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2章 三人同行


        这一日之后,戴安蓝先是对外称病闭门不出养伤,一个月后毒伤方始稳定。虽然戴安蓝盘问得知那三人来寻他的事情因贪功心切并没有通知其他官府中人知晓,为了安全起见,二人还是告别了生活多年的老虎坡村,南迁数百里到了更为偏远的山区居住。

        之后时间,华澜庭跟随戴安蓝一边学习天机术数的入门知识,一边开始修习霜枫落晖阁基础武功,同时还遍寻名医并自学医术以图治愈戴安蓝的毒伤。

        可惜的是,使用各种办法拖延到一年半的时候,戴安蓝还是生机断绝撒手人寰。期间老人曾为华澜庭演算人生吉凶,却言所得之象晦暗不明模糊起伏,他因伤不能动用秘法难下定论。

        临终前老人交代华澜庭不必为他报仇,自言天机术数研究越深越发觉得人算不如天算,并说华澜庭很有武学天份,师门绝艺虽冠绝江湖,但老人所修有限并且只凭自学难以成为顶尖高手,而且几项精深功夫的秘本都在师叔姜哲澄手中,他如果于武道一途有兴趣日后有机会遇到可以请他指点。

        妥善安葬了恩师,华澜庭依言没有急于报仇,而是开始各处游历寻找师叔姜哲澄的消息。

        他暂时减少了对天机术数的研习,而是从空天青烟玉的空间里专门挑选轻功和暗器方面的功夫日夜修炼,他打算如果找不到师叔的话,还是要凭借自身的功夫去刺杀钦天监监正为师父雪恨。此时他观察到空天青烟玉已经从青绿转为深邃的藏青色。

        如此又过了大半年,这一日华澜庭进入川西地界,背着行装信步登上当地有名的鹤鸣山找了一处山洞外歇息,忽然心血来潮看了眼黄历,当日乃是明堂星神值日,为建除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这建除十二神中的危日,想起师父戴安蓝曾经说过危日常被世人视为凶日,但其实暗藏二十八宿其中的天府星,危反做吉日解。

        华澜庭正想着空山无人这吉凶于己何干,突然耳边听得电闪雷鸣,抬眼只见空中乌云密布、山风滚滚,却始终不见有雨落下。

        正待进山洞躲避一时,只觉周围豁然一黑,胸前一道青光闪过,身子好像被人拽着拔地而起,知觉尚在,却全身无法动弹,四周也一片混沌没有了颜色,继而温度陡然降低,前胸一热,随后热气逼人,前胸又一片冰凉,再之后光芒大作,周身酥麻,吸扯和挤压之力交互轮换。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前方似旋涡搅动的地方被轰然炸开却又没有听到任何声响。等有知觉时,附近好像似有人影绰绰人声响动,但似近实远又从自远而近的不适让头脑又再度晕眩起来。

        待到真正清醒,眼皮却如山般沉重无法抬起,旁边好像有一人说道:“六十号现在还没醒,让他去到营造处吧。”

        随后周边静寂了一会儿后人声渐起,华澜庭断续听了很久思维却异常艰难缓慢,好容易大致听明白了都是在议论入山门分配和修行的事情,心想自己好像被某个门派抓进山了。

        之后一天多他还是只能躺着听着,逐渐确认了身处另一个不同世界的事实,就这样时清醒时迷惑中渐渐头疼欲裂又不自觉地睡了过去。

        头脑似梦如幻中,一道耀眼青光自远处风驰电掣而来没入胸口,华澜庭察觉自己可以活动了,尝试着坐起身,还没从细思极恐的奇遇中回过神儿来,就被人带着木然走到了山道上,两个少年正等在前方。

        三人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他们沿着曲折的盘山道上拾级而上,三人前面有一只白色的蝴蝶翩翩飞舞。山路盘旋,少年们已经额头见汗,于是在一个转弯处,三人停了下来歇息片刻。

        三人中,华澜庭脸型长圆,凤目蚕眉,面容清秀,皮肤白皙,一身洗的泛白的皂布青衫,身材尽管在三人中最为高挑挺拔,却还是显出未成年人的瘦削。一路走来,华澜庭大多时候神态沉稳少有说话,总是微蹙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中间一人身材适中,衣着华丽,天庭饱满,剑眉星目,神采飞扬,这时正负手而立,年纪不大却在稚嫩间隐隐透着一股和年龄不符的逼人气势,细看之下会发现他的眼光即便在说话时也总在不经意地留意远近周遭的环境。

