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8章 两败三胜


        第二天的比赛收官,休息了一晚后,第三天上午,第五轮竞赛开场。诸人在本轮的运气不错,没有遇到实力超强的狠人,或是苦战或是险胜全部过关打入前二十名,各自的特点也大都充分展露出来:

        林弦惊防守滴水不漏稳固坚韧和神出鬼没的机关术自不待言;章晗蕴剑术多变、术法奇特,尤其是斑袋貂防不胜防;文茵的坤凰出岫剑颇见火候,矛盾御水术攻防一体;诸葛昀则是功力深厚而攻击极具侵略性;风清隽的轻功暗器一流且峨眉刺守中带攻不容小觑。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惊艳的,本轮中让大家印象深刻的是华澜庭展现出来的自在无极功功力。众弟子的水平还难以确定华澜庭是不是已经到了入室期,但他明显超过三丈的攻击范围和灵气力度肯定是远超同辈弟子。

        一般而言,一元复始境后修炼速度就变慢了,突破到二龙出水境往往需要三五年的时间,算下来提升一个小境界需要一年以上或更久,所以现在就能接近入室期是很不寻常的,不是天赋惊人就是际遇逆天了。

        当然,除了营造处和第五峰的这几人表现出色外,其他四峰还有一些同样实力突出的弟子,特别是被大家判断接近入室期功力的诸葛昀等数人被六十代弟子列为前十乃至前五的热门人选。

        转眼时间到了下午,最为关键的二十进十大比即将展开。这一轮的出场顺序是章晗蕴、林弦惊、文茵,风清隽、诸葛昀和华澜庭。本轮实力更为接近,打斗必定精彩纷呈,所有六十代弟子悉数到场观战,连各峰总管、执事都是来了不少。

        前面几场比赛下来,先是章晗蕴凭借斑袋貂的配合击败对手,率先进入前十,但是随后的林弦惊和文茵却是没能继续高歌猛进的势头,双双败北,止步十强,

        林弦惊的对手不但功力颇深,攻击不俗,而且肉身强健并有一套下品灵器铠甲护身,所以尽管被林弦惊的机关术炸的铠甲支离破碎全身多处伤势,但是战力犹存,最终依靠术法攻击破开了林弦惊的大盾防守胜出。

        不过这其中也有林弦惊不在意十强名声,并且爱惜身体不想受伤不愿意拼命的原因在内,而且此战过后,这名对手受伤势和铠甲破裂需要修复的影响,很可能在挑战赛上保不住前十的地位。

        文茵的失利主要是败在实战经验有限上,毕竟修真时间尚短,比武搏杀经验不足,对手先是示弱引她耗费灵力攻击,随后暴起放出威力强大的胜负手杀招而一举建功。

        随后一场轮到风清隽出场,对手是第一峰弟子盛歌,在场上卓然玉立,风度翩翩,掌中一口制式长剑,看向风清隽的目光略显灼热,持剑摆了一个标准的守势,口中说道:“天枢峰盛歌这厢有礼了,请风师妹指教。”

        风清隽双手中指分别扣在分水峨眉刺中段指环之内,拇指一拨,两手刺刃如风车般旋转,呼呼作响,银光夺人二目,看向对手道:“盛师兄言重,指教不敢当,请。”说罢拧身垫步,身形轻巧地飘向前方,握拳挥刺扎向盛歌。

        盛歌以大自在剑回击,剑法中正平和,守势严密柔中带刚,攻时舒展快疾,颇得剑法诀要,剑气沿剑身如秋水般流光莹然,煞是好看,而风清隽身法灵动,双手峨眉刺戳点拨刺,也是银光湛然,一套流萤刺法展开,转动中杀机暗藏。

        双方你来我往,不是剑光裹住双刺,就是峨眉刺光团压制剑光,两人又都如玉人一般,看得四周弟子赏心悦目、目眩神驰,只有当事双方切身感受到对手招法绵里藏针,都打足了精神不敢大意。

        两人交锋良久,谁都找不到对方破绽,盛歌之前见过风清隽的暗器功夫,所以一直近身缠斗不给对方出手机会,这时见对手没有拉开距离施放暗器的意思,遂抢先发力,口中大喝:“师妹小心了,看我毒系术法。”随即运功发出了自己的术法。

        这手术法少见且难防,乃是毒属性攻击术法,灵气中暗含毒素,虽不致命但能扩散空中,久之无不中招丧失战斗力,前几场战斗他都是凭此法无往而不利。

        却不料这回遇到了克星,风清隽家里医武同修,不但自身体质耐受毒力,身边更是常备解毒丹药,此时飘身退后取出丹药含在口中,同时捏碎一枚舞动双刃散开药粉,将这一轮毒气破的干干净净,看见盛歌展身形就要继续上前以剑法和毒功反击,手中峨眉刺一顿,自储物空间内取出暗器双手连挥,数十枚铁链子、袖箭、金钱镖、梅花针射向盛歌。

        这些寻常铁质暗器附带夹杂着少许灵气,打在身上虽说伤害不大但也疼痛难忍。盛歌术法被破吃惊之下倒也不气馁,仗着艺高人胆大,仗剑前冲同时长剑接连拨打,硬是抗过一轮暗器雨欺到风清隽身前。

        他嫌依靠长剑外放灵气力度不足,竟是收回宝剑改用小自在拳空手入白刃,拼着灵气护体即便受些轻伤也要争取击倒风清隽。众人没想到盛歌谦和的外表下打斗风格如此狂放狠辣,不过也觉得这是克制风清隽暗器的有效手段。

