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0章 一群变态


        这三人正是商晨曦、商锦书和南宫步翩。他们在附近感受到灵气波动就赶了过来,正好遇到扇掌花变化完毕,入口开放的时机。

        机缘人人可争,商家三人马上加速驰行。

        见到又有人发现了这里,方青展和向天问都心里一沉,略一犹豫后,两人竟不约而同同时罢手,接着又是象事先商量好了一样各发一道劲气分别推向曲流殇和向玺,并异口同声说道:“先别打了,进阵要紧。”

        曲流殇和向玺闻言罢斗,两人各自被劲气推着飞向正在变小的花心洞口。

        商晨曦本想趁着两方剧斗之际捷足先登,不料方青展和向天问都是看重此次机会,宁愿自己放弃入阵,也要先送子弟进去,这一下同时罢斗让商晨曦心愿落空。

        见洞口还在收缩,曲流殇和向玺已经接近,自己三人却还有段距离,商晨曦目光一扫,对商锦书说道:“锦书,你去,自己小心。”说罢一掌拍在商锦书后背。

        商锦书答应一声借力前跃,他功力比曲向两人都高,又得商晨曦之助,人在空中流星般划过,几乎和曲流殇、向玺前后脚一起投入洞口之内。

        三人入阵,扇掌花心的洞口合闭不见,之后六个花瓣快速收拢,花身下沉。几个呼吸时间,所有扇掌花都隐入地下,地面除了凌乱的积雪外恢复如常,只剩下地面上的三方四人。

        方青展一阵心中气苦,好好的机缘不但自己没进去,还不得不和他人分享,命运怎么总是对自己不公。

        向天问也是胸中气结,好不容易天可怜见,叫自己觅得了大阵入口,没白跑上这一趟,却还是没能亲自进去,向玺外强中干做事并不牢靠,后进洞的那个青年身手不弱,向玺能不能有所收获实未可知。

        商晨曦同样暗自气闷,老爹总说自己还不够老练,果然没错,一时见猎心喜没沉住气,早知就闷声发财直扑洞口好了,非要出声得瑟,现在只能靠锦书一人了,希望作为长房长孙各种装备法宝众多的锦书不要在里面出事就好。

        三人各怀心思,不知道是打还是等,都一时立在原地没有继续动手。

        画面切换到云仙峰东,这里离鲫鱼背最近,来的人也最多。

        正在寻找入口的舒容此刻也是眉头暗皱,对余鲮鲤说:“这次怎么这么乱,我隐约能感受到东峰上有很多道修真者的气息,等会儿如果大阵开启时有别人过来,我替你挡住,你自己入阵取宝后赶紧出来。”

        此时东峰之上,有七八十人是前来碰运气的修士们,另外就是万象门一筠六人,再有的却是竹廉帮和碧轲寨的人马了。

        两帮人马分兵四路,东路为首的是路口茶楼二层隐在花斑豹身后的黑衣人,也就是两个帮派的幕后实际掌舵人牛轲廉。

        牛轲廉盘踞雾岚山日久,这次除了想利用此次机会大赚一笔灵石外,也想依靠自己掌握信息最全的地主之利看看能不能获取灵脉资源。

        他带人坐镇东峰,派手下在四面寻觅,一有发现就发信号。

        等到午时,舒容师徒等待之处同样出现了和西峰、北峰一样的情况,扇掌花出现并喷吐冰寒雾气结成冰层。

        果不其然,灵气波动引起了注意,离的近的和有高手随行的都纷纷赶往此地。

        舒容抽出长剑。当冰层开始消融收回时,已经有人影闪动从四面接近过来。

        不久,几个动作快的人先到了,观察片刻,有心急的看见扇掌花就扑了上去,当然无一倒外都先后被冻被毒倒毙花下。

        这时牛轲廉一帮人和万象门也接连赶到,见到此景都停下脚步观望,没有轻举妄动。

        舒容知道必须拖延时间,开口厉声说道:“来者止步,诸位道友,知足常乐,见此异象已是造化,雾岚旧地,擅入者死,奉劝大家莫要再前行。”