        右侧之人本来就最为矮小黝黑,偏偏身上的粗布轻衫更是十分紧身,生的倒是浓眉大眼,高鼻阔耳,尤其一双眼睛极为灵动有神,就连他的身体在行走中也时刻会以一种怪异的规律不停的小幅度扭动。

        只听矮小少年开口说道:“这白蝴蝶着实神奇啊,我们休息它也就停着不走。”

        中间少年接口道:“说你是土包子吧,这叫引路蝶,是门中御兽监驯养的,极具灵性,这只只是负责带路的普通品种,据说高级品种可以隐身侦查和传递信息呢。”

        “你又知道,说的好像你不是第一次上山似的”,矮小少年边说边不服气的瞥了中间少年一眼。

        中间少年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懂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既然要拜入门中,自然要打听清楚情况。”

        矮小少年反唇相讥:“那又如何,还不是和我们一样被分到了营造处,没能进入直接修行的主峰。”

        中间少年嘿嘿一笑:“既然已经进门了,我也就不瞒你俩,进入营造处是我使了关系的结果,否则凭我林家的势力进入任何主峰还不是手拿把掐的事情。”

        矮小少年听罢却是眼睛一亮:“有什么古怪?说来听听。”

        中间少年沉吟了一下:“这个等会儿再说。话说我们三个既然同被分到营造处,即是有缘,不如彼此认识一下吧。在下林弦惊,出身大渊王朝林家。”

        “林家就了不起么,我看旁边这位兄台高大威猛、气度不凡,才是大有来头。”

        矮小少年说完转头看向左首少年:“我叫易流年,来自燕北国南平州翼行帮。”

        “华澜庭,滇西云龙府”,华澜庭略微迟疑了一下简短答道。

        看着易流年一时没有接上话,林弦惊笑着说道:“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殊玄仙洲幅员广阔,横亘数万里,大大小小上百个国度,本就难以尽知,并不奇怪。”

        听了这话,华澜庭却是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否则追问下来他此时还真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的来历。

        一阵山风吹过,易流年打了个冷战抱怨道:“这山里的鬼天气,晌午还热得流汗,现在又开始冻人了,入冬还得了。”

        林弦惊拍了拍易流年的肩膀说:“没文化,真可怕,这叫秋气堪凉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

        易流年回道:“少来,俺知道你书读的多,欺我不识字,那又怎样,自在万象门是修真界少有的文武兼修的门派,门中设有至道学宫,识文断字是必修功课,将来我未必不如你。有本事你现在就别说人话只掉书袋。来呀来呀,互相伤害呀。”

        林弦惊轻嗤道:“好啊,就怕你听不懂,像你刚才这句互相伤害在我们城里人的语言体系里就叫做招尔互攻,相损相从。”

        易流年:“就你们城里人会玩儿。”“都邑之民,何其善戏”,林弦惊接道。

        易流年:“来真的,至于吗?我也是醉了。”

        “行迈靡靡,中心如醉”,林弦惊马上跟上一句。

        易流年:“够了,不要瞎逼逼了,你脸大,你咋不上天呢?”

        “备矣,毋聒噪乱视听,君额上似可跑马,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林弦惊仍然笑着对道。

        易流年:“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同门师兄弟。”

        林弦惊:“未知汝乃如此之人。”

        易流年:“我崩溃了好不啦。”

        林弦惊:“方寸淆乱,灵台崩催。”

        易流年:“你吓死宝宝了。”

        林弦惊:“妙哉此言,足堪糊弄婴孩。”

        易流年:“我警告你,玩笑不要开的太过了。”

        林弦惊:“善戏谑乎,不为虐兮。”

        易流年:“俺已经懵逼了行不。”

        林弦惊:“余顿怔怔,魂散无声。”

        易流年:“好了好了,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想再说了。”

        林弦惊:“孺子含辛,隐忍不嗔。”

        易流年:“打住、打住、打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林弦惊:“止乎哉,止乎哉,止乎哉,念之再三,铭之肺腑。”

        易流年:“我发誓使出洪荒之力以后超过你。”

        林弦惊:“太古滔滔之气,一泄于此。”

        易流年:“不和你胡咧咧了。”

        林弦惊:“敦风雅,去亵污。”

        “等等,这句好像对不上”,易流年终于抓到破绽,大喊起来。

        “他是说,要优雅,不要污。哈哈哈哈。”华澜庭听到这里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暗自里又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二人打上路一开始就不断斗嘴,他之前也是强自不笑忍得十分辛苦,而这一笑使得心里的郁结愁闷顿时消解了不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