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49章 冰毒花开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且说那出云戟的持有者乃是无著道人的三弟子韩真卿。数百年前,他在雾岚云仙宗解散之后,只身流落到仙洲北部创立了出云社,慢慢也闯出了一片小天地。

        但他在第一次回山收取灵脉资源之后的归途上,不意遭到了熟人的联手截杀,拼斗良久方才侥幸逃脱,带着一身伤势回到了老巢。

        谁知屋漏又逢连阴雨,正赶上出云社被北岳仙宗趁他不在的空档大举攻山围剿。出云社本就实力不及,他带伤死战仍不能挽回败局。

        韩真卿力战身亡,出云社自此除名,他的储物戒指和一身获取的资源也被收缴。

        幸好戒指是师尊阵道宗师无著道人打制,藏有出云戟和其秘密的下层空间没有被发现,戒指得以在北岳仙宗宝库中留存,直至多年之后被曲流殇所得。

        而那青云杖本是二弟子吴昊晟之物。吴昊晟当年远赴仙洲南部孤身闯荡,博得了青云杖客的名头,后来在一次青楼争风吃醋的风波里得罪了人,被对方聘请杀手暗杀,青云杖也被取走。

        青云杖随后被拍卖,之后又历经多次转手,最后落入一位炼器修士手中,这名修士后来投奔加入进了自在万象门洞明峰。

        他不喜青云杖的形状,将之作为练手之物重新熔炼打造成了龙头蝎尾如意索。此人炼器手法高明,杖中所蕴含的无著道人一滴精血没有散失,所以华澜庭所获龙头索仍然具备开启阵法入口之功效。

        吴昊晟身陨后被草草掩埋,尸身随着地表变动逐渐沉入地下,又过了几百年,遗骸却是被一群摸金倒斗的盗墓贼发现,并且无意中从他的储物空间内得到了记载着雾岚山灵脉事情的玉简。

        列位聪明的看官此时一定可以想到这群盗墓贼的首脑是谁了。

        不错,正是那前文书提到的地灵帮向天问和向玺父子。这两人虽然没有得到开启入口的信物青云杖,却从玉简上得到了青云杖法,父子俩觊觎雾岚山灵脉,也在百年之期前来寻宝。

        向天问知道他们要取宝的话,必须抢到青云杖或者其他三样信物才行,或者能够跟随持有者进入大阵。

        此事原本渺茫,他们当然没有办法辨别谁手中持有信物,但向家父子虽不习阵道和天机术,却另有一功,就是寻龙探墓一脉必修的观风望气之术。

        现在山脚下的向天问正看着手中的紫金八卦罗盘,罗盘上天地人三根指针在不停地旋转。

        他对向玺说道:“万变不离其宗,南为阳,北为阴,冬至日虽代表入寒,却是阴转阳生鸣春的初点,北方风气似盛实弱,我们此行就去峰北碰碰运气。”

        “冬至之日行阴力但开始走阳时,六为阴数之极限,九为阳数之高限,所以在北山六十九丈高处一线最有可能找到入口,我们先掘地潜行寻找,如果运气好遇到启阵之人,到时就见机行事,横竖要争取进阵。”

        先不提向家父子的打算,这时云仙峰四面山中星星点点散布着入峰众人,绝大部分都是在漫无目的的行走,除了心有感应的四路人马外,也有几拨人是有所图谋的。

        其中一伙人就是昨天在茶座和楚没护卫发生口角的队伍。这帮人的首领是个睚呲必报之辈,他咽不下这口气,但也感觉到楚没几人实力强横,已在昨晚紧急联络并重金邀请了高手助拳。

        他们在一个善于通过气味盯梢追踪的帮众的带领下,远远地跟随楚没一行进入了西峰。

        登峰入口在东,距离主峰西侧路程不近,楚没五人循着感应沿着破败且积雪的山路缓慢而行,在午时之前来到了西侧山腰一处稀疏的树林中停下脚步等待。

        跟踪队伍的首领暗地里观察了一阵,挥手指挥帮众从三面悄悄包围过去,就在楚没三叔楚江开似有察觉而首领正要下令围攻的时候,午时已到,树林骤然震动起来。

        中间区域的树木纷纷倾倒,地面裂开,一株硕大怪异的植物自地下缓缓升起,足有一人多高,六个红绿白色相间的花瓣有如六只手掌虚握般拢在一起。与此同时,周边地面上又冒出十数株小一些的奇花。

        奇花都露出地面后,六片花瓣缓缓打开,一股浓浓的雾气喷出,向周围地上弥漫而去,随之发出了强烈的灵气波动。

        雾气落地遇雪,地面上迅速结出厚厚的冰屋,十几株花齐齐喷吐,方圆数十丈内除了少数空隙外尽皆被冰层覆盖。

        “雪夜扇掌花!”首领大叫一声,也顾不上和楚没的恩怨了,他马上吩咐:“你们几个和我一起挡住他们,其他人去摘花,越多越好。”

        凌云宗护卫们看到这群人出现开始有些吃惊,听到那首领的话语却没有妄动,而是快速退到冰层之外把楚没围在当中冷眼旁观。

        首领正要带人去阻截,耳边却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求救声,定睛一看,不由倒吸口凉气,脸色大变。

        刚才有十几个帮众踏上冰层去摘取扇掌花,那曾想脚一落地,寒气窜上,双脚立时冻住,接着是小腿,下身再不能移动分毫。

        这还是好的,踏上较大花朵凝结的冰层的几个人半身都已冻僵,一个跃进较深的汉子挣扎之下双脚竟然呈冰块状碎裂,人一头栽倒冰上,眼见是不活了。

        最惨的还不是他,一个直接奔向最大一株花的头目,只来的及大叫一声,几个眨眼之间就全身腐烂见骨了,这冰带有剧毒!

