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6章 灵兽制敌


        樊青梧又吃了一次暗亏,虽然他马上封闭血脉止住了流血,但左脚已经不能自如的动作了。

        听得宋霏霏大声的喝彩声,樊青梧本已如常的脸色又发青了。咬了咬牙,为了不再多给林弦惊布置机关的时间,他随即启动攻势,终于用出了压箱底的绝活儿。

        只见他把双斧长达两尺五的斧杆对接旋转固定,日月双斧变成了两头带斧头的长棍,双手抡动起来时而是棍法、杖法,时而是春秋大刀的刀法,斧刃电光更盛,灵力全力输出,意图快速击垮林弦惊。

        林弦惊压力大增,不得不改为双手执盾,左遮右拦,边挡边退。好在樊青梧左脚受伤多少影响了速度,也还能够抵敌的住。

        见到林弦惊气力也是悠长,未显颓势,樊青梧大喝一声,招式再变,双手执棍斧如风车般画圆旋转,两个斧头如疾风暴雨般轮流砸在盾牌之上。

        逐渐觉察到林弦惊盾面上的黄光越来越弱,樊青梧催动剩余的灵力发出了全力一击,感到盾面一沉再沉,向下倾斜倒去,都能看见林弦惊的上身了,心头一喜,正要把所剩无几的灵力全部送出,却听到一声脆响,同时盾牌中间绿光弥漫,手中一轻,斧头连接处断裂,斧面斜向后擦着自己的耳边飞出。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林弦惊已经松手放开盾牌并出脚猛地一踢盾沿,盾牌燕尾尖疾飞向自己的小腿,与此同时,林弦惊双手挥出,两道灵气分袭左右肩窝。

        樊青梧上下难以兼顾,只好大叫一声“我认输”,同时撒手放开棍斧勉强运力挡住了打向肩窝的气劲,下盘却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又是近处的裁判以灵气击落了盾牌才让他幸免于受伤。

        宋霏霏的雀跃欢呼声响起,周围观战的众弟子也是长出了一口气,这场比试算得上精彩纷呈。

        樊青梧斧法出众,招式变化多端,攻击力果然不俗,可说是虽败犹荣。

        林弦惊不但防守坚韧,让大家开眼的是机关术莫测高深,尽管在威力上还并不能给入室期的弟子造成直接巨大的伤害,但是两次恰到好处的发作足以削弱对手战力以及左右战局了。

        华澜庭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到机关术的实战,暗想机关之道果然神奇,不知道阵法用起来是什么样子,看来以后有必要在学宫多听听这方面的讲座了,再和林弦惊多交流交流,即便不能成为大师也要知道怎么提防和破解,这种实战性大比还真是不错啊,自己可要多多观摩。

        第二天上午的比赛结束,大比开始渐入佳境,势均力敌的争斗越来越激烈精彩,各种攻防手段纷纷登场,让这些菜鸟弟子们眼界大开,议论纷纷之余也都在心中暗自评估,琢磨着哪些可以作为自身以后的发展方向。

        回到营造处,华澜庭默默在心里把今天看到的几场比赛回想了一遍,假想着如果是自己面对的话应该如何处理。

        扬长避短是必须的,自己也还有些手段没有用出来,但龙头掌心雷需要时间蓄力,而对手的水平会越来越高,特点多种多样,那些术法奇特或者力战型的同门实在是不好对付,需要多准备几套方案应对才好。

        午休过后,华澜庭提前来到场地查看下午的对决表单,发现自己、诸葛昀和风清隽的对手都不在慕倥偬提供的重点名单上,但是文茵和章晗蕴的交手对象俱都是主峰强手,而可巧的是易流年的乌鸦嘴预言终于应验了,林弦惊和宋霏霏居然分到了一组,倒也还好,总算不是自己和风清隽。

        华澜庭的比赛时间靠后,正好可以为文茵和章晗蕴助战。

        下午最先出场的是章晗蕴,华澜庭知道她来自北方太初魔原的血月黑沙宗,人生的貌美如花,据宋霏霏说暗中的仰慕者不少。因为接触不算太多,华澜庭对她的性情和能力了解并不深,只听说前三轮她都是凭借不俗的剑法和光系术法战胜对手的。

        她的对手是以一名第四峰的男弟子,此时正一身白衣站在场上,身材挺拔,长身玉立,如果不是面部略显阴柔,有些男生女相的话,倒是一表人才的帅哥一枚。

        等到章晗蕴上场,赵栖迟抱拳拱手说道:“小可天权峰赵栖迟,早就听闻章师妹貌美无双、风姿卓越,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假,幸遇佳人,倒是叫师兄我难以辣手摧花啊。”

        章晗蕴见他言语之间略带轻佻之意,也不动怒,咯咯娇笑言道:“赵师兄客气了,小妹入门甚晚,学艺不精,对这动刀动枪的比武本就心下惴惴,师兄既然如此为难,不如就让了这一场,送我过关如何?”

        赵栖迟哈哈一笑:“不是你师兄我不懂怜香惜玉,只是我对这前十势在必得,不过师妹放心,我自会手下留情,不会让师妹受伤的,以后有时间我们再私下单独切磋好了,师妹请。”

        说罢双手一晃,取出一对判官笔摆出守势。

        章晗蕴:“这可是你说的,不会伤到我哦。”边说边从储物戒指内拿出一口长剑,挽了一个剑花,纵身前递,剑尖直取对方中宫。

        旁边观战的华澜庭心中有些纳闷,章晗蕴的这口剑不同于女子常用的宝剑,剑身既长且宽,从中间才开始变窄,另外不是说她得到是一对雌雄双剑么?怎么只有一把?

