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0章 至道诗会


        第一组周长老出的题目是应景的以月为题各自赋诗比拼,第一峰的男弟子抵挡了没有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第二组以山为题,第二、四峰的六名男弟子们颇有文采,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引得一众弟子兴致渐起,叫好声不断,最后是第四峰险胜。

        轮到营造处和第三峰对决之前,周长老却又说了话:“前两组的表现或精彩或激烈,但是不够热闹,不够刺激啊。”

        “这一组我改改规矩,我看两队之间有人在俗世界是熟人。不如这样,比赛分为三轮好了。第一轮不拘形式,大家轮流出手,拉拉仇恨,先一起热热身,但不能开口,只能用写的方式。第二轮我来出题,两队赋诗比拼。第三轮对对子,两队轮流给对方出题。好,比赛开始,营造处先来。”

        林弦惊看看华澜庭,问道:“澜庭,你说怎么开场好?”

        华澜庭答道:“既然是文比,又是熟人,我们还是先礼后兵吧,先问候问候对方再虐他们不迟。”说完提笔在纸上先写了四个斗大的字,林弦惊看过也写了四个字。

        易流年双手提起对外展示,众人见是两句话:别来无恙,一向可好?

        对面的贺灼鼻子里哼了一声,也写了八个大字回应:不劳挂怀,本少安好。

        华林二人对视一眼,华澜庭龙飞凤舞书就四个大字,林弦惊洒然一笑,笔走龙蛇跟了四个字。

        易流年先拿起一张纸,上写:你若安好,随后又举起另一张纸,上书:那还得了!

        众人发笑。贺灼看了脸色发青,挥笔应道:既然相见,来日方长。

        华澜庭和林弦惊又分别接着写道:若无相欠,怎会相见。却见易流年又举起一张小纸,上面写着:还钱!

        众人又笑。贺灼咬咬牙,改了格式,写道:对面三小儿,行事魑魅魍魉状如四鬼。却是连带后面观战的诸葛昀都捎带了进来,四人都尚未成年身形偏瘦,四小鬼倒也还贴切。

        华林两人瞅了瞅贺灼肥硕如球的身形讨论了几句,回应写道:世子单身狗,弹奏琴瑟琵琶胖若两人。

        众人大笑不止,尤其是周长老笑的直打跌,前仰后合,最后竟笑到了桌子底下。

        众人做鄙视状,哪知道周长老顺手从脚下拎出一个大号木牌,右手快速凌空点点划划后举起,字迹堂皇遒劲,宛若用笔书写而成,上面刻着:原谅老道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笑点低。众人皆倒。

        笑完了,周长老开口:”第一轮甚好,双方都没有被难住,我宣布本轮平局。下一轮对诗开始,各自以秋为题赋诗,仍是营造处先来。”

        林弦惊先行出手,五言绝句诗云:

        枝云间石峰,脉水浸山岸。池清戏鹄鸟,树秋飞叶散。

        贺灼旁边的弟子回了一首,又轮到营造处,林弦惊却不动笔,只说道:“还是这首,倒着念。”

        众弟子依言倒念:

        散叶飞秋树,鸟鹄戏清池。岸山浸水脉,峰石间云枝。

        居然是首回文诗,大家纷纷叫绝。

        第三峰另一名弟子勉强作诗对上,华澜庭回赠一首七言:

        烟霞映水碧迢迢,暮色秋飞一雁遥。前岭落晖残照晚,边城古树冷萧萧。

        这边贺灼回应一首后,华澜庭学着林弦惊的言语:“还是这首,倒着念。”只见诗云:

        萧萧冷树古城边,晚照残晖落岭前。遥雁一飞秋色暮,迢迢碧水映霞烟。

        众皆叹服。这一轮营造处以二敌三,以两诗对三诗,毫无异议的胜出。

        第三轮由第三峰贺灼先出题,为一叠字对:

        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朝潮”同音借用,读作: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

        虽然高绝,却也有出处,林弦惊作答:

        浮云长长长长长长长消。“长常”同音借用,读作:浮云长,常常长,常长常消。

        轮到营造处出题,华澜庭写下:冬长夜夏侯氏读春秋书。字嵌”冬夏春秋”四季。

        贺灼思索良久,对曰:东小楼南广场唱西北调,字嵌“东南西北”四方。

        贺世子亦非常人,对的十分工整。

        接下来该第三峰出题,贺灼阴阴一笑,说道:“我有一绝对,还请林三少指教”。写出来后大家一看果然妙绝,上文是:

