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8章 古镇惊魂


        四人走到近前,见是个油腻的中年汉子。易流年开口问道:“大叔,你这里有一元丹卖?”

        中年汉子闻声抬起头来说道:“几位小哥看来是初来乍到吧,一元丹又不是什么极品货色,配方早就流传出来了,再说月河镇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正品出售也不奇怪啊”。

        说完又有些猥琐地补充道:“不过我也不瞒几位,这摊子上的货都是高仿的,用料不足,功效只有真品的几分之一,可价格也不便宜啊。”

        华澜庭取过一颗闻了闻,药香倒是有几分相似,于是问道:“多少灵石?“旁边林弦惊也发问:“听你这意思,莫非你还真有正品?”

        中年汉子嘿嘿笑道:“高仿的一千下品灵石一颗,真货嘛,我也有,就在后院屋子里,不过是初级的,五千一颗,不二价,你们要是真心想要我就带你们去看,不然就别麻烦了。”

        四名少年听得中年汉子话里话外带着嫌他们年少钱少买不起的意思,心头都有些火气,互相看了看,掂量着大家集资再侃侃价还是能够买上三两颗的,临到破关瓶颈指不定谁用的上,就答应下来。

        中年汉子见状把手一摆,说道那就请进门验货吧,四人不疑有他,依次迈进院门。

        刚一进来,四人就听到身后关门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脚下蓦然一顿,四周景物飞快转动,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

        林弦惊谙习阵法,最先警觉起来,正要大喊:“幻阵,速退!”却是来不及了,四人眼前一黑都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华澜庭感到胸前温热,一点点儿开始恢复了意识,但全身仍旧麻木不能动弹丝毫,只能觉察到是躺在一间黑暗屋子里的地上,耳边听得有人说话:“老八,麻利儿的,启动咒法请出二老祖的魂魄,我们时间不多,我刚检查过了,就这个蓝衣小子功力最低,就他了。”

        华澜庭心知蓝衣小子说的是自己,但苦于连手指都没有动一动的力气,心下大急,猜不透对方要做什么,就听得旁边另有一人口中念念有词,言语晦涩不明。

        过得一会儿,四周变得阴冷起来,有刺耳的桀桀笑声响起,有声音说道:“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么,老五老八,做得好。”

        华澜庭猛然之间头疼欲裂,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要强行挤进脑海之中,彷徨无计可施之下,他只能强自把精神全部集中在胸口的空天青烟玉上。

        就在浑浑噩噩要失去知觉之际,胸口一阵剧烈的刺痛传来,华澜庭啊地大叫一声,清醒过来。

        睁眼挺身站起一看,林弦惊、易流年和诸葛昀都躺在旁边,被自己一声大叫惊醒过来正在发懵,而面前两人,一个是那个中年汉子,一个是个矮小丑陋的光头胖子,都措手不及地看着自己怔在那里。

        心念电转,华澜庭一把拉起林弦惊,又一腿一个将易流年和诸葛昀踢起来飞向窗户,同时嘴里大喊:“风紧,扯呼!”

        四人刚撞破窗户落到院子里,就感到中年汉子也随后跃出,同时听到他对矮小汉子急声说道:“事情败露了,你赶快收回那个然后去放火,我去杀了这几个小子,咱们马上撤!”

        四人将将跑到院门边,就听到后面响起破风声,一股大力传来。危急关头,华澜庭急中生智,心念一闪,从随身口袋中取出一物用力向后摔出,口中大叫:“闪光雷焱珠,快!”

        只听到一前一后两声巨大轰鸣声响起,身后电光似雷霆如霹雳般闪耀不止,同时两股浓烟向后方扑出,院子里马上烟雾弥漫,四人被巨浪抛出门外摔倒在地,华澜庭又一次失去了知觉,其他三人一时都爬不起来。

        待到三人挣扎起身,院子里已经是火光四起浓烟冲天,周围街道上锣声大作,嘈杂声中有很多人向这里赶过来。

        没多久,有一大队人马来到,为首两人正是腾家家主腾定烈和轮值坐镇的自在万象门雷罚殿执事许恒川。二人大致了解了经过后,就立即一边传音向山上报信并由许恒川亲自护送四人回山,一边迅速封锁现场着手在全镇范围内追拿那二名犯事的汉子。

        当天入夜,玄戈峰营造处大殿里,周翕、慕倥偬和许恒川三人正在向林弦惊、易流年和诸葛昀详细了解事情的整个过程。

        就听许恒川一拍桌子:“贼子胆大妄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就敢在近在山下作恶。”月河镇已经很多年平安无事了,今天偏偏在他值守期间出事,自然是火大不已。

        慕倥偬脸色凝重:“就是不知对方向几名入门弟子下手是存着什么居心,按说直接掳走或是杀了都轻而易举,听着却好像是在设个局。”

        林弦惊插话言道:“是这样的,那个中年汉子为了引我们进门,还颇和我们费了一番口舌。现在想来,一切都是为了不知不觉合情合理地将我们带到幻阵中,我认为他们这么做不是要我们的命,而是想让我们醒过来觉察不出异样,我们应该是可以正常回到门内的。至于我们晕倒期间他们要做什么手脚,也许等澜庭醒过来会有线索。”

        慕倥偬问向许恒川:“老许,镇子里有什么消息传回来吗?”

