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5章 机关显威


        华澜庭听了接口道:“因上努力,果上随缘吧。修道一途长路漫漫,没有输在起跑线上一说。清隽你说呢?”

        风清隽笑笑回答道:“第一名众人瞩目,压力山大,实在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姿势,第二第三名呢,会总想着超越过去成为第一,我看还是缀在第一梯队后面的好,别人也不会看不起你,自己也不用焦虑不安,等有实力了找机会弯道超车就是了。文茵你觉得呢?”

        文茵想了下说:“我只和自己比,一直在进步不停滞就好,能够保护自己和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就行。晗蕴你的看法呢?”

        章晗蕴回应道:“简单的很么,技高一筹就当仁不让舍我其谁,技不如人就甘拜下风回家再炼。”

        宋霏霏说道:“天下无敌自然是好的,但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总比一山高,继续炼了也打不过别人怎么办?依我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就成,压力太大很容易老的,不过要是有什么不老长春功,我肯定是死命炼的。你说对吧,三哥?”

        林弦惊没理她,说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所谓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含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不争一日之短长,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你说是吧,诸葛兄。”

        诸葛昀抱手冷冷酷酷地开口:“亲人、朋友,胜我,可以,别人,不行。我意前行,亦可绕道,执意阻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华澜庭仰天打个哈哈:“认真你就输了,都别那么沉重,多说无益,打过便知。来来来,走走走,人生须尽欢,诗酒趁年华!秋高气又爽,我们骚烤去。”

        甲寅年八月十六日上午,第六十代弟子大比如期而至,地点设在梦笔九峰和后山斗极群峰之间的一个大广场上,广场被分成数十个区域。除了少量没有晋级和带有伤病的弟子外,共计六百四十人参赛,第一天到第三天上下午各一轮,淘汰得出前十名,第四天前十挑战赛,第五天由十人决出前三甲。

        上午第一轮初赛,八人并没有出现被分到一组的情况,各自的对手虽有强有弱,但都顺利取胜过关。下午的第二轮比赛出了点儿意外,易流年首先遭遇强手,他在大意之下被第一峰名叫叶鹰扬的对手开局抢攻得手,在没有发挥出实力的情况下落败,其他七人俱都胜出。

        易流年虽然忿忿,看样子倒也没有把失利太过放在心上,放言这是他的战术,可以就此养精蓄锐在第四天挑战成功直接进入前十,能省却不少气力,并说聪明人都是这么干的。

        有了易流年的前车之鉴,再加上两轮过后侥幸过关的人不很多了,实力大多相差不远,众人都谨慎起来。

        第二天上午,又一次抽签过后,华澜庭第三轮的对手来自第三峰天玑峰,名叫甄旌旗,生的矮小精悍。

        二人上得场来,各自抱拳行礼后,甄旌旗率先以小自在拳欺近过来试探性进攻,华澜庭使出有心无意勾连手缠拿防守,随着双方灵气开始顺着招式吞吐外放,交手间的手脚撞击和灵气破风声砰砰作响。

        甄旌旗身小而力大,拳劲很重,然而华澜庭凭借着入室期的功力和紧皮功并不惧怕近身硬打。

        十几个回合下来,甄旌旗见在招式、气力和灵力上都占不了上风,突地向后一跳,自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一对环形兵器。此物名为龙凤挂耳环,有人脸大小,金刚石打制,粗如儿臂,看着就十分沉重,环身外侧生有尖刺,握手处有钢链连接。

        甄旌旗双环在手,气势一盛,向着华澜庭竖砸横扫而来,招招势大力沉。华澜庭不欲硬接双环的钢刺,闪避间灵气自手指透体而出拨打双环并间或袭击对手的胸腹要害。

        看见渐渐拉开了些距离,甄旌旗身体走避以左手环防守,右手环却利用链子的长度脱手飞出,耳边只听破空声大作,环体已到眼前。华澜庭仰身躲避之际,对方的右手环已经飞临下盘,华澜庭躺地向后滑行,随即翻滚而出,刚才着地处的地面已经被再度来袭的双环砸的石块飞溅。

        甄旌旗得势不饶人,不再进身短打,而是链锁飞环交替进击,同时以步法闪躲华澜庭的灵气反击,想着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不如拖时间耗光华澜庭的灵气。

        华澜庭把灵识外放到五丈远近,倒是可以提前感知双环的路线不怕被击中,灵气也时而反攻逼迫甄旌旗必须回守,场面一时胶着。

        华澜庭前两轮都是依靠过人的充沛灵气攻击力和速度来取胜对手,此时决定取出龙头蝎尾如意索首次用在实战中对敌。

        龙头索刚一现身,马上发挥出了克制锁拿奇形兵器的特点,一抖一圈,复又一卷一绕,在甄旌旗猝不及防之下先是带歪了他的双环落地,随后华澜庭单手一晃抽出了龙头索并欺身进步,扬手灵气灌注索身,龙头索如大枪般夹着风声笔直攻向对手面门。

        甄旌旗大惊失色急忙左躲右闪,双环都还不及回手防御,形势一下子反转过来。不一会儿,华澜庭双手圈转套住双环猛地发力,对方龙凤环脱手而飞。接下来换成华澜庭左手灵气右手龙头索交替配合步步紧逼,眼见甄旌旗即将不支。

