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7章 水火术法


        这时大家方才看清那是一只似狗非狗的小兽,一尺大小,一身黄色毛发,只头上都是白毛,双眼滚圆漆黑,此时眼珠乱转看向周围,十分可爱,就是嘴角沾着一丝血迹。

        再看赵栖迟,左肩伤口二次崩裂,捂肩缓缓坐倒,像是没有了气力。

        原来此兽名为斑袋貂,由章晗蕴自幼豢养,还处在幼年期,特点是速度奇快,牙齿尖利,唾液带有麻痹性,成年期中之可见血封喉,端的厉害。

        围观众人不是没在大比上看见过灵兽出场,但一招制敌还是第一次发生,俱都骇然,看见赵栖迟被抬下场医治,再看向章晗蕴的目光中不由都有了凝重之意,有此灵兽相助,打斗起来就如同和双人作战,容易顾此失彼,这样的对手会极为难缠。

        华澜庭也是颇感惊奇,易流年就有一只类似的灵兽斑翅飞蜥,但速度和毒性都比不上这只小貂,不知招摇峰的御兽水平又高明到什么程度。

        众人议论声中,很快轮到了文茵出场,华澜庭等人之前从未见过她出手,都想看看这个来之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这一年中能发挥出何等实力,高亲和度的水属性术法厉害在哪里。

        文茵的比赛易流年自然是放弃修炼到场观战的,文茵一直都是的小家碧玉形象示人,对易流年的追求也是不卑亢不冷不热。

        她的对手来自第四峰,名叫雷泽华,生的高大威猛,上场时骑在一匹壮硕的灵兽独角马上,掌中擎一对巨大擂鼓瓮金锤,此锤不是一般的圆形,而是通体黄金色的鼓型,锤柄两头如大枪枪头般尖利。

        原来这雷泽华俗世中乃是军中一员骁将,马上步下功夫了得,进入一元复始境后就选了这马和锤的组合。

        众人都是来了兴致,此战一方是孔武有力的马上将军,另一方是娇娇怯怯的柔弱娇娘,对比强烈,估计很有看头。

        双方通名之后,雷泽华也不客气,双腿一夹,独角马嘶鸣一声,撒开四蹄,奔将起来,雷泽华双臂一展,举双锤下砸,人借马势,马借锤威,气势惊人,立时到了文茵近前。

        文茵只觉一股恶风扑面,足下发力,纵跃而起,手中长剑对准对方锤身一点,一个细胸巧翻云借力翻身,回手一剑刺向雷泽华后背。

        雷泽华御术娴熟,一击不中后在奔腾中策马回旋让过剑尖,趁文茵人在空中背对自己尚未落地,双锤上砸下刺,直奔文茵后腰和后脑而来。

        文茵一记回风舞柳刺空,听得身后风声骤起,身形不降反升,二次腾空,正是玉衡峰轻功中的一式绝招阳关三叠,灵力分作数段,可在空中连续变身。

        她目前只能做到两次发力,避过双击落地后剑势冲起,脚下如穿花绕柳般迅捷,手中长剑招招抢攻,却不硬接雷泽华的双锤抵挡,只是凭着身形的变换围着独角马攻击。

        雷泽华知道玉衡峰坤凰出岫剑以攻势凌厉见长,虚招虽多如白云飘忽不定,一旦有破绽,剑势马上转实一往无前,有道是山上朝来云出岫,随风一去未曾回。

        他如果骑的是普通马匹,文茵又四面八方招招攻向马身人腿,早就左支右拙难以应付了,幸好灵兽通灵,他又骑术精奇,人马近乎合一,可以做到身随意转,加上双锤虽短但转动灵活左右兼顾全无破绽,两人一马攻守间打做一团难分胜负。

        时间一长,雷泽华抢先变招,不但双锤起落时带上了灵气吞吐,愈发沉重并可及远,独角马的前蹄后腿也间或踢向文茵,而其额间的独角时不时也会发出一道灵气,逼得文茵不得不闪避,这就是灵兽的天赋神通了。

        这样一来,多种手段齐上,文茵逐渐难以近身,攻击力大减,身形也有所放缓,雷泽华又能开始发挥马力的短途冲刺和人马齐攻的优势,慢慢压制的文茵守多攻少,她气力吃亏又不太敢和重锤直接硬碰,局面渐渐变得对雷泽华有利。

        于是文茵灵力加大外放,右手长剑也是件下品灵器,坚硬不输重锤,侧面磕碰下能将锤头带偏,寻隙攻击时的剑气依旧凌厉,而左手掐诀运功,水系术法发动。

        此法名为矛盾御水术,攻守兼备,在低阶术法中处于较为靠前的层次。

        本来按照常理来说,一元复始境入室期弟子的功力不足以支撑灵气幻化成形,只能直线攻击,而且三丈以后劲力变弱威胁不大,所以弟子们多把灵气外放到一两尺最多丈许左右从而可发挥出灵气伤敌威力。

