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章 中秋武会


        虽然比赛方式事先并不清楚,三人昨晚已经商量好了几个战术,发挥轻功优势就是其中之一。

        营造处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三人日常有过多次交流切磋。易流年自幼习武,实力战力最强,华澜庭和林弦惊一个分心天机阵法一个习武时间不长所以稍弱,但三人均强于轻身功法。

        其中易流年所在的翼行帮本就长于轻功,他随时练习的轻功叫做“似水流年”,据他说还是初级层次,第二层名为“光阴如箭”,第三层的名字他却扭扭捏捏不肯说。

        而林家习武只为防身保命,所以族里专修防御类功夫和轻身功法,家传轻功有个朴素的名字唤作“一溜烟儿”。

        华澜庭的霜枫落晖阁里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功夫,轻功的名目为“晴空一鹤排云上。”这第一场就充分展现了三人的速度。

        第二场对决,三人战意昂然,商定不用战术而是直接硬碰硬拿下。营造处和火灶房明里暗里竞争多年,火灶房弟子也是这般想法,一开场六人就两两直接碰撞起来。

        火灶房为首之人上来就是以刚猛著称的八极拳硬打硬靠,他的对手易流年怡然不惧,身材瘦小却以三十六路大摔碑手正面抗衡,二人翻翻滚滚声势惊人打做一团。

        林弦惊的对手以八卦游身掌围着他绕圈游走,偶尔揉身进击,林弦惊则以一套不知名的功夫防守的滴水不漏,两人都很谨慎,打的无声无息波澜不惊。

        华澜庭的对手一出手就是形意拳中的虎鹤双形,攻如猛虎下山,退若鹤舞蹁跹。华澜庭以俗世老师戴安蓝力毙内务府高手的飞絮掌迎战,掌名飞絮,掌势飘忽,掌影漫天,劲力内蕴,一旦击实却掌力沉重,可碎骨断筋。这两人身形时开时合煞是好看却最为凶险。

        六人一时间斗得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台上诸峰弟子却看得有些傻眼,不是说营造处和火灶房都是挑剩下来资质不佳的弟子么?为什么这六人看上去身手都是不弱啊?

        过得一会儿,营造处三人这两个月来日日碎石拍砖炼体的体能优势开始显现出来,加上功夫本就比火灶房三人高上一线,比斗中开始占到上风,却也一时不能结束战斗,眼见一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半。

        这时,从台上可以看到,林华二人引得两处战团逐渐靠近并向场地边缘移动。

        突然间画风陡变,相隔数丈的华澜庭和林弦惊移形换位靠在一起,随后两人如影随形,两人身体时而一高一低、时而一左一右、时而一前一后联手进退。对手两人和台上众人眼花缭乱之际,华林两人发一声喊,一名对手已经被击出场外。

        原来这一手是霜枫落晖阁中的二人合击之术,以速度为基础,通过互补配合形成合力败敌并且攻守兼备,进则以二打一攻势连绵如疾风暴雨,守则交互补位坚韧如墙可力敌数人。

        这套功夫有个名目叫做“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两人合练时日尚短还谈不上娴熟,但应付入门弟子间的拼斗却刚刚可用。

        见火灶房少了一人,易流年气势大增,一掌把已见颓势的对手放倒在地。见三去其二,火灶房只能不甘心地认输退场。

        观赛众人掌声响起,弟子们心中对营造处的轻视之心尽去。

        接下来是五大主峰之间的比赛。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完全不够弟子之间形成良好的配合,所以诸峰的十人基本上是各自为战。

        几轮下来,文比输的有些难看的第三峰弟子却是越战越勇最终独占鳌头。其实也并不是实力最为强大,而是第三峰弟子中多有好勇斗狠之辈,敢于蛮横出手的他们在群体大乱斗中更容易震慑对手。

        挟两场之胜风头正劲的营造处三子自然不会对第三峰示弱,于是最终大决战在两峰之间展开,第三峰选出的三人正是汪宗熹、贺灼和一名叫王根基的弟子。

        从之前的表现看,整体实力明显强于火灶房,决赛必将是一场硬仗,胜负难料。

        果不其然,开场后双方捉对厮杀斗的难解难分,场面十分胶着。汪宗熹出身门内根基不差,不惧易流年的速度和硬打功夫;贺灼和林弦惊半斤八两又知根知底,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那名叫王根基的弟子一身横炼功夫皮糙肉厚且出手狠辣,华澜庭难以一击建功。对方又防着华林的合击手段,不让二人轻易接近。三对六人满场游走相斗,时间逐渐接近尾声,各自的孔明灯却一只都没有被升空过。

        眼看一炷香时间将尽,就在观战诸人猜测会以平局收场之时,场面终于出现了意外的变化。

        只见华澜庭忽然疾退数步,短暂脱离了和王根基的战斗,随后垫步腾身跃起,在空中双手连扬,十数枚围棋子呼啸着分三路打向第三峰三人。

        三人吃惊之下或闪或接倒也无人受伤,但耳边听得身后一声脆响,回头看见本方一根捆绑着孔明灯的木条碎裂,一只孔明灯冉冉升起,却是华澜庭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围棋子的攻击声势虽大却没有什么劲力,趁着三人忙乱解围,一只巴掌大小的飞刀无声急飞而出,准确命中一根木架。

        奇峰突起,营造处在最后关头以一灯的微小优势胜出。台上观众还在呆滞中,心道这样也行?