        牛轲廉听了呵呵两声道:“老道姑,云仙宗已做往事如烟,如今遗宝见者有份。你说的是不错,知足者常乐,可不知足者常新。我辈修士争的就是机缘二字,大家说是不是啊。”众人纷纷附和。

        见人越来越多,舒容心知迟则生变,这时冰层仍有小半未曾融尽,入口还没开启,她需要利用自己知晓过程步骤的优势争得先机。

        想到这里,她出掌抵在余鲮鲤后心,劲力一吐,余鲮鲤凌空飞起,跃向扇掌花。

        眼看距离有些远,余鲮鲤就要落在冰层之上。就在众人惊呼的时候,舒容脚下一动,踹下一块山石踢向余鲮鲤脚下,余鲮鲤足尖轻点,身子再度跃起,头下脚上将手中流云宝剑插入花中。

        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正值冰层融尽洞口开启吸取信物之机,余鲮鲤随后没入洞中,洞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变小。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除了万象门的人,齐齐向扇掌花涌去。

        舒容冷哼一声,身形一展,手中长剑一摆,以雾锁云岚功催动流云剑法冲了过去。

        流云一脉声名不显,但受益于数次获得的灵脉资源,传人皆是修为精深。舒容现在已是还丹境登峰期大成,论在场诸人,她的功力只弱于辛桥仙。

        舒容剑法展开,确如行水流水,迅捷飘逸,加上灵力绵厚,以一人之力将众人拦在外围。

        有了舒容的阻截,花心中的洞口即将合拢关闭。

        舒容刚刚暗自松了口气,牛轲廉猛然和他的两个副手发力冲上围攻,纠缠住了她,借此机会,一道身影贴地嗖地一下突破她的防线窜向扇掌花。

        灵兽花斑金晴豹!兽中异种,天生神魂强大,天赋神通可看破灵识伪装,擅于闯阵破阵,并且速度如风。

        舒容一时不察,再追可来不及了,豹子没入,洞口只余最后一圈缝隙。舒容怒意大起,一口剑杀得牛轲廉几人险象环生。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小小的身影自外闪电般射入即將消失的洞口之内。

        “小貂回来!”这声惊呼却是章晗蕴发出的,原来刚才不知何故,斑袋貂从她怀中自行窜出钻进了洞口。

        这时洞口全闭,雪夜扇掌花群正快速收合没入地下。

        章晗蕴见状,着急地向一筠说道:“小貂很少出现不听话的时候,以往只有遇到天敌或见到美味它才会失控。”

        旁边的阵道宗师辛桥仙说:“现在没办法了,此阵太过厉害,这也是我不让你们冒险的原因。你先别急,估计等明天午时大阵关闭,斑袋貂自会出来。”

        舒容见小貂入阵,看了看万象门诸人,虽然气恼,但能判断出辛桥仙和一筠都是高手,对方并没显露明显敌意,进阵的也只是两只灵兽,于是哼了一声,也不再和牛轲廉打下去了。

        她盘坐于地对着牛轲廉说:“竹廉碧轲是吧,我记下了,此间事了,我自会登门拜山。现在大家自便,再若干扰,休怪我剑不容情。”说完闭目调息不再理会众人。

        上峰诸人在东西北三个方向争相入阵,南边也没闲着。

        午时时分,被引导到位的华澜庭几人正在好奇地看着扇掌花的异象。

        易流年好动,抬脚就要上冰一探究竟,让慕倥偬一把拉住,随即踢了一块磨盘大小的磐石上去,石块落在冰面上很快化作齑粉散落。

        易流年看得咋舌后怕不已,自己的小身板可还没修炼到不坏之身的地步,当下就老实了。

        华澜庭问道:“现在怎么办?”

