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6章 红尾灵狐


        “养者,阳也。养和我们身体里的阳负责驱动、生发和生长。生者,如果借用你们刚才对牛弹琴的牛字来说,生就是牛和一组成。道德经有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这是比喻的说法,老子把产生宇宙的无形无相大道比喻为母牛的产道。一就是从无到有的变化,从混沌到无序,不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过程。所以生就是变化。“

        ”而你身体体现的命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个性化的版本。“

        ”庄子写过养生主一篇,主是你自己的神魂意识,养生主就是激发和让你自己独特的精神**遵循和适应天地的变化规律。”

        “庄子说,养生养得好,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意思是可以保护身体不受伤害,可以保全自己的天性,可以与他人保持良好沟通,可以尽其天年。”

        “还是要说到那头牛,这回是庖丁解牛。庖丁巧妙、迅速、无痛地解开了那头牛,既把问题以最小的代价解决了,而刀不受损,牛也不痛。如何做到的?”

        “先说微观层面,刚才老慕说我们的身体就是个缩微的生态系统,修炼要先把自己身体了解清楚,皮肤、器官、肌肉、骨骼、筋腱、穴窍、经脉、神经等等,这样才能藏精纳气,做到如臂使指。”

        “再说中观,进而搞清楚身体的架构组成,知晓发力、运劲、行气的路线走向作用,庖丁就可以做到顺着牛的骨节、筋膜下刀,从而避开神经、骨头,找到缝隙,以无厚入有间,从而不费力、不费刀地解开牛。”

        “宏观上,身体如同宇宙,作为一个变化的系统,生老病死过程中,肉身有自己的发展趋势、演化周期、运行节奏,通过把握、顺应、调整到控制,自然就可以做到快慢有度、游刃有余,凡事省心省力又踏在点上,合乎于道。具体的养生法门就太多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再讨论吧。”

        慕倥偬接着说道:“道家讲长生久视,只要你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所谓活久见,流年你明白了吧?”

        易流年张了张口:“那个,这个,反正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形容一个人一件事很厉害非要叫牛逼了,我很牝很牛匕。”

        慕倥偬刚喝下的一口酒差点吐出来,笑骂道:“本总管水土不服,就服你!好了,今天到此为止,道教佛教我还是相信睡觉,草药丹药不如按点睡觉,都散了吧,明早进山。”

        次日一早,大家起床洗漱后出发上路,兵分两路,慕倥偬一队沿大路前行,说是大路,多年荒废之下也就是一辆马车的宽度。

        六人扬鞭策马走了小半个时辰进到山中后,慕倥偬停住马头说道:“我们在此分开走,我和腾霖继续走主路,澜庭和清隽、弦惊和霏霏分别深入左右两侧寻找药材、灵兽和矿石,碰到外人不要轻易起冲突,遇到不能应付的情况马上发烟花示警,记住不要走出五里地的范围,这样我可以感应到你们的位置,有情况也能及时赶过去。”

        四人应了一声,各自拨转马头斜刺里冲出。

        且说华澜庭和风清隽纵马向着左侧行进,此时雪止,天空湛蓝无云,阳光耀眼,大地白茫茫一片,周围地势时起时伏,不时可见一处处或疏或密的树林,雪厚一尺有余,独角马也不能快速奔行,山中无路,两人索性信马由缰走走停停,沿途采集到了一些普通的草药。

        华澜庭佳人在侧、美景在前,虽然天寒地冻、哈气成团,心头却是一片火热,与风清隽说笑着,一路享受广阔如垠的天地间只二人雪中独行的画面,期间还与风清隽讨论演练了他新得到的一件名为“春雷惊蛰锦绫罩”灵宝暗器,意外发现和风清隽的“雨过天青软烟罗”一内收一外放,配合使用可以发挥出极强的威力。

        时近晌午时分,天空中却是又零零散散飘下了雪花,两人来到一个二三十丈高的山峰脚下,望着眼前大片洁白平整、缓缓升起的雪坡,华澜庭对风清隽说:“这里离大路差不过有五里地了,现在没风,不如我们上去吃过午饭再往前走吧。”风清隽自无意见,二人催动独角马向山上奔去。

        到了山头,极目远眺,前方遍布大大小小的雪丘,大雪让峰峦变得更加凹凸有致、线条柔和,山脚下有一个不大的湖泊,白雪覆盖冰上,只沿岸一线露出些青石和植被的颜色。登峰立马,华澜庭纵声长啸,回音往复,身边松树上积雪簌簌落下。

        风清隽嗔怪道:“叫什么叫,诗兴大发了?即兴赋诗一首吧。”

        华澜庭摇摇头说:“没那本事,只觉得十里春风比不上你眉间落雪,千丘曲线终不如你心湖留白,再美的风景,也只配做你的背景。”

        风清隽听了转过头去,脸色微红,笑而不语,更增姿彩。

        华澜庭正要下马取出干粮进餐,风清隽忽然咦了一声说到:“快看,那边有人!”

