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2章 突破登峰


        华澜庭在盾后感觉到何大一止住后退的身形就知道上当了,好在有所留力,马上身子疾停,左手发力,林弦惊提前附在大盾上的两个机关术爆开,延缓了细剑行进的速度并震歪了剑身,但也躲不开剑尖的刺击了,华澜庭勉力让经过紧皮功淬炼过的身体硬受了削弱后的细剑一击,左肩受伤冒血,顺势侧身向左斜退,脱开细剑,右手如意索已经挥出打在大盾右侧边缘,索身变向,龙头直击盾后的何大一胸前。

        何大一细剑透过大盾如愿刺中对手,但机关术的爆炸阻止了他继续加力的想法。与此同时,华澜庭的如意索反击已经绕过盾身到了身前,距离太近,他只来得及用右手的紫气东来剑外套剑身一格,龙头受阻又是一折,划过他的前胸标出鲜血。

        两败俱伤!但都不重。

        华澜庭盾身被破,左肩又已受伤,顺手把盾收入空天青烟玉中,刚想着可以互退拉开距离都缓一口气再战,却见眼前剑影一闪,剑光耀眼,细剑又攻到身前。

        这就是经验上的差距了。华澜庭虽然和戴安蓝一起在外游历数年,小小年纪就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但毕竟少有亲身好勇斗狠的打斗经历。

        而何大一在俗世界社会上闯荡多年,生活坎坷,武功不高却江湖生死搏杀经验十足。他见华澜庭收盾退身,本能地强撑一口气立即发起反击。

        华澜庭一惊,如意索飞起格挡细剑,不料细剑柔韧本身也是软剑,之前何大一都用作硬剑使,瞒过了他,就见剑身一弯一弹,又一次钻进他左肩伤口之内。何大一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还了华澜庭一记软兵器打击。

        华澜庭大叫一声,鲜血飞溅,身形疾退,同时如意索龙头中喷出数道暗器,这才算挡住了何大一继续衔尾追击的势头。

        两人终于分开,各自俯身大口喘息不已。

        这一回合的交手电光石火一般而又险象环生,双方都是见血受伤但反应和手段很是出彩,华澜庭吃亏大一些但战力犹存,而两人的灵力再次大幅度消耗。

        众人看得是屏息凝神气不敢出,直到此时才放松下来,俱都叹服,决战果然是龙争虎斗势均力敌,华澜庭在大比中的运气是好但实力的确惊人,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华澜庭边喘息边调息,脑中记起慕倥偬在他临上场前的嘱咐:我知道你还剩一枚高级一元丹,我建议如果可以坚持的话,最好等灵气耗尽后再用,对功力提升大有好处。

        一边想着,一边眼光扫过台下,从营造处众人掠过,最后停留在了风清隽身上,看到风清隽担忧中鼓励的眼神,心中一暖,心想可惜易流年的斑翅飞蜥和风清隽的“雨过天青云**“都需要时间豢养或练习才能操作,不然自己手段还可多些。

        不过自己还有暗器功夫,灵气还没见底,何大一的狂攻战术正中下怀,还需要加把劲对耗。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不再给何大一继续回气的时间,右手一探,数把飞刀直奔何大一袭去。

        搁在平时,这种普通精铁材质附带灵气的暗器对一元境弟子只能起到骚扰作用,只有下品灵器灵宝才具杀伤力,可此时何大一灵力十不存二,攻防能力大幅下降,空手接挡几下后觉得十分疼痛,不得已又取出宝剑击打。

        而华澜庭暗器手法精妙,飞刀或直线或弧线或曲线飞行,中间还会相互碰撞改变线路,还有从后面攻到的,何大一一时手忙脚乱,接过一轮飞刀雨后,身上又添了几处伤口,灵力也所剩无几。

        见势不妙,趁间隙又突进到华澜庭身前近攻。

        两人剩余不多的灵力都已经发挥不出灵器灵宝的威力了,于是收了兵器空手对打,小自在拳对有心无意勾连手。

        两门功夫练到深处其实难分高下,但何大一毕竟练习时间不到一年,虽然招式精熟但功力未到,还没有掌握到精髓,而华澜庭在俗世中所习的霜枫落晖阁功夫都是绝世武功,对勾连手又是情有独钟感悟颇深下过苦功,按说在武技上华澜庭是压过何大一一头的,不过他左肩两次受伤后转动不灵,这一来两人还是拼的势均力敌。

        两种武技有相似之处。小自在拳暗含太极之意,身形虽有高低起伏但舒展灵活、紧凑连贯、刚柔并济、快慢结合,圆转如意,开合有度,犹如行云流水、连绵不断,攻击时以崩捋挤按挒靠顶撅八法为主。