        慕倥偬一摊手:“你问我,我问谁。你这个被召唤之人都不知道,我们就更不清楚了。没有办法时候的办法就是等。”

        要说慕倥偬确实是个好导师,观察等待的时候还不忘教授弟子:

        “你们看哈,水是液态,轻柔无形。雾是气态,变换无方。但当固化成冰的时侯,就变的有形而坚硬。同一种物质的不同形态具有不同的特性。”

        “我们修道,就是要掌握这种变化之功,让天地之气在体内从气态到液态再到固态,然后不断在更高的层级上一直转换变化,不断升级,越来越自如,当你可以主导操控乃致演变创造时,你就快得道了。”

        “密诀我都透露了,现在你们几个告诉我,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

        见四人不回答,慕倥偬自顾自说道:“你们几个傻啊,修仙修真修道,修的就是状态的改变。一言以蔽之,我个人称之为——变态。”

        “我们就是一群变态,侬晓得哇啦。”

        四名少年面面相觑,配合的作出恍然大明白状。

        易流年忽地指着前方叫道:“快看快看,变态了,又变态了!”

        几人看去,只见冰层开始消融,逐渐化为气态重回花体,花蕊中结出晶珠固化,然后传出吸力,华澜庭的龙头索脱手而飞,再后入阵洞口露出。

        慕倥偬带着四人小心地朝前走去,就要一起入阵。

        “想要取宝,没那么容易,先问过你家花爷爷再说。”突然间传来人声,一道身影挡住众人去路。

        来人却是血云魔道宗供奉花间集。他奉命尾随监视万象门,一路乔装改扮远远跟行。

        上峰之后,注意到万象门分散行动,他可不敢跟踪周翕,也不想再对上讨不到便宜的辛桥仙,也不摸半道出现的商晨曦的底细,于是摽上了营造处五人。

        看到万象门寻到机缘入阵,他不欲对手再得宝藏增强实力,这才现身阻挠。

        这边自然是慕倥偬挺身接下,他引花间集来到外侧打斗,好让华澜庭他们有机会入阵。

        但花间集之所以能够跻身供奉前列,除了一身修为战力外,另有两项长处,一是匿形隐踪的能力出众,二是一身毒功了得。

        他方才露面时就已经在扇掌花四周布下毒阵,数十只五彩斑斓的蜈蚣围成一圈拦住华澜庭他们。

        蜈蚣口吐毒气,时而长身立起,时而绕圈游走,华澜庭四人冲击几次,杀死了几只,但最后都被毒气挡回。

        慕倥偬也战花间集不下,营造处五人着急之际,半空中一人破空而来,正是长老周翕。

        他之前得到慕倥偬传音,知道了华澜庭感应到召唤之意,疑为开启阵法的契机,在巡视北东两侧无碍后,这才赶到南侧。

        周翕一来,先是挥袖驱散了毒蜈蚣,然后突出一指点在洞口之上,洞口缩小之势顿缓。

        他冲华澜庭说道:“你有感应就是你的机缘,此阵凶猛,我也只能阻挡片刻,还不快过来。”

        华澜庭急奔而至,跳入洞口,周翕伸手在他头顶轻拍一下,耳语叮嘱几句,这才收指,洞口缩小不见。周翕手指指节泛白,显见撑住入口收缩之力对他而言也并不轻松。

        花间集在周翕出现的时候就转身夺路逃走了,慕倥偬也没追赶。

        周翕让几人守在此处接应华澜庭,自己起身去追拿花间集。

        至此,入口之争告一段落。

        云仙峰上,在外众人都停了打斗,或聚集或分散,不是相互戒备守候观望,就是继续寻找雪夜扇掌花。

        峰上争夺的同时,在主峰深渊之外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坳里,出现了一老一少的身形。

        老者说道:“这趟外出,我也看出来了,咱爷俩儿江湖经验太少,所以这次你个瓜娃子进去独自闯荡一下吧。”

        少年坚毅地点点头。

        随后不久,有阵法之光轻微闪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