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9章 封锁禁刻


        辛桥仙这时候有些兴奋,自幼痴迷阵道的他侵淫阵法修行上百年,为此不惜耽误了道法的修炼,至今仍被困在六丁六甲境登峰期上,即便因此影响了寿数他也不后悔,每看到一种新奇的阵法他都会见猎心喜。

        这次门中交给的阵法非比寻常,并不多见,名为钤印弥章夺魂大阵,专为夺人魂魄而设,优点在于不受对方修为要至少低三个境界才能成功的限制,只可惜只有三个阵盘,为了实验研究已经拆解了一个,如今这是第二个,限于材料,用光后虽能仿制却威力不足。

        此外,阵盘还有一个难得的特点,即可以储存魂魄,而其中的魂魄可以操控阵盘移动,这就使得阵眼不必固定一处,灵活性大增,不用费力诱使敌人入阵。但与此同时,缺点也很明显,就是耗费灵力极大并且启动所需时间较长。

        现在的情况即是如此,这个老五看着很谨慎,但既然阵眼可以移动就不怕他不入阵,问题是启动的这段时间内不能让他逃走,只能靠辛桥仙自己缠住他了,而他为了发动阵盘如今的灵力只有平时的一半了,不过门中如此看重这次夺魂,只有拼上一把了。

        此人有还丹境的修为,自己击败他容易但生擒却没有十分把握,还是要靠阵法。眼见老五已经在远处停下脚步,辛桥仙于是启身迎上前去。

        连西风非常小心,没敢过于接近对手,做好了一有风吹草动就退避的打算。

        他从老八那里知道了对付阵法师的若干方法,最简单的就是拉开距离不踏入阵法范围,破阵的其他方法还有很多,比如找到阵眼击毁阵盘,比如保存自身耗光阵盘的能量,比如功力足够可以强力直接破开,比如从薄弱之处和局部破坏阵法,以及以阵对阵,或者能够击伤杀死阵法师等等,但这些都需要相当的功力修为和专业知识才行,都不如不入阵内来的保险。

        看到辛桥仙直接过来,连西风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凭他还丹境登峰期的修为,即便打不过但是纠缠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先下手为强,连西风不待辛桥仙近身,半月鎏金镗划出,直接用上了风卷残云青刃术。

        作为苏惇的师父,他的青刃术要比徒弟强的多了,这道风刃足有磨盘大小,颜色深青,边缘灵气光晕明暗流转,而且速度极快。

        辛桥仙横向跨步闪过,风刃飞出,干脆利落地削断了身后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随后连西风的风刃开始成片飞出封堵辛桥仙的躲闪角度。

        辛桥仙手指连点,空中幻化而出一口口颜色金黄的大钟迎向风刃,乃是金属性术法“破岳金钟术”,金钟有大有小,有的厚重直接撞碎风刃,有的小巧碰到风刃爆开,还有的碰到风刃化作不同颜色的光团化解吞噬掉风刃,原来上面附带着各种小型机关和不同功能的微型阵法。

        两人以术法较量了一会儿,局面平分秋色。连西风有些奇怪,对方怎么也应该是温养境的修为,却并没有在灵力水平上压制住自己,术法上带了机关阵法倒是显示出高超的操控技巧,但金钟也没能破开自己的风刃防御,一定是在故意示弱引诱我入阵,不能上当,坚守此地不动为上策。

        辛桥仙此时也是暗自叫苦,布阵启动阵盘后的灵力储备已经不足以支持他发出更加强大的那些攻击手段,移动了几次连西风也不追击,现在阵法蓄力还需要一些时间,他已经感到有些灵力虚浮后继乏力了,好在对手既不追击也不变招,还可以再拖延些时间。

        为了节省灵力,辛桥仙以拨挡为主,不再强求击散风刃。

        又打了一会儿,连西风却是看出有些不对头,心道这老头儿难道之前受过伤?不然不至于灵力波动这么疲弱,其中必然有诈。

        心念及此,他决定冒险一试,突然催动灵力发出数道巨大的风刃,同时扑向对手,发动上品灵器半月鎏金镗附带的重力加成效果砸向辛桥仙。

        辛桥仙估算时间,知道自己必须挺过这一轮强攻爆发,挥手连续激发数个阵法金钟挡在身前,随即退后一步以小自在拳的一式铁锁横江硬架了鎏金镗的一击,鎏金镗来势沉重,砸在手臂上方三寸的护体灵气上弹起。

        辛桥仙疾退十数丈,虽不至于受伤,但体内灵力一时紊乱,运功三转方才好转,心里也是憋闷,不是为了夺魂计划,自己堂堂六境阵道宗师,单靠修为也不能被个还丹境后辈如此欺负。

        连西风试出虚实,也没时间纠结原因,只要自己一直贴近这个老头,就不会被阵法所困,说不定还能立下一功,不能给他喘息的时间,飞身而起追将过去。

        就在他身在空中尚未落地的时候,身下雪地上传来一声轻响,周遭景物似乎晃动了一下。

        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辛桥仙哈哈一笑,双手掐诀,口中低声喝到:“乾三连,坤六断,景神门、休圣路,太岁当辰,神魂引路,急急如律令。钤印弥章,封!”