        营造处四人都修习勾连手,因个人悟性特点有别,所使有所不同。华澜庭的路数是将俗世中形意拳之内外合一和八卦拳之动静合一融蓄其中,走架时重心并不上下起伏、左右晃动,进步必跟、退步必撤,缠绕勾连一旦到位,马上转为针对关节筋骨神经处的压扳错断分拨点弹,变得十分狠辣。

        两人斗到一处,手脚相缠,犹如一人。双方灵力都是接近枯竭,开始象普通武者一样以劲力和技巧相博。

        又是数十个回合下来,两人动作出现变形,只觉得神疲筋软骨松,不约而同地罢手分开,都有些站立不稳,各自蹲身调整。

        眼光对视片刻,都发现对方眼中战意还是浓厚,勉强一笑,突然又是不约而同地伸手取出一枚丹药纳入口中,随后何大一坐地盘膝打坐运功,而华澜庭则是站了个桩。

        此桩不同于俗世中的形意三体式,是霜枫落晖阁独门桩法,手意相连必须不动,脚下左右重心可移,头上顶、口虚合、胸含蓄、肩松开、肘松垂、指张开、腰塌住、腿弯曲,气沉丹田,用意不用力。

        丹药入口即化,澎湃灵力开始涌出。华澜庭心念一动,他为决赛准备的杀手锏使出。

        原来他之前已经能对青烟玉回馈的节奏有所把握,此前一直压制,如今以意激发,积蓄良久的精纯灵气自胸口中丹田位置以比下丹田处更加凶猛的势头喷出。

        刚才他的灵力已经完全消耗殆尽,全身犹如干涸的苗田一片荒芜凋敝,但根基不失,现在两股灵力强力注入,如久旱逢甘雨,全身经脉迅速鼓胀起来,凉热之感交替,疼痛舒爽交织。

        他咬牙忍住不适,灵力搬运九个小周天,灵识外放,心中豁然开朗一般,远处一众弟子的身形神情和各种灵力光团脉动如在眼前,十丈、二十长、三十丈后方始模糊。

        登峰期!

        油尽灯枯之后高级一元丹叠加空天青烟玉反馈,一举把他自在无极功推到一元复始境的登峰期!虽然勉强,虽不稳固,但量上已经达到低限要求。

        继续循环三个小周天,筋骨还略有麻木,但神完气足、神清气爽,气感体内奔流似有声。

        旁人只觉他脸色一连数变,直至正常后面色红润、身形微抖,作势欲起!

        何大一也觉到异常,此时他也行功完毕,灵力恢复了七七八八,见华澜庭蠢蠢欲动,两人又是不约而同地爆喝一声,同时腾身跃冲,同伸右掌抬起,一使紫霄神雷术,一使掌心雷,空中双掌相交,气劲磅礴,一声爆响如雷鸣震天。

        两人同时被震的后翻而出,华澜庭翻身落地,连退七八步,胸中气血翻涌片刻后站稳身形看向对面。

        何大一也是翻身落地后连退数丈,但空中一道血线已然飙出,何大一立足不稳,跌倒在地,面如金纸,嘴角带血,脸带惊诧。

        胜负已分!

        何大一最后关头比拼掌力不敌华澜庭落败,自在万象门六十代第一次大比中营造处华澜庭突破登峰期登顶。

        四周停顿一刻后,营造处几人的欢呼声率先响起。

        华澜庭如释重负,走到何大一身边伸手拉起对手。

        何大一也不颓然,全力一战让他十几年来藏纳心中的郁气尽数发泄,此时神思如换一人,顺势站起身来洒然说道:“恭喜师弟,大一又有了新目标,日后再行讨教。”说完下场疗伤去了。

        华澜庭此战多少取巧,对何大一也是真心佩服,二人自此惺惺相惜。

        大比落幕。建派以来,营造处首次在前十的名次和人数上都力压五大主峰,慕倥偬自是喜不自胜,知道至少一段时间内,这种格局已成,已经想着怎么敲打这帮小子让他们不要翘了尾巴。

        诸峰弟子虽有些黯然,却也激发了桀骜之气,后续修炼自然更加努力,正是门中高层想要的结果。

        再说大比之后,除了正常修炼,其他获得资源的路径也被放开,弟子们可以通过接取任务换取修炼资源,例如到后山采集药草、挖掘矿石、捕获灵兽等,以及为炼丹、炼阵、炼器、御兽打下手。

        数日之后,大比的奖赏也公布了,的确比以往更加丰厚。

        第一名任选下品丹药、灵器、灵宝或术法四件,并可由洞明峰升级一件兵器;二三名任选三件,其他前十任选二件,十名后到二十任选一件,二十以后到四十名各有等级不等的丹药赏赐。

        华澜庭后几日里先是闭门修炼稳固登峰期境界,然后斟酌领取了自己的奖品,随后四人在慕倥偬的督促下又回到了以往三点一线的修炼生活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