        许恒川答道:“没有太多,那个院子已经完全烧毁,找不到什么有用痕迹了,院子很多年前被人冒名买下,邻居说院子里很少有人,有人的时候也是深居简出。那两个汉子溜得极快,应该是事先就设计好了逃跑的路线。”

        周翕这时慢慢说道:“多年前买下院子谋而不动,下手对象是入门弟子,知道他们放假的事情,知道用一元丹吸引,不杀而是布置幻阵无声无息弄晕,事败后说收回那个东西并放火杀人从容撤退。”

        “好啊,这是要玩票大的啊。我大概其能猜到对方的一些打算,不过还是等澜庭醒来问一问先。小慕、小许,接下来大家可能不能像之前那样悠闲了。不过,有点儿意思啊,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不知道你们俩,我这把老骨头可早就静极思动了。”

        慕许二人听了这话脸色稍微放松下来。这时大门一响,打门外进来一名美貌中年道姑,慕倥偬神情不自然地变了变马上又恢复过来,问道:“一罄师妹,澜庭怎么样了?”

        一罄道姑好像没有看到慕倥偬一样,面向周翕长老指着林弦惊三人说道:“他们三个只是受了闪光雷炎珠的反震,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幸好四人中只有两人随身带着,要是四枚齐爆的话,他们就得在床上躺些日子了。那个名叫华澜庭的弟子也没有大碍,现在也醒了,过几天就能下床了,你们有话可以过去问他。”

        说到这里才转向慕倥偬,冷冷的说:“华澜庭这半年吸收的灵气尽数失去,自在无极功需要从头练起,我也查不出原因。但你也不必担心,我探察过了,他没受内伤,而且这孩子的经脉少见地宽厚,修炼进境会因此受到影响,但基础会打的十分牢固,你最好以后多上点儿心。我先走了,有事让人到开阳峰找我。”说着向众人点头后离去。

        慕倥偬苦笑着答应,周翕和许恒川装作没看到二人之间的异常,带着几人来到华澜庭的房间。

        华澜庭经过一罄的救治看上去脸色已经如常,就是全身疲软乏力不能大动。他把听到的一切都说了一遍,只隐去了空天青烟玉的事情,周翕若有所思地说道:”夺舍,对方真的是要夺舍。“

        慕倥偬吃了一惊:“夺舍!对入门弟子夺舍?”然后又对四人解释道:“你们应该听说过夺舍,一种死后魂魄不灭借用他人身体复生的法门,只有七星境以上才能使用,倒也不能说全然是魔道手段,顶尖高手为了续命也有占用尸身的情况。”

        许恒川又补充道:“可一般夺舍的对象是功力越高越好,而且只能在死亡后三日内施法,这样成功后有利于尽快恢复和提升修为,对功力低微的活人夺舍通常只有在万般无奈或者为了求生时才可能发生。”

        周翕沉声说道:“夺舍通常会抹去宿主意识占有肉身,一般来说会对比自己低三个境界以上的人使用,否则很容易失败或者变得精神错乱。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对方这样做必定是为了潜伏。夺舍低辈弟子不但成功率高,而且可以保留宿主意识不引起怀疑。缺点就是不论施法者功力多高,都需要利用宿主的身体重新修行,即便施法者经验丰富,也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恢复修为,这是为了长期潜伏啊。”

        慕倥偬忽然说道:“这事会不会和血云……”

        周翕打断了他的话:“不好说,兹事体大,我马上去面见掌门。恒川你先回到镇子里待命,倥偬你安置下他们,此事先不要外传。对方的目标是低辈弟子,只是让四人赶上了,亏得澜庭体质不同常人,能在夺舍过程中清醒过来,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受了两枚闪光雷焱珠的阻碍受了轻伤又急于逃走,不然还真是危险的很。”

        说完,周翕和许恒川各自离去。慕倥偬对着四人说道:“听到了吧,澜庭有福,你们命大,逃过一劫,事情不要对外声张。既然知道了对方意图,门中自有多种方法检查和防范,你们就不用操心了,都回去好好休息。回影壁救了商老二一命,闪光雷炎珠又救了你们一命,这买卖倒是划算啊。关于澜庭你的修炼,我们日后再讨论,先养好伤再说。”

        华澜庭回道:“好的,我的情况一罄师姑都和我说过了,您放心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