        风清隽为人性子平和野心不大,能够进入前十对她来说就超额完成任务了,因而并不在意展露全部实力。见盛歌灵气纵横招招凶狠式式擒拿,守少攻多意图以伤换胜,另外她也不喜这种和男子贴身搏击的打法,于是在一次双方面对面的时候,脚下突然飞起一腿,女子防身术杀招,一字马,裙底腿,无声无息快速撑向盛歌的下巴。

        盛歌哪能容她踢中,仰头惊险避过的同时丝毫不退,还了一记北派十二路谭腿中的喜鹊蹬枝,足不过膝点向风清隽支撑腿迎面骨下方的小腿。

        风清隽早有防备,飞起的左腿借势下压砸向盛歌胸腹,右腿提前发力跃起,在空中使阳光三叠翻身后向前双腿连摆凌空滑行数丈,展现出了比之前更加高超的轻功提纵术,不待身形下落,甩手向后以五成功力祭出了她从装备宝库中获得的一件灵宝暗器。

        此宝名为“雨过天青软烟罗”,发出后在空中散开,朦朦胧胧,氤氲淡淡,似慢实快罩向盛歌上身。

        盛歌回身看见已然躲避不及,随着风清隽掐诀口中说道:“爆”。正所谓”雨过天青云**,这般颜色做将来”,就见青光散射,声音震耳,盛歌只来得及运功互住头脸,却也是被打的衣衫褴褛,手中长剑落地,败下阵来。

        经此一役,风清隽也挤进前十,几人的目光随即聚转移到了诸葛昀的场地之上。

        作为入门弟子实力第一名,诸葛昀一直备受关注,而他也实至名归,一路势如破竹过关斩将走到现在,他的对手是总务堂硕果仅存的一名弟子,名唤孙常湘。

        诸葛昀面无表情、目不斜视,提着他那一把五钩神飞亮银枪走上场,枪长一丈有三,枪头一尺八,枪樱处有五个倒钩,状若莲花瓣。孙常湘则是头挽道髻,道袍及身,腰间一带束住,下扎绑腿,随身兵器也是一把鹅蛋粗细的长二中平长枪。枪号称百兵之祖,如今双枪对决,也是引人注目。

        诸葛昀一路战来从不防守,并不是他不善防守,而是他功力深厚,枪法高绝,速度一流,攻击气焰滔天,加上所习杨家梨花枪法枪基在足,身随其足,臂随其身,腕随其臂,合而为一,周身形成一股整劲,不动如山,动如奔雷,攻中带防,枪身又长,退中仍可以攻击,所以看上去只攻不守。

        一开场,诸葛昀就招招进击全力出手以势压人,大枪刺、戳、点、扫、挑、钩、挂、绞、崩、砸,枪头枪身淡金色灵力波动不大、朴实无华但给人的压抑感极大,配合上步法,果然凌厉无匹。

        反观孙常湘的裂马枪法,走势似直实弯,每一招都循着弧形路线,充分发挥枪身软中带硬的特点,黄色灵气和双臂劲力以化卸为主,大枪格、拨、架、挡、磕、滚、缠、颤、转、随,见招拆招,看上去丝毫不落下风。

        诸葛昀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对手采取防守反击的打法,这让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充分发挥攻击优势。过了一会儿,他把灵力收缩到枪身之内,攻势越发快捷沉重却有不失稳准狠的特点,不时还跃起凌空下击。

        孙常湘却有些开始吃不住劲了,防守还是严密异常,但额头见汗,失了先机后在诸葛昀肆无忌惮狂暴的攻击下想再扳回先手可是难上加难,随着全身气力和体内灵气快速流失,心中暗叹一声,想着使出杀招试试,如果不行索性就认输。

        这样想着,他摆动长枪使用颤劲磕开五钩神飞亮银枪后拖枪反身就走,诸葛昀是使枪的大行家,如何想不到回马枪这招,自然不惧,枪身前递,疾行跟进。

        孙常湘的杀手锏却比普通回马枪更加高明,蓄势后的回身一枪如毒蛇般闪电窜出,诸葛昀枪头一抖,五钩扣住对方枪尖,不料枪尖被孙常湘震脱,斜斜飞向诸葛昀左胁,枪身处又冒出一段枪尖,中平枪也被孙常湘松开直射诸葛昀小腹,这招名为撒手枪。

        与此同时,孙常湘跃起空中,双手灵气一鼓作气打向诸葛昀胸口,然后头一低,背后紧背花装弩中三支劲矢成品字形破空而出,多点进攻,他计算了所有闪避路线,不求全中,只要有一路成功就能造成伤势,扳回局面。

        一下子陷入险境的诸葛昀灵识散开,所有攻击的速度和力度已经了然于胸,略一俯身,枪交左手左右一拨,磕开了攻向左胁的断枪头和飞袭小腹的枪身,右手同时一拢,捉住后发先至的一只劲矢,向左侧身让开了第二只,没有理会贴头顶飞过的第三只,右手灵气外放截断了孙常湘的数道灵气,而左手枪已经贴地弹起扎向对手,右手矢随即脱手飞出后,上房揭瓦踢云步发动,前窜的同时右手五指五道灵气激射而出,人已经到了孙常湘身前。

        说时迟那时快,眼花缭乱之际,孙常湘的反应也是不慢,身子一软,一个铁板桥已经后仰倒地,右手抓住了神飞枪的枪身,并躲过五道灵气,但洞开的胸腹却是避不开跟随而来的诸葛昀的单掌重手下砸,只能左手尽力竖在胸前,嘴里发声认输。

        诸葛昀右掌劲力含而不吐,拉起孙常湘,点点头:“不错,回头找你切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