        就在华澜庭要加紧攻势解决战斗的时候,却见甄旌旗从怀中拿出一面三角形的黄色小旗,口中快速念动法诀,抬手一展,有宝光隐隐透出,小旗迎风变大,正好护住甄旌旗的全身,当华澜庭的灵气和龙头索打在上面,旗面只是波动卷展而不碎裂,华澜庭试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原来这是甄旌旗晋级后获得的一件下品灵宝,名唤三黄护身旗,经过试验,以他现在的灵力水平可以抵御多次登堂期弟子的全力攻击而不破。

        华澜庭还不想在这时就完全显露入室期的功力,见此旗难缠久攻不下,心道也好,不如拿来检验一下自己一个月来苦练的龙头掌心雷的威力。

        于是在继续从容攻击的同时,让灵力沿任督二脉运转蓄力三个小周天,默念掌心雷诀法行功后,灵气自掌心劳宫穴喷涌,沿索身前行,自龙口处呼啸喷吐而出,随着一声鸣响,正中三黄护身旗中间部位,这次旗面应声而裂。

        灵气余力未尽,眼看就要击中甄旌旗胸口,旁边的裁判眼疾手快,过来一把拉开了甄旌旗,幸好小旗不是贴身布防,不然甄旌旗难免受伤下场。

        有惊无险地胜了这一场,华澜庭已经进入前八十名了。他休息了一刻后去看了下其他人的情况,除了林弦惊还没有轮到比试外,其余五人已经都是先后过关,只是宋霏霏受了点轻伤也无大碍,不会影响后面的出场,于是他放松心情和大家一起等着观看林弦惊的比赛。

        林弦惊的对手樊青梧出自第四峰,此时正脸带狂傲之色扛着两把板斧站在场上,不过此人也是颇具实力,在慕倥偬提供的名册上有其人的介绍,说是攻击力强横,善使日月双斧,灵力属性不详。这两人一人善攻一人善守斗起来估计很有看头。

        林弦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闲淡模样,在旁边宋霏霏大声的助威声中提着鸢形燕尾盾走上场地。鸢形燕尾盾因呈倒三角形上平下尖状如风筝和燕尾而得名,中间凸出,质轻而硬,这种盾本不属于大型盾牌,但林弦惊的这个却最宽处三尺、高六尺,完全能把人全部遮蔽在后。

        樊青梧看上去也是对这只巨型盾牌很感兴趣,有心抻一抻其斤两,所以一开场就跃步前行纵身而起,双斧以泰山压顶力劈华山之势劈将下来。

        林弦惊单手提盾做出防守姿态,但就在光闪闪的斧刃即将接触盾牌的一刹那,林弦惊脚跟一转,一溜烟儿的轻功发动,小范围转身挪移,刚好避过双斧下砸,随后盾身下压翻转,尖利的燕尾撞向樊青梧。

        樊青梧使力过猛,不及收回招式,好在他不是只有一身蛮力,不待落地就强行交叉斧身及时架住了燕尾的突袭,不过也是浑身气血一阵翻涌吃了个暗亏。

        林弦惊接着一个虎尾脚逼退了樊青梧后,挺盾牌连续推击压砸。樊青梧一口真气还没有彻底缓过来,挥动双斧不断抵挡盾牌的击打,脚下却不得不接连后退,直到场地边上脸上潮红之色才褪去。

        本想先来一轮猛烈攻势给对手一个下马威,却不料被逼得采取了一轮被动的守势,樊青梧脸色发黑面色阴沉。看到林弦惊躲在盾牌后面没有跟上来继续攻击,他运功平复了气血淤积之感后,很明智地没有受到一旁宋霏霏大声叫好声的干扰立即反攻,而是又调息了片刻才挥斧出击。

        这次斧身舞动不再大开大阖,转而变得小巧绵密,但是斧面周围开始电光缭绕,显然是用上了一门电系术法。

        林弦惊凭着盾面的宽阔一边抵挡一边倒退游走,盾身上也出现了浅黄色的光芒,华澜庭等人知道那是林弦惊获得的名为残垣断壁不倒翁的土系防守术法。

        看到林弦惊采取守势,樊青梧的斧法又是一变,劈击虽不迅捷且无声无息,但让人感觉一斧重过一斧,运力之法甚是巧妙,斧头上的电光也更加密集,和盾身接触后电光与黄光交相急速闪烁,显见双方都在耗费灵力,就看谁能坚持的久了。

        这时樊青梧被引到了林弦惊之前等待他回气的地方,大家只见地面上一团青光一闪而逝,樊青梧攻势一顿,大叫一声差点跌倒,旁观众人凝神观望,就见樊青梧的左脚见血面色痛苦。

        “机关术!”有识货的弟子叫出声来。原来林弦惊停顿期间并没有闲着,而是利用盾牌的遮挡暗自布下了一个小型石爆陷阱,机关的制作和遮掩都需要一些时间并使用材料,大家惊奇的是当时无人发现林弦惊有大的动作,只看见他的双手交替握盾而脚步在不停地微微移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