        话音一落,连西风足下刚刚点地,周围十丈之内的山石雪树全然不见,前后上下左右六面各自以不同的方向流转,色彩变化为斑斓的血红之色。

        连西风感觉天旋地转就要翻到,知道不妙,自己还是大意入了阵法,强自定下心神闭目盘膝坐下,飞快的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一物含在舌下,这是老八炼制送给他的定神珠,有稳定心神避免晕厥的特效。

        等了一会儿,四周静寂无声,睁眼一看,发现周遭不再转动,但全部是斑斓血色样貌,但又有鲜红、暗红、朱红等差别,而且形态各异,有条、块、星、点之分,或淡雅或深沉,自己象是被困在一个四方的空间之内。

        见无动静,他站起身来到一侧边缘,试着出手以灵气轰击,声音沉闷回响,壁障却纹丝不动,以鎏金镗砸击也是如此,激发风刃离体攻击还是没用。

        等了少顷,发觉没有攻击出现,自己也没有昏迷,他心下稍安。老八说过入阵首先要确保人是清醒的,不然只有束手就擒,然后再想办法破阵。

        刚想到这里,听见辛桥仙的声音传进来:“钤印弥章,锁!”

        顿时感到四周壁障向内收缩,自己身不由己退向中央,运功反抗却是抵御不住周围的压力,不由心下惶急却无计可施。

        壁障压到三丈范围停下,一物从上方落下悬浮空中,抬头仔细一看,是一个印章形状的东西,上方凸起形成有孔印鼻,和其余五面构成不多见的一方六面印,颜色同样是斑斓血色,如俗世中的鸡血石一般,正对自己一面有一个斗大的篆字“锁”,末端下垂尖细,犹如悬针。

        突然之间,印石发出十数道血色毫光罩向连西风,如牢笼般交叉将他困原地,随后弯曲如绳捆住了他,连西风疯狂催动灵力挣扎却没半点效果。

        这时又听到辛桥仙开口:“钤印弥章,禁!”

        连西风只感到身上毫光收紧,好似透体而过,随后自己竟然连身体都动弹不得,可怕的是灵力也催动不了了,只头脑还清醒着,一时大骇,后悔刚才惜命胆怯,现在一身功力被禁锢住,连自爆都不可能了。

        正要继续挣扎,面前一阵波动,一道虚幻的身影从无到有显现出来,乃是一个身着道袍挽着道髻的老者,笑眯眯地看着连西风,缓缓说道:“老夫自在万象门第五十六代长老章斐,咱们有缘,借身体一用可好?”

        连西风心念电转,已是明白过来,对方不是要诛杀自己,而是要夺舍!

        自己曾在月河镇设局意图夺舍他们的低代弟子,没想到自在万象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今布阵夺舍自己达到潜伏己方的目的,这是报应不爽吗?

        开口恨恨问道:“你们自诩名门正派,也用这种夺人魂魄的手段?”

        章斐回道:“唉,手段无对错,只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和善恶不分百无禁忌的差别,你我理念、立场和目的不同,如之奈何?”

        “贫道我肉身死之前活了几百年,我的世界里,上无极限、下有底线,在这之内,自在无限。”

        “夺舍这玩意儿,和熬夜一个道理:

        “每熬夜十二个时辰,寿命减少一天。”

        “如果在熬夜的时候被杀,人一定会死。”

        “经验表明,凡是不熬夜的人,都能活到死。”

        连西风心里大骂,对面这个贫道果然嘴贫的很,他自知求饶无用,自持神魂坚固,也不再多言,只是骂道:“老匹夫,你想夺舍我,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章斐凝神看了看他,微咦一声,脸色有些凝重:“你现在还能保持清醒,神魂果然异于常人,倒是要费些周章,有些麻烦,不过我观你体内被下了禁制,想来所作所为也有难言之隐。也罢,不如这样,老夫借你身体,留你魂魄,适当的时候我会让你回魂,如何?”

        连西风听了心里惊疑不定,只道老者是骗他配合让夺舍过程更为顺利,于是言道:“休要虚言骗我,只管放马过来。”

        章斐摇摇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此也好,老夫自有主张,是真是假你日后便知。”

        说完掐诀一指,口中念道:“钤印弥章,刻!”

        连西风眼前血色光芒闪过,脑海中只觉印章转动,露出一个刻字并旋转起来,然后印章迅速变大,如山般凌空压迫而来,自此人事不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