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3章 钓鱼行动
    三个多月后,梦笔生花山已是冬季。

    这一日恰逢节气大雪,山上漫天飘雪,银装素裹。

    正所谓:积阴成大雪,看处乱霏霏。玉管鸣寒夜,披书晓绛帷。黄钟随气改,鷃鸟不鸣时。何限苍生类,依依惜暮辉。

    入夜,还是后山斗极群峰的那座偏殿里,此时围坐了几人。虽然修真之人不惧严寒,但殿里红泥火炉冒着霭霭热气,满室生春。

    屋内除了掌门守恒真人、周翕和慕倥偬以外,还有玉衡峰一筠师太、商家二爷商晨曦和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老者。

    六人聚在这里已经密议了一个时辰。末了,守恒真人言道:“那就这样决定了。周翕,此事由你全权负责、相机行事。记住,首要之义是护得这些个孩子的周全,其次才是达成本次行动的目的。”

    周翕答道:“师父放心,弟子省得。”

    守恒真人又说:“上次交易本门所获颇丰,此乃吉兆,也才有了本次行动,但这只是其中一环,无论成败,我都另有安排,有商家之助,总要找出隐藏的敌人,另外晨曦他们的安全你也要照顾到。桥仙,这次要辛苦你一趟了。”

    那名高大魁梧的老者是瑶光峰第二阵法高手辛桥仙,闻言笑道:“这不算什么,是我该做的,我正心痒,想要试试这新到手的手段呢。”

    商量完毕,几人告辞出来。回去的路上,慕倥偬问周翕:“周长老,非要这几个孩子参与吗?他们可还都嫩着呢。”

    周翕说道:“雏鹰早晚要离巢历练一番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况且他们几个可都不差,资质比你我年轻时只高不低,别小了看他们,而且之前几次试探,对方都没有反应,我倒希望他们这次能上钩,再不活动活动,我这胳膊腿儿都要生锈了。”

    说完又叮嘱了一句:“对他们话说一半就够了,明白吗?”慕倥偬点头称是。

    转过天来的傍晚,华澜庭四人修炼之后正在大殿里等待慕倥偬前来。慕倥偬最近大概每一个月过来指点一次,今天又到了聚会的日子。

    这三个多月里,除了上午有修建任务的时候和晚上到至道学宫学习外,慕倥偬严禁他们在外自由活动,也不让他们和其他弟子一样外出接任务,除了修炼自在无极功,重点就是熟悉和融合自身的各种能力上。

    如今,林弦惊和易流年在苦修和丹药辅助之下,都已经稳固在了一元复始境入室期上,诸葛昀则是接近登峰期了。功力和能力在长进,四个人却是待的有些憋闷了。

    易流年就正在发着牢骚:“早知道我就不上山修道了,活得久不如活的爽,真是怀念在俗世界无人管束、快意恩仇的日子啊。听说主峰弟子都开始出任务了,有人换取了不少奖励,就咱们还在这里清修。”

    林弦惊打趣他道:“我看你是想你的文茵姑娘了吧?该打听的兄弟我都给你打听过了,怎么追求可就是你的事了。”

    易流年白了他一眼说:“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据我观察,除了宋霏霏,很是还有几个女弟子对你眉来目去的,你小心霏霏吃醋吧。再说了,你打听到文茵喜欢读书又怎么样,反正论学问我是拍马也赶不上你和澜庭的。不对啊,你又绕我,我憋闷是因为喜欢热闹,又不是思春了。”

    林弦惊哈哈笑道:“思春也没什么啊,人不风流枉少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自己不觉得,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每晚至道学宫里你都是追随着文茵的身影听课,连隐元峰的御兽讲座你都经常缺席了,当我们看不出来吗?”

    易流年却是听的一怔,挠挠头喃喃自语道:“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陷入情网,她却在网外看。唉!另外,这样真的好么?我可是来修道的,你不在意前十,我可是很受澜庭和诸葛刺激的,在俗世界我一向是不落人后永争第一的。”

    林弦惊拍拍他说道:“兄弟,食色,性也,本门修道又不禁恋爱,天地相形,阴阳相生,雌雄相随,道法自然,存在即合理,一切有情众生都等着你去爱呢,太认真你就输了,可太执意于一端,你就着相了。加油,我看好你呦。”

    易流年警惕地望着他:“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儿别扭呢?忽悠我呢吧?澜庭,你说是这么解释的吗?”

    华澜庭似笑非笑地说:“大概其是这么个理儿吧。才会相思,便害相思,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防不如攻,堵不如疏,确实不必刻意压抑自己。修道是讲究斩却七情六欲,不为外物所迷惑,但是话说回来,只有拿起才有放下,只有亲身体味了滋味才能觉悟。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万事随缘,顺其自然,因势利导,得不到的永远会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强扭的瓜不甜,矫枉必须过正。你的,明白了么?”

