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40章 北方魔尊


        江城子在拼斗的同时,也在留神连西风那边的动静,知道动上手后不久又传来了强烈的阵法波动,之后声息皆无,就开始有点儿为连西风担心了,偏偏慕倥偬如牛皮糖一般缠得他无法脱身。

        慕倥偬知道此行的目的,对辛桥仙信心十足,也不求胜,见华澜庭他们那边没有太大的风险,正好安心牵制住江城子。

        过不多时,两人同时停手转头看向山坡,就见辛桥仙健步而下,手中提着一人,正是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老五,江城子和慕倥偬都是心下一惊。

        江城子没想到连西风打不过也逃不走,居然这么快被生擒,他们根据情报已经做了妥善布置,如今人落入对方手中可是不妙。

        慕倥偬吃惊的是原来的计划并不是生擒,而是夺舍后放走作为暗子,其中必然出了问题。

        果然辛桥仙向他传音说道:“出了点儿岔子,这人神魂有异,章长老说至少要花费六个时辰左右时间才能控制住他的心神,现在不能完全夺取他的记忆,放回去的话马上会露陷,只好后面再做计议了。”

        慕倥偬微微皱眉点点头。

        江城子见此形势,权衡之下,手一摆说了声撤,就带着苏惇迅速后退逃走,慕倥偬也没追赶。

        聚到一处,辛桥仙又说道:“章长老现在只能读取最近几天前的记忆,得知对方的任务是牵制拖住我们,他们的重心应该是周长老那边,如今怎么办?”

        慕倥偬说:“周长老没有发出求援信号,应该无碍,我们继续前行,估计对方会来援救此人,只能到时再找机会放他走了。”

        两人低声商议完毕,带着众人循大道继续前行,夜色降临时来到了附近唯一的一个村落。

        说是村落,规模倒也不小,有几十座石质屋子呈线形散布数里地,多是当地人为进山的客人提供食宿开设的旅店和酒馆食肆,房顶倾斜如人合掌,当地称之为“合掌造”。

        如今每个屋顶都压满皑皑白雪,屋檐下滴水成冰,只有一扇扇窗户中透出的火烛光芒带来些暖意,远观之下,整个村落显得晶莹剔透如童话世界一般。

        众人寻了旅店住下,辛桥仙自去调养恢复,另外单辟了一屋安置连西风,慕倥偬安排华澜庭和林弦惊在隔壁房间守护。

        按下这边不表,且说一筠率易流年等人走的是山道,山路比起大道来狭窄崎岖,雪后更见泥泞,好在独角马脚力甚健,六人一路边骑行边寻觅,向山脉中部行进。

        走进一处低洼山坳的时候,一筠蓦地停住,连易流年等人都感到前面有一股冲天的气势骤然而起,有修真者外放灵力!波动异常强烈,冲击的独角马和鞍上的五名弟子都有些身形不稳。

        高手!敌袭!

        一筠立即运功护住大家。这时,身后同样一股强大的气势涌了过来,帮助他们抵御住了来自前方的压力,原来是身后暗中尾随的周翕最先察觉,赶了过来。

        没和易流年他们打招呼,周翕直接望向前方,只见黑巾蒙面的一名老者和一男一女出现在半山腰上。

        周翕朗声说道:“老夫自在万象门长老周翕,前面何人,为何拦路?”

        对面老者走下山坡,收了气势开口答道:“周长老多此一问吧,你们来此不就是想找我们吗?本座忝为血云魔道宗北方魔尊高千骨,今天特来会会自在万象门高人。”

        周翕冷哼一声:“说得好听,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却遮遮掩掩,不敢以本面目示人。”

        高千骨笑道:“魔道行事向来随心所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该露脸的时候自然会露脸。再说了,本座正大光明地出现,难道周长老不敢一战么?”

        周翕道:“既然送上门来,那就如你所愿。”

        高千骨说道:“好,你我都是脱胎境,就在空中一决高下吧,让小的们自己玩玩。”

        周翕元识一扫对面,向一筠传音了几句,拔地升空而起,对面高千骨也同时飞起。

        地面上留下的一男一女乃是师徒,男的正是当日在月河镇被叫做老八的矮小光头胖子,善于阵道机关之术,当下冲着一筠言道:“兀那美貌道姑,我乃血云魔道宗八护法廖殊光,动刀动枪的多伤感情,我有一阵,不如你我阵内相会,你若破阵便算我输。”

        一筠修为精深又辅修阵法自是不惧,但却担心易流年几个低代弟子的安危,阵道凶险,不能轻易涉阵。

        她为人随和直爽,但内里性子刚烈嫉恶如仇,听到对方言语轻薄,表面上也不动怒,低声吩咐易流年五人:“你们跟在我身边不要远离。”

        说罢向前走去,对对方说道:“廖殊光是吧,进阵可以,就怕你名字起得不好,最后输光赔光。”话音一落,抬手剑出,一道剑光指向廖殊光的光头。

        廖殊光此行任务最重,原想激怒一筠引几人直接入阵相斗,不想一筠并不上当,而是一言不合说动手就动手,他自幼天生秃顶,最恨别人说他的光头,心头刚升起怒意,匹炼般的剑光一发数丈已经到了眼前。