        首领这么一楞神儿的功夫,十几名手下尽数冻毙,死状凄惨,死无全尸。

        好厉害的寒毒双属性冰灵气。

        这时楚没才仰天狂笑,笑罢又冷啍道:“凌云宗办事,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也敢来搅局,不知道还丹境之下沾上这寒冰奇毒不死也要掉层皮么,即便是还丹境之上想要不付出些代价全身而退也不容易。钟断,你们三个给我把剩下的宰了喂花。”

        首领等七八个没上冰的早被眼前的情景吓破了胆,不待三名护卫过来,发一声喊,拨腿抱头鼠窜逃往峰下。

        凌云宗并未追赶,扇掌花这里变化很快。这一会儿功夫,冰层已开始消融,就好似被释放出来吸收了天地之间阳气又被收回一般重入花体,土地重新显露出来,灵力波动也在快速消褪,而每朵花中间都结出了数量不等大小不一的晶莹冰珠。

        实际上,这个时候才是采摘的最佳时机,花瓣和冰珠才能被触碰。但凌云宗等人只是往前靠近,并没有采花的意思。

        楚江开对楚没说:“等下入口开启,没儿你自行进去即可,我等在此把风,守候你取宝归来。”

        楚没怔了下:“为什么,不是大家一起下地宫吗?”

        楚江开说:“大哥说根据前几次经验,地宫中并无危险,你独自取宝才能凸显为宗门贡献之功,这也是你爹派你来的用意,明白吗?再说刚才竟然有人跟来,我需要为你守住入口。”

        楚没面带难色,他平时仗着宗门之力骄横霸道,其实为人怕死的很,硬着头皮说:“三叔,多少派个人陪我吧。”

        楚江开心里暗骂:“没出息的东西,就靠你这副德性以后带领宗门?”

        脸上却不露声色地说:“那好吧,钟断,你陪着下去,保护好少宗安全。”

        话音刚落,扇掌花蕊之中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楚没手中的凌云枪一下子脱手而飞,被吸进花芯,随即出现一个红绿白三色光芒闪动的井口大的洞口,并在逐渐地收拢变小。

        “就是此时!”楚江开喝道。

        楚没和钟断应声纵身跃起投入洞口。十数息过后,洞口关闭,扇掌花沉入地下,地面又恢复了平整。

        峰西阵开扇掌花现、寒气冰毒瞬杀数人的同时,东南北三个方向都出现了灵气波动,扇掌花群喷吐低温寒气形成了带毒冰层。

        说回云仙峰北。

        曲流殇跟随气机感应来到一处密林之内,两人一直等到午时阵启。

        面对异象,他们没有吃惊,因为已从韩真卿遗留戒指中得知了情由和应对方式,但两人的心潮却不免起状起来,总算时来运转有机会改写不如意的命运了。

        耐着兴奋急迫的心情,终于等到了出云戟被隔空吸走、洞口出现的一刻,两人一前一后快步奔了过去。

        蓦地,前方右侧地下土石翻飞,两道人影先后窜出,共同攻向心急的几乎跑起来的曲流殇。

        砖家就是专家,向天问不但善于挖土掘洞,堪舆地理学也有两把刷子,尽管找不准具体地点,却虽不中亦不远矣。

        父子俩藏身土中,感应到地下震动和灵气波动后就全速赶了过来。

        向天问奸滑善忍,见大阵入口启动,明白时间紧迫,时机稍纵即逝,现在出手即便夺下信物,一时间也难以问出使用方法,更何况为了不过早暴露,他必须敛气凝神压制气息波动,虽能模糊知道地面情况,却不敢以灵识扫描来判断对手修为,是以更加不会轻动。

        直等到地上两人启动身形,向天问知道时候到了不能再拖了,这才破土而出,而且父子俩都是攻向曲流殇,一则阻止曲流殇入阵,二来攻敌必救,方青展意外且情急之下就容易露出破绽。

        向家父子算盘打的精,方青展其人却没太多心眼,一心只想着寻宝改变人生。

        看见有人横插一腿,他即惊且急,略后悔刚才太激动没有好好查看四周,就下意识地疾冲到曲流殇身后,一掌拍出,以巧力送曲流殇加快飞向洞口,宁愿自己同时硬接敌人夹攻。

        没料到这一举动却破了向天问的图谋,他要的是入阵而不是伤敌。无奈之下,顾不得攻击方青展,在空中调气倒劲,一脚将向玺也踹向花芯之洞口。

        向玺也是狡诈狠毒,见曲流殇在自己身前冲向洞口,抖手一道阴尸腐毒气打向曲流殇。

        曲流殇更是气闷,本来好好的事情却出现了两根搅屎棍捣乱,自己还不得不止身形防守,否则如果先受伤了,进阵取宝的未知数更大。

        曲流殇运力下坠落地,让过尸气攻击,随即反攻截下向玺,两人打作一团,方青展和向天问也斗在一处。

        突然,一声大笑传来,一个声音说道:“四位,承让了,这入口我们要了,却之不恭啊。”

        方向二人大吃一惊,看见洞口正在合拢,而不远处三道身影正如飞赶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