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42章 随处小便


        空中的高千骨觉察到所谋已成,不再和周翕恋战,虚晃一招转身疾冲而下,手中白骨魔杖晃动,一条骨龙虚影咆哮着扑向一筠等人,其意不在伤人,只要随后而来的周翕救援,他就可以趁机带着廖殊光逃走。

        在他身后追击的周翕和地面上的一筠对视一眼,没有理会高千骨引他出手的骨龙一击,而是气凝丹田玄功默运,对着高千骨发出了他功法小成以来首次在对敌中使用的玄天寂寥指。

        一筠面对比她高出两个大境界的高千骨的骨龙攻击毫不慌乱。分光捉影无形剑除了剑身透明无形锋锐的特点和分光刺术法外,她还炼有防御之法“捉影井字栏”,剑尖不停闪动,四道剑气呈井字形升起并虚空凝滞,随后十个井字接连成形,如一竖井套住骨龙。

        骨龙冲入井中,一路连破井字灵气阻拦,但自身也在不断碎裂,最终在一筠身前化为骨灰消散。

        高千骨的这一击本就并非全力而为,但还丹境的一筠能无损地抵御下他的一击也让他有些讶异。

        只有一筠自己知道她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好在高千骨此时已经无暇再攻击她了,周翕不用顾忌一筠就有了时间蓄力,拇指一按,玄天寂寥指悄无声息直追高千骨身前。

        高千骨拖延时间的想法没有成功,正要加速逃离,突然遍体生寒,全身汗毛倒竖,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周翕的指力无声无形,虽耳不可闻目不可见,但他就是感到一股寂静空虚的意志锁定了自己,接着就是一种如深夜惊醒头疼欲裂眼皮沉重孑然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

        厉害!危险!不可力敌!

        高千骨强自一咬舌尖,骨杖挥出,残阳枯骨功全力运转,空中连换三种身法就要脱离指力笼罩范围。

        周翕的玄天寂寥指在自在万象门中历来也少有人炼成,取自《道德经》中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之意,只有寂、寥、独、殆四式指法,周翕完全掌握的也只有第一式而已。

        寂指一出,如影随形,无声孤冷,所中之物,状若死灰,同于枯木。

        高千骨的白骨魔杖粉碎湮灭,身影在虚空中连续闪烁,硬是没能摆脱指意的侵袭,左臂被洞穿,身子从半空跌下,不敢再停留,右手一卷,罩住廖殊光和大小双鼎,飞一般向远处遁走,只口中留下几句场面话:

        “残阳如血枯骨穿,不改青山不解恨!姓周的,山不转水转,咱们后会有期走着瞧!”

        周翕落下身形,作为同级别的高手,他伤高千骨容易,独立擒杀却不可能,追赶又放心不下一筠等人,再说之前出指的消耗也是不小,就任由对方逃走了。

        虽然此战力伤高千骨,而且玄天寂寥指之伤不易治愈,必定会影响战力,但周翕却还是眉头暗皱,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摸清对方组织这次阻击战的目的所在。

        高千骨一行看上去虎头蛇尾,弄了个阵法困住一筠六人却好像没取得什么战果,对方的那个女子又莫名其妙地消失。

        空穴来风必然事出有因,蹊跷应该在那个阵法之内,但自己于阵道一途并无深研,刚才传音询问,一筠也说没有看出端倪。

        想到这里,周翕神识在易流年几人身上扫过数遭,却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按下心头疑虑,周翕带领大家继续前行,途中和慕倥偬以传音符沟通一番各自遭遇,知道辛桥仙那边只是成功了一半,于是决定不和他们在合掌造村见面,而是在野外露营,只待一筠恢复后晚上过去增援,然后大家在雾岚云仙宗旧址会和再做定夺,反正估计血月魔道宗一定会尝试救回连西风,而他们却不一定非要安插这个暗子,只要慕倥偬他们注意好自身安全就可以了。

        合掌造村,慕倥偬和华澜庭、林弦惊正在屋内说话。

        慕倥偬此时正在向华林二人解说他们此行的目的和遇到的形势,一是到了这里也没有保密的必要了,二是他想看看两人的反应,听听两人的想法,末了问道:“你们两只有什么看法?”

        林弦惊说:“一般而言,他们无非两种选择,要是想强攻救人,我们就将计就计,要是想调虎离山后抢人,我们就顺水推舟。”

        华澜庭思忖了一下说道:“如果连西风足够重要或者知道内情太多,他们是一定会采取行动的,不过我有两点担心:第一是我们要是做的太明显了,他们会不会起疑心?二是他们还有第三种方法,就是有可能会抓我们的人作为人质交换。”

        林弦惊听了又说:“还有,他们没准会做好营救不成就杀人灭口的准备。”

        慕倥偬点点头说:“你们俩想的还挺周全,反正着急的他们,我们以逸待劳,辛老保护两个女娃,晚点儿一筠也会过来接应,总之不要冲动,自身安全第一,其他的相机行事。”

        “等会儿我和你俩换班看守轮流吃饭,还有什么问题吗?”