        一筠手中上品灵器长剑名唤分光捉影无形剑,剑身材质特殊,呈现半透明状,如她修为再度提升,可使得剑身完全透明,她这一剑用上了八成功力,快疾狠辣,深得坤凰出岫剑奥义。

        廖殊光猝不及防之下急忙矮身缩头闪避,刚刚取出一对护手钩的功夫,一筠已然闪身到了近前,剑法展开,剑气纵横,灵气嗤嗤作响,身形忽前忽后,半透明的剑身鬼魅般上下穿梭,如灵云出岫让人难以捉摸。

        廖殊光的双钩左遮右挡,上翻下架,眼睛已经不够使了,完全凭灵识判断来势,用出浑身解数才勉强接过一轮攻势,光头见汗,一口灵气差点儿接不上来。

        他修为本就比一筠为弱,一身功夫又不在武技上,现在别说退回到半山坡上的阵法之内,连自保都有些困难了。

        他的女弟子却是一副对他漠不关心的模样,躲开战团朝着易流年五人娇笑道:“自在万象门好大的名头,这挑男人的功夫可着实不怎么样,歪瓜裂枣的,连个帅哥都没有,倒是女弟子们长得可圈可点。”

        易流年虽不在意自己相貌,听了这话却没沉住气,喝到:“妖女,难怪你和那秃头在一起,凭你的品味当然看不出本少侠的英俊来。”

        女子笑的花枝乱颤,扭腰走过来说道:“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我那师尊形貌虽然不济,那方面的功夫可是了得。你倒是好眼光,姐姐我带着黑纱你也能看出妖媚来?想不想看看妖女姐姐的真容啊?”

        易流年道:“好啊好啊,如果你不怕我把昨天的晚饭都吐出来的话。”

        女子似是面色一僵,复又柔声说道:“说的那么恶心干嘛,也好么,吐啊吐啊的就习惯了,清干净了正好来吃了姐姐吧,姐姐名叫武喜鸾。”

        看到易流年有点儿窘迫,文茵站了出来:“大婶,年纪也不小了,说话不知羞耻,好不要脸!”

        武喜鸾一挺前胸:“小妹妹,护情郎吗?谁还没年轻过,可你大过吗?”

        易流年没想到文茵肯为他出头,一下血往上涌,不由分说抽出大比后新获取的一根长棍,叫做“虎啸秋风”,搂头盖脸向武喜鸾打将过去,棍身一头中空,发出浑厚的啸声。

        武喜鸾腰肢一扭斜退一步避过,右手在身后一抖,一道明晃晃的光影自两腿间飞出,奔向易流年面门,出人意料且角度刁钻,那是一条丈许长的绳镖。

        说到打斗,诸葛昀从来不落人后,易流年大棍刚出,他五钩神飞亮银枪也刺了出来,此时枪头正好刺向绳镖,武喜鸾手腕巧力一沉,镖头在枪尖下枪杆上盘绕一圈继续飞向易流年,易流年矮身扬手,长棍弹向武喜鸾,此时文茵、章晗蕴和腾震的双剑一刀也齐齐攻了过来。

        武喜鸾以得药境入室期功力力斗五人,绳镖刺扫缠绞绕宛若灵蛇,似不经意间却在边打边退,可五人谨记一筠的吩咐,并不过于跟进,只以半圆阵型相互补位稳守反击。

        廖殊光这时颇为狼狈,为了扭转颓势,他接连抛出了二个小型阵盘和三个攻击机关术,而一筠于阵道素有研习,或以轻身功夫避过,或者发出暗器击毁,或以术法强力破开,使得他劳而无功。

        廖殊光偷空看了眼空中,半空中风云搅动气机翻涌、元气术法光芒闪耀。

        脱胎境已初入练神返虚阶段,具备了御气入神、虚空炼形、以形化境的基本能力,虽不能说六神全通,可他尽管不尽知其奥,可也清楚北魔尊不可能感知不到他的窘境,但说好的配合和支援呢?他就是随手一击也能先帮自己解围啊。

        廖殊光心中暗骂高千骨自私冷酷,这是逼他使用自己最不情愿的第三套方案的节奏啊。

        殊不知高千骨也是有苦难言、身不由己。

        宗中日前得到密报后,临时定计并耗费很大资源冒风险派他带人传送而来,作为主持此次任务的负责人,他当然知道重点在哪儿,本想自己亲自出马算计对方一个外出小分队,即便自在万象门也是有备而来,他也足以对付随行的高手了。

        没想到周翕不但是个高手,还是个接近突破到玄珠境的高手,更是个同境界里战力超强的高手,自己全力以赴或可做到全身而退,但要不付出些代价而帮助老八完成任务也是力有不逮。

        高千骨是个很惜身的人,不到万不得已轻易不肯让自己受伤陷入拼命的境地,还好有最后的预案,先看看老八的效果,不行再说。这样想着,高千骨继续缠战周翕。

        廖殊光又撑了一会儿,实在等不了顶不住了,咬牙把心一横,说不得,只能自己先委屈下,希望立功后上面会补偿和奖赏自己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