        一杯清茶,解解解元之渴。

        其中第一个解为解渴,第二个解读作“谢”的音,为姓氏中的解,第三个解为科考乡试头名之解元,读作“借”。

        此对一字三音各有意义,实在极难对上,华澜庭和林弦惊思忖商量半天,最终各出一句下文。

        华澜庭的是:七弦妙曲,乐乐乐府之音。第一个乐为快乐之乐,第二个乐在姓氏中读“要”的音,第三个乐为乐府官署的意思,音乐之乐。

        林弦惊的是:半矢流羽,中中中行之盔。第一个中为击中之意,第二个中通姓氏中的“佟”,第三个中为古代官名“中行”。

        对答完毕,周长老评道:“上一句妙韵天成,大家极易读懂,后面的两句虽然工整,但不论姓氏还是官名都略显生僻难解,多多少少有牵强之意,本座为人向来公平,这一轮判第三峰险胜。”

        眼看贺灼松了口气,周翕又说道:“前三轮双方一平一胜一负,打成平手,只能再加赛一局定输赢了,可是比什么好呢?”说着目光扫过群弟子,一眼看到玉衡峰三个女弟子,不由心头一动,言道:

        “有了,这决胜局就由你们六位弟子每人针对玉衡峰三女各写一语描述感觉,胜负由三女评定。记住,只可赞美不可亵渎,从营造处开始。”

        说罢作微笑得意状,看来是非常满意自己这个临时想到的主意。

        台下众弟子闻听也大感有趣,兴致盎然地等着六人落笔。

        华澜庭看到林弦惊面色发苦、易流年神色紧张,心里知道这二人难处,自己却也不好针对宋霏霏和文姓女子,由自己对着白衣女子先行作答倒是正中下怀。

        华澜庭本想原创佳句赠美,但一段现成的文字却止不住地浮上心头,遂下笔一书而就面向众人展示: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白衣女子看罢先是脸色微现羞意,随即轻轻一笑抬玉手向华澜庭无声地比了比大拇指,表现的很是落落大方得体。

        旁边的宋霏霏按难不住跳了跳脚向林弦惊喊道:”三哥三哥,该你了该你了,快点儿快点儿,我要我要。”

        众人起哄声中,林弦惊脸色愈加发黑,但也只能慢吞吞不情不愿地写了一句: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待君发及腰,山色晴方好。

        宋霏霏却好像看不出其中的婉拒之意,兴奋的也是朝林弦惊比了比拇指,状甚满意的样子。

        易流年自知大字识不了一箩筐,心中暗自着急,看向华林两人,却见华澜庭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一把折扇,刷地迎风打开,摇了几摇,众人定睛观瞧,看见扇面上写着:天街小雨润如酥。

        易流年也探身去看,林弦惊脚下踢了踢他小声说道:“看后面,看后面,认识几个写几个,照着描。”

        易流年这才偷眼看向扇子内侧,见有数行小字,好在近两个月的学宫启蒙功课总算没白费,其中第一行和第三行字居然全部识得,其它行却认不全。于是心下暗喜,手忙脚乱歪七扭八地写了起来。写完对外展开,却是不敢抬头看向文姓女子。易流年会认能写的那两行字是:

        秋风清,秋月明。相思相见知何月,此时此夜难为情。

        文姓女子看毕也是展颜一笑,照葫芦画瓢比了比大拇指。

        至此决胜局其实已无悬念,不管论关系还是论文采,三女都会裁判营造处胜出。

        再到后面,营造处和第四峰的弟子都不好意思和女弟子争锋,各自弃权,玉衡峰取得至道诗会第一名。因为只有头名有奖,两处弟子也不必争那第二了。

        众人回味了一会儿,周长老宣布第二场中秋武比开始。经过抽签,火灶房轮空,第一场比试由营造处对总务堂,众弟子对武比自然比文比还热心,全都瞩目观看起来。

        武比的规矩是两队相隔五十丈距离列队,每队后面有若干木架子,木架子上栓着一百只由总务堂准备的孔明灯。比赛开始后,各队前冲比斗,争取到对方架子前解开绳子放飞孔明灯,同时自行决定是否留人保护本方的灯,被打出场地的弟子不能再进场。

        武比以一炷香时间为限,时限一到,放飞对方孔明灯数量多的一方胜出。

        且说这第一场一开始,华林易三人立即分开,平行向对方快步前行。总务堂三人却是呈三角形推进,一人在前,二人在后。

        营造处三人见状互相打个眼色,到了中线附近都停下了脚步,似是等待总务堂三人走近对决。总务堂三人犹豫了一下,却是先失了耐心,放弃了防守阵型,拖后两人迎上前来。

        就在六人即将接触的时候,营造处三人突然抢先发力,分别从空档处狂奔向对方木架。三人轻功身法步形各不相同但都是迅若奔马,狂飙突进。

        易流年身材瘦小而步伐极大,一个箭步就前窜几丈远;林弦惊则是小步快进、贴地如飞;华澜庭脚下使劲同时双肩发力如鹤之翅膀,带动身形起伏前冲。

        总务堂三人在启动时机上就慢了半拍,短暂迟疑后,其中两人前行一人回追。整体上先手尽失,时间一到,放灯数量上差了营造处很多,败下阵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