        但一来此法运力巧妙,二来文茵对水系术法天生敏感,所以她已经可以勉强做到运气成盾,虽不过巴掌大小却能使得雷泽华的单锤攻击无功而返,而攻击时聚气成矛,雷泽华也要借助锤身质地和重量才能抵挡。

        虽说矛形和盾形中的水气只是隐约可见,并且文茵也还做不到随手而发,但她剑法术法左右开弓,防守上不惧重锤,而每次攻击雷泽华都要全力应对,加上文茵的速度和自在无极功功力都比他强上一线,继续没打多久,雷泽华见自己手段尽出也取胜无望,尽管还能坚持,然军中汉子多数性格豪爽干脆,技不如人倒也不以败给女子为许,索性大方地认输了。

        文茵胜出自是开颜但也没有太多表情,倒是易流年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好像是他取胜似的。

        接下来华澜庭观看了宋霏霏和林弦惊之间的比试。宋霏霏没心没肺,明知打不过林弦惊却是战意昂然,反而是一副全力争胜的模样,一上来就围着林弦惊的大盾前后左右旋转,一口凤翅朝阳刀只攻不守使得上下翻飞声势惊人,一手红焱赤焰术的火系攻击术法红光灿然使得酣畅淋漓**无比,显得火力全开暴烈之极,打的林弦惊的大盾当当作响焰光四溅,口中还不停地呼喊着自己给自己加油。

        就这样一直打到全身灵力消耗的七七八八,她盘头绕颈刀势一收,脸色潮红而又一身红衣,刀背身后做英姿飒爽状在场中央一立,如火凤凰一般昂首傲然说道:“好痛快!好过瘾!本姑娘敌不过林英雄,林少威武,恭祝三哥顺利晋级,好走不送。”

        说完冲四方抱拳离场,留下林弦惊一人抖了抖酥麻微颤的右手,看着被劈的刀痕错落烧的焦痕处处的鸢形燕尾盾一脸无奈又无语。

        接下来到了华澜庭出场,这名第二峰的对手道装打扮,是仙洲本土人士,出身一个修真家族,上来就出言不逊,怪声怪气地说道:“贫道马酉鵬,话说这什么时候轮到营造处弟子耍威风了,今天你家道爷就让你看看玄门正宗功夫的厉害。”

        华澜庭还未答话,旁边的易流年先不干了,发声说道:“你放屁!营造处怎么了?大比是比功夫不是比出身。”

        华澜庭摆摆手让易流年不要说话,眉头也是微微皱起,暗道这厮是人贱真这么想还是想激怒自己让自己乱了方寸他好趁机取胜?瞟了一眼观战的慕倥偬,华澜庭心说婶可忍叔不可忍,那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堂堂正正地击败他,于是开口言道:

        “在下营造处华澜庭,刚才你说你叫马什么鵬?”

        “贫道马酉鵬。”

        “哦,名字不错啊,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啊,不好意思,你叫什么酉鵬来着?”

        “马酉嵋!”

        “对对,马道长,幸会幸会,不对,我记性不好,你叫马酉什么?”

        “道爷叫马酉鵬!你给我听好记好了!”

        华澜庭面色一变:“爷就是记不住!我管你是谁家那小谁,管你姨的是姓马还是姓鵬,歧视我营造处统统宰了喂鸡。”说罢丹田灵力暴起,一束十成十的入室期灵气沿少商穴透体而出爆射马酉鵬面门。

        马酉鵬本站在三丈之外的安全距离上,听见华澜庭以言语消遣自己,大怒之下正要抢先动手,不料对方说打就打先发制人一道灵气瞬发而至,听破空声异常刺耳,连忙退后一步用剑隔挡,就听当的一声长剑落地。

        华澜庭身形不动又是一指,马酉鵬再退一步也是手发灵气对冲,双方灵气一触,自己的灵气溃散而华澜庭的灵气继续当胸袭来,大惊之下边退边挡,就这样一连十数步退到五六丈的地方才缓过一口气来。

        还没有调息好,华澜庭踏步前行,一道道灵气毫不心疼地连续打来。马酉鵬再笨也知道华澜庭灵气修为远超自己,不然不会在这么远的距离自己压力还如此巨大,刚想尝试以术法还击,数道灵气呼啸着接连临身,情急之下后倒翻出。

        华澜庭信步前行,双手灵气朝着马酉鵬全身各处一个劲地持续激发,打的马酉鵬如滚地葫芦般狼狈不堪发髻散乱灰头土脸,最后还是裁判实在看不下去叫停了。

        马酉鵬也没有真个受伤,还有续战之力,凭他的本事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但他也是要脸的,如今颜面既失心中忿恨也没有心思再比下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