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8章 遭遇阻截


        腾霖问道:“慕总管,有什么情况吗?”

        慕倥偬喃喃道:“终于出现了么?一筠那一队方向出现打斗,我能感到连空中都有强烈的元力波动,看来连周翕长老都出手了,应该是碰到硬点子了。”

        林弦惊说:“周长老也来了?难道是血云魔道宗露面了?”

        慕倥偬:“最好是他们,我们赶过去,路上小心戒备,走!”

        大家都兴奋起来,随着慕倥偬向东北方疾驰而去。

        刚刚骑行了不到三里路,慕倥偬把手一摆,众人止住马头,就见前面树林里闪出三个人,都是黑巾蒙面,为首一人桀桀怪笑一声:“万象门的诸位朋友,本座江城子,此路不通,要走绕道。”

        慕倥偬扬声说道:“藏头缩尾之辈,看来你们就是血云魔道团的人了,既然肯现身,为什么不敢露脸?”

        华澜庭一指旁边一人说:“就是他,他就是在月河镇袭击我们的那个中年汉子,错不了。”

        那名汉子一把摘下黑巾:“你小子倒是眼尖记性好,不错,上回让你跑了,今天你家五爷好好陪你玩玩。”

        江城子喝到:“废话少说,不肯绕路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老五,你们俩拿下其他人,我来会会这位自在万象门的高手。”说着向慕倥偬冲过来。

        慕倥偬对腾霖说道:“你带澜庭他们对付剩下那个人,他快结丹了,小心些。”说完迎向江城子。

        还没等被叫做老五的人启动身形,旁边山坡上出现一人,身材高大魁梧,正是暗地里护送这一队的瑶光峰辛桥仙,朝着老五说道:“你的对手是我,过来一战!”

        江城子转头观瞧,暗吃一惊,他方才竟然没有察觉还有人藏身在侧,此人不是善于隐匿就是修为不弱于他,正要返身迎击,慕倥偬已经到了身前,只能向老五传音:“信息有误,这人是阵法宗师辛桥仙,你小心了,记住我们的任务阻挡他们驰援,不要硬拼,等我信号就撤。”说完和慕倥偬斗在一起。

        这一边,腾霖见对方第三个人退后了十几步,并没有马上动手,也就带着大家闪到旁边盯紧,华澜庭等人都没有见过慕倥偬真正出手,也就乐得先在一旁观战。

        江城子并未动用兵器,出手就是一拳直捣慕倥偬前胸,声势惊人,连空气都被带起音爆之声,拳头前一尺似乎都能看见有气旋涌动。

        慕倥偬没有躲避,双手一圈一带一分,用的是有心无意勾连手缠带之法,气旋明显被分成两股左右滑出,余劲撞向两侧,爆出两声轰鸣,山石树木大片碎裂翻飞,积雪四溅,看得众人心惊不已,这要是打在他们身上必然筋断骨折。

        他们还判断不出江城子的修为,想来总是在还丹境以上。实际上,江城子有温养境升堂期巅峰的功力,还在慕倥偬的五气朝元境造极期之上,并且主修肉身之力,少使兵刃,全靠一双肉掌对敌。

        此时一拳试探过后,连续出招,式式刚猛无俦、大开大阖,拳劲吞吐,声响震天,极具威势。

        反观慕倥偬这边无声无息,只是脚踏上房揭瓦踢云步在数丈范围内游走,双手不断使出各种缠劲化解对方灵力气劲,不时反击锁拿江城子筋骨部位。

        江城子不想让对方击实,灵力压缩逐渐及远,两人打斗的圈子扩大到五长开外,逼得华澜庭等人开始退后免得被波及。

        慕倥偬脚下步法开始加快,时而腾空滑行攻击,不一会儿的旁观诸人只能看见虚影闪烁,判断不出他的本体所在。

        江城子速度跟不上,改为原地转动迎击,但他肉身之力强横,挨了数下遥击浑若无事。

        见慕倥偬步伐飘忽、化劲之法厉害,他手上掐诀,口中默念,大喝一声:“遁龙刺空桩,起!”

        话音刚落,只见慕倥偬四周地面翻动,七根大小不一的土黄色尖头圆柱体幻化成形,迅速向上冲起,中间三根刺向慕倥偬身体,其余四根在四周包围。

        结丹境之后已经可以炼精化气,化气成形,他这门土系术法幻化的土属性尖桩极为凝实厚重,攻击力不俗。

        慕倥偬见状,脚下发力一踢一踩破开了两根,身形一绕,避过第三根,但地面上的土桩或三或五或七个一组接连升起,他连续在土桩间走避,又要抵受江城子的拳劲袭击,虽未受伤,但速度一下子受到了影响,身形不再虚幻。

        他也随即掐诀行法,半空中出现一根一尺多粗、三尺有余的粗壮树干,落到他的脚下就开始旋转起来,接连扫断了身前的数根土桩,接着双手连挥,树干上竟然不断生成碗口粗细的枝干,并且脱离出去射向江城子,木属性术法“巨木千击矛。”

