对方。

        楚没的功夫也变幻莫测,有时超水平发挥让华澜庭险象环生,有时又很笨拙犯下低级错误,而华澜庭由于空间的关系却没能把握机会杀伤对方。楚没的功夫一会儿是凌云宗本门的,而在神魂混乱时又换作华澜庭修习过或见过的手段。

        华澜庭大多时候可以控制住自己不被大阵影响,但只要打斗激烈或者心神稍一放松,又会被楚没的神魂驱使,打斗的思路和方法又变为楚没的。

        两人就这样不明所以地胡乱斗了小半个时辰,都是身上带伤气喘吁吁,好在还没人落败。各自喘息了片刻,两人再度上前斗在一处。

        这次华澜庭调整了策略,用出了修习不久的周翕所传的攻防四字诀法。

        攻防四字诀法是纯粹的格斗技巧,尖赋卡引四字分别对应大小、虚实、上下、曲伸八大类运力发劲技能。

        楚没修为略高而术法一般,华澜庭功力稍逊但术法较强,两人又是在这奇怪的空间里以难以预测对方下一招手段的方式来交手,技巧的作用就很重要了。

        果不其然,攻防四字诀法一旦用出,华澜庭对局面的把控性提高,慢慢占到了上风。要不是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心神来阻止神魂侵入,以及提防楚没有时抽疯似的来上几下狠招妙招,华澜庭已经有几次可以重创对手了。

        华澜庭并不着急,他发现两人神魂交错之后,并不能使用对方的功法术法,只能是武技灵器法宝这些,这让他放心不少。

        刚这么想着,华澜庭突然觉得哪里有问题,没等他再琢磨,楚没一下子攻势大盛。

        不好,楚没现在用出来的也是攻防四字诀法!中间还夹杂着有心无意勾连手的封缠技巧,他的这次神魂切换看来是找到了相关的部分。

        华澜庭现在好不容易依靠空天青烟玉之功做到基本上不被大阵实施神魂置换,本想以水磨功夫拖垮经常迷糊的楚没,没料到这倒成为了楚没的优势。

        再这样下去,自已的家底都被人家淘空了,楚没除了凌云枪法也没什么太高端的武技,自己也不想置换过去,那还怎么打?

        华澜庭心知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必须在楚没摸清自己所有虚实之前痛下杀手。

        杀人自己还有心里障碍,可阵灵说过阵内之亡是虚拟的,传送出去就可复原,正好来磨砺下自己的心态吧。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做了决定下了决心的华澜庭不再迟疑,佯攻一招做势后退就走。楚没不知有诈,挺枪蹂身跟上。

        华澜庭疾行数步,略微拉开距离,返身抖手抛出春雷惊蜇锦绫罩暗器,锦罩飞到楚没头上爆开,一收一缩,罩向楚没的脑袋。

        楚没以大枪拨打其中的细小暗器,同时催动灵力以灵气护住上身,虽然有些狼狈还挂了彩,却并无大碍。

        华澜庭并没有要靠暗器一招致敌,此时已箭步而上,龙头索直击楚没的面门。

        楚没摆枪一绞,华澜庭如同在与苏惇一役中一样故技重施,手腕连抖带收,龙头索沿枪身缠绕盘旋而上,龙抬头后龙口中喷出暗器。

        楚没仰头避过,同时脚下发力向后退去,旨在暂避锋芒。

        华澜庭要的就是他的退步,右手一送一放,龙头索蝎尾端真如尾钩一样翘起扎向楚没。

        楚没用枪尾一磕,蝎尾忽地软了下来,在枪尾绕了一圈,华澜庭在缠在枪身上的龙头索某处一拍,蝎尾又再硬起,尾端一声轻响,一道银光电闪而出,射向楚没的面门,这是蝎尾针。

        楚没大骇,眼眸中映出银针之光,再回枪可就来不及了。

        他浑身汗毛倒竖,人在危急时刻最可能急中生智,做出平时难以想到达成的事情。楚没求生**爆发,张口一喷,一道真元之气疾吐,包裹住银针使之悬浮在眼前再难寸进。

        楚没死里逃生,就要发出劫后余生的惊喜狂笑。笑声正在喉头将出未出,楚没蓦然双眼圆睁,惊骇欲绝。

        已经失了动能就要掉落们蝎尾针肉眼可见地轻微振动一下,接着又是一道毫光闪出,一根牙签大小的银针钻进楚没眼角。

        子母连环针,针中藏针,母针受阻挡后自行触动子针的激发装置。

        昔日以青云杖为基础改造龙头索的实在是位炼器大师,而且很是用了一番心思。

        华澜庭在对阵苏惇时还是留了一手以防万一的,没有全部动用这子母连环针,而且后来还从苏惇尸身上取回银针。蝎尾针材质特殊、设计精巧,蝎尾里一共也只有两支。

        楚没痛苦嚎叫,银针细小无毒也没有全部没入,如果及时取出一般并不致命。但楚没还是脑部有损,受伤失神,精神陷入混乱,口中嗬嗬发声,双手舞动向华澜庭扑了过来。

        华澜庭还是不忍杀人,就要拍晕楚没,手刚抬起,这次轮到他汗毛倒竖、眼中惊骇。

        楚没脸上扭曲,全身鼓胀,一股说不出的气机波动从丹田外放出来。

        他要自爆!

        华澜庭虽没经历过,学宫可是特地专门组织过讲座的。修为相近修士的近距离自爆是无法扺御的。

        暗叹一声,华澜庭左手一握,藏于掌中的一个袖珍机关装置被捏碎。

        与此同时,楚没突然呆立,七窍溢血,气绝倒地。

        华澜庭的小心又一次救了他。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龙头蝎尾如意索暗藏底牌尽在蝎尾。人能自爆,机关法宝同样能引爆,子母连环针的子针是可以遥控引爆的,威力不是很大,但如果是靠近要害也是可以要人命的,这也是龙头索最后一样后手了。

        收了凌云枪,看着楚没的“尸身”,华澜庭犹自心有余悸,心想自己要不要改名叫刘一手,凡事留一手这件事是个好习惯,有必要继续保持发扬光大。

        继续往前走吧,第一个出关者的修为与宝物奖励还是极其诱人的。不过,话说,再遇到难缠的敌人,澜庭还有没翻开的底牌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