    易流年听得似懂非懂,一头雾水,转向诸葛昀求助:“诸葛,他们不说还好,说的一套一套的我反而更糊涂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在组团忽悠我,你怎么看?”

    诸葛昀面无表情地回答:“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感情的事我不清楚。至于修炼的事嘛,《道德经》有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切语言文字一旦说出来就会变了味道,就像喷出的泉水马上会沾染上灰尘。“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人各有道,每个人的天赋、经历和当下的情境不同,理解也就不同,真理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是错,所以我不爱多说话。“

    ”你争第一当然是好,但那是手段不是目的。我的观点是你要问自己的本心快乐吗?修道如同下棋,下的再好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下棋的本质就是玩,或者说内心能够体会到一个人在下棋时的那种快乐,而不仅仅是比赛赢了对手,仅此,而已。”

    易流年望着三人撇撇嘴说道:“我看你们三个是这三个月炼傻了,需要通过胡言乱语、词不达意来放松放松。好吧,我本善良,我配合你们,你们继续。”

    话音刚落,慕倥偬的声音就人随声到:“说的挺热闹的啊,我也来一段。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你们看这外面四季交替,现今大雪如垠,美轮美奂,可以欣赏,可以愉悦,但并不能长久地改变和影响其运转。凡事不要匆忙地判断和辨别,只要在当下的时空内做好想做和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好比现在面前有一桌火锅,不要想着辣的还是不辣的,荤的还是素的,用筷子还是勺子吃,应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吃等等,想吃就吃了,不想吃就不吃,不要讨论该不该、好不好、对不对、吃了有什么后果。”

    易流年:“你们四位大学士吃好喝好,我先一边睡一会儿,无事晚安,有事托梦,回见吧您几位。”说罢抬脚欲走。

    “给我站住,正有事找你们呢,有一个外出历险的任务要不要接啊?”

    慕倥偬喝住了易流年,“啥啥,有任务?还外出?还有危险?我去我去,我头一个报名。”易流年瞬间来了兴致。

    等四人坐好,慕倥偬正色说道:

    “前一阵儿商晨曦遇到的拦路打劫的事你们是知道的,月河古镇的事你们是亲历的。后来商家和门中都是暗中查访,最近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我们基本能判断上次在古镇上袭击你们的那两个人还在,具体地说是在距离门中八百里之外的雾岚山潜伏,但是敌人也是狡猾谨慎异常,并没有完全暴露行迹,实际隐藏之地还未查到。”

    “门中曾派遣了两支你们上代弟子组成的小队,装作历练进入雾岚山,但不知何故,敌人都是隐匿不出。那片山区广阔,如果说派人大举搜山,费时费力不说,还可能打草惊蛇断了线索。”

    “门中判断他们可能是上次失败后暂时停止活动,也可能是只对低代弟子感兴趣。因此,决定再尝试一次,派你们再去一趟,然后根据情况决定下一步行动,或者只是争取发现他们的巢穴摸清底细,或者引蛇出洞捉一二个活口,或者擒拿击杀拔掉这个钉子。”

    “所以说,这次名为钓鱼的行动是有一定风险的,不像在门内接任务伤亡的几率很小,你们是愿意去啊、愿意去啊还是愿意去啊?”看着四人跃跃欲试的样子,慕倥偬继续说道:

    ”本来大比后弟子们接的任务是包含山外历练的,由于出了月河镇的事情,所以现在的任务都局限在门内,这次可是机会难得,是我费力争取来的。历来的规矩,出任务都是根据具体情况两到七人一组,有师长带队,这次也是如此,也不会引起怀疑。“

    “这次分为两组,另外还有玉衡峰的女弟子参加,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第一组林弦惊、华澜庭、风清隽、宋霏霏,由我带队;第二组有诸葛、流年和文茵、章晗蕴,由你们一筠师姑带队,另外门中另有高手押后坐镇。还有,商晨曦会带着两名家族子弟另组一队作为接应。”

    易流年听到这里暗自兴奋,终于有了和文茵相处的机会了。

    只听慕倥偬接着说:“这次你们不要想太多,如果敌人不出现,就当是一次历练任务,途中尽量搜集草药、矿石和抓捕灵兽。如果敌人现身出现打斗,能打则打,否则便求救撤退,其他都由随队师长处理,以自身安全为第一,知道了吗?”

    见四人点头,慕倥偬又说:“雾岚山地处仙洲东西部交界处,已经算不上本门势力范围,山内会有其他宗门的人或者散修采药、挖矿或者打猎,你们要提高警惕,先都回去准备一下吧,雾岚山的情况会有师兄去和你们介绍的。”

    四人回去准备行装物品不表。

    转过天一早,慕倥偬、一筠带领华澜庭等一行十人策马扬鞭,出得山门向山下疾驰而去,周翕、辛桥仙以及商晨曦三人随后分别出发。

    一筠瞟了他一眼说:“我看你是怕耽误了喝酒,也好,我给孩子们讲讲我的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