        华澜庭开了口:“我有个问题,不是这个事,是关于修炼的问题,我想问问如果所习功法过多的话,应该如何取舍和选择才能不影响当前的进度、质量和长远的发展。”

        慕倥偬饶有兴致地看看华澜庭说:“你现在就碰到这个问题了吗?好像有点儿早啊?”

        “你们都知道贪多嚼不烂、狗熊掰苞米、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但一定也听过艺不压身、博采众长、书到用时方恨少的说法。所以说正解是看情况,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分人、分事,也分阶段。”

        “具体怎么个看情况,这是修行中的高功技巧,一时间也说不清楚,现下也没空掰开了揉碎了讲。”

        “这样吧,我先给你个初步的参考建议,你先自己体悟。事分轻重缓急,考虑的层面有近中远期这你是明白的,不用我多说,我想说的是在功法上有排列组合的必要,不同功法的修炼次序、节奏、时长以及相互间的匹配性的变动可以产生极大的效果上的差异。”

        “不明白?”见华林二人没有马上回应,慕倥偬想了想说:“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我来示意一下好了。”

        “澜庭,你听好了,有这样一句话,我说完后你来调整顺序变个意思。”说完他在墙上信手写下:不可随处小便。

        华林都是灵性悟性不差的人,略一转念就明白了慕倥偬想表达的意思。

        果然,同样的六个字,一旦转换为“小处不可随便”,这内容、含意和境界截然不同,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挥手抹掉墙上字迹,慕倥偬让华林两人先下去吃饭。

        华澜庭用过了晚饭,见林弦惊和宋霏霏还在说话,就自己上楼来替换慕倥偬。

        坐在房中,华澜庭心中默想慕倥偬刚才的话语,渐渐沉浸在对自己功法武技的思考当中,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只觉心中一片空灵,周围的事物似乎离自己远去,只有自己在这一方空间内飘然沉浮。

        似乎过了很久,其实只有很短的时间,华澜庭听到走廊里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停在了隔壁关押连西风的房间门口。

        他此时灵台异常清明,居然可以模糊感应勾勒出来人的形貌,原来是腾霖提着一个食盒来给连西风送饭,便没在意,一边继续吐纳行功,一边灵识不自觉地覆盖住了连西风的房间内。

        腾霖开门进了房间,连西风功力被封,这时正靠在床边似醒似睡,腾霖放下食盒,走近前去推了推他,在他腰上拍了一记,说道:“起来,吃饭了。”

        连西风晃晃悠悠站起来走到桌边坐好,默然不语,腾霖取出饭菜,盯着他的眼睛,声调变了变说道:“连西风是吧,帘卷西风瘦啊,昨天还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今天就不认识爷爷我了?”

        连西风抬起头,目中无神,还是没言语。

        腾霖见状怔了一下,顿了顿,盯着连西风看了半晌,旋即不再说话,收了食盒快步走出房间。旁边房间的华澜庭下意识地感知到他出了旅店向左边疾行而去。

        又过了片刻,华澜庭收功,醒了醒神,突然间觉得那里不对,凝神闭目思索,心下猛地悚然一惊。

        不对!不好!怪不得刚才不经意地觉得腾霖的话语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他的声音!是了,声音似乎很熟悉,那是,那是,想起来了,那是月河镇那次意图夺舍自己的魂魄的口音!

        那时对方三人都以为自己是处于昏厥之中的,其实空天青烟玉已经催醒了自己,这个腾霖有问题!他应该是被那个魂魄夺舍了!内奸!

        想到这里,华澜庭长身而起,刚打开门,一头撞上刚回来的林弦惊,连忙拉住他问道:“老慕呢?在楼下吃饭?”

        林弦惊看他紧张的样子回道:“怎么了?慕总去后院辛长老那里了,发生什么事了?”

        华澜庭急速说道:“来不及细说了,腾霖有问题,你马上去告诉老慕腾霖很可能被夺舍了,是内奸,我现在要去跟住他,我会沿途留下门中记号的,你让老慕决定下一步动作。”说完就要匆匆下楼。

        林弦惊见拦不住他,取出一物塞给华澜庭说道:“你自己小心,不要动手,等着我们。”然后快速跑向后院。

        且说华澜庭追出旅店,左转过去遥遥看见腾霖的身影,远远吊住尾随而行,不多时来到一处二层楼的小酒肆跟前,跟着进了一楼,里面的人还真不少,充斥觥筹交错之声。

        见腾霖上了二楼,华澜庭等了一下也随之上到楼梯口停下,二楼很安静,腾霖已不见了人影,只隐约听到居中一个房间内似有人声。

        澜庭观察了下地形,回身下楼出来绕到楼后,看看左右无人,从胸前空天玉内取出一物,展开后飞身而起翻上屋檐,悄然摸向屋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