        缓过神儿来的汪宗熹和贺灼却已经一起向周长老告状,指责营造处违规作弊理应判负。

        周翕见状一脸笑眯眯的说:“武比规则中并没有不能使用暗器这一条,另外华澜庭也没有使用飞刀伤人,何来违规?你们不用那是你们笨,休得多言。本座宣布,中秋武比营造处取得头名。”

        汪宗熹和贺灼心知途中山道上的冲撞得罪了周翕,不敢再说,悻悻地退下。

        营造处三人击掌庆贺,易流年拿过华澜庭的扇子打开摇了摇,向着玉衡峰女弟子的方向偷眼看了看,随着华林二人回归座位。

        起伏跌宕、精彩纷呈的文武大比结束,中秋活动进入赏月宴会阶段。在最后的五峰表演之前,有一段幕间休息各峰弟子结识交流的时间。

        营造处五人正在座位上一边吃着月饼一边议论着刚才的胜利,只见宋霏霏一脸雀跃地拖着文姓和白衣女子走过来,冲着林弦惊喊道:“三哥威武,营造处威风。三哥你诗里的意思是说喜欢长发是吧,那我以后就不剪头了,待我长发及腰,公子栖芳可好?”

        林弦惊无语凝噎,遂顾左右而言他地转向文姓女子说道:文师妹好,师兄冒昧,请教芳名,只因我这流年兄弟自当日与你江湖相逢之后常自念念不忘,却苦无再见之机,如肯赐告,有幸之至。”旁边易流年闻言脸都红了。

        文姓女子笑着说:“林师兄客气了,我叫文茵,芳草如茵的茵。当日走镖路遇贼人拦道打劫,事后听得家人言说易师兄曾舍身为我的马车挡剑受伤,小女子一直未能当面致谢,如今相遇,我也是欢喜的紧呢。”说罢朝着易流年团手微微一揖。

        易流年大窘,脸色更红了,连忙回礼道:“小事、小事,不足挂齿。文姑娘别来无恙,你若安好…”,还没等他说完,华澜庭赶忙接口:“便是晴天”,生怕他紧张之下说出“那还得了”四个字。

        众人哄笑声中,华澜庭借机看向白衣女子:“在下华澜庭,适才诗语唐突,还望见谅,敢问师妹名讳?”

        白衣女子浅笑答道:”华师兄言重了,师兄文采斐然,何来唐突一说。春风十里,小妹正巧姓风,双字清隽。”

        “风清隽。”华澜庭心里默念,果然人如其名,风姿清心隽永。

        少男少女们谈说了一阵儿,又有其他各峰弟子陆续过来认识交流,遂道别各自散开不表。

        休息时间过后,到了最后的五大主峰弟子表演环节。

        先是由天枢峰弟子集体表演小自在掌,然后是天璇峰众弟子群舞大自在剑,随后天玑峰和天权峰弟子联手表演了一套自在万象门的“真武玄元”大阵。

        四峰弟子尚未正式修习这些功夫,演练的都是用于启蒙练习的简化版本,徒具招式,并无威力可言,好在整齐划一、快慢有度,令人赏心悦目。

        只听周翕再度开言:“下面本应是玉衡峰的压轴才艺表演,不过本座瞧得今日营造处很是活跃,你们说营造处的表现好不好啊?”

        “好!”众弟子喊道,“让他们再来一个要不要啊?”“要!”众弟子起哄。

        “盛情难却,却之不恭,本着快乐、欢乐、娱乐的主旨精神,营造处加演一个节目吧,此处有掌声。”周翕看向营造处方向。

        易流年嘀咕:“这老道不去找个道观当主持真真是浪费了他的口才天份,唯恐天下不乱啊。”

        林弦惊说道:“澜庭,咋办?排兵布阵、料敌先机俺在行,这表演还是你上吧。”

        华澜庭笑答:“三少谦虚了,我看你俩天天磨嘴皮子,随便来几句脱口秀冷笑话,保管笑吐他们。”

        林易齐齐鄙视华澜庭:“少来,咱们三个就属你最闷骚蔫坏。”

        少顷,还是林弦惊和易流年站到了广场中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