        两边各施神通、攻守交织,一时战团内飞沙走石、灵气弥漫,地面也变得坑坑洼洼,但两人对灵力控制入微,并未波及圈外。

        江城子欺慕倥偬还在还丹境界,而他已经突破温养境初步达成炼气化神、水火相济、灵胎初结的地步,于是以气化神注入灵力之中,但见土桩中显现赤青二色交替流转,慕倥偬的巨木撞之不碎,而巨木隐现裂纹,枝干长出之势变缓,压制的慕倥偬腾挪之地越来越狭小。

        慕倥偬似早有所料,并不惊慌,冷笑一声,有心无意勾连手的崩弹之劲使出,虽然难以一击而碎,但土桩都被带的左歪右斜相互撞击发出沉闷的声响,不一会儿就会消散,有的还飞向江城子,没有一根能够打到慕倥偬身上。

        两人比拼术法,虽未使出全力和所有手段,但很是耗费灵力,一时间相互都近不了身,看来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这边观战的血云魔道宗的第三人懒洋洋地看了眼华澜庭等人说道:“咱们也别闲着了,你们五个一起上吧,让我苏惇来领教下自在万象门新一代弟子的手段吧。”

        说完一个闪身,迅捷无比地到了众人身前,一柄红缨枪刺向宋霏霏胸前。

        众人一直分神盯着他,见他倏然出手,林弦惊大盾一挺挡住枪头,只觉胸前气血翻涌,不由得退后两步差点坐倒在地,得药境造极期修为果然不是盖的,灵力充沛浑厚。五人不敢托大,豁然分开围住苏惇,各展兵刃攻上。

        苏惇浑没把众人放在眼里,举枪连抖,分别砸开五般兵器,接着一枪指向风清隽小腹,戏耍中带着下作之势。

        风清隽双手峨眉刺交叉向下抵住叉头,华澜庭从旁用如意索一缠,二人合力勉强架住。

        宋霏霏刚才已经大怒,这时不由分说放出红焱赤焰术,一道火线奔向苏惇下身。

        苏惇收叉一绞,刚刚打散火线,林弦惊的大盾正好砸了过来,他挺枪相迎,想着故技重施击倒林弦惊,不料叉头一震,被附在大盾上的机关削弱了劲力,而大盾一翻,燕尾疾刺他的小腹,他退后一步还没等站稳,华澜庭发出的雷霆清炁又在面前爆响,而身后有腾霖的长剑夹击,风清隽发出的暗器雨也到了胸口,宋霏霏则是脚踩着林弦惊的盾面矮身以凤翅朝阳刀撩向他的下腹。

        多方受敌,苏惇立时有些手忙脚乱,怪叫一声,灵力布满全身,枪身护在身前,快速旋转向上升起身形,挡住并摆脱了所有攻击,只脚下布靴被宋霏霏的刀锋扫过脱落,而华澜庭抓住机会如意索龙头击地后扬起,吐出一柄飞刀扎入他薄弱的脚掌,受伤见血。

        苏惇轻敌大意之下吃了个小亏,心中恼羞成怒,人在半空挥枪护身落地,聚起灵力,以枪发出他拿手的风卷残云青刃术,片片锐利的淡青色风刃呼啸着飞向众人。

        众人当中,只腾霖和华澜庭可以勉力击碎风刃,其他人都只能以轻身功夫后退闪避。苏惇光着一只脚追向扫落他靴子的宋霏霏,没走几步,脚下又是炸响,再度中了林弦惊埋伏的机关,顿时血染白雪。

        华澜庭恼恨苏惇招式下流,刚才就偷空和风清隽交流了几句,此时趁机飘身前冲,清炁雷法全力轰出,腾霖的剑和林弦惊的盾也同时攻上,而风清隽藏身华澜庭身后,抖手发出了她大比后得到的一件暗器,名为“斜风细雨不须归”,一团细刺无声罩向苏惇受伤的右脚。

        苏惇吃痛之下舞动托天叉前后圈转化解了夹击,右脚却没能全数躲开多如牛毛的暗器,细刺入肉立时麻痒难当,暗器无毒但有风清隽的独门麻药,他的右脚此刻已经无法发力。

        已经三十多岁的苏惇倒不是瞧不起自在万象门,只是没把几个筑基境的少年弟子放在眼里,如今接连受伤,方才收起轻视之心。

        他修为比众人高出一个大境界左右,认真起来没有攻击再能威胁到他,只是行动不便,又要应付来自四周的围攻,还要分心担忧暗器有毒不得不运功压制,加上腾霖也有得药境入室期的修为,所以双方战局胶着起来。

        华澜庭等人知道局势胜负不在他们这场打斗上,是以也没有生死相博手段尽出,只是游斗缠住苏惇。

        再说老五,他听了江城子的传音,打定了不可力拼明哲保身的主意。等他上了侧面山坡顶,却不见了辛桥仙的踪影,正在疑惑,山坡另一侧传来声音:“老夫在此,过来受死。”

        老五名叫连西风,他先是犹豫了一下,对方既然是阵法师,必然会布下阵法对付自己,不过阵法师的修为一般在同境界中普遍偏弱,而且自己和善于阵法的老八长期为伴,对各种阵法的了解胜过旁人,再说自己曾因大功获得宗主赏赐异种丹药,神魂坚固程度高于同级修士,这是自己的一个秘密和依仗,宗中又对避战而逃的行为惩罚甚严。

        想到这里,连西风取出灵宝兵器半月鎏金镗,灵力运转全身,纵身跃向坡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