        华澜庭闻言观望,果然在不远处的一处山丘底下转出两道骑马的身影,一前一后往他们的方向而来,又观察了一会儿,逐渐有呼喝声传过来,看样子似乎是后面的人在追赶前面之人。

        华澜庭见状说道:“朝我们这边过来了,走,下去看看。”

        风清隽回道:“好,估计是被你的啸声引过来的,不过情况未明之前,先不要动手。”

        二人策马下山,还没走到山脚下,就见后面一人追近后在马上纵身而起,半空中刀光霍霍劈向前面一骑,前面的马上是名道装少年,滚鞍落地后以手中长剑格挡,两人交手了几个回合,道装少年似是不敌,肩头中了一刀,踉跄着边打边退。

        这时华风二人已经看清后面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身劲装,面色阴沉,刀光中夹带着黑烟,隐隐有鬼哭狼嚎的声音传出,刀刀不离道装少年的要害。

        此时双方临近,道装少年看了两人一眼却并未发声求救,反而斜向拐出,那名青年趁机挥刀砍向道装少年后背,道装少年不及躲闪,长剑向后递出,剑身炸开暴出一团青光,挡住了青年的长刀,自己也受到冲击前冲倒地,翻过身来一时站不起来。

        劲装青年发现长刀刀头崩裂,又看见有陌生人接近,也不搭话,左手迅速掐诀发出一道粗大黑色气劲疾打向倒地少年的胸腹之间。

        眼见道装少年就要重伤在这一击之下,华澜庭和风清隽这时都不及细想,各自飞身而起踏步向前,一发掌心雷一发无极功灵气打向黑烟气劲,及时在道装少年身前截住黑烟,堪堪击散了对方气劲,险险救下了道装少年。

        劲装青年一击无功,灵识一扫,察觉两人的灵气波动虽然不弱,但也不过是筑基期修为,便没太过放在心上,阴着脸喝到:“你们是什么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多管闲事,活腻歪了不是?”

        华澜庭见对方出言不逊,从先前的灵力碰撞中知道对方的修为要高过自己和风清隽,此时事情未明,却也不欲用自在万象门的名头压人,于是沉声说道:“我们急于出手救人是有些鲁莽了,不过大家都是修道之人,有什么问题不可以商量解决,非要下狠手伤人性命,不知这位道兄到底怎么得罪了阁下。”

        劲装青年哼了一声说道:“我发现了一只红尾灵狐,被我打成重伤濒死,却叫这个小子手快捡便宜收走,我岂能善罢甘休。这事和你们无关,我劝你不要狗拿耗子惹祸上身。”

        这时风清隽已经扶起了道装少年,少年伤的不算重,起身先是向华风二人躬身一揖言道:“在下仙洲西南无平阵道宗平戎策,在此先谢过两位援手救命之恩。”

        说完转向劲装青年:“你这人胡说八道信口开河、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明明是我和叔父先发现的红尾灵狐,我们费尽心力跟到巢穴,在洞口布下阵法守了三天才诱它出洞,灵狐受伤逃走我们一路追踪,是你们路上遇见捡了现成便宜,还下黑手重伤了灵狐,不然正常的三尾灵狐你们追都追不上。”

        说到这里又看向华澜庭:“我和叔父随即赶到,恰好收了拼命逃走伤重而死的灵狐,他们反而强行让我们交出灵狐,还暴起出手抢夺,我叔父被他的同伙缠住,我被他一路追杀,用尽了手段没能摆脱,听到附近有人长啸,我慌不择路之下本能地逃向此地,真的不是存心要把你们卷入争端的。”

        劲装青年嘿嘿怪笑道:“你不也是上下嘴唇一碰,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先发现的?谁能证明?有本事你让灵狐说话做个证。先到先得,我打死的就是我的。”

        道装少年气的面红耳赤:“你胡搅蛮缠,沿路上有灵狐的鲜血可以作证。”

        华澜庭问向劲装青年:“那你看到灵狐的时候它是不是带伤?”

        劲装青年不耐烦了,恶声喝到:“少废话,没你事。姓平的,我就是强抢你奈我何?赶紧把灵狐给我还则罢了,不然连你带这两个小子、丫头都不要走了,我地灵帮就是做这个买卖的,杀人夺宝的事干的还少吗,让你叽歪半天已经是你家向玺大爷我今天心情好了。”

        华澜庭听他承认强抢,不由义愤填膺,正要上前继续理论,平戎策一把拉住他低声说道:“算了,此人至少是得药初期的修为,我们三个联手也未必打得过他,灵狐给他罢了,还可以再抓,此事的确与你们无关,好意心领了,你们已经帮了我,我不想再牵连两位了。”

        华澜庭见事主如此,不好再说什么,忍了忍没再吭声,心道就怕这人未必肯善罢甘休,心下暗自戒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