        赵栖迟没有在意章晗蕴剑的式样,随手用左手判官笔磕开剑脊,右手笔刺向章晗蕴的前胸,不待招式用老,左手笔后发先至已经到了章晗蕴小腹。

        他有心在人前卖弄武技,双笔并没有注入太多灵力,但攻势越来越快,招式虚多实少,令人眼花缭乱,正是他拿手的一套三十六路狂风骤雨笔法,笔势迅疾连绵。

        章晗蕴剑随人走,大剑上下翻飞护住全身,小步转圈后退卸力,剑法刺击很少,而是充分运用了剑身宽阔的特点,或挡或架或磕或顶,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把双笔的攻击拦在身外。

        双方兵器连续磕碰,脆响不断,火光四溅,一个攻击似水银泻地密不透风,一个防守如大堤横江滴水不漏。两人都没有全力展开灵力,就像约好了一样以武技相拼。

        六十代弟子都是只上山学了一年,还没有来能够充分领悟和掌握武技与灵气术法、灵器灵宝有机结合使用的本领,所以对这种纯粹的技能打斗看得十分过瘾,叫好声不断。

        赵栖迟没想到章晗蕴的防守如此严密,轻视心一去,好胜心又起,还是没有外放灵气,转而改变笔法,招招大开大阖,把双笔当作两只短棍运用,狂砸猛扫,摆明了欺负女流之辈气力不足。

        章晗蕴确是在力气上吃亏,数招过后身形一退,宝剑在身前一竖,并不见慌乱,而是双腿微曲,直视前方,左手移到了大剑剑柄上,改为双手持剑,随后用出了一套不常见的双手剑法,剑招以劈刺削斩为主,竟然与赵栖迟对攻起来。

        赵栖迟吃了一惊,感觉章晗蕴双手持剑后,在劲力不再惧怕和自己单手笔的碰击,招式上也不落下风,情急之下再度变换笔法。

        只见他双手握在笔身中间,身形向下一伏,团身滚动向前后双笔向上撩起,以一套地躺笔法自下而上攻击章晗蕴的下盘,招式变得阴毒狠辣起来,同时笔尖上开始灵力闪现。

        章晗蕴虽然身材小巧玲珑,但面对这种来自地面的低位进攻明显很不适应,左支右拙连连退后,又变成了单手剑抵挡。

        斗到紧处,赵栖迟伏地挺身冲起,连运灵力,双笔带着半尺多长的光芒交替连续攻向章晗蕴的腰部。章晗蕴的剑身也已经灵气笼罩,后退的同时剑尖搭地左拨右挡。

        就在大家感觉两人招式即将用老,都需要换气变招的时候,赵栖迟突然在身形滚动一圈后双笔交叉下压,趁着一口气马上用尽的时候一压一绞,笔身处突地分别凸出两只小笔尖,四只笔尖在锁住大剑的同时剑气迸发,近身搏击必杀技!笔中笔!

        章晗蕴突遇险境,心中一惊,大剑已被锁住抽不出来,攻击灵气尽在咫尺。

        好个章晗蕴,临险不乱,腾身半跃避过剑气的同时,握剑右手一抽,就见自大剑剑身内滑出一柄两尺短剑,倏地疾刺向前冲的赵栖迟的脖颈,也是近身搏击必杀技!剑中剑!雌雄双剑雌剑出!

        赵栖迟脸色骤变,浑身汗毛倒竖,见眼前寒光闪耀,根本不及细想,本能地勉力抬起双笔末端回磕,同时头一偏,强自身形回退,雌剑被笔尾一碰只是略微改变方向,刺进了他的肩膀。

        章晗蕴当然不会真的下杀手,但恼他言语轻浮,手中发力一绞,血光迸现,赵栖迟大叫一声凌空倒翻数次,落在场地边缘单腿跪地,封住肩头穴位后大口喘息,后怕不已。

        章晗蕴没有马上追击,调息片刻后问道:“赵师兄,承让了,还打不打?”

        赵栖迟的伤势不重灵力尚足,就是心理阴影面积有点儿大,咬咬牙也不说话,知道武技上难以取胜,收了双笔,欺身上前改用他从宝库中选择的风系术法风刃术,双手挥动间片片风刃破空呼啸而出,从上中下三路罩向章晗蕴。

        章晗蕴见状手中雌雄双剑展开了一路双剑剑法,雄剑在外,雌剑在内,两层防御守的滴水不漏,风刃都被击碎在身前一丈以外。两人灵力层次相仿,翻翻滚滚又斗了数个回合,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赵栖迟长期双手运笔,尽管右手受伤不便,但左手灵活性不亚于右手,点点戳戳,风刃源源输出,攻击愈发凶狠。

        章晗蕴来自血月黑沙宗,北方太初魔原上的修真门派大都擅长御兽之法,她对此道甚是自负,不觉得六十代弟子有谁能在这方面超过她,所以也不怕提前暴露。

        为了速战速决,她并没有使出光系术法,而是卖个破绽跳出战圈,手指一引指向赵栖迟方向,口中说道:“小貂,去!”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黄光从章晗蕴怀中闪出,如一道闪电般射向赵栖迟,在赵栖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的时候就已经钉在他受伤的右肩之上,随后一晃又落回到章晗蕴肩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